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省召开NFT领域风险提醒会 意味着什么

某省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工作小组关于召开NFT领域风险提醒会的通知”在网络上不胫而走(本文发出时,会议也许还在进行或者从未开始,本文无意质疑网传截屏真实性,具体信息以官方回应为准。但这不妨碍我们要谈一下NFT炒作的社会治理问题),这对于NFT行业及二级市场意味着什么,对于“监管”机关如何引导“有刺的”新兴行业发展,且听飒姐分解

二级市场是风险重灾区

从目前的通知上,可以了解到,省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工作小组还是关注“投机炒作”“虚构欺诈”“潜在金融化”“非法集资”“非法金融活动”等问题。这说明,如上问题已经引起管理机关的注意并预备先行提醒,不排除后续直接干预。

鉴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工作小组”的主要职责是依据既有法律和38号文、37号文对持牌和非持牌的各类交易场所进行清理整顿,可以判断,本次的关注重点还是二级市场,也就是放任NFT小散买家炒作价格及庄家做局烘托炒作气氛形成炒作文化。

读者可能比较关心,持牌机构也不能做NFT挂牌交易吗?这里分解为两个问题:1.持牌,持什么牌,什么法律位阶的牌2.NFT的定义和背负的著作财产权多寡。

从参会单位名称看,省级交易中心、市级交易中心均在参会之列。也就是说,在交易场所的序列里已经是金字塔尖,拥有最高的地方交易所牌照。飒姐查了其经营范围,基本定位是信息中介平台。那么,如果NFT交易异化为金融交易,这些牌照能够帮企业渡过法律难关吗?结论很可能是:不能。非法经营证券、期货、保险业务的,或者非法从从事资金支付结算业务的,或其他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经营行为,一张地方交易所的牌照确实是不足以支撑的,非法经营罪“出罪”的起码要求是“国家规定”即国家一级的金融牌照

这是因为,非法经营罪“出罪”的起码要求是不违反“国家规定”,那么当前述业务按照国家规定需要国家一级的金融牌照,则地方金融监管部门若在未获得国务院金融监督管理部门授权的情况下颁发的经营许可证无法阻挡非法经营罪的刑事风险。对于地方各类交易场所的监管,从中国人民银行会同有关方面研究起草的《地方金融监督管理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2021年12月31日公布)第33条也可以看出,“地方各类交易场所由省级人民政府批准设立,并由省级人民政府或其授权的部门负责日常监管。地方各类交易场所不得开展连续集中竞价交易、非法证券期货活动以及法律、行政法规、国务院决定禁止开展的活动。”

我国2021年5月1日已正式实施《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条例》,明确指出:“国家禁止任何形式的非法集资,对非法集资坚持防范为主、打早打小、综合治理、稳妥处置的原则。”,企业、个体户的名称和经营范围里,不允许再出现“交易所”“交易中心”“理财”等字样和内容(之前已经存在的交易中心等正在逐步核实情况,有些要清理整顿)。也就是说,一旦实际经营的是涉嫌非法经营、非法集资行为,单纯凭借一张牌照是很难抵御刑法风险企业和直接负责人员还是有身陷囹圄的风险

关于NFT的内涵和外延,我们的文章写了很多,不赘述。就提醒一个点,NFT自身只是个号码牌,不是著作权本身,也不是著作财产权本身,很多平台售卖的NFT仅有1-2年的IP授权期限。(此处,提醒某些法院接到NFT纠纷时,不要轻易给NFT财产权属性,否则短期IP授权无法维系所有权的价值,可能激化矛盾,恳请三思后行而不是争亮点

NFT炒作的特点和治理抓手

据我们观察,NFT炒作最显现的特点就是全部线上进行。无论在二手网站隐晦交易,还是在社群互相试探,亦或者索性设立“官方”二级市场进行信息撮合或担保交易,这一切,都有网络留痕。而这些留痕,就是清理整顿时的重要抓手

《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条例》第八条明确赋予各地管理机关一个义务:“应当设立非法集资监测预警机制”,纳入社会治安综合治理体系,发挥网格化管理等作用,运用大数据等现代信息技术手段,加强对非法集资的监测预警。据了解,不少当年的币圈时代的技术团队,正在协助办理一些预警机制的搭建和跟踪,他们对这个行业太熟悉了,NFT现在的炒作模式在其眼中属于初级玩家。也就是说,证据已经在布控的大网之中

NFT个人玩家,曾经多次在飒姐团队公号留言,询问A家的数藏还能买么,B家的数藏有没有升值空间等,我们的回答是:如果你只是爱这种艺术形式,准备自己把玩或长期持有,我们不反对。但如果就是为了短线炒作,等着百倍币,那还是劝退吧。更有甚者是一些小年轻,还是学生身份,更不宜拿着父母供你读书的血汗钱去“赌一把”,寒了父母的心。

也就是说,线上化、用户年轻化是NFT乱象治理的特点,“监管”机关一定会抓住这些特点进行重点规制。

正规NFT数藏平台和给予市场出口

所谓正规NFT数藏平台,特指当前法律法规和政策下,相对比较合规的NFT一次铸造和发售平台,控制炒作风险施行较长转赠期。要说二级市场的震动,是否会对正规平台产生影响,若说没有,不可能。

泥沙俱下,有时候NFT行业里坚持做一级市场的朋友会来抱怨“劣币驱逐良币”。确实,人类的胜负欲和赌性几乎与生俱来。二级市场刺激着每个小散的神经,就连我这个NFT老玩家都忍不住去瞄一眼,自己当时为了研究目的买的NFT是不是飙升还是砸了价。

其实,NFT持有人还是希望有一个官方的合规的交易场所,能够对自己的NFT数字藏品寻找价格。面对这一需求,如何从治理方案上予以回应,值得探讨。地方交易所,是否可以对已把著作财产权全部转移的NFT(数字艺术品)进行挂牌交易,甄别NFT嵌入的权属到底有哪些,允许一部分数字艺术品先行先试。或者各省市魄力大一点,给予“监管沙盒”支持,让一些口碑好,有偿付能力的NFT发行者开启创新。或者给出终极方案,设立国家级数字藏品的交流中心,设定NFT标准,对各类权益进行合规处理,真正让买到的人放心,让出售的人安心。堵住,不如疏导

写在最后

治NFT炒作,亦如烹小鲜,考验各方智慧。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深远,文化数字化又是国家战略,那么,若对NFT行业一味规制会束缚其手脚,若放开不管又会贻害消费者。选择一种怎样的治理方案供给,值得深入思考。这不是给高校几个课题招标就能解决的,得有人愿意劳心劳力,为NFT行业的健康发展作出努力。

总之,提示风险的必要的,否则,玩家越来越多,风险意识淡漠,会出大事;具体制度供给也是必要的,一个行业能萌芽发展起来实属不易,轻易否定未免可惜。以上就是今天的思考和分享,感恩读者!!

编辑:Coinyuppie,本文链接:https://crypto001.com/nft/17767.html

(0)
上一篇 2022-06-10 下午12:07
下一篇 2022-06-10 下午11:23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