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花 300 万买的「QQ 头像」,可能会诞生下一个迪士尼

NFT 发行商们野心勃勃。

一觉醒来,NFT 被《柯林斯英语词典》选为 2021 年度词汇了。

欢迎来到「万物皆可 NFT」的世界。今天,一个古董「QQ 头像」、一张平平无奇的图片、一段 10 秒音乐或视频,似乎只要变身 NFT 就能身价暴涨,动辄卖出几百几千万。

你可能为加密技术感到热血沸腾,也可能对炒作割韭菜嗤之以鼻,或者一直观望仍然搞不清 NFT 是什么东西。但无论如何,都挡不住它掀起的风浪和潮流。

越来越多品牌和 IP 正主动进入 NFT 领域。有趣的是,当迪士尼们在努力跟上这波潮流,NFT 发行商却在研究如何成为「下一个迪士尼」。

你花 300 万买的「QQ 头像」,可能会诞生下一个迪士尼

最近迪士尼推出的「黄金时刻」系列 NFT

他们野心勃勃,摩拳擦掌,希望打造自己的 IP 王国,早日登上大银幕,进军好莱坞,甚至征服全球。

讲故事造 IP,复制迪士尼 

试想一下:某天,当朋友向你炫耀一个戴着 3D 眼镜、头发乱糟糟的僵尸「QQ 头像」,并告诉你自己为买下它花了 663 万美元。任何正常人的第一反应都会是震惊且不解。

歪?一张 jpg 凭什么值这么多钱???

没有故事和内核,只有视觉画面和创造出来的稀缺性,是早期 NFT 项目让人感觉割韭菜的原因之一。

以著名的 CryptoPunks 为例,这个 NFT 系列一共有 10000 个像素风头像,发型、肤色、眼镜等特征都是由算法随机生成的。特征组合越罕见,「QQ 头像」在二级市场就被炒得越贵。

你花 300 万买的「QQ 头像」,可能会诞生下一个迪士尼

目前售价最高的 12 个 CryptoPunks,最高价 758 万美元

而 The Vogu Collective 的做法不太一样。在最一开始,他们就为自己的 NFT 宇宙建立了一个宏大的世界观。

故事背景设在 3648 年,人类已经移居银河 300 年了。经历过气候变化、核战争和工业污染的地球不再适宜居住,但你可以使用机器人化身 TARS 重回这颗母星工作或游玩,甚至通过传感器远程得到身临其境的体验。

穿着人类衣服的机器人 TARS,一共只有 7777 个,机器头的款式如何,身穿夏威夷衬衫还是街头潮男风等等,特征都由算法随机生成搭配。

一旦接受了故事设定,你掏出 600 美元购买的,似乎不再是一张简单的 jpg,而是一个为你探索 3648 年暗黑地球的硬核伙伴。

除了有故事设定,Vogu 还推出了 MUTTS 系列,看起来像宠物一样的小机器人,被称为「TARS 的好朋友」。

目前 Vogu 还发布了以 TARS 为主角的网络漫画,只有买入他们家 NFT 才能解锁观看,同时,你的 TARS 还有机会参与每期网络漫画的选角。

Vogu 的官网还罗列了「成为迪士尼」的其他计划:

下一步是跟大型出版商合作出版网络漫画,未来还将有 Vogu 品牌的 T 恤和连帽衫发售,他们的梦想是将 Vogu 的故事搬上大银幕。官网描述称,Vogu 的使命是「重新构想娱乐和媒体,同时为我们的 NFT 持有者提供独家访问权限。」

接受 The Verge 网站采访时,Vogu 的创始人 Andrew Trackzy 表示:

我们对 Vogu 和 TARS 的目标是将其发展为全球 IP,就像《星球大战》或《精灵宝可梦》一样。

让粉丝参与二次创作,可能会有惊喜 

在加密技术爱好者 @jackbutcher 看来,由官方主导的讲故事造 IP,其实算不上真正的「去中心化迪士尼」。他在 Twitter 列了这么一条简明扼要公式:

对角色进行商业授权的 NFT 项目 = 去中心化的迪士尼。

@jackbutcher 补充称,目前最接近这个想法是 Bored Ape Yacht Club(BAYC),也就是国内较为熟知的「无聊猿」。

你花 300 万买的「QQ 头像」,可能会诞生下一个迪士尼

编号 #8817,在苏富比拍卖 340 万美元

「无聊猿」诞生于今年 4 月,一共有 10000 个 NFT,金毛、镭射眼、墨镜等特征同样由算法随机生成搭配,目前在二级市场销售额超过 5 亿美元。跟 Vogu 不一样,他们没有完整详细的官方故事计划,只有一个简单的设定:

2031 年,早期投资加密货币的人都成为了亿万富翁,日子变得超级无聊。而无聊猿游艇俱乐部是一个乱糟糟的小酒吧,里边都是 80 年代硬核和 90 年代嘻哈风,你可以在这里跟一群无聊猿喝酒聊天消磨时间。

BAYC 的特别在于,他们向持有者提供 NFT 的商业授权。比如说,当你花 35 万美元买下编号 #2087 的迷幻皮肤「无聊猿」,除了一般的持有、转售、展示等权利,你还可以基于这个 NFT 的角色形象来创作衍生品并从中盈利。

Jenkins the Valet 就是一个典型的粉丝衍生创意项目。这只穿着打扮像个忠心仆人的「无聊猿」,编号 #8877,被内容和技术公司 Tally Labs 公司买下后,得到了新的人设。

现在,他的名字叫 Jenkins,在无聊猿游艇俱乐部工作,平时会代客停泊游艇,为世界上最有钱的 1% 猿猴们保守秘密,还会将自己的故事写成小说。

今年 8 月,Jenkins the Valet 推出了自己的 NFT 项目。购买船票、钥匙、游艇等 NFT,就可以进入一个叫「作家的房间」的专属网站,并参与对小说的故事走向等进行投票,甚至可以作为插图和角色出现。最终这些 NFT 在发布 6 分钟内售罄,为 Tally Labs 公司赚到超过 150 万美元。

据称,未来 Jenkins the Valet 还计划出版实体书籍,并进军电影、电视、播客等其他媒体。

再举一个例子吧。如果你有留意环球音乐最近的新闻,会发现他们最近签约了一支名叫「KINGSHIP」 的 NFT 乐队。

KINGSHIP 由 3 只「无聊猿」和 1 只「变异猿」组成,由 NFT 爱好者 Jimmy McNeils 所拥有,都是 BAYC 旗下的形象。环球音乐方面称,未来每个乐队成员都将拥有自己的故事和性格,还将推出 NFT 单曲,在元宇宙进行音乐表演等。

大部分 IP 所有者,都希望将商业版权紧紧握在自己手里。比如说起迪士尼,我们一定会想起那个笑话——如果哪天流落荒岛,最好的求生方法是在沙滩上画一个米奇,那样迪士尼的律师团队将在 10 分钟内赶到。

而去年,一位 87 岁的 DC 漫画家 José Delbo,将自己画的神奇女侠做成 NFT 出售,DC 后来发出警告称漫画家的行为构成侵权,要求停止销售。

即使是 NFT 领域,像 BAYC 这么「大方」的也实属少见。接受《纽约客》采访时,BAYC 的联合创始人 Gordon Goner 表示,他们将这种开放创作视为一种资产:

人们用无聊猿创造的任何东西,只会让品牌成长。

Goner 指出,正如硅谷初创公司痴迷「指数增长」一样,BAYC 的目标是文化的「指数增长」。就像开源软件一样,他们的创作可以通过用户的努力有机地扩展,同时又保持辨识度,从而形成一段用户生成的「佳话」。

社交产品 Vine 的联合创始人 Dom Hofmann 称,BAYC 的这种做法就像是一场赌博,他赌的是随着时间推移,在意这片小宇宙的粉丝们会知道,怎么做才是对社区最好的。

制造迪士尼的尽头,是炒作赚钱? 

「下一个迪士尼」的潜力有多诱人?

掏出加密钱包购买一个 NFT,就像是获得下一个米奇的一小部分权利。为 NFT 带来故事和附加意义,让 jpg 不只是 jpg,今天,IP 化已经成为了 NFT 项目的新趋势。

今年 3 月,就连没什么故事可讲的 CryptoPunks,都宣布跟好莱坞经纪公司 UTA 合作开发 IP。据称未来,这些价值 30 亿美元的像素风「QQ 头像」很有可能往电影、视频游戏和全球授权的方向发展。

这个消息一度引起 NFT 爱好者们的担忧,称此举是「将灵魂出卖给魔鬼」「让一种充满活力的艺术媒介贬值」——因为 IP 商业授权等带来的经济利益不会流向 NFT 持有者,而是归发行商 Larva Labs 所有。

提及打造全球 IP 的计划时,Vogu 的创始人 Trackzy 坦白承认称,目前许多 NFT 买家寻求快速增长的投资,而不是艺术品或玩具。作为一个 NFT 项目,也会不断面临来自社区的压力,要求提高收藏品的价值。

虽然知道确实有投机炒作的人在,但 Goner 明确指出,他和 BAYC 的其他创始人都不喜欢大家把「无聊猿」视为投资工具,「如果你把它想象成经营对冲基金的艺术家和怪人,那会让我们心脏病发作的。」

Drew Austin 是 NFT 爱好者,目前也在运营自己的 NFT 项目。他表示自己更看重的,其实是去中心化和创造力碰撞产生的可能性——那些由社区自下而上生成的故事,标志着一种新的媒体模式诞生。

我们正在奠定基础。这样人们就可以用他们的想象力,用他们的 NFT 角色来创造故事、内容和体验。能够善用社区的力量,扩展 IP 和创造宇宙,这是一个非常令人兴奋的概念。

无论如何,Trackzy 都对「去中心化迪士尼」的出现充满信心:

我相信,无论是 Vogu 还是其他项目,NFT 领域的某个人将创造出下一个全球大 IP。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爱范儿”(ID:ifanr),作者:梁晓憧

编辑:Coinyuppie,本文链接:https://crypto001.com/nft/8576.html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