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3万名虚拟主播的B站 能乘上元宇宙的东风吗?

或许,B站需要元宇宙,但这并非朝夕之功。

互联网大厂在元宇宙攻城略地,并不新鲜,而B站董事长陈睿在这上面加了个“最”字,点燃了人们的好奇心和舆论沸点。

11月17日,B站对外公布第三季度财报,B站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陈睿在财报电话会议中谈及“B站元宇宙构想”,称“B站是中国最适合去实现’元宇宙’概念的公司之一”。

紧接着12月6日,Tech星球便披露B站测试相关元宇宙业务“高能链”的消息,称此链为打造B站元宇宙生态而展开。

然而,这些消息并未提振B站的股价。

最近公布的B站第三季度财报,数据表现并不亮眼,游戏业务板块发展放缓、成本抬高、投资亏损等利空消息使其股价低迷。

而且,B站的元宇宙业务尚在要素发展阶段,并未有详细发展计划或产品落地。

或许,B站需要元宇宙,但这并非朝夕之功。

元宇宙只欠东风?

未来的元宇宙生活是什么样的?也许这个问题有多个答案,但有一样是不能缺少的,就是人。这包括虚拟身份、虚拟形象以及沉浸感。

置身于元宇宙,我们需要数字身份证、身体以及意识与身体的高粘合,但是虚拟形象不应与真人形态过于相似,以免产生“恐怖谷效应”,所以不少业内人士认为,次元化虚拟形象会成为未来较普遍的身体状态。

据《链新》观察,目前国内虚拟人主要聚集平台有四类。其中,流量最高的短视频派“柳夜熙”等植根于抖音;有时尚广告定位的照片派“AYAYI”等活跃于小红书;此外还有一批功能性虚拟人活跃在自家品牌宣传一线,如华为云的“云笙”和OPPO的“小布”等;而次元化虚拟人则集中于B站。

拥有3万名虚拟主播的B站 能乘上元宇宙的东风吗?

在B站12周年演讲中,陈睿提到,过去一年,一共有32412名虚拟主播在B站开播,同比增长40%;相关播放量增加70%;虚拟主播们的直播弹幕互动量涨幅更是直接翻了一倍。

著名品牌 IP孵化人陈格雷也告诉《链新》,B站的V-TUBER频道中已经形成了小规模的自循环,头部虚拟人如A-SOUL等已经盈利。

另外,B站还在沉浸感方面继续尝试突破,分别于2021年1月、11月分别推出了虚拟歌舞剧《创世之音》和全球首个纯虚拟偶像 T 台秀《Bilibili Vup Collection虚拟时尚大秀》,通过CGI、AR、VR技术的配合,打造线上、线下全媒介贯穿的虚拟人内容矩阵,让人沉浸其中。

但是这还不够,虚拟人物要生活,还需要物质资料和所有权,这在元宇宙中对应着的,是能支撑起元宇宙经济系统的NFT以及打造NFT需要的区块链技术。

《2021 易凯资本元宇宙报告》显示,搭建NFT需要三个基本要素——创作者及文化IP、技术支持及平台发行方、社区传播和收藏家。而B站有7200万日活用户忙于社区传播,270万月均活跃UP主忙于创作,月均视频投稿量超过1000万,且还有2400万月均付费用户充当收藏家,完全满足构造NFT的条件。

按照这一条件,B站用户们将自己的视频NFT化并不难,而高能链(UPowerchain.com)或许就是那道“东风”。

据Tech星球放出的截图显示,高能链的的应用场景分别是“数字藏品”“数字身份”和“数字世界”,数字藏品对应着NFT,身份对应着区块链地址,数字世界对应着元宇宙生态,辐射范围十分全面。

B站官方称,高能链目前重点在内容版权保护、数字化作品所有权认证等方面。

拥有3万名虚拟主播的B站 能乘上元宇宙的东风吗?

(高能链官网截图)

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元宇宙产业委员会执行主任于佳宁曾表示:“目前关于高能链的信息披露相对较少,从现在的信息来看,在初始阶段高能链比较可能是一条私有链。私有链的记账权仅在一个人或一个机构手里,在本质上和传统中心化系统差异不大。”

亟待新故事

一直以来,B站给外界的印象多是“披着弹幕外衣的游戏公司”,2018年游戏业务收入甚至占总收入80%以上,足可见其对于高毛利游戏业务板块的盈利依赖。也正因如此,上市之后B站调整业务线,加大对增值服务、广告、电商及其他业务的投入,推动营收均衡。

从三季报结果来看,此举确有成效。广告业务收入11.7亿元,同比增长110%,成为增速最快的业务板块,电商及其他业务收入达7.3亿元,同比增长78%,游戏业务收入13.9亿元,同比增长9%,占总营收比例已降至26.7%。

不过,新上线的广告分成计划抬高了平台的成本,使其同比增长高达83%,而直播业务毛利率低,其营收占比上涨对于盈利并没有过多贡献,反倒是高毛利的游戏业务增长放缓,使得B站亏损飙升。

据B站第三季度财报显示,B站在游戏部分的投入产出并不协调,“移动游戏的宣传开支”一项占营业成本一半以上,可即便如此大力宣传,《机动战姬:聚变》、《刀剑神域黑衣剑士:王牌》、《命运:冠位指定》等游戏也未取得亮眼成绩,使游戏业务增长乏力。

B站的多线业务布局,虽使其营收比例相对均衡,却也让其业务分散,使得主营板块优势不突出。另外,今年B站在投资领域动作频频,也影响了其财务状况。

据不完全统计,B站今年公开对外投资超过40家公司,除了文娱领域,触角延伸至食品饮料、服饰和新闻资讯网站等。但这部分投资受“对上市公司的投资的公允价值变动”影响,在三季度造成7.24亿元的投资亏损,同比增长近5000%。

翻开B站财报,B站第三季度虽然营收攀升,达52.07亿元,同比增长61%,但与此同时,净亏损金额也创历史新高,达26.86亿元,同比扩大144.01%,环比扩大212.33%,亏损速度远超营收增长,也超过了同期爱奇艺的17亿元净亏损。

拥有3万名虚拟主播的B站 能乘上元宇宙的东风吗?

(B站第三季度财报截图)

正因如此,财报发布当天,B站美股股价大跌7%,次日股价继续下滑17.2%,第三日B站港股宣布“短暂停牌”。

困则思变,B站面对游戏增速放缓、对外投资难见其效、营收结构调整增幅有限的情况,必须寻找新路径突破,向市场讲述“新故事”。而2021年“元宇宙”概念大火,让B站看到了新机会。

据《2021 易凯资本元宇宙报告》介绍,元宇宙细分领域包括五部分,分别是游戏、虚拟人、区块链(NFT \ Defi)、VR/AR、社交。

抬眼望去,游戏和虚拟人是B站的看家本事,庞大的视频库是转化NFT的重要内容池,浓厚的社区氛围一直是其立身之本,再加上从2018年就开始申请的VR等专利技术,B站元宇宙要素已全,只待高能链稍稍串联,或许便能“妙手偶得”出一个新的商业故事。

让子弹飞一会儿

从目前来看,元宇宙概念过于宽泛,万物皆可与之挂钩,连带着建设者们的立场也莫衷一是。

有认为技术第一的,如深耕于AR的百度;有看好虚拟人赛道的,比如网易;有喜欢游戏领域的,比如投资了中国版“Roblox”的字节跳动,也有微软这样直接搞企业元宇宙的。大家都想在一开始便占据有利位置,B站也一样。

不论是B站的虚拟人还是NFT的优质内容池,其核心都在于平台生生不息的年轻创造力,“Z世代”是B站最大的竞争力所在。

陈睿曾说:“元宇宙其实还是一个远期的目标……真的不在最近的两三年。”确实,由于元宇宙的“慢风口”属性,不得不考虑时间成本,当元宇宙目标实现之时,B站恐怕已“年轻不再”。

年轻人总是喜新厌旧、充满好奇心,当现在的“Z世代”逐渐老去,新一代年轻人再长起来的时候,他们往往会选择更小众、更新潮,距离上一辈更远的社交工具,像曾经的网易论坛、百度贴吧、天涯社区、博客一般,没有一个社交工具是永远年轻。

据国外一份调研报告显示,Facebook正在失去当年轻人的喜爱,大年龄用户飙升,很多年轻人将其看做叔叔伯伯用的社交工具,《卫报》早在2018年就发布过《为什么年轻人都不用Facebook》之类的文章。而参照国内,B站其实和Facebook面对着类似的境遇。

拥有3万名虚拟主播的B站 能乘上元宇宙的东风吗?

如果说单依靠“年轻化”特质不足以支撑元宇宙的到来,那另寻其他有利位置就是B站现在的头号难题,可不论是选择AR、NFT、虚拟人还是链游为切入点,都不是朝夕之功。

截至2021年9月30日,B站持有现金、现金等价物、定期存款和短期投资总额为244亿元人民币,现金储备充足,并非没有机会。

不过,这个赛道的玩家已经不少。腾讯在元宇宙领域中整合资源,贯穿全产业链,先后投资了虚幻引擎开发商Epic Games、虚拟音乐运营商 Wave、AR行业领头羊Snap,以及表情工具Bitmoji、摄像头Kit和沙盒游戏先锋Roblox 等。

网易紧随其后,仅今年就投了虚拟形象技术公司Genies、虚拟社交平台Imvu、美国直播公司Maestro、“微软小冰”母公司北京红棉小冰科技有限公司等。12月2日,网易云音乐在港交所上市同时,还通过网易伏羲沉浸式活动系统“瑶台”举办了全球首个“元宇宙”上市仪式。

此外,还有媒体爆料称,天美工作室也正在筹备跨平台3A大作,对标电影《头号玩家》中的虚拟社区“绿洲”。

一家又一家,新闻一个接着一个,业界激情澎湃。“是镜花水月还是触摸得到的未来,”11月17日,《人民日报》评论元宇宙道:“不妨‘让子弹飞一会儿’。”

这话既可以是说元宇宙,也可以用在那些寄希望于元宇宙热度的人和企业身上,包括B站。

作者 | 廖羽

编辑:Coinyuppie,本文链接:https://crypto001.com/metaverse/9685.html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