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剑指VR/AR,但元宇宙讲师或许更适合他

对于罗老师来说,元宇宙这轮热度或许需要换个角度来思考。

在当初锤子手机官方论坛下线时,作为锤子科技曾经的“灵魂”,罗永浩曾在社交平台表示,“看得淡一点。嗯,火苗一直都在…… 我明年春天就重返科技行业了,而且是还完债的当天就会回去”。12月16日凌晨,他在与网友互动时透露,自己重返科技行业后将瞄准VR(虚拟现实)、AR(增强现实)、MR(混合现实)领域。

罗永浩剑指VR/AR,但元宇宙讲师或许更适合他

要知道,就在一个多月前,也就是Facebook改名为Meta时,罗老师对于元宇宙的看法还是“从不相信元宇宙会成为未来”,以及“技术上还差得远,那种要发展到分不清真实和虚拟的程度才行”。如今宣布进军VR/AR领域,看起来是要自己下场来缩短技术差距,来给友商打个样。

罗永浩剑指VR/AR,但元宇宙讲师或许更适合他

从牛博网到英语培训学校,再到智能手机、电商直播,细数罗老师这二十年年来所进入的领域,几乎永远都是在追逐风口。如今,电商直播在经历了从2016年的萌芽到2020年的高峰后,想象空间俨然已经不大,但作为2021年最为热门的概念,元宇宙却显然还有着无限的未来。

罗永浩剑指VR/AR,但元宇宙讲师或许更适合他

可能在许多人眼里,罗老师对于科技行业一定是真爱,毕竟他已经宣布在直播带货生意做得风生水起时要急流勇退,投身到曾经让负债6亿元的这一行业中。正如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所言,”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我国同样也有“吃一堑长一智”的俗语,但罗老师似乎还是义无反顾。

如今在直播带货赛道,罗老师无疑是少数能够与李佳琦、薇娅并驾齐驱的头部主播,并且和通常作为销售气氛组的带货主播不同,他是少有的摆事实、讲道理的一股“清流”。自去年愚人节时在抖音首播后,仅仅一年半后,罗老师就靠着直播带货几乎完成了数亿元的还债目标。如果是一般人,相比于投身市场竞争激烈的科技行业或者是虚无缥缈的元宇宙,继续在电商直播领域过“数钱数到手抽筋”的日子难道不是更好吗?

罗永浩剑指VR/AR,但元宇宙讲师或许更适合他

当然了,罗老师并不是一般人,并且他也曾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直播带货不是他的理想和热爱的方向。而除了直播带货并罗老师所爱,站在更现实角度来看,选择从直播带货行业离开似乎也可以用“赚够了就跑”来形容。从去年行业组织规范电商直播,到今年监管部门对直播带货平台提出六点要求,再到如今部分头部主播出现逃税丑闻,无疑也表明这一赛道的野蛮生长阶段已经结束,整个行业也在陆续走上成熟化或者说正规化的道路。

更为不妙的是,头部主播无论是对于平台还是品牌方来说,都几乎已经成为尾大不掉的存在。淘宝和抖音强化“品牌自播”,以及李佳琦和欧莱雅的纷争,其实也都在说明这一点,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罗老师抽身而退也就不那么让人意外了。

那么元宇宙是一门好生意吗?事实上从长远的角度来讲,元宇宙作为如今互联网的跨越式升级版本,自然是代表了未来。

罗永浩剑指VR/AR,但元宇宙讲师或许更适合他

作为信息化、数字化的下一个阶段,元宇宙是对现实空间“去物质化”,自然是魅力无穷,因此也引得从Meta、Intel,到腾讯、字节跳动、网易等巨头的竞相加入。尽管当下元宇宙还处于各方自说自话的阶段,外界对于元宇宙到底是什么尚未有一个统一的定论,但是这并不妨碍市场认为“沉浸感”是目前唯一一个可以做出巨大跃迁,且令大众明显有区别感知的前进方向。

所以在有些观点看来,罗老师选择做AR/VR/MR大概率是基于这一原因,就好比智能手机是移动互联网的入口,VR头显、AR眼镜等产品同样也将是元宇宙的入口。然而作为提供沉浸式体验的设备,VR/AR虽然看似前景广阔,但罗老师如果不转变思路,那么重走当年锤子科技的老路则极有可能是一种必然。

从硬件角度来说,VR/AR是与智能手机类似的技术、资金双密集行业,从2016年的VR元年到现在,初步的技术积累也已经相对成熟。

罗永浩剑指VR/AR,但元宇宙讲师或许更适合他

目前来说,类似HTC VIVE Pro 2这样的消费级旗舰VR设备,所提供的120°最大水平视场角已经接近人眼的水准,但5K的分辨率距离无栅格体验的16K还有很大的距离,暂时还很难模拟真实的视觉体验。不过如果不追求完全拟真的体验,售价299美元的Oculus Quest 2其实也给出了一个低成本的解决方案。可是当年锤子科技留下的“一地鸡毛”着实坑到了一批供应商,那么罗老师要如何在供应链面前重塑商誉呢?

罗永浩剑指VR/AR,但元宇宙讲师或许更适合他

更何况,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公布的相关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国内AR/VR行业的融资数量为20起,其中包括多个数亿元人民币的大额融资。因此罗老师在这一赛道所要面临的竞争者,既有被字节跳动纳入麾下的Pico,以及华为、OPPO等老牌巨头,也有一大批新兴初创企业,所以单靠流量就想在这样一众对手中突出重围,看起来并不那么现实。

事实上,就如当年罗老师在锤子科技被字节跳动收购后,网友建议他去直播带货,以最大限度发挥其“讲相声”的能力一样。如果罗老师真的想要从元宇宙这个概念中捞一笔,那么AR/VR这样的强技术赛道或许并不适合。有观点就认为,可能真正适合罗老师的是“卖课”,更准确的说,就是向大家讲述他关于元宇宙的畅想。

罗永浩剑指VR/AR,但元宇宙讲师或许更适合他

此前网络中曾流传出一张截图,据称是《元宇宙第一课》在某平台的后台收入截屏,短短10天内这个课程就有近160万元的收入。因此就像上文中所提到的那有,在大家都在炒作元宇宙、但是对于元宇宙究竟是什么还没有统一定论的事情,这一“百家争鸣”的时期比的无疑就是谁的影响力更大。而通过卖课来抢占对元宇宙的解释权,让自己成为“元宇宙第一人”,显然同样也是一条康庄大道。更何况,罗老师得以成为初代网红,靠的就是他在新东方上课上得好,所以如今重拾老本行或许也将是个不错的选择。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三易生活”(ID:IT-3eLife),作者:三易菌

编辑:Coinyuppie,本文链接:https://crypto001.com/metaverse/9737.html

(0)
上一篇 2021-12-17 下午10:39
下一篇 2021-12-18 上午12:33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