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是个什么局?来自“无聊猿”三万条交易记录的启示

你什么时候第一次听说了NFT?

王家卫将电影《花样年华》首天拍摄的未公开片段铸成NFT,昆汀·塔伦蒂诺宣布计划将他执导的电影《低俗小说》的七个“独家场景”以NFT形式拍卖。韩国偶像工业的“巨头”SM公司宣布进军NFT事业。NBA球星史蒂芬·库里买了一只NFT猿猴当作社交网站的头像。腾讯给每个员工都发了NFT纪念品。24岁的年轻艺术家靠发售NFT,一年赚了30万美元。NFT像只闯入大众视野的妖怪,面孔新鲜,来路不明。可什么是NFT?

什么是NFT

NFT(Non-Fungible Token)是基于区块链技术铸成的非同质化代币。与区块链最著名的应用“比特币”相比,比特币是同质化代币,混在一起就分不出区别,而每一枚NFT都是独一无二的,这意味着它可以映射虚拟世界里的视频、声音、图像,各种原生数字造物,同样也可以映射现实生活里的一切。NFT重新定义了“所有权”。

假使你购买了一个NFT艺术品,比方说一张JPG图像,你不会再害怕它的赝品和复制品,因为你对它的所有权,已经写在了NFT的底层区块链上。NFT所有权的更迭,都会写在区块链上,公开,透明,无法更改。若和元宇宙结合起来,NFT能为数字资产提供一份证明——你在虚拟世界里的配饰、衣服甚至土地确实属于你。

对于艺术市场来说,NFT是一种技术——拍卖方不用再提供任何证据,便能证明拍卖的数字艺术品是“真迹”,为其背书的是整个区块链几乎无懈可击的算法逻辑。数字艺术品拍卖,及其二级市场,便火热了起来。

2021年3月,拍卖公司佳士得首次NFT艺术品拍卖结束。数字艺术家Beeple的NFT作品《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以6900万美元(约合4.4亿元人民币)落槌。

NFT是个什么局?来自“无聊猿”三万条交易记录的启示

一万只猿猴的奇幻漂流

一万只猿猴在虚空中等待出世。它们的特征由程序随机生成,不同身体、头部、帽子和衣服的组合。这个过程像开盲盒,据《纽约客》对NFT系列“无聊猿”(Bored Ape Yacht Club)的创作团队的采访,每张图片都会被隐藏起来,直到最初的收藏家付钱才会得以显现。

区块链上记录着每只“无聊猿”的诞生日期和它们最初的藏家。4月22日晚,有30只“无聊猿”NFT最先被“铸造”出来。隔天,剩下9970只数字猿猴的所有权以单价0.08以太币(约合1449元人民币)出售,形态各异的“无聊猿”形象被陆续揭开,据媒体报道,4月30日,该系列正式上线,5月1日即售罄。

有些特征很稀有,因此显得珍贵,比如激光眼、彩虹皮肤。收藏家如果能拥有这样珍稀的“无聊猿”,之后在二级市场的利润空间就极大。对少数加密货币的“大佬”来说,在NFT作品公布之初,批量购入大量NFT,等价格升高后再卖出,是常见的策略。

作者Goner接受《纽约客》采访时解释了“无聊猿”名字的由来:“用加密业内的说法,掏尽腰包购买一种新代币或NFT,冒着可能损失大笔金钱的风险,被称为‘梭哈’(英文叫Aping in,借鉴自猿猴一词Ape)。”

5月1日,有位买家一口气买下1250只“无聊猿”,颇有“无聊猿”界老大哥的风范(交易记录上只有一长串买家的钱包地址,为方便叙述,后文将称其为“老大哥”)。他“梭哈”了。

但若仅从“无聊猿”系列明面上的后续多次转卖交易来看,这1250只猿猴并没有让“老大哥”变成市场上最神勇的淘金者。按二手交易的出售金额计算,“老大哥”只凭“无聊猿”赚得了约合3478万元人民币,在所有交易者中排第三。最出色的买家,从明面上看,入场迟,后来仅以17万元的成本,最终收益4820万元,是赚得盆满钵满的“大富翁”(为方便叙述,后文称他为“大富翁”)。

NFT是个什么局?来自“无聊猿”三万条交易记录的启示

“无聊猿市场”上,起跑线并不决定结局。拥有1250只“无聊猿”的先发优势,“老大哥”为什么没有赚到最多的钱?或许是因为他出手太早了。

他在买入1734号“无聊猿”的4个小时后就以约合5.6万元的价格把它卖掉了。而三个多月后,1734号“无聊猿”以885.6万元的成交价卖出,成为“老大哥”转卖的“无聊猿”中身价最高的一只。不过,“老大哥”并没有亮完所有底牌。如今他手上还握着24只“无聊猿”,待价而沽。

NFT是个什么局?来自“无聊猿”三万条交易记录的启示

无聊猿:身份标签还是金融产品?

“无聊猿”很时髦。它不仅仅是一张像素图、一个社交网站上的头像,它还给收藏者们带来了一整个社群,各种身份的象征,“有点像穿戴上高档手表或稀有运动鞋”,一名“无聊猿”收藏家这么描述。此外,它还是最早一批给予个人买家将“无聊猿”商业化的权利的俱乐部。

但这些好处不是如今“无聊猿”卖出天价的唯一理由。大多时候,“无聊猿”对买家来说,更像一个金融产品。它的价格有被炒高的成分,其中,就有“大富翁”的妙手推动。

他很少亲手拍下“无聊猿”,参与的一百多次交易中仅有两次。绝大多数时候,他从别人手中取得“无聊猿”的所有权,在区块链上的“无聊猿”转让记录中,另一方并没有向他收取费用。

在全球最大的NFT交易平台OpenSea上,“大富翁”以及同他联系密切的4个买家有着相似的用户名,以“MightyMaxy”为主体,之后或缀一个数字。加上他们,名字格式如此的OpenSea用户,至少有14个。

经常同“大富翁”合作的这4个买家拍下“无聊猿”时使用的都是包装过的比特币(WETH),一种更适合在二级市场竞拍NFT的代币。区块链本身就是一个大账簿,根据他们在区块链上留下的转账记录,“大富翁”会给这些买家转账,在交易的前或后,金额略高于最终的成交价格。买家会将“大富翁”转来的比特币兑换成WETH,拍入“无聊猿”,并将买下的“无聊猿”转让给他,“大富翁”通常会在几个小时后就将“无聊猿”卖出。

NFT是个什么局?来自“无聊猿”三万条交易记录的启示

这些买家和“大富翁”的关系十分密切,偶尔也会将手中的无聊猿“免费”转让给别人,但不多。其中,“买家1号”和“大富翁”的联系发生了56次,集中在8月;“买家2号”20次,发生在7月;“买家3号”10次,是“大富翁”的“新宠”,发生在最近两个月;“买家4号”6次,主要是在9月份。

这4个买家,包括用户名格式类似的其他买家,在OpenSea上留下的活动足迹都颇为耐人寻味。他们或在3个月前已经停止活动,或仍在活跃,但无一例外,都会在同一时间参与大批拍卖。“买家3号”在11月17日已经将拍下的6112号“无聊猿”转让给“大富翁”,而记录显示,12月6日,“买家3号”仍然参与了6112号“无聊猿”的拍卖,似乎意不在真正拍下,而在提高“无聊猿”拍卖的声量。

与“大富翁”和他的“军团”不同,花钱最多的买家“富豪”,买入卖出都是亲力亲为,而且成就不凡。数据爬取时身价最高的20只猴子,有7只他都参与了交易。

NFT是个什么局?来自“无聊猿”三万条交易记录的启示

至此,每只“无聊猿”都非常金贵了。

同时,NFT根据智能合约(Smart Contract),可以自动在每一次转售时,把成交价按照一定比例转给创作者。因此,“无聊猿”的创作团队也靠这些设定为“因投身加密领域达成财富自由而变得无所事事”的猿猴,达成了财富自由。

火热的市场和它的入场费

像“无聊猿”系列这样炒得火热的NFT系列已经成为美谈,它们吸引着投资者、创作者甚至普通人涌向NFT市场,生怕错过下一个“财富自由”的机会。

一个叫Moonstream的技术团队公开了一个数据集,覆盖了2021年4月至9月下旬的9000个NFT项目,记录了每笔交易的发送者、接收者、价值、时间戳和在区块链中的位置。

数据分析发现,若以交易额来排序,前20名的NFT系列的交易额,占了市场交易总额的53%,但以数量而言,它们只占所有共计6283个系列的0.3%。

NFT是个什么局?来自“无聊猿”三万条交易记录的启示

也就是说,NFT市场的头部效应还是很明显的。

如果个人想要买一个NFT呢?澎湃新闻做了一个实验,发现开通一个虚拟货币的钱包需要交名为“Gas fee”的入场费,时价0.03以太币(ETH),约为一千元人民币。“Gas fee”就是为了“上区块链”需要支付的费用,“Gas fee”越高,上链的几率越大。只有成功上了链,这个交易才算是有效的。

如果有人有意向购买NFT,就要支付这个千元入场费,而实验想要购买的NFT定价才0.003ETH,约83元人民币。高昂的入场费,让普通人望而却步。

所以什么时候入场,也是一种学问。

NFT是个什么局?来自“无聊猿”三万条交易记录的启示

追溯到2016日12月17日,一个以太币只值7.82美金,只需1.5元人民币就能开通钱包了。以太币的早期玩家拥有较大的优势。

以太坊的创始人布特林这样评价NFT:“NFTs会一直存在下去,但宣告NFT标志着范式转移,我觉得可能也为时尚早。NFT还没有像其他加密货币应用一样,经历过一个繁荣和萧条的完整周期。当然,到目前为止,它看起来很有潜力,让我们再等等看看。”

编辑:Coinyuppie,本文链接:https://crypto001.com/nft/10110.html

(0)
上一篇 2021-12-26 上午11:45
下一篇 2021-12-26 下午9:18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