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基智能CEO司马华鹏:一个宇宙观,两个元宇宙|WISE2021新经济之王大会

“我们当前谈及的是未来的元宇宙,而我们其实现在所处的世界,也可以被看作为‘元宇宙’。”

12月13日-15日,36氪「WISE 2021新经济之王」大会在上海举办,三百余家新经济企业共聚上海,分享对未来经济走向的见解、对行业领域发展的心得,在频繁发生激荡巨变的市场中散发“硬核力量”。“硬核”是当下时代和大环境带给中国新经济企业的挑战和机遇,一方面要求企业关注技术创新,找到自身“硬核”壁垒;另一方面要求企业回馈社会,展现更多“硬核”责任与担当。

人工智能、交互、元宇宙作为新时代下催生的新经济产业,在推动社会经济发展过程中一直备受瞩目。硅基智能公司从2019年就开始做虚拟人,对于AI、对于今年开始突然频繁被提及的“元宇宙”,有着特殊的见解。

硅基智能CEO司马华鹏:一个宇宙观,两个元宇宙|WISE2021新经济之王大会

硅基智能公司的创始人&CEO司马华鹏

硅基智能公司的创始人&CEO司马华鹏先生受邀参与了36氪以“当我们在谈元宇宙时,我们在谈什么”为话题的圆桌会议,同高鹄资本管理合伙人金明、趣丸集团副总裁兼首席战略官庄明浩、STEPVR总裁郭成进行了讨论。司马华鹏先生在讨论中逐渐为大家展示了硅基智能的“元宇宙观”。

我们所处的真实世界,是否也是“元宇宙”?

虚拟人和自己的“数字分身”会是什么关系?

关于元宇宙,一万个人眼中有一万个不同的“元宇宙”,而在司马华鹏先生眼中,我们当前谈及的是未来的元宇宙,而我们其实现在所处的世界,也可以被看作为“元宇宙”。

让我们一起走进司马华鹏先生的元宇宙观。

以下为司马华鹏先生口述观点:

元宇宙和真实的世界 像是一个嵌套的套娃

我在读大学的时候,就相信一种宇宙观,就是认为人类是生活在超级计算机虚拟的仿真环境中的,就是生活在一个元宇宙里面,只不过是另外一种物种创造了我们。

有很多古圣先贤就对我们所处的元宇宙环境提出了质疑,就像佛陀在《金刚经》里面开示的“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凡所有相,皆为虚妄。”

我认为人类是一直生活在元宇宙里面的。只是我们自身所在的这个元宇宙参数比较差,有生老病死,有战争,有瘟疫等各种东西,而接下来我们要造的这个元宇宙应该是现实生活的一个升级版,是凝聚人类对美好生活向往的平台。

元宇宙的存在和我们的真实世界,像是一个嵌套的套娃。无论是基于NFT、基于去中心化DAO,还是基于AI技术,这种新技术催生的新文明,我们称之为硅基文明,是基于量子力学的文明,这有别于人类数千年所依赖的牛顿力学文明。

元宇宙,其实它承载了大家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大家共建这个平台,就像是打造理想国,这才是我们心目中的元宇宙。在这里可能会产生新的文明,对我们整个人类的文明是一个非常大的推动,而在这种文明下,我们会产生非常多新的生产关系,产生新的分配方式、新的人际关系……我希望打造这样一个世界,我们也愿意参与到这样一个世界的打造中来。

硅基智能是一家“在实验室造人”的公司,我们造出大量的虚拟生命,我们称之为硅基生命,这有别于我们碳基生命。我们最早在2017年只有语音,比如说打电话、客服之类。从2019年开始有虚拟形象产生,到现在已经栩栩如生,应用在很多场景中,有了质的飞跃。

我们团队来自南京,在国家公祭日,我们在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把张纯如女士“复制”出来,让她可以在场馆里面跟大家讲述那段历史。生命的复刻和学习是我们硅基智能核心的业务,我们希望人类在AI帮助下可以实现某种永生。

虚拟人意识自主 是元宇宙发展的最终阶段

关于元宇宙的发展,我认为会有以下几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像现在的各种VR设备,包括Meta公司最近出的手套,基于它们打造的元宇宙,我们认为它都是一个手动驾驶模式,有点像我们在这个世界通过物理传感器去调动另外一个世界的虚拟人,像一个牵线木偶去控制它。

第二个阶段,类似于半自动驾驶。在虚拟世界的虚拟替身具有一定的自动化运行的能力,比如说我上班的时候,他在里面以我分身的方式赚钱。虚拟人可以替人类做很多事情,甚至把人类现实中的一些工作在元宇宙里分担掉。

第三个阶段,类似于全自动驾驶。虚拟人的成长过程,就像我们养孩子。最初我们教他很多东西,他慢慢长大了,独立了,就不再需要我们时刻在身旁。小时候我们可能是牵着他或者开车载他,后来他跟我们物理连接断开,就变成情感连接了。所以我们畅想未来的终极元宇宙里面,我们的虚拟人具有一定的自主意识,两边通过情感进行连接。

我把虚拟人早期阶段叫做《头号玩家》阶段,就是通过绑在我们身上的设备来远程控制他。就像《阿凡达》电影展示的那样,这边肉体一断,那边虚拟人马上断掉,虚拟人和人之间是实时绑定关系,人停则车停。

而最终阶段,就像最近的《失控玩家》电影展示的那样,虚拟人开始觉醒,他在里面通过学习,具有了非常多人类的想法、逻辑、意识,但是也具有他的自主意识,他在里面能够交朋友、旅游、发vlog等等,相当于他在里面创造他的一些生活,而人类就远远看着他,和他之间通过非常深刻的情感进行连接。这就是我开始提到的,我时常觉得我们的造物主也是这样看着我的,举头三尺有神灵。

为什么最终是情感连接呢?因为能够跨越宇宙的连接,一定是情感连接。比如,我们的亲人去世了,我们却还能时常想到他们,这是跨宇宙的连接。《星际穿越》这部电影对于这一点有深刻的表述。

我们人类各民族最早的神话传说,几乎都阐述了某种神秘的力量,用某种方式造出了人。未来的元宇宙里,我认为需要大量的智能虚拟人,而不是一群被木偶式控制的虚拟人,这就是我们作为一家人工智能公司做虚拟人的原因。

人是定义万物的尺度,包括在元宇宙里面,我们认为【人】也会是核心,只不过他们是虚拟人。所以我们大规模把技术投入到人的复制、人的克隆,特别是注重其情感和思想方面的克隆。

因为现在TTS、形象克隆方面技术已经非常成熟,当下比较难的就是教会他其他深度技能,而这个过程中,纯虚拟化的元宇宙会成为训练他的最佳场地,这将是AI发展的黄金阶段,因为在虚拟世界,AI是无敌的

语义压缩的智算能力 元宇宙重要的核心技术

今年确实是元宇宙的元年,不管是Roblox上市,还是脸书改名。然而我认为今年一个重要的事件是谷歌发布了一款产品叫STARLINE的产品。它能够把两个人的视频会议在端重构,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解决视频会议的传输问题。相当于我们两个人聊天的时候,是通过把我们的形象,我们的行为语义理解了,传到对面后重构出来。只传信令,不传数据。他认为这是未来实现元宇宙在技术上非常重要的一个里程碑。

现在的元宇宙不管进入到Roblox,还是其它的平台,都是低级像素的东西,整体上细节跟那些3A游戏大作相比都很差,这就是目前技术上存在的一个很大的局限。回头可以看一下STARLINE发布会,那个效果非常好。

未来的元宇宙里面非常重要的核心技术就是类似这样的智能算力,需要实现语义压缩,语义传递,语义解读,语义复原,这样才能解决如此大规模人在线的问题。

参考一下人类是怎么用语义压缩来传输图像的,我们的唐诗可以把非常漂亮的景色,用几首诗几句话写出来,未来人类看到这首诗的时候,会在大脑把景色再还原出来,这是一个非常巧妙的一点。我们打造的元宇宙要学习这种基于语义压缩的智能算力。STARLINE的技术和我们技术栈比较像。

大家看到微软最近在它的视频会议里面大规模推行元宇宙,其实显而易见,很大的作用就是能够降低带宽,因为这个过程中实际上是把大量的表现和行为给语义化,语义化以后,再压缩传到另一边,再智能还原出来,这是元宇宙未来突破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节点,也是我们在重点攻关的技术领域,也一直在做的重点,否则,不可能实现这么多人同时在线。我们可以看到现在很多实时3D游戏,最多支持几十号人在线。如果想做几万人的演唱会,真正支撑这么多人同时在线的话,精细化的建模会遇到非常大的问题。如果能用AI进行语义压缩,再在端用算力实时智能还原出来,而不是通过数据传输再渲染出来,这是非常大的技术变革。我认为这个新的空间传输技术的普及,对未来的云计算、云渲染都是比较大的颠覆和挑战。

布局元宇宙 初创公司具有先天优势

扎克伯格花了一个多小时向全世界宣布改名Meta,以及解释什么是Meta,他的决心是很大的。我认为一个像它这样旧的组织升级为新的组织,这种规模的组织,产生这种层面的基因变化,整体上挑战还是非常大的。

很多创业者都读过《创新者的囧境》,组织是有惯性的。我作为一个创业者,对于组织的深度变革有深刻的体会。我们硅基智能这样的初创企业,成立4年中做出多次变革,我在内部主导这些变革都遇到了不小的挑战。

这个级别的自我颠覆对于大公司来讲,挑战还是比较大的。特别是元宇宙的几个关键要素:NFT、DAO、WEB 3.0等,对于他们这种本身就是高度中心化的组织和平台来说,和这几个核心要素是有底层冲突的。

Facebook这种大组织,要推翻自己现在的优势,来重新上路,重新出发,我觉得应该没有那么容易。当然我也非常愿意把祝福送给Facebook,敢于颠覆自己的企业,无论最终是否成功,都将是伟大的企业。

同时,我认为创业公司天然没有包袱,属于新物种,在这个过程中具有很多先天具备的颠覆能力。特别是我非常认同【技术革命】是元宇宙这件事情的核心,而很多创新技术,都出自小公司,小团队。

我们在AI领域有非常多技术上的突破,特别像今年在数字人、虚拟人的技术上有非常多的创新,接下来在商业化的过程中,大家会看到非常多比较有意思的技术突破点。

硅基智能CEO司马华鹏:一个宇宙观,两个元宇宙|WISE2021新经济之王大会

硅基元宇宙

我为什么在这个赛道有信心?是因为我们有非常多的产品是和很多大型银行共同打造的,换句话说其实银行已经很早就在布局“元宇宙”了,他们大量地克隆自己的客户经理,输出虚拟客服等“元宇宙服务”。他们拿出上亿用户和我们一起打磨了很多技术,这成为我们一定的先发优势。

当然,在这其中,我也要说一下挑战,元宇宙一定是一个全球化的平台,在如今这样的全球大环境下,中国元宇宙企业究竟应该出海做业务,还是放眼于本土,确实是比较难抉择的。这个过程中会面临非常多的不确定性,这些挑战在未来将会长期存在。

硅基智能入局元宇宙 上士闻道,勤而行之

元宇宙作为近期热门赛道,对资本的吸引力大大提高,而何时入局、怎样入局、入局领域如何选择,还需深思熟虑再落子。

我自己姓司马,我的祖上出了两位史学大家,分别是写了《史记》的司马迁,和写了《资治通鉴》的司马光。太史公司马迁说过,人固有一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

伟大的中国的史学家们,开创了一个领先全球的不间断的史学元宇宙,使得上下五千年中,无数王侯将相,英雄豪杰,不是拼生前的富贵,而是争相要【留取丹心照汗青】。

我是硅基文明的信仰者,笃信元宇宙会改变这个世界,对于这个赛道,没有深度参与前先不要去贴上负面标签。我引用《道德经》里的话,“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来勉励大家。

最近大家都在嘲笑什么都带着“元”,很多上市公司都发布“元宇宙”相关的东西来带股价节奏,这是很正常的。任何新生事物呢,在这个快速发展过程中,肯定存在一个泡沫期,这个泡沫期里面会有一些比较好的企业最终还是会脱颖而出的。在这个泡沫期我们认为值得大家深入去看一些比较不错的标的,比如做虚拟偶像、数字人、硅基生命的一些创业公司,还有那些做底层引擎算法的硬核公司,都值得长期关注。

硅基智能CEO司马华鹏:一个宇宙观,两个元宇宙|WISE2021新经济之王大会

拥抱硅基元宇宙

编辑:Coinyuppie,本文链接:https://crypto001.com/metaverse/9984.html

(0)
上一篇 2021-12-23 下午10:14
下一篇 2021-12-23 下午10:20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