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版元宇宙,困于远程会议?

游戏属于元宇宙,但元宇宙不只游戏。

前段时间,有同事问“石墨烯目前有什么用?”很显然,这个问题的答案是用来做PPT和加速IPO。作为营销第一大催化剂,石墨烯常常出没在各类营销材料上,成为继“量子”、“区块链”之后的又一个科技标签。不过在2022年,石墨烯迎来了自己最大的转机:倒不是说石墨烯技术突然成熟了,而是科技圈看上了新的营销概念——元宇宙。

尽管Meta、Google和一众国内互联网公司都想将自己打造成一个超前布局的元宇宙公司,但就目前大众对元宇宙的认知来说,这些公司的推广显然算不上成功,但这也给了互联网大厂一个定义元宇宙的机会,让这些企业可以在元宇宙这个相对不确定领域中,找到自己最熟悉的赛道。

国产版元宇宙,困于远程会议?

比如在前段时间,百度就宣布将在12月27日发布元宇宙产品“希壤”,同时也宣布将在希壤App中举办百度AI开发者大会,让开发者能在元宇宙中线上参与百度AI开发者大会,从而一窥元宇宙的奥秘。

好,问题来了:这和我在家看线上暴雪嘉年华有什么区别?

01希壤体验

在百度手机助手中,我下载到了希壤这款App。为了简化体验流程,百度为用户提供了不注册的游客体验功能,你可以在这个虚拟平台中俯瞰希壤对元宇宙的未来构想。登陆后,原本空荡荡的登录大厅瞬间变得拥挤起来,作为希壤元宇宙的第一门户,你可以在这里看到和你一样没有头绪的其他用户。同时,周围用户交谈的声音也开始播放:在希壤中,麦克风将默认开启,并向周围用户实时播放你说的话。

国产版元宇宙,困于远程会议?

也就是说,你的手机里也会播放虚拟人物周围人群的交谈声。如果你不想听身边的人说话,也可以在设置中调整声音的接收距离,但由于私人频道的缺失,除非你能找到一个四下无人的角落,否则依旧是“大声密谋”的状态。

国产版元宇宙,困于远程会议?

作为线上展览的首个演示,百度在百度世界大会区域做了精心的准备。刚出电梯,映入眼帘的就是巨大的虚拟展馆和一个同样巨大的、正在播放宣传视频的“户外大屏”。跟随着指定的路线,我们能以3D动画或视频的方式看到相关的技术演示。但可惜的是,由于用户交互工具的缺失,现阶段希壤的交互还是以“用户与场景”的交互为主,“用户与用户”之间的交互依旧停留在公频聊天的阶段。同时由于人数过多,整体的体验还是非常的卡顿。再加上希壤目前没有地图系统,不知道走到哪里去的情况时有发生。最终,在又一次看到门口的大屏后,我对希壤元宇宙的探索暂告一段落。

国产版元宇宙,困于远程会议?

就刚才的体验来说,虽然现阶段希壤还是一个非常简陋且概念化的产品,但如果你将原宇宙的标准放得足够宽,那希壤确确实实是一个符合元宇宙概念的产品:百度确确实实搭建了一个基于“字元”的数字化世界,用户在这个数字化世界拥有自己的“Avatar”(数字分身,就是你登录时选择的人物形象)。

尽管目前只实现了语音交流,但希壤也确实打造了一个“能用”的语音交互平台。基于人物距离而调整的语音虽然不是希壤原创,但也确实是一个不错的构想。作为一个用来抢占元宇宙市场的概念产品来说,希壤可以说相当成功,甚至也有一定的实用性。目前希壤提供的虚拟展览和后续要在希壤举办的AI大会就是最好的例子。

02远程会议?不,叫元宇宙

不过话又说回来,为什么互联网大厂目前对元宇宙的规划都离不开线上会议呢?百度希壤将百度AI开发者大会放在希壤举办;网易在瑶台中举办了和华为云联合的虚拟会议;改名Meta后的Facebook推出了远程办公软件Horizon Workrooms,允许用户以虚拟形象身份参加VR会议;微软则更“过分”,甚至将Office套件带到了元宇宙中,允许用户在元宇宙中写文档做表格讲PPT。

难道《头号玩家》《失控玩家》中描绘的游戏宇宙还没有影子,我们就得现在在元宇宙中打工了吗?既然元宇宙的作用就是拿来开会,那为什么我们还需要大费周章研发元宇宙产品呢?Zoom、腾讯会议甚至是YY或者说TeamSpeak,不都是元宇宙产品?

国产版元宇宙,困于远程会议?

很显然,这样的说法是不准确的。虽然现阶段以元宇宙为概念的产品大多摆脱不了线上会议的影子,但实际上,无论是线上游戏还是远程会议,这些都只是元宇宙的其中一个应用场景。除了会议这种商务场景之外,元宇宙在教育、房地产甚至是艺术领域都有着各自的应用场景。教育工作者可以依托元宇宙进行成本可控的教学和培训,地产经纪可以依托元宇宙技术实现实现云卖房,艺术家更是可以在元宇宙实现超越物理法则的艺术创作。

但为什么大家都要在元宇宙中开会呢?这既是时代的原因,也是元宇宙自己的原因。从环境的角度来看,疫情隔离让远程办公成为了新常态,也给基于元宇宙的线上交流提供展现的机会。而从另一方面看,线上办公、或者说“干活”其实也是元宇宙发展的必经之路。因为早在现代“元宇宙”诞生之前,我们就体验过另一个广义上的“元宇宙”了。

没错,这里说的就是线上游戏。

从组成要素来看,除了去中心化以外,线上游戏其实完全符合元宇宙的准入门槛:线上游戏有独立的经济系统;用户拥有自己的数字分身;同时也符合数字持久化和同步的要求。甚至在不少被冠以元宇宙标签的电影,描写的都是线上电子游戏的世界。你可以在Minecraft中花钱买地、也可以在动物森友会中参加朋友的婚礼,更可以在认可RMT(真实货币交易)的游戏中实现虚拟世界和物质世界的金钱交换。那些设想中的元宇宙概念,在游戏中早已实现。

国产版元宇宙,困于远程会议?

尽管元宇宙要素在游戏世界以难以置信的速度成为现实,但在另一方面,游戏对大多数人而言依旧是“玩物丧志”的代名词,难以成为未来网络世界的核心。就像VR行业一样,元宇宙想要获得更大的发展前景,必须脱离原本的游戏标签,以所谓“商务”“生产力”的表现进行推广。而在成熟的游戏开发技术之下,容易实现的元宇宙线上会议,就成为了元宇宙的破局点。

03元宇宙就像曾经的区块链

说实话,专注于线上会议并不是元宇宙这个概念的错。任何新技术的出现,都要经历军用、民用和商用的探索。但问题是,原本面向游戏的技术,其实不一定真的适合用来构建元宇宙。从硬件的角度看,无论是显卡还是VR外设,这些面向游戏开发的设备更多地还是用于展示开发者预设的世界,在输入方面并不能给到用户比拟现实世界的自由度。而在软件上,适用于小范围交互的现代游戏的技术和算法也难以满足元宇宙对于多人、实时、交互这三大要素的需求。

更重要的是,无论是《头号玩家》中的绿洲还是百度的希壤,这些基于游戏打造“的”元宇宙“世纪世界都违背了元宇宙对于”去中心化“的要求,服务提供商依旧是这些“元宇宙”的中央统管机构。用游戏的模式搭载“元宇宙”,并让用户“寄人篱下”,显然有违元宇宙的核心精神。这也是我反对用元宇宙的概念兜售游戏的原因——这些项目的“元宇宙标签”,说白了就像曾经的“区块链”一样,营销意义远大于实际影响。

国产版元宇宙,困于远程会议?

从组成要素的角度看,元宇宙必须是一个去中心化且拥有独立经济体系的数字世界。但就现阶段的元宇宙应用来看,元宇宙的发展与设定背道而驰——几乎所有“元宇宙”公司都在抢占元宇宙的风口,抢先完成自己在元宇宙世界中的布局,将自己定义为元宇宙先行者,并逐渐提高自己在元宇宙世界中的影响力,从而获得元宇宙的“主导权”。百度的希壤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利用游戏技术探索元宇宙的公司。

而在真正去中心化的元宇宙出现之前,你在元宇宙游戏中的每一次尝试,说到底都是在为你想要的那个元宇宙投票。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雷科技”(ID:leitech),作者:一位天明

编辑:Coinyuppie,本文链接:https://crypto001.com/metaverse/9508.html

(0)
上一篇 2021-12-14 上午11:24
下一篇 2021-12-14 上午11:29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