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包装下的景区荒蛮战事

风吹得太猛,一群想蹭元宇宙热点的景区们跑步入场。

起风了

11月中旬,全国第一家“元宇宙研究中心”出现在湖南张家界景区。

两个土家族服饰女孩笑吟吟地拎着红色条幅,背后白底黑字的新门牌“元宇宙研究中心”格外乍眼,一群人举起手机对着她们狂拍短视频。

此时此刻,土味与潮流、虚拟与现实、元宇宙与景区被融为一体。

一家景区为何要挂牌“元宇宙研究中心”?

面对质疑,景区相关负责人回应称“研究元宇宙是认真的,目的是为游客探索出更好的旅游体验”。

紧随张家界步伐,元宇宙这把火烧到了大唐不夜城。

曲江文旅旗下的这家公司宣布筹备“全球首个基于唐朝历史文化背景的元宇宙项目《大唐·开元》”。在不倒翁女孩之后,它终于找到了第二个一夜爆红的流量密码。

唐朝与张家界纷纷诠释了“万物皆可元宇宙”,海昌海洋公园则简单粗暴地把元宇宙和营销活动画上了等号。

一场“海底奇幻万圣季——打开年轻社交元宇宙”主题活动成了海昌海洋公园今年万圣节的新噱头。

在各家景区争相抢占元宇宙热度的同时,似乎又没人说得清究竟啥是元宇宙,但只要有风吹草动,即便像是盲人摸到大象的一角,也足够引发一连串爆炸效果。

与此同时,景区们还在关注与其他赛道,尤其是与VR、XR融合的机会。

最直接的表现是大厂的动作,张艺谋导演联合创办的元宇宙概念公司当红齐天集团于10月13日宣布完成数亿元B轮融资,小米战投、建银国际领投,野草创投、联想创投参投。

据悉,当红齐天集团由张艺谋与齐笑、马子涵联合创办,业务以落地大型XR场馆为主,包括上海迪士尼小镇SoReal 5G XR超体空间、北京首钢“1号高炉”SoReal 5G XR超体空间、广西柳州祥云SoReal 5G XR螺乐园等,涉足全国12个城市。

热潮汹涌下,创业者跑步入场,投资人宿夜难寐,大厂争相下注,景区也开始造梗、狂欢,似乎谁都不愿错过这个难得的新风口。

炒概念

元宇宙之前,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一个词能在文旅行业有如此的煽动性和号召力,它让造概念者激动,让股民疯狂,它在二级市场掀起一轮风暴。

“元宇宙研究中心”挂牌成立后,张家界景区隔日股价上涨5%,曲江文旅宣布筹备元宇宙项目后,股价更是当日飙升10%。

因为这一切的荒诞,收获了一波涨停之后,也导致了景区蹭热点、操纵股价等争议,为“元宇宙”这个词汇带上了一丝调侃与讽刺色彩。

一位对元宇宙深感不安的文旅业内人士曹清斌说出了自己的疑惑,“从虚拟取代现实的角度来看,元宇宙与景区应该是天生死敌,为什么大家就突然一窝蜂炒作起来了呢?”

他强调,“如果仅仅是VR,甚至一场营销活动就可以叫做元宇宙,除了可以在二级市场割菜,景区们也未免把这个概念想得太简单了。”

事实上,真正的元宇宙可以低成本地创造几乎所有的乐趣。不仅仅是娱乐甚至于社交,亲情和成就感都有可能在元宇宙中被模拟和实现。

最先对元宇宙心生警惕的是梁建章,这位携程创始人毫不留情地怼了元宇宙。

他直言,如果我们真的把元宇宙当作真宇宙的替代品来看待,那就离人类社会的停滞和灭亡不远了。

按照梁建章的解释,元宇宙可以足不出户满足各个层次的心理需求,包括安全感,社交,自尊心和成就感。因为不需要符合真宇宙的逻辑性,可以凭空创造很多虚妄的乐趣,就跟毒品一样,让人获得真宇宙里面不可能获得的乐趣,或者真实世界里成本非常高的乐趣。

“比如可以创造绿色的天,蓝色的沙漠,完美的俊男美女,也可以让你赢得每一场足球比赛和牌局,满足虚妄的被尊重感和成就感。”

即使如此,狂热的信徒越来越多。

多个平台上,“虚拟网红”们已经开始了景区打卡营业。

他们有像同一条流水线上打造出来的相似的脸,区别只在于发色和名字——Gina和Luna是灰色头发,imma是粉色,icoco是蓝紫色,饱和度一个比一个高。

到了元宇宙的景区新世界里,他们仍然做着网红们的日常:逛吃、十几秒短视频,发标准姿势的照片。

在小红书搜索“元宇宙”,相关笔记超过了两万篇,一篇元宇宙网红打卡地自拍吃火锅收获了357个点赞,有网友直言不讳地跟帖留言,“什么沙雕玩意啊这是?”

泡沫堆得越来越高,概念已经被景区和大V们炒烂了,但还没尝到元宇宙甜头的观众已然心生反感。

很遥远

虽然没有人知道元宇宙能否到来、何时才能到来,但萎靡了太久的景区们需要一个概念,即使它很遥远。

今年第三季度,张家界单季净利润同比减1871.73%,单季度扣非净利润-3317.8万元,同比下降2469.53%。

一家主营业务惨淡的景区企业掣起了元宇宙大旗,这被投资人李华健视为是荒谬的。

最近几个月,李华健看了太多与元宇宙相关的项目。

一家北京入不敷出的景区想开发双减后的研学旅行课程,让孩子在虚拟现实中寓教于乐,但因为政策敏感不了了之,还有一家上海的室内乐园想开发多人参与的虚拟社交游戏,让游客虚拟形象参与互动,被他告知耗资太大,投资回报率不可行。

危机关头,公司将产品与元宇宙的概念结合到一起,拿着一份产业报告四处寻找投资人,很难寻来转机。

一位年轻的创业者到豆瓣“元宇宙”小组发帖,寻找融资机会。他说自己想做共享导游,因为从长远看,共享导游是“连接景区与游客之间的终端”。

这些项目十分相似——披着元宇宙的皮,实际上跟真正的元宇宙相去甚远。

如果说元宇宙是一栋大楼,这些探索相当于连第一块砖都没有砌好。李华健理解那种急迫,“什么火就沾什么,企业可能有时候觉得这样会比较好融钱”。

曹清斌称,“这些景区所谓的‘元宇宙研究’,无非是将过去的VR换了个说法,并没有深入了解这个概念对旅游行业的帮助。”也有业者指出。其实,元宇宙需要的资金沉淀对于大部分文旅企业来说难堪重负。

以虚拟人为例,如果元宇宙能实现,需要大量的虚拟内容、场景、表演,这比做一款动画片、游戏耗费的精力更庞大。

曹清斌表示,“这方面的人才有限,怎么办?这就需要虚拟内容的工业化创作,我们希望能标准化、流程化、自动化,让更多人参与进来。等基础构建差不多了,创意型公司的机会就来了”。

也就是说,只有技术足够简单、智能,才能吸引更多用户参与,建立起元宇宙生态。

可是真到那一天,旅游业会更好吗?

最近,梁建章“人口学家”的身份外又多了“反元宇宙斗士”的称号,他在澳门的携程全球合作伙伴峰会上定了调子,“疫情结束,真宇宙战胜元宇宙。”

梁建章直言今天旅游行业又多了一个使命和责任,就是创造完美的旅行体验,”让元宇宙不能替代真宇宙,而是促进人类对真宇宙的探索。”

剩下唯一的问题是:子弹还在飞,元宇宙与景区的荒蛮战事还将持续多久?

本文受访者皆为化名

你如何看待景区排队入场元宇宙?欢迎在下方留言框与旅界君互动。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旅界”(ID:lvjienews),作者:需要铂金包的妈咪

编辑:Coinyuppie,本文链接:https://crypto001.com/metaverse/9788.html

(0)
上一篇 2021-12-20 上午11:58
下一篇 2021-12-20 下午12:00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