王麟:NFT距离当代艺术还有多远?

当大多数人认为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各种虚拟货币是泡沫时,有一小部分人的资产已经翻了几百倍甚至上千倍,藉此实现了财务自由。荷包鼓鼓的区块链行业大佬们开始把目光转向了艺术行业。于是乎,在今年上半年像抢滩登陆一样,无数个“全球首个(届)…加密艺术展”的展览项目刷屏式开幕……

NFT(Non-Fungible Token),非同质化代币,具有不可分割、不可替代、独一无二等特点。NFT与艺术能够联手合作的首要因素是艺术品在交易市场中是作为非标准化的商品;其次,艺术品拍卖市场屡爆天价对NFT的商业操盘者有着巨大的吸引力。当然,NFT与艺术行业能够走到一起最重要的是基于核心共性:价值认同的共识。而正是这种看似简单的“价值认同”在普罗大众面前其实是一条巨大的鸿沟。从传统的绘画、雕塑、古玩等收藏品到当今非物化的数字艺术作品,多数人对于“价值认同”的感受是在不断递减的。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一幅世界名画,即使普通大众无法完全理解它的艺术价值,但至少会认可它的市场价值。如果是一件摄影作品、一件影像作品、一件数字艺术作品、一张JPG图像,可能大多数人都无法理解它为什么也可以价值千万。很多人认为一件NFT作品可以从网络上随意右键下载、观看,为什么还有人愿意花费昂贵的价格去购买?因为NFT在公链上给予了数字作品独一无二的编码使它区别于一般的图像。用糙一点的话来说,就如我在淘宝花费30元买了一个刘益谦同款的鸡缸杯(拍卖价格2.8亿元)是一样的道理。

不可否认的是,目前我们所看到的NFT艺术相关的新闻99%都是区块链行业驱动的商业行为。4.5亿元成交的NFT作品《每一天:前5000天》的买家是全世界最大的NFT基金公司Metapurse的创始人MetaKovan;孙宇晨花1050万美元购买的NFT天价头像Tpunks是他旗下公司波场TRON的第一个NFT头像项目;这种玩法是不是像极了大家在艺术品拍卖市场中司空见惯的炒作方式?所以不得不补充一点的是NFT与艺术之间,不止是价值认同,还有炒作,还有各种引人入胜、荒诞离奇的故事讲述。

王麟:NFT距离当代艺术还有多远?

《财新周刊》 摄影师丁刚作品(图片来自网络)

王麟:NFT距离当代艺术还有多远?

NFT交易网站opensea页面截图(图片来自网络)

在翻看NFT与艺术相关新闻时,财新周刊的摄影师丁刚的一张摄影作品非常吸人眼球。他拍摄了一位藏族妇女正在搬运矿机,她手中的电源线像极了一束花。紧接着各个区块链行业的新闻网站报道此幅作品因形似名画《拾稻穗者》而被二次创作以NFT的形式搬上了Opensea,其最高售价为2021个ETH(约6000万RMB)。看到此条新闻着实令人惊讶,我好奇的查了下相关数据显示,最高标价确实为2021ETH,而唯一一次的成交价格则是0.1ETH(约3000RMB)。真是让人大开眼界,简直是漫天要价就地还钱的经典案例。

王麟:NFT距离当代艺术还有多远?

(图片来自网络)

目前在各大NFT艺术平台最常见、最火的一种产品即是屡屡拍出天价的NFT数字头像。严格来讲,我不认为它应该归纳在艺术范围内,它其实更接近于NFT在游戏领域的应用和NBA球星卡的性质。在NFT交易平台中,宣扬人人可以成为创作者,可以简单快捷的直接从艺术家手上购买自己喜欢的艺术作品;并且艺术家在作品出售后的每次交易都会获得一定比例的分成。这种理想化的描述看似人人都可以成为艺术家,并且可以最大限度的保障了艺术家的利益。现实情况则是在基于作品还不错的前提下,创作者更多的是一个需要自我营销的博主形象;如何引流,如何推销自己,如何形成自己的粉丝圈子变得甚至比艺术创作本身更重要。以10000只猿猴为蓝本引爆NFT的BAYC项目为例,台湾歌手黄立成、演员吴建豪、香港影星余文乐、NBA球星库里等明星都花费不菲的金额获得了一个猿猴头像。其实BAYC的商业操作已经演变成为了会员俱乐部的玩法,一只猿猴的NFT就是会员的VIP卡,是进入这个圈层的身份象征。其俱乐部会员具有包括空投、获得周边等会员权益。项目方更加聪明的一点是将所有猿猴的版权和使用权授权给到了BAYC的会员,俱乐部成员可以基于该猿猴进行二次创作甚至可以用于商业用途,这就使得BAYC的品牌影响力迅速裂变。可以预测,BAYC有着足够可以发展成为世界顶级潮流品牌的潜力。那么现在我们就可以回答本段最开始的问题了,为什么NFT数字头像屡爆天价?因为,想要打造一个NFT会员俱乐部,首先你的俱乐部得足够有噱头或是名气。

“以区块链的可溯源特性解决艺术品的真伪痛点”、“重新建立艺术市场交易游戏规则”、“以去中心化的方式让艺术家利益最大化”类似的豪言壮语是区块链行业机构进入艺术行业寻求合作时所画下的大饼。我想很多艺术家和艺术从业者应该也都或多或少在被拉着去谈谈NFT项目时听到过这些话语。抛开喧嚣的炒作,让我们回到艺术本身来,是否存在一种可以称之为“NFT艺术”的艺术形式呢?

首先,我们在OpenSea、Cryptovoxels、SuperRare 等NFT艺术交易平台上所看到的作品只是把各种媒介的作品进行了上传铸造,而并不是在NFT概念诞生之后才有的。其次,在当下当代艺术领域的大牌艺术家所做的NFT作品也基本都是将现有作品转化成为数字作品,只是媒介的转化,在创作过程中并没有利用新的技术形式萌生新的观念和创造。所以就目前来看,NFT与艺术的结合,并没有形成一种新的艺术形式,“NFT艺术”仅是一种便于商业运作的笼统叫法。区块链技术与NFT更多的是提供了一种新的收藏方式,一种可以清晰的看到每次交易和作品所有权的非物质化收藏方式。不客气的讲,大多数链上的所谓NFT艺术其实是一种新型的金融产品。而国内某些自称为NFT艺术的平台甚至不在公链铸币、无法二次交易,完全是割韭菜的伪NFT。

再继续追问,区块链、NFT与艺术的结合还有哪些可能性?AsyncArt 的《First Suppe》(最初的晚餐)提供了一些可预见的未来艺术形态的端倪。这件数字艺术作品并不是由一个人完成,它共有 22 个图层组成,每个图层都可以被不同的创作者修改,并成为独立的 NFT。也许在不远的未来,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可编程的艺术形态和基于大数据的算法的艺术形态会为NFT艺术带来新的可能性。就目前来看,最容易实现的是通过NFT与AR\VR技术的结合极大的改善摄影、影像、新媒体、装置类作品的收藏方式。简单来说,上链的NFT摄影、影像作品可以不再以实物形式进行收藏,也不用再给出一张纸质的由艺术家签名的收藏证书。进阶场景来看,以往很多装置、空间场域类的作品只能以手稿的形式进行收藏,NFT与AR\VR技术的结合就可以让收藏者面对的不仅仅是一张平面的草图,而是可以借助技术设备随时进行体验的收藏品。(例如:德国艺术家格列格·施耐德Gregor Schneider的房间、空间类的作品,是需要观众在房间中不断的走动、发现来完成作品的体验。当然还有以及许多经典的,但却转瞬即逝的、难以保存的当代艺术作品案例)。

从2021年上半年开始火爆的NFT艺术展览到现在虽然仅有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其实有许多区块链机构已经把视角从NFT艺术转向近期更为火热的游戏NFT,毕竟游戏有着更广泛的消费人群基础及应用场景。对于新一代的互联网原住民来讲,游戏充值购买皮肤和道具,看着直播给主播刷火箭所享受到的快感并不虚无,它是实实在在的快乐;伴随着互联网成长的年轻一代他们可以非常自如的在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中穿梭。相比来讲,NFT艺术在大众的接受层面难免显得有些生硬。中老年人群必定是半信半疑的去尝试理解区块链世界里认定的价值共识。其实大可不必去着急否定虚拟世界,也不必逼迫自己去拥抱认知之外的事物。与生活方式和消费场景相关的科技是最容易普及的,元宇宙必然会以一种大众最容易接受的方式进入到我们的日常生活中。

在元宇宙初级阶段遥想未来,NFT与艺术一定不是简单的结合,区块链及加密网络技术、VR与人机交互技术的变革势必会带来一系列的连锁反应。虽然我们在现在无从判断具体会是怎样的形式,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在元宇宙时代到来之时各种技术和应用手段、场景必定可以共同催生出0新的玩法。

作者王麟:1985年出生于山东淄博,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美术学系,现生活工作于北京,策展人。

编辑:Coinyuppie,本文链接:https://crypto001.com/nft/8845.html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