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未至,虚拟人先行

虚拟数字人的火热,吸引了一批创业公司和大厂入局。

元宇宙未至,虚拟人先行

题图|官方授权

“一叶障目?或许只是镜花水月罢了。”

近日,柳夜熙更新了抖音账号中的视频内容。视频中这个会捉妖的虚拟美妆达人画着子鼠妆容穿梭于多个时空,在识破藏在脑机接口中的阴谋,用化妆笔收了控制人意识的“芯片”之后,回到元宇宙世界的高楼天台这样慨叹。

元宇宙未至,虚拟人先行

柳夜熙视频截图

图源:抖音

元宇宙或许还是镜花水月,但虚拟数字人已经照进现实。

大学校园里,虚拟学生已入学。2021年6月15日,清华大学计算机系宣布虚拟学生华智冰正式入学,梳马尾辫的穿白板鞋的华智冰,开启在清华大学计算机系实验室的学习和研究生涯。

走进美术馆,可以参观虚拟艺术生的艺术作品展。7月13日,虚拟数字人中央美院研究生夏语冰在中央美院美术馆举办了《或然世界Alternative Worlds》艺术个展。

打开音乐播放器,可以听到虚拟歌手的音乐。2021年7月,虚拟嘻哈歌手HAJIANG哈酱正式签约华纳音乐旗下亚洲电子音乐厂牌Whet Records,成为其首位虚拟数字艺术家,9月29日发布首支个人单曲《MISS WHO》。

在即将到来的冬奥会上,将有优雅亲切的虚拟手语主播“用技术跨越声音的障碍”。11月24日,央视新闻联合百度智能云倾心打造的总台首个AI手语主播正式亮相。

元宇宙未至,虚拟人先行

华智冰、冬奥会虚拟手语主播

图源:华智冰THU微博、央视新闻微博

打开短视频等社交平台,更是可以看到众多虚拟数字人博主。抖音上柳夜熙子鼠妆仿装挑战吸引超1482.3万人观看,东方美学超现实KOL翎__LING在小红书种草,时尚博主AYAYI在微博晒出入职阿里的员工卡,还有各大品牌的虚拟代言人形象纷纷亮相。

2021被认为是“元宇宙元年”,元宇宙概念大热,但目前仍在布局阶段。相比之下,元宇宙未来的重要组成部分虚拟数字人,已走进入人们的生活。

虚拟数字人为啥这么火?

其实虚拟数字人不是新鲜字眼,它产生在元宇宙概念兴起之前,可追溯至计算机动画技术诞生之初。

上世纪80年代,日本动画《超时空要塞》中就出现了虚拟歌姬林明美;由英国人创作的虚拟人Max Headroom,也参与拍摄多部电影和广告片;还有《阿凡达》《蜘蛛侠》《毒液》等大片中的虚拟形象角色,这些通过动作捕捉技术和AI合成技术等手段创造出的虚拟IP,已在诸多影视作品中深入人心。

随着数字孪生、深度学习、AI音像识别等技术逐渐成熟普及,虚拟数字人已不再局限于影视作品,正在更多领域中走进人们的生活,并具备更多生活体验与交互功能。比如,2017年哔哩哔哩推出“虚拟次元计划”,打造出国内初代虚拟UP主小希和小桃;2019年浦发银行和百度共同发布数字员工“小浦”。

疫情可以说是虚拟数字人产业发展的一道重要分水岭。现实空间常态防控背景下,人们倾向于在数字世界中寻求更多社交互动场景,因此有关虚拟世界的建设和讨论逐渐增多,相关技术及要素开始逐步构建。

尤其是今年以来,有关元宇宙的讨论迎来前所未有的热度,虚拟数字人作为那个世界中人类角色的具象显现,也借势迎来更多关注。

近期在抖音爆火的虚拟美妆博主柳夜熙,自10月31日发布第一条视频动态后,连续3天登上热搜,一条视频涨粉超200万。目前,柳夜熙账号下仅有4条视频,其粉丝数已接近800万。

乐华娱乐和字节跳动联合推出的虚拟偶像女团A-SOUL,11月在B站的直播收入已达249万元。12月11日,A-SOUL在一周年纪念直播中推出新歌《传说的世界》,由许嵩和方文山的联合制作,主打“国风与诗性的融合”。

资本也应声而动,涌入这一赛道。据天眼查显示,截至2021年11月,虚拟数字人相关投资有13笔,集中在虚拟数字人、虚拟偶像以及泛娱乐领域相关技术等公司;2020年全年相关投资共10笔,2019年全年相关投资共6笔。

元宇宙未至,虚拟人先行

其实2016年以来,虚拟数字人及相关产业在欧美和日韩就已经相当活跃。

来自美国洛杉矶的雀斑女孩Lil Miquela,与出自伦敦摄影师之手的黑人超模Shudu Grum等虚拟偶像,在社交网络上拥有不亚于真人偶像的高人气;来自日本的双马尾虚拟歌姬初音未来,自2007年出道以来就持续火热,已在世界多地开过演唱会;韩国的虚拟偶像Oh Rozy已通过广告代言收入超10亿韩元。

元宇宙未至,虚拟人先行

Lil Miquela、Shudu Grum、初音未来、Oh Rozy

图源:微博

国内大多年轻人最早接触到的虚拟数字人,可能是2017年因在上海举办全息演唱会而大火的虚拟偶像洛天依。

拥有庞大的粉丝群体“锦依卫”的洛天依,于2012年设计推出,目前,这个绿瞳灰发二次元少女的微博粉丝数已达512.7万。2020年8月21日,洛天依和她的伙伴们,言和、乐正绫、乐正龙牙、徵羽摩柯、墨清弦为粉丝带来了一场空前的虚拟歌手线上AR演唱会。

元宇宙未至,虚拟人先行

洛天依

图源:微博

目前国内的虚拟数字人主要分为身份型、服务型两大类别。

身份型虚拟数字人是真人形象在虚拟世界的具象表达。这种类型的虚拟数字人可作为消费者进入虚拟世界的ID,在游戏和泛娱乐领域得到最先应用,表现在游戏玩家角色设计上、社交平台个人虚拟数字人形象的生成等。

服务型虚拟数字人则是在代替人类进行各类公众服务类角色扮演,目前落地比较快的主要有虚拟主播和具备IP属性的虚拟偶像,活跃于时尚、音乐与广告等领域。比如,虚拟偶像通过个性的外形、多种互动方式以及不易“塌房”等特性,给消费者带来情感陪伴,圈粉了一波年轻人。

爱奇艺全国创意策划中心发布的《2019虚拟偶像观察报告》显示,2019年全国已有3.9亿人正在关注虚拟偶像和关注虚拟偶像的路上。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虚拟偶像核心市场规模为34.6亿元,预计2021年将达到62.2亿元。

谁在“炮制”虚拟数字人?

虚拟数字人的火热,吸引了一批创业公司和大厂入局。

创业公司方面,包括创壹科技、魔珐科技、次世文化、燃麦科技、漫福社在内的公司,推出的虚拟数字人具备内容创意及形象特色,已经逐步建立起与消费者的情感连接。

内容创作、技术支撑和商业运营是虚拟数字人的三个关键要素,这背后需要技术、美工、运营等多方团队的协力运作,创作出具有独特性格设定和成长路径的虚拟人物,并通过技术手段实现多种形式的交互,让人物展现出贴近现实生活甚至超越现实的动态形象。

内容是决定一个虚拟数字人成功与否最关键的因素,具体表现为虚拟人物的相貌、衣着、动作、性格等,因此在创作过程中通常以此为发力点。

比如创壹科技打造的柳夜熙,古装打扮登场,一支可以绘出蓝绿异彩的美妆画笔,画在脸上即可看到另一个世界,定位会捉妖的美妆博主;燃麦科技推出的虚拟数字人AYAYI,走时尚经理人路线,入职阿里后成为天猫超级品牌日数字主理人;魔珐科技和次世文化共同打造的东方美学KOL翎__LING,喜欢京剧、毛笔字和太极,是传递国风文化魅力的KOL。

“就像写小说有人物性格的设定,我们在创作虚拟数字人时会先写一个人物小传,一方面人物性格就十分立体,另一方面人物就有了具体的行为逻辑。”漫福社创始人张嘉敏告诉亿欧EqualOcean。

哈酱定位是偶像化打造的嘻哈歌手。在人物小传中,她是一位嘻哈歌手,热爱国潮穿搭,既熟悉流行音乐,又热衷于传统文化。

张嘉敏介绍,哈酱的设计灵感来自于2019年Z世代消费者对嘻哈文化和国潮文化的喜爱,为了让其形象更贴近真实,人物特征更具辨识度,团队研究对比了当时所有嘻哈歌手的外貌特征,连单眼皮、厚嘴唇、蓝色头发这种细节有讲究。

元宇宙未至,虚拟人先行

柳夜熙、AYAYI、翎__LING、哈酱

图源:微博

技术决定了虚拟数字人参与互动时表现出的真实感能有多强,一般虚拟数字人可分为真人驱动和计算驱动两种类型。

不同于一些虚拟偶像背后存在真人扮演,哈酱的形象并不存在中之人,即不存在背后的配音者,而是通过技术做到进一步的AI智能。作为一名“专业的”嘻哈歌手,据张嘉敏介绍,哈酱基于微软的AI智能合成声音定制技术,深度学习音乐歌曲元素并输出原创嘻哈说唱音乐,目前是华纳音乐旗下Whet Records签约歌手。

运营方面则更为复杂,尽管元宇宙和虚拟数字人已经站上风口,但中国人包括年轻人对其接受度如何依然存在不确定性。而且如同打造一位真实的偶像需要“天时地利人和”,虚拟偶像运营出圈也需要较长时间和较大投入。

在张嘉敏看来,相比国外火遍YouTube和Instagram的Lil Miquela和Imma,目前中国的虚拟偶像的流行依然是在一个比较小的范围内,还没有一位真正意义上的虚拟偶像“顶流”。

相比创业公司,腾讯、百度、网易等大厂拥有更多的资源和资金,以及与元宇宙概念相关的软件技术能力,有实力赋予虚拟数字人更多的使用场景。

以明星为原型的虚拟数字人正在成为代言人的智能分身。今年8月,百度推出了百度代言人龚俊的虚拟数字人“俊俊”,表演《夜曲》唱跳,龚俊数字人唱歌和说话的声音均由AI技术合成。随后该数字人增加了App内实时互动功能,于11月29日在百度App上线,用户可以在语音搜索时与其进行面对面的实时对话。当日,百度App上的“龚俊数字人”就拥有超200万粉丝。

同时,百度还在开发元宇宙社交软件“希壤”,也将成为虚拟数字人的元宇宙活动空间。据悉,该产品将于12月27日亮相,届时百度AI开发者大会将在“希壤”中举办。

虚拟数字人还为公司重大活动开辟了更多元宇宙互动玩法。12月2日网易云音乐上市时,以虚拟数字人身份出现的2000年29岁的“丁磊”和2021年50岁的“丁磊”,通过网易伏羲开发的沉浸式活动系统“瑶台”,出现在“元宇宙上市仪式”上,与现实中的丁磊同时敲锣。在“瑶台”中参与观礼的嘉宾可操控自己的虚拟人角色,与“丁磊”进行交流、合影、跳舞等互动。

除了对现实的模拟和延伸,虚拟数字人还可进入人类还未涉足的火星表面。4月,百度智能云打造了火星车数字人“祝融号”,传回火星数据和照片;10月,由腾讯游戏旗下NExT Studios和新华社联合打造的虚拟数字人小诤,兼有“数字记者”、“全球首位数字航天员”的身份,工作于“新华社火星分社”,替代真人记者从火星发来报道。

不止元宇宙的身份令牌

虚拟数字人的热潮离不开元宇宙的带动,二者未来的发展也息息相关。

据亿欧智库测算,到2030年全球元宇宙市场规模将达到6万亿美元。有分析认为,虚拟数字人将是元宇宙领域中“最先快速发展并规模创收的产业”;到2030年,我国虚拟数字人整体市场规模将超过2700亿元。

虚拟数字人的商业模式主要围绕ToC和ToB两方面展开,未来在这两方面都有很大的想象空间。

ToC方面,目前虚拟数字人率先在游戏和泛娱乐社交场景中落地,其受众主要集中在Z世代群体等年轻消费者。Z世代群体成长在互联网兴起的时代,已经在虚拟环境中形成付费习惯,如购买游戏皮肤、直播打赏等。

从某种程度来说,虚拟数字人就是未来消费者进入元宇宙世界的游戏皮肤。在虚拟偶像赛道跑通的公司,未来可基于其技术和运营能力推出ToC的虚拟数字人身份定制业务。张嘉敏透露,漫福社就有这方面的考虑。

同时,知名品牌还能通过上线虚拟商品的方式,在虚拟社区中实现销售。比如在11月底拿到软银基金1.5亿美元融资的韩国的虚拟社交平台崽崽Zepeto,与Gucci合作打造梦幻别墅,用户可为自己的3D虚拟形象穿上Gucci系列服饰、手袋、鞋履等单品,进行多种互动分享。

ToB方面,虚拟数字人开始在各行各业落地应用。张嘉敏认为,虚拟偶像是较先落地的领域,也是消费者最容易关注到的,此外还有虚拟主持人、AI教育场景下的虚拟教师、金融服务中的虚拟客服等。“一个AI程序冷冰冰的,如果给其赋予一个比较写实、有亲和力的外形,在沟通上能够让消费者更加容易接受。”

越来越多的品牌启用虚拟数字人作为形象代言人,来增强品牌影响力。张嘉敏介绍,虚拟数字人的优势在于,基于精准的人群定位、通过符合人物设定的表达和消费者产生情感链接的能力,让消费者产生共鸣、心生向往,从而信任其推荐的品牌和商家。

比如,肯德基在Instagram上推出了基于CGI技术合成的年轻版桑德斯上校,是一个拥有肯德基餐饮事业、懂得创新生活方式、会炫腹肌和纹身拍照的网红;屈臣氏推出AI品牌代言人“屈晨曦”作为美容顾问;雀巢咖啡推出了名为Zoe的品牌虚拟代言人出演品牌宣传片;花西子推出专属虚拟代言人形象“花西子”等等。

元宇宙未至,虚拟人先行

桑德斯上校、屈晨曦、Zoe、花西子

图源:微博

张嘉敏介绍,哈酱也基于自身嘻哈歌手的偶像定位,与多个国潮品牌跨界破圈代言,包括李宁反伍、钉钉、哈尔滨啤酒、PONY、乌丫、LPL电竞联赛以及果子和肉等品牌合作,同时作为上海市交通管理局的首位虚拟公益推广大使。他表示,漫福社还在孵化其虚拟数字人产品矩阵。

线上活动也可以加入虚拟数字人,在元宇宙的热度下,增加更多的数字互动体验感。如,今年8月英伟达新品发布会过程中,黄世勋仅出现15秒的3D仿真形象让人真假莫辨;上文提到的网易云音乐IPO元宇宙敲锣仪式上,三个“丁磊”同台敲钟。

身份型虚拟数字人帮助人们更好表达和互动的同时,服务型虚拟数字人也在为社会输出生产力。这类虚拟数字人能够帮人类分担具体工作职能,目前已经在电商、文旅、金融等得到落地应用,充当导购、解说人、心理辅导和客服等角色,以高度拟人化的形象为人们带来更具亲切感、关怀感与沉浸感的互动体验。

比如多个电视台已推出虚拟数字人主播。湖南卫视10月推出的数字主持人小漾,集结了30多位数字艺术家和工程师的努力,具备青春活泼、元气满满的形象,将作为实习主持人在湖南卫视各类综艺、晚会中出现。

元宇宙未至,虚拟人先行

小漾

图源:微博

今年10月广电总局发布的《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十四五”科技发展规划》中专门指出,要推动虚拟主播、动画手语广泛应用于新闻播报、天气预报、综艺科教等节目生产,创新节目形态,提高制播效率和智能化水平。

不可忽视的是,现阶段国内虚拟数字人行业仍处于培育期,落地时面临技术、资金、监管等多方面挑战。

技术上,能否提供足够自然逼真的相处体验,是虚拟数字人能否在各个场景中取代真人,完成语音交互方式升级的重要标准,目前相关技术还处在不断迭代的过程中;资金上,由于技术和内容的创作成本偏高,且运营出圈需要比较长时间和投入,初创公司或团队在开发前期需要一定的资金支持;监管上,元宇宙、虚拟数字人都是新兴概念,相关法律法规的相对空白,也将给其未来发展增添一定的不确定性。

高热度的发展趋势下,业内玩家已经加快动作。

如网易云信联合网易伏羲实验室于11月推出“RTC+虚拟人”融合SDK,针对虚拟数字人的实时互动需求,形成网易云信虚拟形象实时互动解决方案。12月,该方案升级为增添即时通信能力的“IM+RTC+虚拟人”解决方案。

除此之外,相芯科技、追一科技、中科深智、火山引擎、小冰公司、黑镜科技、科大讯飞、百度、搜狗等也已入局。

工信部相关负责人表示,将编制《虚拟现实与行业应用融合发展行动计划》,深挖具备潜在商业推广价值的创新应用,培育各具特色的优势产业集群,并健全虚拟现实标准和评价体系,建设产业公共服务平台,培育具有引领带动作用的龙头企业,支持创新型中小企业加快发展。

结语

元宇宙未至,虚拟人先行。

“数字人是元宇宙基础交互单元,将为元宇宙和物理世界交互提供基础技术支持;数字人是虚拟化身,帮助物理世界的每个个体建立元宇宙数字形象,释放被物理世界束缚的真实内心;数字人也是内容载体,发挥数字基础优势,充分展现集成化、沉浸感优势,更加立体、形象构建数字内容、数字文化,实现对个体文化、学识的全面呈现。”亿欧智库分析师车佳伟总结道。

可以预见的是,虚拟数字人的商业化道路将越走越宽。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亿欧网”(ID:i-yiou),作者:王轶群

编辑:Coinyuppie,本文链接:https://crypto001.com/metaverse/9994.html

(1)
上一篇 2021-12-23 下午10:22
下一篇 2021-12-23 下午10:26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