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正在撇去“泡沫”

元宇宙带火的不只“柳夜熙们”

带着元宇宙和虚拟偶像的标签的柳夜熙,只发布了两条短视频就涨粉500多万;由于一封关于元宇宙社交产品的公开信,天下秀的股价4分钟飙升50亿元。甚至于很多还未推出与元宇宙相关产品或服务,仅是其某些业务与元宇宙擦边的企业,也受到了部分投资者的追捧。

元宇宙正在撇去“泡沫”

这种过于狂热、浮躁的市场情绪很快被察觉,天下秀、中青宝、盛天网络等在内至少有10家公司收到了有关部分监管函或关注函。至此,部分投资者开始回归理性。11月18日,宇宙概念板块中69只股票有60只股价均下跌,其中,29只跌幅超过5%。

当然,《科技向令说》并非凭此否定元宇宙的未来潜力,相反,我赞同元宇宙将成为下一代互联网革命性交互形式。那么,在市场情绪逐渐回归理性的大环境下,哪些企业能从中受益?

炒房、炒脸、炒地皮,元宇宙“去泡沫化”势在必行

元宇宙正在“去泡沫化”。

事实上,在这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有不少的企业借元宇宙“博出位”。比如,今年5月18日,韩国信息通讯产业振兴院联合25个机构和企业成立“元宇宙联盟”;美东时间10月28日,Facebook 宣布公司名将更改为“Meta”,即单词 Metaverse(元宇宙)的前缀,这家老牌社交媒体公司开始转变为一家“元宇宙”公司。

又比如,最近引发热议的“元宇宙买房”,前有房地产商宣布在元宇宙虚拟世界游戏《The Sandbox》,购入最大的数字地块之一,投资金额高达500万美元;后有Decentraland上,某数字土地以243万美元加密货币被售出,售价甚至略高于“富人区”美国曼哈顿的平均单套房价。更有甚者,社交网络上也在风传“兼职游戏捏脸师月入过万”“上海捏脸师月入4.5万”等话题。

需要注意的是,在这样的“狂欢”背后,是还未落地的元宇宙。

清华大学新媒体研究中心年内发布的《2020-2021年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里指出:目前大规模“元宇宙”的产品化还十分遥远。科幻作家陈楸帆也认为,目前没有一家公司或者一种技术可以涵盖所有“元宇宙”需要实现的全部东西,因为它涉及大量基础设施,并非单一平台,也不是单一应用。

元宇宙正在撇去“泡沫”

抛开泡沫中那些仅以概念来博取关注的企业或产品,事实上,目前市场内还是存在一部分不蹭概念,但其技术和业务与元宇宙时代紧密关联的企业值得关注,比如三维数字化应用解决方案。

作为“元宇宙概念第一股”的Roblox认为,元宇宙是一个持久的、共享的三维虚拟空间,具有身份、朋友、沉浸感、低延迟、多样性、任何地方、经济、文明等关键特征。

而在《科技向令说》看来,如果要给元宇宙打上一个最典型的标签,那么沉浸感必然是首当其冲,3D技术作为VR的上游产业,积木易搭在技术上完美的契合了元宇宙的体验需求,它利用WebGL 3D开发技术,通过对模型数字压缩、纹理映射,可以保持物体与空间场景的高保真、高还原,实现在多平台720度浏览和交互。

其次,模式上,元宇宙作为下一代互联网,需要大量赛博世界的“基建”项目。而作为元宇宙内容生态基建赛道的3D技术领域,积木易搭同样拥有巨大的应用增长空间。

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一个完美的元宇宙世界里,虚拟数字人必不可少。而积木易搭的手持系列3D白光扫描仪,可以利用其在真人扫描建模基础上,通过自主研发的编模软件Ruler3D实时渲染、纹理映射、修复达到人物面部特点的高保真、高还原,打造出相应的虚拟数字人,完美的解决了未来元宇宙中VR、AR等技术所需的人体数字模型问题。

最后,元宇宙从来都不是纯虚拟的世界,而是用虚拟的手段去激活现实世界,所以像积木易搭这种能结合文娱、教育、政务、经济、科技等各大领域提供服务与技术应用解决方案的企业,反而会比只专注纯虚拟世界的企业拥有更大的元宇宙想象空间。

看底蕴、看技术、看赛道,元宇宙投资者还在关注什么?

三维数字化应用解决方案从技术、模式还是业务的角度来看,都可以看作是未来元宇宙落地时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与此同时,行业背后的投资潜力也得到了市场的认可。

一方面,是因为它们不是“为元宇宙而生”,所以即使没有元宇宙的热度,这类企业依然有着充分的业务基础。

比如积木易搭,它在云宇宙“风起”之前就已经拥有了自主研发的3D数字化平台,还为泛家居、文博、陶瓷工艺品、电商、工业等行业用户提供全价值链3D数字化应用解决方案,并且其提供三维数字技术支持的客户里不乏阿里巴巴、京东、华为、浪潮、京东、苹果等互联网大厂。

不同于那些依附元宇宙而生的“菟丝花”,这类“抓住风口但不唯风口”的企业才能进退自如,具有拥抱风口的无限可能。

元宇宙正在撇去“泡沫”

另一方面,尽管这类企业与元宇宙依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并未“变轨”,而是始终如一的做自己擅长的事情。

积木易搭联合创始人兼CEO丁勇曾表示:我们最终希望用通用底层技术赋能各个行业的三维数据化的发展,将定制类的解决方案转变为标准化的产品,让3D前沿技术最终变成大众企业在效率、营销方面的赋能工具,真正解决广大企业在数字化转型升级过程中面临的高成本、运维难、效率低等方面的难题。

也正是基于这样明确的定位,积木易搭甚至还在2019年进行了减法部署,缩减了对于垂直行业的定制研发,专注于底层通用技术的研发,使得整个公司的发展目标更加聚焦,最终打磨出了从硬件设备到软件引擎再到3D数据编辑工具及服务的整体解决方案。

除此之外,由于价格大众化、软件云端化、技术平民化、模型轻量化等优势,在整个行业内,积木易搭都是领先的3D数字化解决方案提供商,在技术的成熟度、完善度、易用性、人性化、经济性等方面都已取得了巨大突破。目前,3D建模领域能提供集“软硬一体化”全栈产品及解决方案的企业里,积木易搭几乎是业内唯一。这也意味着积木易搭已经构筑了远超同行竞争壁垒,获得了持续的竞争优势。

“抓住风口但不唯风口”、“做自己最擅长的事”以及“在赛道上已经做到了头部”,以积木易搭为代表的三维数字化应用解决方案在元宇宙里也是“金标的”。

元宇宙既需要Meta和腾讯,也需要Bolygon和积木易搭

北京大学教授胡泳总结元宇宙:“它是虚拟世界、设备、服务、软件等的大集合。互联网是一套广泛的协议、技术、管道和语言,再加上访问设备和内容,以及它们上面的通信体验。元宇宙也将是如此。”

由此可见,元宇宙既是全面的也是复杂的,不过,也正是基于其全面且复杂的特性,导致各路玩家在征战过程中,巨头们往往是先锋军也是主力军。

现在市场上往往将元宇宙产业链分为七个层次,即体验层、发现层、创作者经济层、空间计算层、去中心化层、人机交互层以及基础设施层。

大部分巨头由于本身就拥有巨大的流量入口,所以在体验层拥有着极高的话语权,并开始逐渐深入其他层次,比如2014年以二十亿美元高价收购了虚拟现实公司Oculus和推出VR社交平台Horizon的Meta(原Facebook),已经进入体验层与人机交互层;投资了Roblox和Epic,并初步构建起了Metaverse基础生态的腾讯则在体验层、创作者经济层、去中心化层都有所涉猎。

宏大的战场上需要“先锋军”与“主力军”,但同样需要“后备役”,比如游戏引擎的Bolygon,游戏领域的Party Animal团队,虚拟AI方面的超参数和元象唯思,社交领域的绿洲VR以及3D数字化解决方案中的积木易搭,这类创新企业就像是另一种形式的“主角”。

化身“元宇宙后备役”的他们,不仅为细分赛道提供“粮草”,一步一步踏实做好元宇宙全面布局中的一环,还在资本大量涌入形成了局部和周期性过热的背景下,不骄不躁,稳扎稳打,成功奠定行业底层技术构架。

他们的一小步是元宇宙的一大步。

比如在元宇宙落地的过程中,模型输出轻量化实现云端存储是必然趋势,否则很难快速地导出适配性极高的终端模型。而积木易搭基于自研软硬件和WebGL开发技术,不仅能让三维模型实现数字孪生,更可将大模型“瘦身”到十几兆,实现HTML网站/APP/微信小程序/H5/公众号/WEB等终端承载,节省90%以上存储空间。

总而言之,正是因为有了更多像积木易搭这样致力于做“水电煤”的“元宇宙后备役”,才使得热度居高不下的元宇宙有了“去泡沫化”的希望。在未来新一轮颠覆式的“场景革命”中,它们也将是当之无愧的主角。

编辑:Coinyuppie,本文链接:https://crypto001.com/metaverse/9775.html

(0)
上一篇 2021-12-19 下午9:18
下一篇 2021-12-20 上午11:53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