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读懂关于加密艺术与NFT

本文是对最近崭露头角的“加密艺术”领域的概述,也包含了使用“非同质化代币(NFT)”作为数字艺术发行机制的内容。

限量版代币

NFT,或者我将称之为代币,可以理解为独特的数字化客体,它可以在加密货币网络中被用户收集和转移给另一个用户。在加密艺术领域里,它们通常代表一个媒体文件、一个软件的一部分或是一些艺术概念。这些 NFT 可以限量发行,并且带有加密签名、可直接追溯到艺术家的出处。

这些 NFT 和数字媒体制作的签名喷墨版画十分类似。比方说,一位艺术家在出售一系列他亲自创作的限量版数字艺术版画。艺术家设定了限量版的发行数量(1、5、50等等),承诺不会发行超出该数量的作品,并在每一幅作品上签名以表示“这件物品十分特别”。如果他的作品得到了高度评价,其他人会争相购买并拥有它,也许这件作品最终会被私人藏家或公共机构购买和管理。

一文读懂关于加密艺术与NFT

画有阴影的结构图,yazid,Hic et Nunc (https://hicetnunc.art/yazid)

然而,被人们所追捧和具有来源证明的作品不只是媒体或图像的印刷品,而是艺术家限量发行的签名艺术品。举个具体的例子,有安塞尔·亚当斯(Ansel Adams)签名的摄影作品可以在拍卖会上以数十万的价格售出,而那些没有签名的作品,即使是同一幅摄影作品,也只能卖到拍卖价格的零头。杰克·拉瑟(Jack Rusher)在他关于加密艺术的文章里详细介绍了这一情况。

稀缺性和丰富度

关于加密艺术的一个很有趣、同时也常被大家嘲笑的点在于,收藏者购买的艺术作品在互联网上很常见,并且通常可以免费查看和下载全分辨率图像。

一文读懂关于加密艺术与NFT

Monica Rizzolli 在 Art Blocks 上发行的作品

《Fragments of an Infinite Field》:https://artblocks.io/project/159

你可能会注意到,艺术的经济价值自古以来就一直和其媒介的稀缺性息息相关。然而加密艺术代表了将签名(有艺术家签名的代币)和艺术媒介(图像、照片、动画、概念)分离开来的范式转移。这使得前者依旧保持其稀缺性和独特的可转让性,同时使后者变得资源丰富并容易访问。

一文读懂关于加密艺术与NFT

以限量版代币形式承载的签名艺术媒介

虽然这是一种两极分化的范式,但它并不新颖,类似的想法也存在于观念艺术作品的发行和购买中,例如 Sol LeWitt 的壁画。在这些情况下,被“拥有”并转移(比如被收藏家、博物馆、机构收购)的可能仅仅是带有签名的正版证明。加密艺术也是一样:被发行和交易的代币不是文档,而是更类似于有艺术家签名的正版证明,每一个都和特定的媒体、艺术品或想法有一些概念上的联系。

一文读懂关于加密艺术与NFT

Sol LeWitt 的壁画 #793B(1996)

一个常见的说法是代币强加了“人为的稀缺性”——人们可能会说限量版签名版画同样具有人为和任意的稀缺性,尤其是当这些作品是由喷墨打印机制作并用铅笔签名认证的时候。印刷品可以被伪造或复制,而且有时候复制品和原版几乎看不出什么区别(比如 MSCHF 最近举行了“有可能是安迪·沃霍尔原版《仙女》画作”的恶作剧活动)。相反的是,复制一个代币合约,即使是艺术家本人操作,也会产生一个完全不同的新标识符和哈希值(一串数字和字节),同时在区块链上也有清晰可辨的出处和历史记录。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加密艺术完全不受赝品的影响——盗版有很多,仍然需要仔细认真的研究调查。抄袭或低质量设计的界面、看起来相似的代币以及令人信以为真的对艺术家的模仿都可能导致让人后悔的购买经历。

替代方案

这些想法可能会让你产生疑问:艺术真的需要稀缺元素、签名授权以及所有权吗?答案是否定的:许多艺术家会将未签名的公开版权作品赠送出去,会建造无法被拥有的公共设施,还会将他们的作品免费发布在网络上以供所有人观看。但是,由于缺乏非营利艺术组织、公共机构和政府拨款的广泛支持,如果艺术家希望将艺术实践作为一项事业维持下去,他们中的大多数不得不寻找替代的分发机制和货币化模式。

其中一些替代方案包括 Patreon、Etsy、Gumroad、Kickstarter、Shopify 等平台,这些平台共同帮助艺术家们维持他们的实践。但天底下没有灵丹妙药,对于许多艺术家来说,从类似 Patreon 的平台中获得的收入几乎不足以支付租金,更不用说偿还债务、照顾家庭和其他生活开销了。更重要的是,大多数平台不能为数字艺术家推荐符合他们的技能和偏好的物理媒介。对一个三维动画师来说,开一家印刷店来出售实体作品和静态图像真的有意义吗?

也许我们可以“给艺术家打钱”,这意味着“捐赠给他们,不期望任何回报”。这是一个崇高的理想,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实现,并且大多数吹捧这句话的人其实并没有定期向艺术家捐款(讽刺的是,他们可能会从艺术家那里购买签名作品,或者委托艺术家们进行商品交换以期望得到一些回报)。

这并不是说我们应该放弃公共资助,如果要发生系统级改变,如果全世界的政府普遍会向他们的艺术家公民们支付年薪,我们也许就不再需要这些数字化私人资助的艺术和创意市场。除了政府的改变之外,另一条更普遍地支持艺术家的可能途径就是通过非营利艺术组织–这也是加密艺术领域的一个共同目标。Art Blocks的艺术家和收藏家们在平台成立的第一年,就帮助将大约 4500 万美元引流至各个非营利组织,其中许多非营利组织都和艺术有关(包括 Rhizome  成立 25 年以来最大的单笔捐赠)。

所有权&财产

人们常常会混淆版权和知识产权所有权的概念。与购买签名版画一样,在购买签名代币的过程中并不会发生版权或许可证明的转移。除非另有规定,否则版权和许可证明仍然是艺术家或内容分发授权商的财产。不同的代币可能会有不同的许可证,有些作为 CC0 在公有领域有效,有些可免费用于非商业用途,还有一些试图将版权和代币持有者(未经法庭验证的许可证明)关联起来。

不言而喻,购买代币不会使你成为该代币代表或指向的特定媒体文件的“所有者”。就像前文所说的,这个媒体文件在网络上有多种访问方式,任何人都可以右键保存这个文件。实际上,大多数指向媒体文件的代币会使用一种名为 “IPFS” 的技术,将文件保存并分发给尽可能多的电脑,以减轻对中心故障点的依赖。

一文读懂关于加密艺术与NFT

gpitombo 在 fxhash 上发布的生成艺术作品《Bougainvillea》:https://fxhash.xyz/gentk/slug/bougainvillea-29

不过,我们也许可以围绕“艺术品的所有权”提出一个主张。只有在我们承认概念艺术可以被拥有时(就像 LeWitt 的作品一样),只有承认代币在概念上可以代表某种程度的艺术意义,而不仅仅是文件指示器和数字收藏品时,这个主张才是正确的。这是一个有争议的话题:一些读者、艺术家和收藏家会拒绝概念艺术可以被拥有或应该被拥有的想法。最流行的加密艺术市场充斥着花哨的猿、熊、企鹅和几乎所有其他动物形象,而它们通常不属于任何真实的艺术家,对艺术品的所有权毫无帮助。

至少,人们普遍认同收藏家的确拥有代币本身,有些人可能会将其视为分布式数据库中的唯一记录,和域名的唯一所有者类似,他们有权转让和出售该数字财产(备注:某些 NFT 本身就是域名,专门用于区块链协议内部)。

一个新的发行机制

一个新的机制应运而生:艺术家可以分发数字艺术,而观赏者可以购买和收藏它。特别说明一下,我说的数字艺术通常是指“动画、生成艺术、摄影、插图、平面设计”等数字媒介,我认为数字代币不太适合油画、雕塑等实物艺术品的认证、发行和转让。

一文读懂关于加密艺术与NFT

giomariani 在 Hic et Nunc 平台发行的像素艺术 GIF

作品:https://hicetnunc.art/giomariani

实际上,加密艺术机制与其他在线发行平台有着本质的区别,各有优劣。Hic et Nunc 是建立在 Tezos 生态系统上的发行平台,艺术家只需支付少量费用(如 0.06 XTZ,在撰写本文时约为 0.24 美元),就可以将他们的作品以固定的发行量”铸造”到公共账簿上。艺术家用加密货币钱包的私钥来签署交易,他们可以直接收到支付用的代币,然后该平台从每笔销售中收取 1% 的服务费。

艺术家可以设置代币版税,通常在 5-25% 之间,每次代币在平台二级市场上有交易(并且可能升值)时,他们可以持续地获得报酬。 在其他市场平台中,版税可以分配给多个受益人(例如直接分配一定比例给非营利组织或开源软件工具)。

值得指出的是,Tezos 链上许多一级市场的交易金额都在 1-50 XTZ 这个区间,其实和艺术家限量实体作品的价格相差无几。然而主流报道往往只关注高价和吸引眼球的交易,这会扭曲人们对该市场的看法。

Tezos 链上的费率标准与传统艺术创作市场的标准大相径庭。在传统艺术市场上,画廊常常会从每笔交易中抽成 40%-60%,而艺术家们在二级市场上却收不到任何版税。这也远远超出了 Bandcamp 等分销渠道的收费标准(14-21%),导致一些艺术家尝试将 Hic et Nunc 作为替代的音乐分销平台。

一文读懂关于加密艺术与NFT

在 Hic et Nunc 上搭建的实验性音乐发行平台(hen.radio)

在某些情况下,该领域的艺术家可以规避掉这些平台和服务,定制一个智能合约并点对点地直接发售给感兴趣的收藏家,例如 Rhea Myers、Mitchell F. Chan、Sarah Friend、Deafbeef、Andrew Benson 等等,他们许多年前就开始探索区块链艺术了。

无边界

加密艺术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在某种程度上它是无边界的,而参与加密货币网络的个人仍然受国家法律法规约束(比如要为加密艺术的收入交税)。

类似 Hic et Nunc 这样分布式和全球化的平台使加密艺术在全球范围内蓬勃发展,艺术家和收藏家能够使用同一种共享货币实现艺术和价值交换,而且这笔交易被记录在不受任何特定司法管辖的公账上。这一点至关重要:艺术家不再用当地的货币和市场为自己的艺术品定价,而是在全球共享的市场上为作品定价。虽然很难按国家/地区衡量划分艺术家,并且因平台而异,但 Hic et Nunc 上的一些非正式民意调查可以为我们提供一些见解。

不幸的是,这并不意味着全球公平:销量往往集中在来自西方的艺术家(通常是白人男性),这可能是由包括硬件设施、教育程度、语言障碍、技术壁垒、社交媒体人气、歧视等一系列原因导致的,而网站界面中心的销售推广位加剧了这种不平等现象。画廊、策展、话题标签和其他渠道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试图解决其中一些问题并开放接口(pop twig、alterHEN、JPG),取得了不同程度的成功。

像 Feral File 这样的平台对完全开放的市场则采取了另一种方法:为每个展览指定一名策展人,着重突出艺术家和艺术品的多样性,而不是放大可能存在偏见的人群的突发奇想。

一文读懂关于加密艺术与NFT

由 Processing 联合创始人 Casey Reas 策划的展览《GRAPH》:https://feralfile.com/

去中心化&无需许可

值得注意的是,大多数加密艺术都建立在区块链的另外两个独特属性上:去中心化和无需许可。也就是说,没有任何一个参与者可以控制公共账本,用户只要支付费用就可以记录交易。这是一把双刃剑。

一方面,这可以帮助消除对中心化服务以及中介(PayPal、Instagram、拍卖行)的依赖,同时使用户对他们发行和收藏的资产拥有更多所有权。这点在 Hic et Nunc 身上得到了证实,在其所有者和开发者愤怒退出而导致平台关闭时,它的生态系统、资产和许多分叉网站基本没有受到影响。这之所以是可能的,是因为分发媒介和区块链记录从一开始就不是由所有者控制的;相反,所有权和维护的责任落在了用户社区上(更多相关信息请点击这里)。

一文读懂关于加密艺术与NFT

hicetnunc.xyz 网站被其所有者关闭,

但随后被分叉为 hicetnunc.art 继续正常运行。

去中心化的好处也可以在同一链上的不同竞争市场中看到,比如 Objkt.com,Versum.xyz,Fxhash.xyz 和 Tezos链上的其他市场,这些市场都在同一个公账上运行,其中许多平台的代币索引都是相相同的。这使得用户可以在一个市场上购买代币,并在另一个市场上出售它,甚至可以在不依赖任何特定网站的情况下,点对点地将这些代币从一个用户交易给另一个用户。

然而,另一方面,零审核的系统会导致许多问题:垃圾邮件肆虐、非法内容、“抄袭”(剽窃)、网络钓鱼、假冒等等。像 Hic et Nunc 和 Opensea 这样的开放市场常常要被迫删除索引并移除那些违反行为准则的内容。这就好比谷歌将你的网站从搜索结果中移除–你的网站仍然存在并运行着,但不再容易被人们发现了。这些平台上的审核和索引工作是一项巨大的挑战,本质上是一场打地鼠游戏,导致许多用户偏爱精心策划或知名的收藏集合。

不是所有链都生来平等

目前为止,我在文章中提到的主要是 Tezos 区块链,因为它有一个蓬勃发展的艺术社区以及一系列不同的市场平台。这条链是节能的(和推特、写博客这种常见网络活动的能耗差不多)并且交易费用极低(零点几美元,有时只要零点几美分),这也成为了关于加密艺术潜在未来的讨论核心。

我不认为 Tezos 是一个完美的区块链,但当以太坊通过权益证明、分片和零知识证明来改善其能耗和可扩展性问题时,Tezos 链的节能和价廉使它值得被考虑作为加密艺术的一个选择。要决定哪一个链最适合艺术家是很复杂的,举个例子,虽然以太坊的费用目前让人望而却步,但它支持一些测试良好的算法稳定币,可以缓解短期价格波动,同时以太坊的生态系统和基础设施通常比其他链更发达(例如,可以兼容某些在 Tezos 链上没有的或者更具挑战性的功能)。

就我个人而言,我一直在使用并探索许多不同的区块链,因为它们有不同的应用、研究领域以及优缺点(例如 Mina 处于早期开发阶段,它对零知识证明的专注使其具有一些有趣的特性和用例)。

不是所有代币都生来平等

同样需要明白的是,不是所有代币都建立在相同的协议和智能合约上。有一些代币会用 IPFS 作为主要媒介,像 Art Blocks 的代币会将整个媒体作为软件嵌入到区块链上。艺术家 Deafbeef 就是直接使用链上媒体和可编程智能合约的一个例子,他的作品《Entropy》在每次被转移给新的所有者时都会进行“降级”。

其他担忧

能耗:以太坊目前是高能耗的,这驱使艺术家转移到像 Tezos 这样更小、更不发达的网络(在这里能耗可以忽略不计)。这种情况可能会在 2022 年随着以太坊向权益证明的迁移而改变,届时以太坊的能耗量将减少 99.95%。

费用:以太坊的费用令人望而却步,有时候铸造一个艺术作品需要花费上百美元。这往往会将人们推向 Tezos 和 Polygon 等替代链和侧链(这些链的费用只有零点几美元)。以太坊未来版本的可扩展性可能会得到改进,但这需要好几年才能完全发展成熟。

风险:有一个对艺术家和收藏家来说都显而易见的风险。铸造的作品可能卖不出去,代币可能会贬值,私钥的管理也存在许多安全风险(如果你不小心在网上分享了私钥,你可能会失去所有资金)。

质量:一些完全缺乏审核的平台导致了许多负面看法,因为在 OpenSea 等市场上发布的大多数内容质量低劣,甚至还有彻头彻尾的垃圾邮件、色情信息和盗窃行为。花里胡哨的资料图片、头像和数字收藏品经常被扔进庞大的加密艺术混合罐中,它们的高销量往往会引起主流关注。

投机:这些市场极高的价格常常是由投机行为导致的,有时还会引起 FOMO 购买、博弈、内幕交易、拉高抛售的行为。考虑到这些未经许可的网络的庞大规模,有时很难将欺诈行为与其他行为区分开来。

波动:代币可能每天都会大幅震荡(升值或者贬值),用户们常常被鼓励提取利润、持有稳定币、避免持有任何无法承受价值损失的币种。

展望未来

考虑到加密艺术 2021 年才刚刚出现在主流视线中,它还处于早期阶段,其空间和技术很可能会继续增长、演化和改进。这需要一系列努力:更好的策展人、评论家、展览、技术发展、管理和新的交易模式。

通过像 The Digital (迈阿密,2021) 以及 Right Click + Save (新加坡,2021) 这类型的独立展览,我们可以看到这一领域正在努力发展中。同时还有更多知名艺术家、机构以及策展人在谨慎试水,包括当代艺术博物馆(MOMA)、OÖ Kunst、卡尔斯鲁厄艺术与媒体中心(ZKM)和佩斯画廊(Pace Gallery)。

一文读懂关于加密艺术与NFT

The Digital(2021)

迈阿密艺术周期间的一场加密艺术和生成艺术的快闪艺术展。

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加密艺术目前依托的许多代币合约和技术系统都相当粗糙。我对通过可编程合约实现协作和自动收入分配的新机遇特别感兴趣,这已经在 Transfer 画廊 Pieces of Me (2021) 集合销售中得到了应用。

这篇文章仅仅是围绕加密艺术的入门级讨论,目的是展示由此衍生出的兴趣群体和社区,同时将其置于更广泛的以艺术为中心的背景中。关于这一技术,仍有许多可以进一步探讨的点:文件储存、治理模式、共识机制、零知识证明以及许多值得关注、讨论以及批判性分析的艺术作品,之后我会在专门写文章再进行讨论。

编辑:Coinyuppie,本文链接:https://crypto001.com/nft/17075.html

(0)
上一篇 2022-05-16 下午10:23
下一篇 2022-05-16 下午10:26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