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你一分钟研究NFT的估值

非同质化代币这种数字加密资产具有独特性、稀缺性以及不可复制性。

NFT 是一种独特的、不可互换的数字资产,由区块链分类账技术提供支持。非同质化代币这种数字加密资产具有独特性、稀缺性以及不可复制性。

近些年来,NFT 的用例范围越来越广,包括数字艺术、域名、游戏、收藏品等等。NFT 在区块链上创建(即铸造),如以太坊,可以用于资产验证所有权(来自哪里、谁是所有者等等)。根据 Nonfungible.com 和 L’Atelier BNP Paribas 的联合报告数据显示,2020 年,除去清洗交易及废弃项目,NFT 市场的总市值约为 338,035,012 美元,年增长率为 299%。

有些 NFT 非常昂贵,价格有上百万美元。很多人可能会问,到底该怎么样相对客观地评估出 NFT 所具有的价值呢?在回答这个问题前,先让我们一起简短回顾下 NFT 的发展历程。

那正常情况下,除享受价值之外,NFT 还具有什么价值?怎样才能用 NFT 获得最大的物质利益?怎样才能用 NFT 获得最多的精神享受?

带你一分钟研究NFT的估值

NFT 的价值概念

在经济文献中,物品往往存在两大价值阵营:功能价值和享受价值,即“我能用这个东西做什么?”以及“我有多喜欢这个东西。”

功能价值

对于功能价值,就是围绕 NFT 展开大部分讨论的地方:你可以炫耀持有的 NFT,向人们展示加密货币钱包,展示 NFT 艺术或音乐品味。除此之外,功能价值还包括在转售市场中,投机持有者可以利用 NFT 赚到多少钱。将现实世界资产放在区块链上标记的做法也是在将 NFT 的功能价值最大化。

功能价值的分析框架

NFT 的价值=实用性+所有权历史+数字稀缺性+供求关系+未来价值+流动性溢价

根据 NFT 所代表的资产,这六个组成部分的价值权重不同。投资者可以使用此框架来评估 NFT 是否值得投资,开发人员也可以根据此价值框架考虑如何提高 NFT 的价值以吸引用户和投资者。值得关注的是,NFT 为开发人员和资产所有者创造了许多新的价值创造方式。

实用性

NFT 的实用性价值取决于如何使用 NFT。游戏资产和门票是两大类高实用价值的代表用咧。例如,The Sandbox 虚拟世界中的 LAND 地块等。NFT 门票的价值则指的是活动门票的价格,比如用户需要购买参加 Decentraland 中艺术品展览的门票。

实用性的另一个维度是在不同应用程序中使用 NFT 的能力。想象一下,如果同一个资产可以在不同游戏中使用,实现跨链、跨平台使用,那么 NFT 资产的实用性价值也自然就会更高。

但互操作性的实现仍然面临着重重困难。目前,90% 的 NFT 游戏玩家只集中于一个游戏。这就需要开发人员构建出巨大的游戏生态系统,提供有趣的用例,吸引更多的用户。Dapper Labs 和 Enjin 如今都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虽然不确定性尚存,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但对整个行业来说,这其中蕴含的机遇都是令人兴奋的。

另一个增加 NFT 实用性价值的方法是与其他企业建立伙伴关系,为 NFT 持有者提供福利。例如,Dapper Labs 可以与 NFT 活动组织者合作,商讨为 CryptoKitties 所有者带来折扣价格。而 AlphaWallet 的 tokenScript 等技术能够有效验证 NFT 的发行人和所有者,所以建立合作关系后,活动组织者能够更加轻松地吸引更多的参与者。对有关双方来说都是共赢的。

所有权历史

所有权历史的价值取决于 NFT 发行人和以前所有者的身份。拥有历史价值高的 NFT 往往由知名艺术家或拥有强大品牌的公司创建或发行。

以不久之前刚刚发布的 Meebits 为例。Meebits 的创作团队为著名的 Larva Labs,因推出网络上最受欢迎的 NFT 项目之一像素肖像游戏 CryptoPunks 而闻名。

Meebit 发行量总共有 2 万个,每个 Meebit 都有自己的风格、特点和特征。许多 Meebit 的分发是为了奖励早期的 Larva Labs 支持者以及区块链社区。在 2 万个 Meebits中,10,512 个将保留给之前的 Larva Labs 资产持有人,剩下 9488 个 Meebit 用于投放给其他用户,并以荷兰拍卖机制迅速卖光。Meebit 铸造完全是随机的,没人确切知道会收到哪一个,但许多人仍然花费 2.5 ETH ,即近 8500 美元,以有机会生成罕见角色。

大众对于 Meebits 高涨的热情不难体现出人们对于 CryptoPunks 的认可以及对于 Larva Labs 的期望。这时,相比于许多默默无闻竭力博得眼球的 NFT 项目来说,初来乍到的 Meebits 早就已经凭借其“背景”加成,抢占了先发优势。而除了从一级市场来看,Meebit 在二级市场中的售价也会持续走高,其历史所有权价值自然也是十分可观。

增加所有权历史价值的方式有两种。首先,与品牌强大的公司或个人合作发行 NFT 代币,这将会自然而然地为生态系统带来了可观的流量和用户。

第二种方法是转售以前有影响力的人持有的 NFT。目前,很难找到谁是以前的所有者,这种极有价值的历史数据仍待有待挖掘。市场和卖家可以提供易于使用的跟踪接口,以增加 NFT 的价值。以 OpenSea 为例,该平台可以标记那些从 NFT 交易中获利最多的投资者的地址,并列出他们拥有的其他 NFT。

数字稀缺性

稀缺性是收藏品品牌创造价值的倍增器。稀缺性与品牌一样,有三个子标准:绝对稀缺性、相对稀缺性和可用性。接下来,我们将以 Cryptopunks 为例。Cryptopunks 是第一批基于以太坊上的“非同质化代币”,也是 ERC-721 协议的灵感来源,正是ERC-721 协议推动了大多数数字艺术和收藏品行业的蓬勃发展。

绝对稀缺性是指给定品牌有多少商品可供选择。1 万个加密朋克永远只有 1 万个。市场中会出现数百万个热门时刻,但只有发布数量才是供应的绝对数量,才能体现绝对稀缺性。

相对稀缺性是指给定物品在绝对集合中的稀缺程度。比如,在 1 万个加密朋克中,其中有 6039 个男性 NFT,3840 个女性 NFT,但稀缺的朋克中,只有 88个僵尸,24 个猿类,9 个外星人,这使得这些稀缺朋克更有价值,因为它们数量更少。

已知稀缺性是 NFT 的主要特征。买家确切地知道选定物品中在绝对稀缺和相对稀缺的基础上的数量。但运动卡、汽车或鞋子等实物物品的收藏者永远不会确切知道给定物品有多少数量。

绝对稀缺性和相对稀缺性都由开发人员决定,有可能对品牌产生影响。如果稀缺性可取的话,那么更大的稀缺性总是会为品牌增值。但没有一个品牌是纯粹因为稀缺而受到欢迎的,品牌还需经过营销才能创造初始价值。

绝对和相对稀缺性最终会影响可用性,即在给定时间,有多少与给定品牌相关的商品可供出售。绝对稀缺性更强意味着买家从该品牌收集物品的机会将减少,而相对稀缺性更强的物品意味着买家收集该特定收藏品的机会将减少。更大的稀缺性意味着有限的供应,随着需求的强劲增长,供应资产的价格可能会动态上升。

供求关系

想到供求关系,很多人不可避免地会想起上一部分提到的数字稀缺性。但供求关系应该从两方面来考量。利用 NFT 技术的平台会带来供应,供应量越少,自然就更会有可能带来数字稀缺性。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些平台并不会直接带来需求。充分利用数字稀缺性的确值得参考,但同时,即使供应非常稀缺,也必须要有相应的需求。

Beeple 的走红引发了 NFT 领域内外的轰动,前阵子,Beeple 在佳士得上完成了第一个数字收藏品 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 的在线拍卖,起拍价为 100 美元,经过 220 次拍卖后,以所有在线拍卖的最高成交价完成竞拍,最终成交价约合 6930 万美元,创下了数字艺术品拍卖的世界纪录,也达到了在世艺术家拍卖成交价的第三高。这次成功的拍卖被看作是“数字艺术发展的分水岭时刻”。

但大部分的故事往往与此相反。有些艺术家精心铸造出 NFT 艺术品,花费了 10 美元的 GAS 费用,上传了作品,发布了推文,认为它会以 1000 美元的价格出售,但却永远无人问津。在某种程度上,他们损失了 10 美元,并浪费了时间和精力。因此,在关注供应同时,树立需求概念对于发挥数字稀缺性的作用是十分必要的。

同时,这也与 NFT 领域出现的超级粉丝经济有关。互联网的出现使得复制文件的边际成本基本为零。在经济学中,传统上认为,粉丝经济是由这些低边际成本技术创造的,如广播或电视,以及最重要的——互联网。

毫无疑问,在 NFT 还没有走入主流市场之前,粉丝经济是值得关注的重要,而且很大程度上会基于关注度不断拓展。

那些在 Twitter,Instagram 或 YouTube 上拥有大量粉丝的人,以及在社区活跃度更高的人,很有可能有机会接触到更多潜在客户,拥有更多先发优势。供求关系是一个双向过程,而不是单单数字稀缺性就能解决的问题,创造需求才是真正实现 NFT 资产价值的手段。

而且对于 NFT 整体行业来说,粉丝经济的出现也有可能让更多的人关注于 NFT 的底层技术以及实际效用,而不光光是价格带来的噱头。

未来价值

NFT 的未来价值既来自估值变化,也来自未来现金流情况。估值是由投机活动驱动的,有时可能是价格升值的主要驱动力。 

例如,2017 年 12 月,CryptoKitty #18 的价格在短短三天内从 9 ETH 飙升至 253 ETH,当时折合美元为 $110,707。而最近的 Meetbit 的价格窜升案例也数不胜数。有些人可能会认为,估值导致的价格波动可能会为 NFT 带来负面影响,但投机(资)行为始终是多数人类的一种本性,是当前金融体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如果达成恰当地平衡,开发人员可以在增加 NFT 价值同时吸引更多新用户。

在非同质化代币供应和投机行为驱动下,NFT 的价格走势逐渐变得以金融投资预期为导向。

举例来说,著名的运动鞋市场,StockX,曾出现过 10 亿美元的估值,部分原因正是因为该平台鼓励人们猜测运动鞋价格,成功创造些运动鞋市场的稀缺性。

未来现金流是 NFT 原始所有者赚取的利息或版税。例如,SuperRare 允许 NFT 艺术品的创作者每次其艺术品随后在二级市场上出售时获得 3% 的版税。同样,在 NFT 艺术品创作平台 Rarible 中,每当作者创建出 NFT 收藏品时,可以设置一定的百分比作为二次销售的版税。举例来说。一位艺术家创建了一幅数字作品,并以 0.2ETH 的价格出售,版税为 10%。之后,该作品的买家以更高的价位——0.5ETH 的价格转售了该画作,版税系统开始发挥作用。作为原创内容创作者,原始艺术家将获得该销售额的 10%,即0.05ETH。

未来,开发人员可以从 DeFi 创新中借鉴概念,为 NFT 真正赋予现实世界资产的功能的用途。NFT是资产,可以租赁和抵押,可以进行投机转卖,以创造额外的现金流,为持有者增加收益。

流动性溢价

流动性溢价 (Liquidity premium)是指将一项投资性资产转化成现金所需要的时间和成本。在较短的时间以接近市价的价格将资产转换成现金则称该资产有较高的流动性。在 NFT 领域,流动性溢价是指利用高流动性转化为更高的 NFT 价值。

简单来说,一方面,市场参与者普遍看好一种标的 NFT 的交易前景,持有者更愿意长期持有;另一方面,市场参与者认为其他标的物的未来前景不便不如标的 NFT。这两种预期心理不断交织,不断强化,就会催生出标的 NFT 的高流动性,产生流动性溢价。

流动性溢价是为什么链上创建的代币应该比链外资产具有更高价值的主要原因。ERC 标准的 NFT 很容易在二级市场上面向持有 ETH 的人增加曝光度,增加潜在买家的数量。通常来说,投资者更喜欢投资交易量较高的 NFT 类别,因为高流动性降低了持有 NFT 的风险。

而且,即使在相关平台关闭后,NFT 失去效用价值的极端情况下,只要有人愿意买卖 NFT,高流动性的 NFT 资产就仍然有价值。另一方面,那些没有基于以太坊的 NFT 标准普遍来说缺乏流动性,在这些平台上创建的 NFT 价值也就经常大打折扣。

开发人员可以充分利用其代币经济学的特点,鼓励用户增加交易频率,增加资产持有者参与度,提高 NFT 的流动性。例如,游戏可以设计机制,促使玩家交换资产以保持在游戏中的竞争力,如果资产闲置时间太长,NFT 资产则会相应出现贬值。

享受价值

除此之外,NFT 还具有享受价值。享受价值虽然表面上不及功能价值物质收益多,但能够更加清楚地勾勒出数字稀缺带来的享受元素,能够体现出 NFT 是有温度的科技产品。

一只普通的加密猫可能在市场交易中售价不会太高,但可能它来自于某个朋友的转赠,或邂逅于某个机缘巧合,而此时 NFT 独一无二的特点就使得手中的资产更加珍贵。对于大多数数字资产来说,这种内在的享乐价值毫无意义。但对于 NFT 来说,这可以成为吸引买家或所有者的附加值。

价值的享乐方面非常抽象,有一个术语叫做“传记索引性(biographical indexicality)”。在收藏品理论中,人们喜欢收藏品,因为他们有某种传记元素,可以索引到过去某些重要事件或某人的历史生活。而这个概念正通过 NFT 的形式,蔓延到数字空间。NFT 不再是算法或计算,而是变成生活中的有机组成部分。

编辑:Coinyuppie,本文链接:https://crypto001.com/nft/2900.html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