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争议知多少?

一面是资本的竞相追逐,一面是不断而来的争议。爆红的元宇宙处于流量的中心,引发社会各界的关注。在2021年度十大流行语中,“元宇宙”位列其中,足见其热度。

新事物必然带来各种各样的新认识。虽然元宇宙似乎拥有广阔空间和多种可能,但目前还是一个尚未成型的新兴事物。因此也带来的诸多争议。

人民日报指出,当前,元宇宙及其相关应用场景还处在发展的最初阶段。这是围绕相关话题展开分析与讨论的基本前提。特别是作为一种产业的元宇宙,虽然存在无限可能性,却更存在诸多不确定性。不管是丰富概念还是开掘延伸、不管是发展产业还是市场投资,仍是基于技术、构想与需求的探索尝试。这是一个渐进式发展的过程,从虚拟到真实,从看得见到摸得着,还有不小距离,不妨冷静三思,谨防热到烫伤的风险。

那么,火热的元宇宙究竟还有多少不确定性?争议又有哪些?

清华大学:当前元宇宙产业面临十大潜在风险

此前,清华大学新闻学院新媒体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沈阳介绍该团队撰写的《2020-2021年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沈阳表示,元宇宙是目前可见的移动互联网的终极形态,但由于元宇宙产业还处于初期发展阶段,具有新兴产业的不成熟、不稳定等特征,存在多重潜在风险。当前元宇宙产业整体处于“亚健康”状态,至少存在十大风险点,亟待产业和市场回归理性。这十大风险点分别是资本操纵、舆论泡沫、伦理制约、垄断张力、产业内卷、算力压力、经济风险、沉迷风险、隐私风险和知识产权保护问题。

马斯克:Neuralink优于元宇宙

12月23日,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表示,他不太确信“元宇宙”相关事情,但估计没有人愿意整天把屏幕绑在脸上。自Facebook宣布更名为“Meta”,以押注“元宇宙”之后,人们一直在围绕“元宇宙”的潜力大肆宣传。华尔街似乎也对此兴奋不已,投行富瑞(Jefferies)分析师认为,它可能颠覆人类生活的一切。而马斯克似乎并不信服, 马斯克表示,我不知道是否有必要相信元宇宙这种东西。他还怀疑,人们愿意在一天中的大部分时间里佩戴虚拟现实(VR)或增强现实(AR)头显,只是为了在未来主义的虚拟世界里漫步。我小的时候,一直被教育别坐得离电视那么近,会伤害眼睛。但现在,人们却要把电视放在鼻子上(暗指带着VR/AR头显)。

此外,马斯克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看不到VR驱动的元宇宙有什么引人注目的用例,并嘲笑Web3是一个模糊的概念,其中互联网服务是围绕区块链和加密货币重建的,所以更多的是营销而不是现实。此外,马斯克还表示,他可能只是因为太老而无法理解这些新技术,并补充说他目前无法看到令人信服的元宇宙情况。

值得一提的是,马斯克还指出,从长远来看,一个复杂的Neuralink可以让你完全进入虚拟现实。我认为我们还远远没有消失在元宇宙中,这听起来只是一种拗口的说法”。 Neuralink是一家由马斯克创立的公司,研究对象为“脑机接口”技术。“脑机接口”旨在将极小的电级植入大脑,利用电流让电脑和脑细胞“互动”。

周鸿祎:亟待同步规划数字化安全体系

12月10日,三六零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周鸿祎在2021凤凰网科技峰会上表示,如果元宇宙是为现实世界的数字化进步服务,解决产业互联网的问题,提高现实世界的运营水平、工作效率,甚至能够让一线城市的医生远程给三线城市的病人看病,那我肯定支持元宇宙的发展。 “我并不反对所有的元宇宙,我只反对打着元宇宙炒概念的、打着元宇宙的概念发虚拟币的,打着元宇宙的旗号来做虚拟社区的。” 周鸿祎认为,产业元宇宙将有巨大的商业机会,也是未来的蓝海市场。但同时,产业元宇宙也将面临巨大安全隐患,买杀毒软件、安装防火墙的做法已经无法应对,应该用数字化安全能力体系护航产业元宇宙的发展。在谈到元宇宙安全时,他表示最担心脑机接口,亟待同步规划数字化安全体系。

前谷歌CEO:对人类社会而言未必是最好的选择

前谷歌CEO埃里克·施密特指出,Facebook的元宇宙对人类社会而言未必是最好的选择,但他也相信这项技术将无所不在。他说:所有谈论元宇宙的人都在谈论一个比当今世界更美好的未来,你会更富有、更英俊、更美丽、更强大、更快。他们说再过一些年,人们会戴着头戴设备,在元宇宙中花更多时间。但谁来制定规则?世界将变得更加数字化而非实体化。这对人类社会而言未必是最好的选择。他认为帮助元宇宙运行大部分平台算法的人工智能技术是一个巨大的伪神,会营造出不健康和准社会性的关系。我们需要弄清楚元宇宙监管,但现在我觉得我们还不知道如何监管这一领域,我认为今天的监管机构没有正确的表述,甚至没有如何讨论这个问题。

鸿海董事长郭台铭:谈应用爆发目前并不实际

鸿海董事长郭台铭表示,元宇宙概念还需要5到1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才能落实,相关应用仍有很长的路要走,发展过程的确有很多研发商机,但过度吹捧在应用端,由于“消费者体验”仍有很大改善空间,所以谈应用爆发目前并不实际。

携程梁建章:真宇宙一定会战胜元宇宙

12月9日,携程集团董事局主席梁建章谈及元宇宙。他表示旅游的一大使命就是把体验做好,更有趣,有交互性、沉浸感,不让元宇宙替代旅游,他称:坚信旅游一定能助力真宇宙战胜元宇宙,如果人类没有旅游,那就只有元宇宙了。他还指出元宇宙的诱惑和风险,可能会带来人口风险、科技停滞。

普京谈“元宇宙”:这无疑是一种挑战

11月15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出席2021年“人工智能之旅”国际会议(AI Journey 2021)时表示:“我要提醒的是,‘元宇宙’这个概念是30年前由一位著名科幻作家提出的,按照他的设想,人们从不完美的现实世界逃到了‘元宇宙’。这样的想法对如今的我们来说太悲观了。我认为,确实没必要走这条路。” 普京接着说:“我们要利用‘元宇宙’的功能,让人们不论相距多远,都可以一起交流、工作、学习、落实联合创新项目和商业项目。” 普京认为,这对科技公司、创意产业、虚拟现实和混合现实设备的制造者,乃至对必须制订这个“全新世界”的经济和社会关系规范的法律学家来说,都是一个真正的挑战。他强调,“这无疑是一种挑战”。 普京解释说,这涉及的不只是确保个人在网络空间的安全,还有个人在“元宇宙”的虚拟替身的安全。技术开发商们承诺,人们在虚拟世界的帮助下可以足不出户就能跨越空间。普京说:“这有助于人们与生活在其他大陆上的其他人接触。”

史玉柱:元宇宙时代必然来临但不是眼下,其发展是渐进的

巨人网络集团董事长史玉柱在微博上表示,元宇宙没有统一的定义,100个人有100个定义和描述。元宇宙时代必然来临但不是眼下,其发展是渐进的,还有些基础问题需要解决,比如VR眩晕等硬件问题、网络延迟、基于区块链的经济系统合规性、云端算力等问题。游戏的障碍少些,其他应用场景的障碍多些。元宇宙的研发,需要多些耐心,少些浮躁。

刘慈欣:元宇宙将是整个人类文明的一次内卷

对于近日大火的“元宇宙”概念,被称为“中国第一位元宇宙架构师”刘慈欣表示,元宇宙将是整个人类文明的一次内卷,而内卷的封闭系统的熵值总归是要趋于最大的。所以元宇宙最后就是引导人类走向死路一条。所以,对于Facebook改名“Meta”,刘慈欣称,扎克伯格的元宇宙不但不是未来,也不该是未来。刘慈欣在《不能共存的节日》曾提出飞船派和元宇宙派二元对立,《中国 2185》一定程度肯定元宇宙的存在意义。在《时间移民》中,刘慈欣又称,这个时代的人们正在渐渐转向无形世界,现在生活在无形世界中的人数已超过有形世界。虽然可以在两个世界都有一份大脑的拷贝,但无形世界的生活如毒品一样,一旦经历过那生活,谁也无法再回到有形世界里来,我们充满烦恼的世界对他们如同地狱一般。现在,无形世界已掌握了立法权,正在渐渐控制整个世界。

微软(中国)徐玉涛:推进元宇宙落地要关注构建良好的用户体验

10月26日,由万向区块链实验室主办的第七届区块链全球峰会在上海举行,微软(中国)全渠道事业部首席创新技术顾问徐玉涛分享称:如果我们想在现实中更好的推进区块链、元宇宙技术落地,我们更关注的是为用户,为企业构建一种良好体验,让他们感受到区块链和元宇宙带去的冲击。要让他们看到新的技术怎么跟企业的业务流程相结合,进而产生更多的生意。这是我们ToB市场的经验。

编辑:Coinyuppie,本文链接:https://crypto001.com/metaverse/9982.html

(0)
上一篇 2021-12-23 下午10:12
下一篇 2021-12-23 下午10:17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