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华尔街日报》称NFT市场正在消亡 这是错误的

前不久,《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一篇文章称NFT市场正在崩溃,本篇文章则针对《华尔街日报》的观点提出了反驳,认为《华尔街日报》发表的观点是错误的且具有误导性,具体内容是怎样的,一起往下看吧。

由《华尔街日报》整理的数据显示NFT市场正在“缩水”,然而NFT领域的活跃参与者知道这明显不是事实。

《华尔街日报》整理的“可疑”数据

与《华尔街日报》所说的相反,NFT市场并没有“崩溃”。

在《华尔街日报》前几日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记者Paul Vigna声称NFT正在消亡。

这篇文章以两个大胆的声明开头:NFT的日均销售额从去年9月份约225000个的峰值下降了92%,交易NFT的活跃钱包数量也从去年11月的高点下降了近90%。

该组统计数据仿佛描绘了一幅“死气沉沉”的画面,但是,任何人只要仔细研究这些数据的来源以及产生这些数据的方法都应该意识到,这些数据经不起推敲。

据Vigna称,这些统计数据来自NonFungible.com(以下简称NonFungible),这是一个自称为NFT市场数据和分析的平台。

具体来说,《华尔街日报》的这组数据似乎来自于NonFungible网站4月28日发布的「NFT市场2022年第一季度报告」,但该报告仅展示了有限的数据范围。

该报告表示,其数据包括以太坊上的ERC-721 NFT、Ronin链上Play-to-earn游戏Axie Infinity中使用的NFT以及Flow链上的NFT的交易。

鉴于现在使用ERC-115和ERC-721A等改进合约的以太坊NFT数量比较多,NonFungible的样本偏向于“老版”NFT,并排除了许多较新的NFT收藏品。

例如,Azuki目前是交易量第六大的NFT项目,由于它使用的是ERC-721A合约,因此该项目的相关销售数据就不包括在NonFungible发布的报告中。

此外,NonFungible报告中包含的两个以太坊侧链Ronin和Flow都经历了一段糟糕时期。

用于区块链游戏Axie Infinity的Ronin在前不久遭遇了严重的加密黑客攻击事件,其中攻击者从Ronin跨链桥窃取了价值近5.5亿美元的以太币和USDC(一种与美元挂钩的稳定币)。

该事件之后,Ronin正在努力重新平衡其游戏内经济体,其玩家群体数量因此急剧下降。

而Flow在最近一段时间目睹了其最大的NFT产品NBA Top Shot的“失宠”。自2021年2月以来,NBA Top Shot二级市场销量已下降了80%以上。

不知为什么,NonFungible的数据也忽略了其他区块链上的NFT,例如Solana和Polygon。

根据CryptoSlam的数据,Solana在过去24小时内(该文章编辑时)处理了超过21000笔NFT交易,交易总额达到730万美元。Polygon虽然规模较小,但每天也产生了价值超过100万美元的NFT交易。

NonFungible的数据排除了NFT交易第二和第三活跃的区块链,因此其发布的数据并不能准确地代表整个行业。也由此表明,《华尔街日报》声称数据表明NFT市场正在“消亡”的说法充其量只是在误导大众。

“最有利”的NFT案例选择

随着Vigna的文章继续,他试图通过提出“NFT价值急剧下跌”的例子来支持他的论点。

他提出的第一个案例就与推特联合创始人Jack Dorsey在Twitter上的第一条推文的NFT相关。该推文NFT于2021年3月以29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此后购入者便一直难以出售该NFT。

值得注意的是,Dorsey的推文NFT出售时间正好在第一波NFT狂潮期间,那时Beeple在佳士得拍卖行以惊人的6900万美元出售了其作品,因此掀起了第一股NFT热潮。

从这个意义上说,现在Dorsey高额的推文NFT没有找到合适的另一个买家也就不足为奇了。但要说这一个例子就代表了整个NFT领域,就显示出了其惊人的“无知”。

就在Vigna的文章登上《 华尔街日报》头版前三天,Bored Ape Yacht Club的创建团队Yuga Labs进行了史上最大的NFT销售。

此次发售包括其即将推出的元宇宙游戏Otherside的55000多块土地,这给Yuga Labs带来了超过3.1亿美元的初始销售额。

自该销售正式开始以来不到一周,该系列的交易量已超过27000次,交易额已超过7亿美元。

观点:《华尔街日报》称NFT市场正在消亡 这是错误的

图源网络

Otherside的土地发售并不是异常情况。在2022年的前四个月中,Azuki、Okay Bears、Moonbirds和VeeFriends Series 2等几个新NFT项目备受粉丝期待,一发布便很快售罄。

除此之外,OpenSea等二级市场的交易也在蓬勃发展,在上个月交易量达到了34亿美元,给许多人带来了可观的利润。

仅以其中两个系列NFT为例,VeeFriends Series 2和Okay Bears在过去一周的总销量接近20000个。而Vigna在他的文章中说,目前每周NFT的销售额约为19000个,很明显他错了。

Vigna的文章还重点介绍了著名说唱歌手Snoop Dogg策划的The Doggies系列NFT。

Doggy#4292是该系列中最稀有的NFT之一,在今年4月初以9.69以太币在二级市场交易出去。

Vigna表示,该NFT现在正在拍卖,标价超过2500万美元。实际上,NFT所有者以高得离谱的价格出售NFT的行为在NFT领域非常常见,而这种行为可能会鼓励NFT巨鲸进行高价投标,也可能会让人认为该NFT所有者实际上并无意向出售该NFT。

观点:《华尔街日报》称NFT市场正在消亡 这是错误的

图源网络

Vigna所提及的“当前0.0743ETH的最高出价”很可能来自“剥头皮机器人”,该机器人会向指定藏品中的NFT所有者发送低于底价的报价。将其描述为“拍卖”的“投标”表明了编辑者的研究不足,同时显示了该报道并不谨慎,令人担忧。

Vigna声称市场对NFT失去了兴趣,但事实是,他根本不知道该去哪里找“这些兴趣”。

对于那些每天都在关注这个领域的人来说,NFT的狂潮仍在继续。大量可用数据都能显示出这点。

OpenSea是最大的NFT市场,现在其日收入经常超过1000万美元,而2021年11月该平台的平均日收入为600万到700万美元。

来自区块链分析服务平台Nansen的数据同样描绘了类似的图景。Nansen的Blue Chip-10指数显示,Azuki、Clone X和Doodles等热门的NFT系列的市值增长迅速。该指数从年初到现在已经上涨了81%,目前处于最高纪录。

为什么NFT受到追捧?

《华尔街日报》文章中最后一个需要指正的错误是其提出的NFT市场所谓的“供需失衡”。

Vigna暗示NFT的供应量超过买家这一迹象表明NFT市场正在崩溃。虽然这对于传统股票来说可能确实如此,但这对于NFT的价值主张来说则大错特错。

提出这样的论点是不诚实的。这就像说没有人想要买鞋子了,因为有成千上万丑陋、低质量的运动鞋在商店货架上无人购买,尽管许多人正在抢购耐克和阿迪达斯,而限量版Yeezy在二级市场上的售价是零售价的数倍。

从传统艺术市场的角度来看,实物画作的供应量远远超过了艺术品收藏家的需求,但这并不意味着艺术市场正在走下坡路。

创建NFT的门槛非常低,这对于一些崭露头角的创造者来说是一件好事,但这也意味着大量垃圾将由此被铸造出来。

当每个NFT系列都根据自己的特点进行交易时,从供需方面来衡量整个NFT市场是没有意义的。

Yuga Labs最近的Otherside相关NFT发售便证明了这一点。在其他NFT项目挣扎以每个数千美元的价格售出55000个NFT的时候,Yuga Labs做到了,同时仍然让成千上万没有幸运获得该系列NFT的粉丝失望。

令人惊讶的是,NFT似乎是目前唯一无视不稳定的宏观经济前景的加密资产。

在美联储加息和风险资产下滑的同时,NFT仍在从投机者和价值寻求者那里吸引资金。为了应对额外的经济不确定性,NFT未来可能会出现缩水。

如果通货膨胀“吞噬”了普通人拥有的可支配资金,这可能会使人们减少对NFT等非必需品的需求。但就目前而言,可能与《 华尔街日报》让你相信的相反,NFT市场正在蓬勃发展。

编辑:Coinyuppie,本文链接:https://crypto001.com/nft/16250.html

(0)
上一篇 2022-05-08 下午1:35
下一篇 2022-05-08 下午9:24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