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为游戏而生,亦是游戏的未来(上)

游戏提供了一个艺术 NFT 无法做到的额外的价值,即可用性

来源:nansen

作者:Yuffie • ユフィ

翻译:Chen Zou

“现在是2045年,18岁的 Wade Watts 爬过一座金属堆成的小山,又从一个缺口里挤了过去,最后到了一辆隐蔽的货车前。他打开后门,他的藏身之处就在眼前,里面装好了电脑零件、游戏设备和全向跑步机。

Wade 戴上他的触觉手套,从他的背包里拿起一个 VR 头盔,戴在头上,登录,瞬间便进入了被称作 OASIS 的元世界……

准备好了吗,玩家一号?”

对于看过或读过《玩家一号(Ready Player One)》的人来说,这段文字可能再熟悉不过了,它取自小说的开头。对于不了解的人来说,”Ready Player One ” 是一部由科幻小说改变的电影即《头号玩家》,描述了一个少年在虚拟现实游戏中寻找一个复活节彩蛋,这将赋予他对游戏本身的控制权,而这一切都发生在一个乌托邦式的未来(确切地说,是2045)。

为什么我们要聊这个?这部电影描述了未来的另一个宇宙,在这个宇宙中,社会的很大一部分时间都花在了虚拟世界的游戏上。而当今世界,游戏也已经成为了主流,占据了消费者更多的时间/可支配收入/注意力,并且让消费者逐渐远离传统媒体。

在这篇文章中,我们将通过四个部分来探讨 NFT 与游戏的关系。

一、为什么游戏是 NFT 最合适的使用场景?

二、深入研究 NFT 游戏与传统游戏的不同之处

三、确定潜在市场规模

四、探讨 NFT 游戏的前景

五、了解可能影响 NFT 游戏未来的关键驱动因素和所面临的风险

(1) NFT 的真正用途?

NFT游戏并不完全是新事物 , CryptoKitties 是以太坊上部署的首批 NFT 游戏之一,于2017年推出。虽然最近对 NFT 的兴趣有所上升(主要源自于近期的艺术 NFT 购买热潮),但 NFT 如果要消费者长期对其保持真正的兴趣,它需要一个能落地的广泛用例,

任何对 NFT 是一种被夸大的时尚的担忧都可以用一个合理的使用案例来反驳,这就是 NFT 游戏的意义所在。

正如 DeFi 已经成为以太坊的主要产品市场,游戏是 NFT 最主要的使用案例。但为什么呢?

在现代游戏行业,被称为 “微型交易 “的游戏内购正在兴起,实现了一种额外创收形式,通过销售游戏内的武器或装饰品,增加了游戏的单个用户平均收益(ARPU)。热爱对应游戏的玩家愿意为这些游戏中的物品支付额外的费用,因为它们提供了独特的功能或更 “强大 “的属性来帮助他们更好的享受游戏时光。当然,它可能也仅仅只是好看而已。

将此与 NFT 相提并论,一个可以使用并为用户提供特殊功能的 NFT 对玩家而言,显然有一个稳定的内在价值。一个艺术 NFT 可能有独特的特征或独特的名字,使其稀缺(因此有某种所谓的“买方价值”),但只要持有人不能使用它,它仍然只是一个收藏品。可以说,艺术 NFT 内在的唯一 “价值 “是它的故事(或者说是收藏者的“联想”),以及所谓的“可收藏性”/“转售价值”。

但游戏提供了一个艺术 NFT 无法做到的额外的价值,即可用性(玩家通过在游戏中使用该 NFT 赋予其内在价值)。可用性作为一个直接的功能,使其成为 NFT 的一个可持续的用例,扩大了 NFT 所能涉及的市场,并通过玩家和游戏的互动,吸引更多的人来使用它(购买它)。你可以在你的 metamask 钱包中拥有一个Hashmask NFT,但你不能实际佩戴或使用它(虚拟)。

故事性、可收集性、可用性是 NFT 价值的三个支柱。

NFT——为游戏而生,亦是游戏的未来(上)

(2) NFT 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所有权

为什么游戏是最适合 NFT 的土壤?

在传统的游戏中,游戏中的物品并不是理所当然地属于玩家。购买的物品大多数情况下是不可交易的,其实可以被视为一种 “租赁 “形式,因为物品本质上是被锁定在游戏中,真正的所有权完全在出版商的手上,他们有能力决定物品的属性、使用方式、供应量以及价格。

由于传统游戏往往存在于一个集中的平台上,如果游戏停止运营,游戏中的物品也将不复存在;而且物品本身也只能用于最初创造它的游戏之中。

最终拥有游戏及其内容的知识产权的是开发商和发行商。从现金流的角度来看,它是一个零和游戏,明显偏向于开发商/出版商(与游戏社区的付费用户相比)。

相比之下,NFT 游戏提供了一个范式的转变,从零和游戏到正和游戏,各方都能从中受益;现在,玩家可以以代币化的方式持有一个游戏中的物品。

不同 DApps 和游戏生态系统之间的交互性,使游戏内物品的效用不再与单一的游戏/单一的用例绑定。NFT 本身的唯一性,可以确保无论它来自于哪种游戏状态,并防止它被篡改或复制。

NFT 能保证持有人获得真正意义上的所有权,因为该物品成为持有人的数字财产,在区块链上有一个可以验证的永久记录,并可以自由地交易或移动该物品。

不仅如此,目前这一代的 NFT 游戏还采用了一种独特的商业模式,通过 “从游戏到收入 “的模式为玩家积累收入,奖励参与游戏经济的玩家,并允许他们将游戏中的物品换成现实世界的法定货币。

像 Axie Infinity 这样的游戏更进一步,推出了治理令牌和社区财政系统,分散了游戏的所有权和管理权,因此,任何决策权和现金流的积累最终将由玩家社区而不是游戏开发者来完成。

价值不再只由游戏开发者/出版商来累积。

为什么游戏开发者会对在他们的游戏中使用区块链感兴趣?上升潜力是无限的–开发商有能力设计、制作和运行他们自己的 “数字 “经济,与现实世界相结合,并有可能对游戏中的所有交易收取费用。

如果说DeFi使金融民主化,那么 NFT 则是让游戏民主化,它创造了一个由玩家拥有并驱动的社区,同时使游戏成为更多人谋生的一个选择,让“活在游戏里”成为现实。

(3) 巨大的蓝海市场

随着游戏变得更加主流,它的潜在市场也在增长。数字化转型萌生了游戏下载、移动游戏、游戏内交易市场、订阅模式和电子竞技等多种多样的游戏分支。

事实上,游戏已经成为增长最快的媒体子行业之一(作者将游戏归为媒体行业,因为游戏本质上是一种消费时间,传播文化的方式),全球游戏市场预计将从 2020 年的 1600 亿美元增长到 2023 年的 2000 亿美元(数据来自领先的游戏市场情报供应商 NewZoo )。

2020年, 74 %的游戏总收入仅通过游戏内交易产生,这表明玩家普遍愿意在游戏内消费。

据估计,2020 年全球约有 27 亿游戏玩家(预计到 2023 年将增长到 31 亿),其中 54 %的玩家位于亚太地区,该地区主要受移动渗透率和 F2P (free to play 免费)移动游戏盛行的影响。在我们稍后讨论 “游戏赚钱 “模式时,请牢记这一点。

编辑:Coinyuppie,本文链接:https://crypto001.com/nft/3182.html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