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元宇宙“众生相”

万物皆可元宇宙?

A股元宇宙“众生相”

12月13日,包括中青宝、锋尚文化、中文在线等在内的被认为是A股上的元宇宙概念股,又经历了一波超过10%的大涨。

以中青宝为例,自其在今年9月6日公布了一款号称是模拟经营类元宇宙游戏《酿酒大师》以来,公司股价已从当时的不足10元一路攀升至了如今的37元左右。

因为尽享元宇宙的概念红利,中青宝甚至被冠之以“当之无愧的概念龙头”的称号。可能因为数年前,当彼时区块链的概念被市场热炒的时候,中青宝也曾因为搭上了这趟便车,一度引发公司股价大涨。在主打新潮概念上,中青宝确实堪称“龙头”。

在2021年的年末,“元宇宙”入选了多家机构评选出的2021年年度流行词,这意味着对它的关注和讨论已从行业扩展至了大众。虽然准确的概念尚待厘清,但从国内外科技、互联网巨头纷纷宣布进驻元宇宙这点可以看出,元宇宙在未来将会对人类的生产、生活方式产生革命性的变化,商业想象力巨大。

而借助远未落地的元宇宙概念,A股上已经有不少公司的股价乘风而起,那么这里有多少是在蹭热度,有多少是真正拥有硬实力的呢?

“喜欢蹭热度”的游戏公司中青宝

“元宇宙”的概念本不新鲜,早在1992年,美国科幻作家尼尔·斯蒂芬森就在小说《雪崩》中提出了这一名词,它被用以描述出现在未来的一个庞大的虚拟现实世界,在这里,人们用数字化身来控制,并相互竞争以提高自己的地位。

今年,伴随着全球最大游戏UGC平台Roblox的上市,元宇宙概念被彻底引爆。目前,元宇宙概念的应用场景也主要集中于游戏领域。

受此利好的中青宝便是一家游戏公司,主营业务包括网络游戏和云服务,根据其2020年的年报数据来看,前者占公司总营收的49.59%,后者为48.64%。

云服务是2017年中青宝新增的业务,这与其在当年以5亿元收购了宝腾科技有关。宝腾科技是一家主要提供服务器解决方案的投资控股公司,公司三大分布运营为云基础、云模块、软件及平台。自收购宝腾科技后,云服务在中青宝业务营收中的占比不断攀升,从2017年年初的24.78%增长到了2020年的48.64%。

中青宝通过收购其他公司来拓展云服务的背后,是其面临着主营业务网络游戏的营收不断下滑的态势。自2015年起,中青宝的手机游戏营收已经连续四年下滑。在2020年的年报中,中青宝也并不讳言公司面临的几大风险:竞争加剧带来的市场风险、监管趋严的行业和政策风险、核心人员流失风险和投资风险都是公司身处游戏行业所面临的真实挑战。

事实上,在此次“发力”元宇宙之前,中青宝还曾蹭过区块链的热度。2018年1月11日,彼时正值区块链概念大热,中青宝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表示,公司控股股东研发的矿机热销。果不其然,次日中青宝的股价就迎来了一波涨停。

所以不难看出,中青宝是一家始于网络游戏尤其是页游业务(研发难度较小)的公司,但随着公司游戏业务的颓靡,而通过收购别的公司来涉足云服务领域,当有的概念在市场上大行其道之时,中青宝都会试图从中分一杯羹,但自身实力能否支撑被一时追捧而起的市值,这显然是要打个问号的。

截止发稿前,中青宝市值为93亿元左右,动态市盈率达到了517倍之高,后者远高于同行业上市公司的平均水平。

搞舞美的锋尚文化也来“掺一脚”

元宇宙被看做是多种新技术的极大整合,这里既包括虚拟现实、去中心化等技术上的底层逻辑,也有体验式场景设计,单一的企业很难覆盖到元宇宙全产业链,往往可能做的都是基于自身优势切入到其中的某个部分。

根据应用需求不同,元宇宙可以分成四个关键环节:底层架构、后端基建、前端设备和场景内容。

在这一波受元宇宙概念刺激股价疯涨的锋尚文化、中文在线和奥雅设计等就跟最后的“场景内容”有关,其中锋尚文化的股价表现尤其引人关注。

今年11月5日,锋尚文化在深交所的互动平台互动易上回答投资者的相关提问时表示,“公司拥有全品类演艺创制基因,使我们在‘元宇宙’中搭建舞台等虚拟场景具有先发优势。”

这一消息带动了锋尚文化的股价上涨,在持续了数日的震荡后,公司股价于12月8日左右起飞,经历了几波涨停板后,此前长期低于70元的锋尚文化如今股价已冲高到了86元左右,前几天最高时来到过92.65元。

根据其2020年的年报资料,锋尚文化的主营业务为大型文化演艺活动、文化旅游演艺和景观艺术照明及演绎的创意、设计和制作服务。锋尚文化最新的今年第三季度财报披露,报告期内营业收入为9628万元,比去年同期减少了75.88%;今年前三季度的营业收入为3.15亿元,比去年同期减少了61.96%。

锋尚文化在国内的文化演艺、舞美设计领域处于头部地位,先后打造过包括2008年北京第29届奥运会开闭幕式的灯光设计及制作、2016年G20杭州峰会大型水上情景表演交响音乐会——《最忆是杭州》总制作等在内的一系列项目。在互动平台上,锋尚文化也表示将“为2022年北京冬奥会提供灯光、舞美及主创团体服务,以及2022年1月份冬奥预热相应宣传活动。”

但今年的业绩表现并不亮眼,锋尚文化还曾在2019年与儋州宜倍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母公司为某头部房企)签订了3000多万合同,如今这一头部房企陷入债务泥沼,锋尚文化难免会受到影响。

12月14日,深交所的创业板公司管理部对锋尚文化下发了关注函,要求说明公司在虚拟舞美方面的布局及产品落地情况,锋尚文化曾在11月5日对投资者回复称“年初成立子公司锋尚互娱布局虚拟现实、泛娱乐领域。公司已做好虚拟大舞美的融入准备。”

12月16日,对于深交所下发的关注函,锋尚文化承认虚拟舞美方向的业务为公司首次尝试,目前处于探索阶段,相关项目未来能否取得预计效果和产生的盈利能力均尚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

“声学龙头股”歌尔股份看向了元宇宙?

无论元宇宙最终将以一种什么形式展现出来,技术和设备上的革新无疑是必由之路。

而作为虚拟时空间的集合,元宇宙被认为将由一系列的增强现实(AR)、虚拟现实(VR)和互联网(Internet)组成。随着VR/AR、云计算、5G、AI等技术的不断成熟和发展,元宇宙有望在未来将从概念变成现实。

过往,歌尔股份一直以苹果供应链上的明星企业为人所知,自“元宇宙”的概念大热后,歌尔股份也因其在VR/AR智能设备上的业务表现成为元宇宙概念股的重要一员。

歌尔股份的主营业务包括精密零组件业务、智能声学整机业务和智能硬件业务。根据其最新发布的今年第三季度财报,公司2021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527.89亿元,同比增长52.0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3.33亿元,同比增长65.28%。

其中,在营收分类中,精密零组件实现102.90亿元,同比增长23.86%;智能声学整机192亿元,同比增长25.72%;智能硬件222.35亿元,同比增长119.07%。可以看出,智能硬件业务正在成为歌尔股份新的增长引擎,这里的智能硬件就包括VR/AR及智能可穿戴产品。

在2021年的半年报中,歌尔股份特别提到了“元宇宙”的概念,并表示“根据知名咨询机构IDC的预测数据,在2021-2025年间,全球VR虚拟现实产品出货量有望达到约41.4%的年均增速,AR增强现实产品出货量有望达到约138%的年均增 速。VR虚拟现实和AR增强现实产品的快速成长,有望为科技和消费电子产业链上的相关企业带来显著的业务机会。”

早在2012年,歌尔股份便进入光学领域,开始着手布局VR/AR产业,凭借专利及代工优势,歌尔股份获得了VR巨头Facebook Oculus、索尼PS VR等主流VR终端厂商的代工订单。

虽然自2016年至2020年间,全球的VR产业的发展不甚稳定,VR设备销量还一度陷入停滞,不过随着2020年Facebook发布的新一代Oculus Quest的热销,作为代工厂的歌尔股份的VR业务又再次起飞。

目前,由歌尔股份代工的中高端VR头显出货量占全球总量的七成左右,在外界看来,这成为歌尔股份业绩的最大看点,也是使其未来颇具想象力的业务板块。

综上所述,元宇宙概念的爆发在表面上既利好了做场景内容的公司,其中以游戏和文娱企业居多,如中青宝、昆仑万维、锋尚文化、中文在线、奥雅设计等;也带动了与之相关的软硬件企业企业股价的上涨,歌尔股份便是其中的典型代表,还有数码视讯、大富科技、宝通科技、超图软件等。

需要指出的是,元宇宙现在还停留在概念层面,离真正的落地还有非常远的距离,如同人民日报的评论所言“下结论之前让子弹飞一会儿”,在日新月异的技术变化下,未来的商业图景还不清晰。但很多企业为了不想错过这班车,无论是想借助概念来提升股价,还是真的在踏踏实实地发力元宇宙,造就了一种似乎“万物皆可元宇宙”的景象。

资本市场是一处财富可以大起大落的地方,背后充满了人性的博弈和彷徨。面对过一段时间就时兴的新概念,保持理性且让子弹飞一会儿,因为如果潮水退去,曾经制造潮水的势必已经早早上岸,被拉进潮水的才是最终不幸的裸泳者。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蓝媒汇财经”(ID:lanmeihcj),作者:齐秋实,编辑:魏晓

编辑:Coinyuppie,本文链接:https://crypto001.com/metaverse/9946.html

(0)
上一篇 2021-12-22 下午10:03
下一篇 2021-12-23 上午11:18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