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元宇宙,简直是胡说八道(下)

就连把一个世界的“苹果”放到另一个世界都很难做到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元宇宙最近炒作得很厉害,给人的感觉是元宇宙就是未来。但这篇文章是来泼冷水的。而且言辞非常严厉,元宇宙纯属胡说八道。你也许对此也有一丝狐疑,但是,当你看到兜售这些东西的人是如此的自信时,你可能会有点犹豫,疯的是不是你自己。希望这篇文章能给你一些慰藉。文章来自编译,篇幅关系,我们分两部分刊出,此为第一部分。

什么元宇宙,简直是胡说八道(下)

图片来源:iStock

划重点:

元宇宙是胡说八道,因为它承诺的交叉兼容性其实行不通

元宇宙是胡说八道,因为没有人能真正解释清楚为什么它比别的好

什么元宇宙,简直是胡说八道(上)

元宇宙是胡说八道,因为它承诺的交叉兼容性其实行不通

什么元宇宙,简直是胡说八道(下)

马克·扎克伯格挑选了一套元宇宙服装(图片来源:Facebook)

关于与游戏相关的元宇宙,被引用频率最高一种的说法也许是这个:它是把我们的数字生活整合到一个原始账号的关键。区块链的魔力让我们可以,比方所“拥有”一件武器,然后可以在《暗黑破坏神》以及《美洲新世界》(New World)里面使用同一件武器,或者可以把我们打磨了一个月的戒指卖掉来换真金白银(所谓真金白银我指的是理论价格不断波动的加密货币)。但这种大肆炒作的互操作性忽略了很多跟游戏是怎么制作出来有关的问题,大概有一千个吧。

MMO 资深人士 Raph Koster 最近撰写了一系列文章,他在里面详细介绍了游戏对象的工作原理,谈到了简单道具在游戏之间传递的诸多困难。他说:“我们不应该低估确定《荒野之息》(The Legend of Zelda: Breath of the Wild)里面的一块馅饼到了《光环》里面应该值多少钱?或者说怎么把每一个游戏的东西映射到其他游戏里面?我们不应该低估这项任务的难度量级。”

“目前,关于虚拟世界里‘东西能做什么’还没有标准,我们也不应该想要这种标准。设定标准的同时也会设定限制,这会极大地抑制创造力。还有太多可能性有待探索。”

Koster 后来的确谈到了元宇宙怎么才能行得通的问题,但技术可能性仍然会先遇到设计上的挑战,哪怕是像苹果这样简单的东西。比方说:“如果在一个世界里面,这个东西吃了就可以恢复健康的话,你把它带进一个不应该能痊愈的游戏里面就破坏了游戏的平衡了。” 或者:“一款生存游戏可能需要的是实际的营养价值,而不是单一的‘食物’价值。”

每一个跟元宇宙兼容的游戏会不会变成一团《堡垒之夜》黏糊,把所有东西都混在一起呢?在 Facebook 所做的元宇宙演示当中中,John Carmack 把目前的元宇宙开发称为是“架构太空人(Architecture Astronauts)的蜜罐陷阱”,也就是“只想从最高层面看待事物的程序员或设计师”。

目前大肆宣传这项技术的人似乎一点经验都没有,甚至连制作还没有触及这些问题的“常规”游戏的经验也没有,好像热词用对了就可以让想法变成现实一样。以 Decentraland 为例,这是加密货币爱好者的《第二人生》,我们去年看到它的时候这东西还相当的沉闷无趣。不过,它显然有足够的生命力去撑到举办一场游戏内的节日,就在本月,Deadmau5和Paris Hilton还去打碟了,就像一个聚焦元宇宙的博客总结那样,这个节日“真正展示了在元宇宙空间可以实现什么样的惊人壮举。”

还有很多其他的区块链游戏。比方说,《The Six Dragons》看起来就像是模仿《法律与秩序》(这个圈子的人的共同审美情趣)的冒牌版的《天际》(Skyrim)。这些游戏往往会以“去中心化”或某种表达玩家拥有的含糊方式,变着法子来推销自己,但本身能成为一款独特的视频游戏的,我还一个都没见过。元宇宙不能仅仅为了证明自己而存在。

元宇宙是胡说八道,因为没有人能真正解释清楚为什么它比别的好

这个星球也许有人能说服我元宇宙确实是人类互动的未来。唐·德雷珀(Don Draper,《广告狂人》主角)可以做到,而且在此过程中说不定会还能把我弄哭。但到目前为止,很明显,就像威廉·吉布森独自赛博空间是为了“令人回味但本质上毫无意义”一样,尽管扎克伯格与Sweeney之流在宣传元宇宙时声称这就是未来,但却没有任何令人信服的论据来说明为什么这玩意儿应该存在。

试着把所有的娱乐统统塞进一部庞大的内容《恐龙战队》(Ivan Ooze)里面,我们究竟想要得到什么?

扎克伯格把元宇宙叫做是“你可以把元宇宙看作是一个具象化的互联网, 在这里你不仅可以查看内容,而是与其他用户一起身处其中。” 他究竟有没有用过互联网吗?你想怎么具象化?

扎克伯格谈了一大堆关于屏幕的废话,但屏幕的伟大之处在于它们只占用你一部分的注意力,而不是完全的感官沉浸。

在长达一个半小时的主题演讲里,Facebook 给生活在元宇宙里面就提出了一个可行的想法,那就是做一个你的房子的虚拟版(由蹩脚的 3D 渲染对象组成),参加虚拟的会议(这样就算你开Zoom会议累了也不能关闭摄像头了),而且还给你安排了一个虚拟的工作区而不是物理的工作区(不管跟真实桌面相比,虚拟桌面是多么的笨拙)。元宇宙有太多的开发聚焦在重建上了,但重建出来的都是我们在现实世界中就已经拥有的东西,但更糟糕。他们推销的元宇宙,似乎只是变着法子把同样的胡说八道推销给大家。

什么元宇宙,简直是胡说八道(下)

《堡垒之夜》的Thanos Crossover(图片来源:Epic Games /漫威)

今年早些时候在一次接受采访时,Sweeney 表示,元宇宙的杀手锏功能是“你跟朋友一起会拥有很棒的社交体验”以及“在 3D 世界里面一起互动”。他举了《堡垒之夜》作为例子。但是,元宇宙能怎么让这种体验变得更好呢?几十年来,我们就一直是边玩游戏边聊天!试着把所有的娱乐统统塞进一部庞大的内容《恐龙战队》(Ivan Ooze)里面,我们究竟想要得到什么?

作为证据,社交媒体和电信公司就足以合并的不好。就算我们有了令人惊叹的 AR 眼镜,让我们可以玩更逼真的《精灵宝可梦Go》,我也不需要把那个精灵带进我那蹩脚的元宇宙大厦里面。哪怕我们有了脑机接口,我也不想生活在具象化的互联网里面,因为触觉是我们体验世界的重要组成部分,点击鼠标的感觉要比在空中摆出手指枪的手势要好。

科技公司会继续推动元宇宙,到头来我们都将被迫应付这个东西。但与此同时,当每一场宣传都感觉毫无意义时,不要觉得是自己失去了理智。元宇宙绝对是胡说八道。

编辑:Coinyuppie,本文链接:https://crypto001.com/metaverse/9842.html

(0)
上一篇 2021-12-21 上午12:05
下一篇 2021-12-21 上午12:07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