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 is dead long live NFT

1422年,法国瓦卢瓦王朝的“疯王”查理六世在内忧外患和精神错乱中驾崩,查理七世继位。

在老国王的灵柩缓缓沉入圣但尼圣殿的地库时,整个法兰西回荡着一句歌谣

——“The King is dead, long live the King!”

NFT is dead long live NFT

NFT is dead long live NFT

前半句 “The King is dead”送老国王归西,后半句 “Long live the King”歌颂新王权的降临。

神圣的权力转移在宣言中完成,之后,查理七世不负众望,扭转颓势,把英格兰人赶出了法兰西的国土,最终结束了英法百年战争。

600年以后的今天,我们高唱:NFT is dead, long live NFT!

首先,NFT is dead!

我们正处于一个复杂又危险的大气候当中,战争、疫情、经济衰退和周期性的金融危机如同一个个定时炸弹。NFT市场,是大气候中的小气候,虚假繁荣和泡沫正在破灭。

猴子地的混乱发售吸干了市场最后一滴血,随后UST被围剿脱锚引发恐慌,BTC和ETH虚晃一枪后,如期伴随美联储加息进入下行通道。NFT蓝筹开始血崩,各种投资神话开始破灭,表面上冠冕堂皇的创始人和KOL丑闻频出。

NFT is dead!

老国王死了,故事会结束了。

NFT is dead long live NFT

这一波的NFT泡沫由NBA TopShots球星卡燃起火种,然后远古的CryptoPunks涅槃,Beeple天价拍卖一锤定音,接力棒传递到Art Blocks手上之后彻底点燃了大众市场,最后市场找到了主体叙事:由BAYC所代表的pfp 10k故事会。最后的最后,元宇宙为这些故事会插上了想象的翅膀。

“你知不知道有一种鸟没有脚的?他的一生只能在天上飞来飞去。一辈子只能落地一次,那就是他死的时候。”

——《阿飞正传》

现在的pfp 10k故事会,大部分都是这样的无脚鸟。

对于“无脚鸟项目”,“只做事不拉盘”成为一句咒语,“千万不要落地”成为荒诞的真理。

我们知道,拍成商业电影往往是大部分流行故事的终结方式,因为把无形的想象套入模板意味着扼杀了无限的可能性。这就是我们生活中的“海森堡测不准原理”。

NFT更甚,因为很多10k pfp项目,甚至都称不上是一个好故事。

观众真正沉浸于其中的,终归是自己给自己创造的梦幻世界,无论这种梦幻的内容是美学的、元宇宙的还是暴富的。

在万米高空盘旋的雄鹰看起来很美,而落下到你的身边时,竟然只是一只食腐的秃鹫,你会怎么办呢?

跑!崩盘!

NFT is dead!

但是,

我还是要高唱,

Long live NFT!

投机者跑了,终于留下了建设者,泡沫破了,终于可以安心做事了,“疯王”查理六世死了,查理七世可以终于可以继承大统。

NFT世界的权力交接在繁华落尽的一刹那完成,伴随着“Long live NFT”的回响。

NFT的很多10k pfp项目,或许会死亡,价格,或许会归零,但经过这一轮泡沫的洗礼,NFT这种基于区块链网络的基础应用一定会留下来,并且发扬光大。

但首先,我们需要回归理性和本质,NFT为什么会出现?

NFT是为了创造而出生!

在NFT之前,数字化的内容只是一种传播格式。

“Right Click and Save”让数字化的创作者犹如陷于棉花堆里,有力无处使。

“直到今天,创作者的作品仍然需要被转化为更复杂媒体形式才能捕获价值;广告,游戏,电影,我们在这些领域的巨大投入和极高的失败率,使其更像是赌博,没有人是真正的赢家。在创意行业中持续成功是极其困难的,很大原因是由于自上而下的推进,内容在正式发布之前充满未知。”

——大硕老师

NFT出现之后,数字化的内容可以成为一种商品,进而累积价值成为一种资产。

无论是图像、体素、视频、音频还是文字的创作者,获得了一种“神笔马良”的能力:故事的价值、审美的愉悦、听觉的享受,精神资源无需更复杂的媒体包装形式就可以直接成为现实中的物质财富。

NFT终究是关于创作者的,只有创作者有力量,才能支撑起创作者经济,只有创作者经济起飞,才有Web3的基石。

NFT第一阶段的泡沫是10k pfp的泡沫,它们为创作者经济开了个头,但它终归还是关于项目方、关于投机者社区、关于机构资本的,创作者在其中只是前菜,始终上不了主宴。

项目方或跑路,或携资本之威,主导着IP的发展和“落地”,始终践行着一种“从上往下”的方式:“疯王查理”未死!

下一阶段的NFT,创作者需要作为查理七世归来,回到主宴正坐!

Long live NFT!

首先,市场上有太多优秀的设计师、艺术家、编剧、开发者,都深陷于web2内耗之中,他们翘首期盼着进入web3;同时,市场上又有太多的优质NFT持有者,需要一种服务来延续和创造属于它们个体NFT的生命力。

创作者和持有者,一拍即合携手完成新故事的创造,将是NFT新的范本。而这两方面供需的匹配,将是NFT下一个繁荣周期的起点。

“不要问你的BAYC能为你做什么,要问你能为你的BAYC做什么。”

——墙灰

NFT躺赢的时代已经结束了,未来,不同项目间的价值差异会持续存在,而更大的价值差异,将出现在同属一个collection的NFT间。这种价值差异来自其持有者对自己NFT二次创作产生的增值。

这是一种在NFT内部进行的范式转移,通过二次创作,每一个NFT collection内部都可能出现一个完整的“创作者经济”。

如果把10k NFT看作是新IP的价值分发的话,那么第一阶段的BAYC,已经由项目方主导完成了10亿美金IP价值的建立,并相对均匀得分发到了数千个持有者手中。

如果你仔细读过Yuga Labs对未来的规划,你会发现,Otherside猴子地更像是一个为“创作者经济”提供丰沃土壤的“appStore”商店,而非Gamefi这样的区块链游戏。在猴子地上,处处讲究“创造”,而仅仅拥有猴子,或许无法再为你带来多少增值收益了。

那么未来怎么去区分猴子的价值?如果BAYC这个IP价值增长到100亿美金,一定不是因为某些猴子的“稀有度”这种对外部世界毫无意义的随机特性,而是因为某些“创作者经济”的猴子创造了巨大的“GDP”。

NFT is dead long live NFT

比如这个拥有实体汉堡店的猴子,以后还会成为一个“地板猴”吗?

NFT is dead long live NFT

再比如这个李宁猴,虽然二创设计不敢恭维,但它恐怕早已挣回自己的“身价”。

NFT is dead long live NFT

NFT is dead long live NFT

而当我们回头再去打开猴子的地板,我们会发现,其实大部分猴子的区分度并不是很高。

如果你想用你的猴子作为IP,开一家餐馆,或者做你新发行唱片的封面,或是作为元宇宙里的形象,你会不会考虑给它订做一套衣服,配一辆摩托车,配一段背景音乐,为它养一个宠物,甚至是创作一个独特的故事剧本呢?

每一个这样的需求,都对应着潜在的几个人到几百个人的创意服务机会。元宇宙并不是虚无的存在,只有有需求、有服务,才有生产力和GDP。

这就是仍然潜藏在猴子和其它蓝筹NFT里的巨大未挖掘价值!

第一波浪潮的NFT,完成了创作者经济的从0到1,潮水退去,我们手里的其实是一张白纸。擂台已经搭好,接下去,需要我们这些web3鼓吹者真正开始作画写字了。

躺着的不叫元宇宙,让大家都有事干起来,才是元宇宙。

一枝独秀不是元宇宙,百花齐放才是元宇宙。

自上而下的中心化繁荣是web2,自下而上的去中心化繁荣才是web3。

一次创作不是创作者经济,二次三次n次的全方位无死角创作才能带动创作者经济的飞轮。

总而言之:

“不要问你的猴能为你做什么,要问你能为你的猴做什么。”

劳动最光荣,致敬所有创作者!

“NFT is dead,

Long live NFT!”

编辑:Coinyuppie,本文链接:https://crypto001.com/nft/16985.html

(0)
上一篇 2022-05-12 上午11:41
下一篇 2022-05-12 上午11:42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