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里的大象:关于NFT那些绕不开的问题

自2020年的DeFi热潮之后,NFT概念开始接力,NFT的发展一路高调,相关token价格飙涨,各种个人和机构纷纷入场。3月11日,拍卖行佳士得以令所有人包括Beeple本人惊讶的 6900 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了其第一件“纯数字艺术品”。以这个价格,买家得到了一个由 5000 张艺术画像和一个整体的拼贴艺术文件,NFT的技术形式首次被主流媒体关注。

 

6月1日,《纽约时报》记者Clive Thompson在采访多名加密艺术家后,撰写了题为《The Untold Story Behind NFT’s Rise》的文章,详细描述了NFT的崛起过程。到了7月,随着市场情绪的冷却,对于NFT的非理性追捧开始回归理性思考。

NFT,全名Non-Fungible Token,中文译为非同质化通证。由于NFT具有可证明的所有者,可证明的创作者(发行者),和可证明的稀缺性(有限数量),正好迎合了艺术品市场的痛点,所以很快在艺术品,收藏品上得到大量应用,在游戏道具,数字票据方面也有应用。

NFT解决了在一切皆可复制的网络世界,创造不可复制性的问题,使得虚拟资产类型丰富起来,让人们看到到了创造一个和链下世界一样丰富的链上世界的可能性,与此同时,NFT作为一种资产映射方式,有望成为链下资产接入链上的桥梁。然而,NFT依旧有一些避不开的问题,如果不解决,将在实际应用中面临阻碍。这些问题包括:资源存储不安全、缺乏展示场景 、权益描述不清晰,以及盗版剽窃问题。

资源存储不安全

生物对永恒有着本能的追求。生物通过繁衍来穿越岁月的联结;通过掠取功名对抗纪元的遗忘;通过著书立说留下存在的印记。人类通过石头垒起来金字塔、玛雅神庙、万里长城,相信它们可以走过更长的时间跨度;为信仰的英雄建筑雕塑、在石碑上刻录碑文,编纂传记、传唱民谣,确保精神的永世长存。

NFT作品受到欢迎,有一部分原因是其“不死不灭”,其永恒性是人们追求的一个属性之一。在安全、永久的存储技术支持下,NFT所承载的内容能得到价值加持。如果Beeple的《Everyday:The First 5000 Days》的NFT资源无法被安全的存储,那么一个硬盘的崩溃可能导致资源化为乌有。倘若如此,这幅作品还值这个价么?

资源体积较小的简单图像,类似于Avastars、Aavegotchis,可以直接在链上铸造并存储。

这意味着,只要链存在,NFT就会存在,其永恒性是可以保证的。然而对于资源体积较大的NFT,在链上存储是不现实的。

一些NFT发行商选择将资源存储在自己的本地服务器或云服务器上,并用一个URL地址索引到NFT上,这种存储方式让NFT的永恒性受到极大威胁,发行商随时可以篡改或删除NFT资源,而且服务器也有可能发生故障而丢失资源。

还有很大一部分NFT发行商选择将资源存储在IPFS(星际文件系统)上。IPFS是一个通过哈希寻址的文件存储系统,哈希就相当于一个文件的指纹,因此IPFS可以让所存储的文件具有不可篡改性,这点比通过HTTP格式的URL寻址要有优势。可以把IPFS理解为一个去中心化的存储打车系统,客户发起存储任务,节点接单并完成存储。大名鼎鼎的Filecoin便是IPFS的激励层,NFT.Storage则是IPFS的应用层之一。IPFS目前是免费的,FIlecoin通过通胀支付了存储成本,相当于一种补贴模式。

房间里的大象:关于NFT那些绕不开的问题

NFT.Storage存储流程图

但是IPFS中负责存储某个NFT资源的具体节点如果离线或者故障,该NFT资源的存在也会受到威胁。为了更高的可控性,NFT发行商往往选择自己成为一个IPFS节点,并将发行的NFT对应的资源存储到自己的节点。然而,无论存储到哪个节点,只要是存储在单一节点,NFT的资源都会存在离线和丢失的风险。事实上,这样的事件已经发生过了:3月初,音乐家3LAU在NFT交易平台NiftyGateway上,以110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一张NFT专辑,该NFT的资源是通过IPFS存储的,然而现在这个NFT的资源已经丢失了。

Arweave也是一个去中心化文件存储系统,与IPFS不同的是,Arweave通过特殊的区块链结构和特殊的激励层来鼓励用户永久存储NFT资源。Arweave将文件直接存在区块内,每个节点如果想获得出块机会和出块奖励,必须存储之前的区块,存储的区块越多,存储的区块和其他节点的差异性越大,出块机会越大。通过这种方式达成动态平衡,让每个区块都有节点负责存储。Arweave宣称,只要付费一次,即可永久存储。

然而,Arweave这种「概率存储」的方式存在重大疑点,毕竟付费一次则永久存储,直觉上是违背经济规律的。对于Arweave节点来说,随着数据量的增加,单位存储量所获得的预期收益会递减,当达到入不敷出的临界点时,这样的经济模型无法维持下去,终究会出现有的区块无人存储的情况。当然,这个看法包含了静态存储成本的假设,如果摩尔定律能在未来持续发挥作用,则未必然。

想要让NFT资源的存储更加安全,笔者认为需要从以下两方面入手:

其一,冗余存储。发行商可以选择制定冗余方案,通过IPFS存储一个文件的多个拷贝。Storj有可能成为一个不错的选择,Storj是一个自动维持2.7倍冗余的分布式存储平台,美中不足的是Storj立足于企业服务方向,只支持私密存储,这意味着其中存储的资源必须通过秘钥访问,无法被公众访问,这点如果能够改进,Storj将可以成为安全的存储NFT资源的平台。此外,为了实现冗余,发行商还可以将NFT资源存储在多个平台,例如在IPFS,Arweave,Crust,Sia等各平台。如果其中一个资源丢失,则可以通过备份恢复,大大增加资源存储的安全性。事实上,已经有存储平台配置了二次分发的功能,例如Sukhavati平台,支持用户将存储在其上的文件,在IPFS和Arweave上进行备份。越多的冗余,将意味着越安全的存储,缺点是这样做增加了存储的成本,需要做权衡。

其二,要让存储权多元化。一般而言,NFT发行方承担了存储的义务和存储的成本,因而也有存储权。那当发行方不愿或者不能存储资源的时候怎么办?可否将存储权交出,转移给其他第三方?或者转移给NFT的所有者呢?亦或者,我们是否可以让NFT的所有者始终拥有资源副本的存储权呢?Pinta便实践了这样的思路,该项目认为,对NFT资源负有最终保管责任的不是发行方,也不是平台方,而是持有者本人。如Pinta在4月份的一篇博文中所述:通过Pinta,NFT的所有者可以将资源副本放到他自己控制的IPFS节点中,即便发行者删除了,所有者仍然有一个副本得以保留。

缺乏展示场景

古人云:「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尽管NFT提供了所有权的可证明性,但没有人会特地通过你的钱包地址,查看你拥有的艺术品。NFT艺术除了自我欣赏,陶冶情操,对于藏家而言,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可以作为社交货币,表达自己的喜好和理念。因此,NFT需要在社交场域进行展示。

人们自然而然想到了Metaverse. 腾讯研究院的陈序老师说:「如果没有Metaverse,NFT都是孤魂野鬼」。Metaverse作为沉浸式社交平台,确实是NFT的好归宿。然而Metaverse的广泛应用还需要多种技术的发展突破奇点,因此理想中的Metaverse距离我们还是似近似远。尽管现在的「弱元宇宙」已经能通过“虚拟展览馆”对NFT进行展示,但这种展式方式受众有限,我们期待的是对广泛人群有吸引力的,能够真正沉淀社会关系的,高度沉浸式的「强元宇宙」。Metaverse虽是一个值得长期看好的方向,但短期来看,还有不少要克服的困难。

其实想要实现NFT的展示与社交互动,不一定需要Metaverse,可以借助现有的社交平台设计一些玩法。Bored Apes 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Bored Apes 火爆期间,Twitter,Discord被无数猿猴头像刷屏。在Twitter上有人宣称要关注所有猿猴头像的人,还有人专门整理了所有猿猴头像的用户的列表,供其他人关注。于是当你把头像换成一只Bored Ape,过段时间打开粉丝列表,便会看到如此景象。

此外,不同形状猿猴的拥有者也组成了小团体,在Discord里组成了不同的群组,例如所有豹纹猿猴可以加入「BAYC Cheetah Gang」社区。

尽管可能未经发行方事先设计,但Bored Apes的传播充分利用了Twitter,Facebook,Discord一众社交平台,实现了高度的社区化和相当高的活跃度。Bored Apes的火爆,还跟很多因素有关系,包括亲民的初始价格、令人上头的无聊表情、圈内名人的加持等等。

我相信,一定有人并不持有Bored Apes的NFT,但也把Twitter头像改成猿猴的,混进了Bored Apes社区,这其实无伤大雅。但我们还是更期待,社交平台能直接支持绑定以太坊地址或其他区块链的地址,然后支持展示自己的NFT,以及将自己的NFT作为专属头像,甚至自动为拥有同一个系列NFT的用户建立社区。在Metaverse之前,我们需要一个属于加密时代的Twitter或Facebook。

波卡生态的 SubSocial 就致力于成为一个加密社交平台,用户不需要拿手机号或邮箱注册,直接用Kusama地址即可登录,登录后可以发表文章,关注他人,给他人的文章点赞或者关注,相当于一个加密版的Medium。波卡生态NFT标准RMRK项目和SubSocail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笔者推测,随着RMRK2.0的上线,SubSocail将可能支持RMRK格式NFT的陈列。

此外,Twitter首席执行官Jack Dorsey是加密资产的铁粉,没准哪天Twitter就支持NFT的陈列了。这并非妄谈,NFT相比FT,其合规性是巨大的优势,完全可能被主流互联网社交平台整合为一个功能。如果现有社交平台不予整合,将面临新创社交平台的竞争。

盗版和剽窃问题

笔者非常喜欢乌合麒麟的政治讽喻漫画,还试图在OpenSea上搜索乌合麒麟的画作,结果发现还真有!但是翻遍乌合麒麟的微博,也没发现其宣称要发行NFT的言论。想想也知道,这些NFT大概率是盗版的。

房间里的大象:关于NFT那些绕不开的问题

除了这些,我相信Opensea平台上的盗版NFT一定还有很多。除了明目张胆的盗版和身份冒用,更难防备的是剽窃,有人剽窃别人的立意,抄袭别人的图像元素,生成微小调整后的山寨版“李鬼”。BACEX平台在2021年1月25日就报告了一起剽窃案,称CyberVein 旗下新开发了名为 CROSS 的平台,该平台出现了剽窃自 BCAEX 平台的作品共达 58 件。在Twitter上也有人抱怨,不认识的人擅自将自己的推文制作成NFT并挂售。

艺术家德里克·劳夫曼 (Derek Laufman)则遭遇到了冒充盗版事件。有人在Rarable上面冒充他,并上架了他的艺术品NFT,诡异的是冒充者的账号竟然有认证标记。直到有粉丝报告后,他才发现这件事情,并向Rarible申诉下架。但在此之前,已经有一位粉丝拍下了冒充者发布的盗版作品。

这让NFT艺术市场只有少量活跃的头部艺术家是值得信任,值得投资的,形成了明显的马太效应。要避免这个情况,平台方和发行方(创作者)都需要做一些事情。

首先平台方最好可以做一些标记,将版权未经验证的NFT标记出来,并在用户下单时,提示用户自行验证版权。平台方还可以设计激励机制,激励用户对剽窃进行举报,净化平台环境。平台方还可以引入创作者实名机制,让发布盗版和剽窃作品的人承受法律风险。

创作者要做的是,及时将自己用于发布NFT的地址公开,放在社交主页的显眼位置,方便用户核验。此外,用户下单时,也需多加留意,切记要先查验发布地址是否拥有版权。

如果NFT交易市场和上文所述的加密社交平台结合,则可能更好的解决问题。

权益描述不明确

关于NFT,有一记灵魂拷问,那就是:拥有NFT究竟意味着拥有了什么?

以音乐作品为例,如果我买到一首音乐的NFT,意味着我拥有了什么呢?是版权吗?显然不是,我并不能靠这首音乐盈利,也不能对这首音乐进行翻唱,或二次创作。当然,我也不能授权别人用这首音乐盈利。实际上,NFT持有者拥有的,不是一个具体的实物,也不是一个数字文件,而是一串编号,一份证书,证明我和这件艺术品的独有联系。

在NFT的挂售说明中,应该对NFT所包含的权益进行明确的描述,否则可能导致误解。每个NFT都将有特定的描述,这意味着不同NFT之间,代表的权益,不一定一致,需要买主仔细了解。

机构发行商在发行NFT时,一般都有明确的说明,例如Bored Apes Yacht Club系列NFT,在其Terms&Conditions页面中说明:NFT中包含一部分版权,允许NFT持有者开发猿猴的周边产品。

房间里的大象:关于NFT那些绕不开的问题

Bored Apes Yacht Club 官网 Terms&Conditions页面截图

支付宝和敦煌美术院发行的「飞天」和「鹿王」两款付款码皮肤NFT,也做了说明,该NFT仅授权持有者使用特定图像作为付款码皮肤,不能用于其他用途。尽管支付宝的做法不被喜欢,但NFT所代表的权益结构,本来就应该是多样化的,只要表述清楚,都是合理的。

 

房间里的大象:关于NFT那些绕不开的问题

「飞天」和「鹿王」付款码皮肤NFT

房间里的大象:关于NFT那些绕不开的问题

支付宝付款码皮肤NFT说明页截图

对于个人发行商,例如艺术家自行制作上传NFT时,则需平台方帮助艺术家对出让的权益做明确描述,例如提供选项引导,或提供若干「描述模板」。

以上列出了困扰NFT发展的四个典型问题,当然,这不是全部,NFT在其他方面也有发展和演进的空间,包括技术标准可以更完善,所依托的底层公链可以更环保,创作议题可以更广泛等等。但我们目所能及的这些问题,都不是“科学问题”,而是“工程问题”,都将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步被解决。

结语:NFT可以更加伟大

数字文艺复兴基金会董事长曹寅曾在接受21世纪财经报道采访时说:「NFT未来可能会占到加密资产总市值的5%-10%」,这是保守的估计;激进者认为NFT的市值终将超过FT的市值。然而以目前情况来看,连0.5%都不到,未来还有巨大的增长空间。

尽管如此,2021年上半年的NFT发展势头中还是包含了不少泡沫,泡沫产生的原因包括过度的炒作及过度的金融化,非理性的追捧,还有对「万物皆可NFT」的乐观想象,实际上,关于实物上链,业内尚没有大规模采用的案例。

当市场冷却下来的时候,才能看到谁在裸泳。大浪淘沙,真正的创新者会在NFT的长期前景中得到回报,未来随着资金和人才的涌入,NFT不仅能克服当下的缺陷,也有望发展出更丰富的应用场景,给更多行业带去变革。

笔者认为,我们不应把NFT限制于搞数字宠物,明星签名这类无关痛痒的题材。NFT可以用来做更伟大的事情,例如保护世界文化遗产,保护环境,鼓励公益捐赠,甚至利用NFT来存储人类文明的重要典藉,濒危物种的基因库等。通过NFT的交易让一些公共议题引起关注,NFT的版税收入还可以用于资助这些公共事业。例如NFTmart将京剧中的脸谱与NFT结合,推出了极具中国特色的Chinese Opera Mask Plus系列NFT,通过NFT的形式传承京剧文化。

 

房间里的大象:关于NFT那些绕不开的问题

Chinese Opera Mask Plus 主页截图

有一个重要的利好现象是:中心化交易所正在引入NFT交易服务,把NFT带向更多人,同时腾讯,阿里等传统互联网巨头也在布局NFT相关应用,这些都在帮助NFT打开更大的局面。

 

编辑:Coinyuppie,本文链接:https://crypto001.com/nft/4494.html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