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发展如何影响酒旅业的未来?

“元宇宙”最近特别火,从国外火到国内,从理论界到各垂直领域,从资本到科技界一概如此。
旅游行业包括大住宿业也开始关注这个新物种,大多数迷茫外,不屑一顾者有之,斥之为“噱头”甚至“骗局”者也有之。
元宇宙对旅游酒店业究竟为何物?是一次新的技术革命,或称为”下阶段的互联网”?还是正在进行的旅游住宿业数字化的终极形式?抑或是和旅游住宿业数字化平行的的一个阶段?还是资本炒作下的一波过眼云烟?

分辨这些问题,厘清“元宇宙”的来龙去脉成为关键的一环。

最早提出元宇宙概念是一部发表于1992年取名为《雪崩》(Snow Crash)的科幻小说,作者Neal Stephenson在书中提出了“metaverse(元宇宙)”的概念。《雪崩》描写了一个现实人类通过VR设备与虚拟人共同生活在一个虚拟空间的未来世界的故事。

《雪崩》发表后吸引了大量企业和机构,按照这个理念开始打造各种虚拟平台,以游戏的方式,将现实世界发生的社交、购物、建造、经商搬到了虚拟平台上。一些世界级的企业如IBM也一本正经地在游戏平台上采买地产并建立企业的销售中心;一些西方国家政府也正儿八经地在虚拟平台上建立了大使馆;有些西方政党将严肃的政题放到游戏中进行辩论。可以说,以虚拟技术为平台的“元宇宙”从它诞生的那天起一直在悄悄地但缓慢地生长着,只是没有引起我们注意。

2020年突如其来的那场覆盖全球的疫情,整个世界被按下了暂停键。人们被隔离在家,通过网络触及世界,线上生活由原先短期的例外状态成为了常态,由现实世界的补充变成了与现实世界的平行世界。注意到没有:Zoom成为最流行的工作平台、腾讯会议一夜爆红、阿里钉钉使用者迅速增长。电商的普及从Z世代飞跨到老人、电子支付更加红火。几乎一夜间横亘在线上与线下的种种障碍被极大地移除,现实生活开始大规模向虚拟世界迁移,人类仿佛成为现实与数字的两栖物种,正是在这一背景下,“元宇宙”开始窜红,而2020年也被冠以“元宇宙元年”。2021年6月美国的“脸书”直接将公司名字改为“meta”,宣布5年内转型成为元宇宙公司;Roblox一向以“元宇宙”号称于世,今年3月份上市股价估值比上市前猛涨10倍,成为“元宇宙第一股”。国内的腾讯、字节跳动等也纷纷动作,在国内掀起了一股不小的投资与探讨的热潮。

而且,我注意到在中国的这一波元宇宙潮中,北京和东南沿海互联网公司集中的地区关注度明显高于其他地区,舆论场对此肯定的比否定的更加显著。这种现象显示中国对于新科技概念的敏感性在提升,同时也表明在元宇宙技术和产品不太明显的状态下,各方观察多于行动。

那么“元宇宙”究竟是什么东西?百度的解释是:利用科技手段进行链接与创造的,与现实世界映射与交互的虚拟世界,具备新型社会体系的数字生活空间。它整合了多种新技术而产生的新型虚实相融的互联网应用和社会形态,它基于扩展现实技术提供沉浸式体验,基于数字孪生技术生成现实世界的镜像,基于区块链技术搭建经济体系,将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在经济系统、社交系统、身份系统上密切融合,并且允许每个用户进行内容生产和世界编辑。

几个关键字有助于我们的理解:与现实平行的虚拟世界、基于数字孪生技术生产现实世界的镜像、允许用户内容生产和编辑。也就是用技术在现实世界外再造一个的与此平行虚拟世界,并允许人们同时生活在两个世界中,并在后一个世界中允许参与并编辑你想要的生活内容。

如此看来,叫“元宇宙”还是“末宇宙”其实并不重要,也许“元宇宙”这个有点故弄玄虚的名词几年后会被人们丢掉,但“元宇宙”所代表的平行于现实世界的虚拟世界一旦真的被“虚拟”出来却是真真的大事、一场能和互联网比拟的影响人类和各行业的大事!如果结论真的如此,那对旅游住宿业的影响会小吗?

当我们还在推敲“元宇宙”名字的时候,元宇宙所代表的虚拟世界已经来到我们的身边,影响着我们的行业。疫情期间,人们开始大量使用视频会议,线上办公、商务和娱乐活动代替了面对面的接触,键盘的敲击缩短了人们时空的距离。其实,视频会议就其属性就是二维的虚拟世界。

越来越多的AR和VR技术出现,加上日臻完善的网络,裸眼(或佩戴VR视镜)而立体的人物从视频上走下来,通话者彼此相隔千里却感觉近在眼前。假如你带着触觉感知器,甚至可以彼此握手且感受到对方的手温和握力。这种高度拟真的网络视频系统—思科的“网真”身上曾有点影子,未来却完全可期。这样的虚拟平台一旦出现,高端酒店完全可能因为其密布的网点和完备的接待场景而织成一张巨大的商务视频会议网络而成为行业的下一个功能亮点,赢得其竞争优势?

高度发展的MR技术对旅游和酒店场景的虚拟同样充满了技术的冲动。我们到酒店里参加婚礼,殿堂美轮美奂,新人婚礼的场景却各不相同,别致新颖。婚礼结束,现场一片狼藉,所有鲜花、舞台造型顿成废物,下一场婚礼从头再来。且不说这每一场婚礼一次性场景的巨大浪费,现实空间场景造型的局限性让我们很难徜徉在海上、森林、花间、月上。元宇宙背后的虚拟技术却会让我们得以所愿。如果哪一天,婚礼场景虚拟成真,我们的酒店产品会变得多么绿色、多么浪漫、多么酷炫?

我们常说酒店提供住、吃、娱乐、会务的功能,住要实实在在的一张床、吃要提供实实在在的菜和饭。但是很多人住酒店并不是真的要在你的酒店住一晚或吃上一顿饭,他要的只是入住豪华酒店的和品尝美味佳肴的体验。比如许多人希望能到世茂的深坑或到上海中心的J酒店酒店住一晚,是他今晚没地方住吗?不是。现实的逻辑是因为要体验所以必须住。如果元宇宙的技术告诉你,在家里或在其他地方,只要你链接了这个虚拟平台你同样能得到入住J酒店或深坑酒店的体验,甚至比身临现场更细致入微的体验,你还坚持要去实地住那一晚吗?

同样的情景也会发生在旅游业虚拟情景再造上。相信有无数人曾希冀能在中国最美最险318国道上骑行一圈或徒步一次,最好走到珠峰脚下甚至直接攀上8千多米高的顶峰,无奈体能、时间、胆略、高反等限制,大部分人止于暇想。当元宇宙把一个与真实世界完全一致的虚拟世界(318和珠峰)搬到你面前时,让你在家里或在一个特定的场所,真实而又无危险地体验这个旅途过程时,你是期待还是拒绝,你是把它当做游戏还是看作你生命的拓展?

现在的虚拟环境大多以游戏方式呈现,这就是Roblox作为一家生产游戏内容的生产商市值大涨的原因,但要是认定虚拟的都是游戏就有点偏颇了。

从米兰·昆德拉虚拟补偿理论,我们知道:“人永远都无法知道自己该要什么,因为人只能活一次,既不能拿它跟前世相比,也不能在来生加以修正。没有任何方法可以检验哪种抉择是好的,因为不存在任何比较。一切都是马上经历,仅此一次,不能准备。”现实世界是唯一的,它只能“是其所是”,但意义只有在比较中才浮现,而虚构世界可以“是其所不是” ,从而挖掘出存在的多种可能性。因此,当元宇宙能够创建一个平行于现实世界的虚拟世界时,人类文明的底层冲动被激发是自然的。

同时说到底,人生一切都是体验而并非结果,甚至吃饭、穿衣等物质活动也是为了保障体验的进行。住酒店和探险大多数是出于体验,各种娱乐更是出于体验的需要。只要技术支持,理论上各种场景都是可以被虚拟的。这一推测符合元宇宙构建的三个阶段理论即数字孪生—虚拟原生—虚实融合。

如此说来,将来旅游、探险、娱乐、住酒店、品美味、聚会等等一切,只要有需要都可被虚拟进而被“编辑”,然后参与到虚拟之中去?现实中实现不了的可以在虚拟世界中得到补偿?其实这一切有着隐约的脉络可循:《西游记》绘声绘色在人们的头脑中构建了一个虚无的神鬼世界,《阿凡达》用视听造梦的技术给了人们飞行地外星球的沉浸感,《模拟飞行2020》用如临其境的VR技术让我们栩栩如生,获得满满的参与感,未来的“元宇宙”希冀让我们在平行的虚拟世界中斩获补偿感。

那么虚拟技术能否承担起构筑我们想象中的另一个世界?从技术上看,“带上头盔就能进入到一个超级逼真的虚拟世界”的元宇宙,所需要的沉浸感、低延时、接近于现实世界的虚拟世界效果,都需要极为苛刻的视频压缩算法、显示技术、网络技术、VR渲染技术和计算处理能力和更先进的移动通信技术,目前的技术距此显然还有距离,假以时日呢?也许这就是眼下那么多大资本和科技公司对元宇宙趋之若鹜的动力所在。

然而“元宇宙”不仅仅搭建一个我们想要的逼真的虚拟世界,它还有许多重要的社会属性。根据元宇宙理论,它至少包括以下要素:身份、朋友、沉浸感、低延迟、多元化、随时随地、经济系统和文明。它把现实世界的各种社会要素聚拢在一个平台上,构成一个与现实世界完全交融的新世界,同时它必须具备“前所未有的互操作性”——用户必须能够将他们的化身和商品从元宇宙中的一个地方带到另一个地方,无论是谁在运行元宇宙的特定部分。因此这个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是紧密交互的,用元宇宙的术语来说就是“可编辑”的。

在现实的旅游、酒店行业中,有酒店的投资者、设计者、建造者、管理者、游客和住客等不同的角色。投资者要买地、募资、立项等以获得建造酒店的资格;设计者和建造者要通过招投标,以自己的设计理念和建造能力获得项目的实施资格;管理者则将以“品牌、系统、人才、标准”将酒店运营得当;消费者则通过购买来获得分享酒店各种产品的机会。在元宇宙的虚拟世界里,这些角色一样不缺,运行机理也是现实世界的平移并允许充分的创新。并且元宇宙具有庞大的地理空间供用户选择、探索。一种是由AI生成现实世界所没有的地图,另一种是以数字孪生的方式生成与现实世界完全一致的地图。这样,现实中的各个经济体和自然人可以在一个虚拟的世界里,按照自己的理想、兴趣、能力、精力、财力去扮演一个个完全不同的角色,去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

比如想当酒店的老板,在理想的地理空间中选一块好地,邀请一家著名的设计公司打造一个心仪的度假酒店。如果想当个管理者,可以接受一家虚拟酒店,开创一个崭新的“品牌”,把你的营销和现场管理能力淋漓尽致地发挥出来;如果是享乐者,虚拟的平台上有各种类型的酒店、度假村(包括许多现实中并未存在的豪华酒店、特色酒店)可以尽情享受体验。

旅游业的虚拟世界也是如此。

人们通过购买资格、虚拟服装等在虚拟世界中建立自己的“化身”,通过化身参加虚拟的社团或组织,加入自己喜欢的游戏(比如投资酒店、主体乐园、建设景点等)攒取奖金形成收入,也可以通过出售道具(比如各种虚拟产品)获取收入,同样也可以通过完成各种任务(有点像某宝上完成种树之类)积累收入。利用“收入”继续参加虚拟世界的活动或进行消费,最重要的是也可以把“收入”兑换成法币,回到现实世界成为真正的财富。在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不断的循环过程中,“生产-消费-再生产”或“投资-盈利-消费-投资”经济关系得到了延续。

这意味着大量的现实经济活动有可能伴随着元宇宙的实现,从线下迁移到线上。现实世界的物质消耗降低的速率与虚拟世界的建设速率呈现强相关,人们的社会行为逐渐分离到现实和虚拟两个世界中去也就成为大趋势了。

以上我们简述了元宇宙的来龙去脉、结合旅游酒店业描述了虚拟世界的技术和可能的场景、分析了在元宇宙建立过程中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的经济关系的循环和互动。

概括说,旅游酒店业的元宇宙是虚拟与现实的全面交织,无物不虚拟、无物不现实,虚拟与现实的区分将失去意义,这对行业的场景创新催化力极大。

旅游酒店业的元宇宙将以虚实融合的方式深刻改变现有预订、营销、设施建设和资源管理、产品和消费场景、行业组织结构及其运作方式。然而我们相信今后虚拟生活不可能完全替代现实生活,只会形成虚实二维的新型生活方式和线上线下一体的新型关系,这对旅游酒店业既会产生分流也会叠加机会。当然随着虚实融合的深入,元宇宙中的新型违法犯罪形式对旅游酒店业行业监管工作形成巨大挑战也是无法回避的事实。

如果一定要对元宇宙与旅游酒店业的未来关系做一个判断的话,我想说,它是行业的一个美好的未来,但绝不是我们行业数字化的终极,而是旅游住宿业数字化平行的的一个阶段和形态。

曾经和鹿马科技CTO—Roger Hus博士讨论过,为什么元宇宙会如此走红?博士的回答颇有启示:技术需要新突破、资本寻找新热点、用户等待新体验,由此元宇宙脱颖而出,它对旅游酒店业是机遇大于挑战。我赞同这一观点。

还要提及的一个事实是,虽然元宇宙的前景似乎美好,但因为技术路径较长,其实现的时间线也需要相当的年份的。作为旅游酒店行业,需要对此建立前瞻感,没有必要对此产生任何形式的”焦虑感”,踏踏实实地做好眼前的行业数字化或许是对这个“新潮”话题最理智的应对态度。

编辑:Coinyuppie,本文链接:https://crypto001.com/metaverse/9901.html

(0)
上一篇 2021-12-22 上午11:29
下一篇 2021-12-22 上午11:33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