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第二届峰会实录:元宇宙的尽头是什么

我们宣布2021中国元宇宙第二届峰会正式开幕!

我们四个人应该是深入探讨元宇宙第一播客,年初我们新年的虚拟经济讨论节目就已经开始聊了,只不过当时我们把它叫做“虚拟经济和第四产业”,没想到年尾这个词就爆了。基本上覆盖了所有的点:人类的欲望和需求、虚拟世界的经济体、会比现实世界更大、最后还触碰到的虚拟世界中的秩序问题,尤其是金融秩序;只不过被各位老师巧妙的回避,没有深入下去。

到了年尾,再聊元宇宙已经很疲惫了,我们决定不再消费新概念,只谈每个人的真实感受。干脆畅想一下自己会在其中怎么生活。我更想知道面对元宇宙大门时,自己该怎么办?先迈左脚还是右脚?我能不能变成Neo,达到“there is no spoon”的境界?

大家说的是同一个元宇宙吗?

03:04 刘院长:从现实出发

小扎的meta视频我完整的看了,我觉得他的逻辑很清楚:推销即将出来或者已经出来的产品。

元宇宙作为一种技术的融合应用,毫无疑问对今后人类生活会带来很大的影响。但所谓“未来的技术应用”,可能到时候最初想的都不一定能实现,但反而会实现许多你根本就没想到的东西。技术本身可能对我们人类本质不会带来什么变化——生老病死,贫富差距,人类的阶级阶层——这些现实恐怕技术不会解决。

07:54 王玮:两个世界要分开

我觉得这两个东西应该截然分开:就是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小扎77分钟我看了,我只是不想说自己看了,因为看了之后只想吐槽,他基本上就是把元宇宙跟虚拟现实眼镜划等号了。

我觉得现在以太坊其实就很像一个元宇宙:它的标准用户地址,就是我们说的钱包、你控制私钥的一个地址——其实相当于人在网络里的一个代表;其次它还有另一种叫做智能合约的地址,这种地址是纯代码的,是不代表人的,它也没有人控制的私钥,完全通过代码对外响应,这好像就是这个世界里的机器人——所以你看,这里边已经有了人、有了机器人。

然后,网络里还有什么?有能源(gas),代表的是它的计量单位——所以这个世界里还有能源;再然后,因为人的干涉,我们把USDC映射进去,它里面还有钱。最后,如果我们想在以太坊网络里面做任何事,不管是作为现实世界的一辆车、一个屋子、还是一条路的表达,这种现实世界的资产,当然是跟现实世界映射的。

所以你看整个网络里边有人有机器人,有能源,有钱,还有很多资产,所以我们想象的元宇宙是否还能超越这么一个非常完整的经济体而存在?我觉得其实某种意义上来讲,元宇宙我们已经用了5年多了,只不过用的那种方式没有像现在预期的方式。

所以我倒很想问一个问题:扎克伯格式的VR眼镜元宇宙才是未来真正的元宇宙?还是像以太坊这样建立在一个纯计算性的网络上?元宇宙未来肯定是一个向左一个向右的问题,我觉得纯虚拟的东西,才是元宇宙发展的一个方向。

13:03 洪武:脑洞开的有点大

我想要的元宇宙,是能够把自己的意识和想要的那些能力,通过各种各样的手段嫁接起来,去做无限的延展。盗梦空间里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场景:他们通过药物和仪器,把一群人通过中心化的设备连接在一起,在里边交互的内容可以清晰传递——最重要的是,他们在这个虚拟的空间里几乎是全知全能的。

想的越深入,就越觉得元宇宙和哲学是无限接近的。但我们又必须在商业层面或现实意义上给它一个定义,这个定义其实相当于给了它一个边界,你对元宇宙做的任何一次的定义和描述其实都是在限制它。我作为一个理想主义者,想要的元宇宙是意识层面的,是不需要这些隔靴搔痒的设备的。

18:20 小跑:逃离现实的地方

众所周知,我一直在琢磨着怎么逃离现实,所以我心目中的元宇宙一定是最虚拟的,最逃离现实的,最后不要落地的一个世界。

我心目中宇宙其实就是“Matrix”,我觉得它就是对人类现实以及未来描述的一个最高级别的设定了:肉身留在现实,泡在一个个卵泡中给AI做生物电池,精神就在母体中生活,留在记忆中最美好的时光——也就是AI统治一切之前的世界。母体其实就是元宇宙,吃牛排喝红酒就是我们在metaverse里的生活。

但是世界上总会有10%的人时刻保持警惕,这些人有时候就会觉得一切是不现实的,这10%的人就是清醒者、也就是吃了红药丸的人,这些人会生活在锡安世界里,挣扎着拯救全人类。但这一切其实依然只是程序员写出的代码,甚至Neo也是为系统升级而生的。

这应该和小扎的元宇宙完全不一样。前两天网易云音乐在香港上市,举办全球首个元宇宙上市仪式,你就算在元宇宙中开会、上市,丁磊还是丁磊,不管你是29岁的还是50岁的,你虚拟世界中的ID和你现实生活中是绑定的,并没有一个精神层面上的能够摆脱自己现实生活中身份的归宿。

我们为什么需要源于宇宙?这两年心灵世界最大的变化是什么?有没有向往元宇宙的原动力?

23:18 洪武:“高压现实”和“精神绿洲”之间找平衡

所谓“一线城市容不下肉身,回家乡容不下灵魂”,现在很多人是没有办法在“高压现实”和“精神绿洲”之间找到一个完美平衡点的。想去探寻这么一片精神绿洲的人,就是希望我的意识能够在这片乐土里,不受任何现实条件的影响。

这两年的认知上的一个变化:我看到了一些技术的进展,技术的进步,但是反而让我有更多的时间去考虑人和人在一起的时候,直接面对的深入交流,其实能带给我们更多的碰撞。

28:14 王玮:精神世界不能有超越规则的救世主

刚刚反思了一下,发现一个挺有意思的点:我想象当中的元宇宙是纯虚拟的、但还是明确符合某种规则的那套体系,这一点就跟Matrix不太一样。因为我们现实世界符合物理学、化学、当然人还符合生物学的定律,而计算机系统就只符合一套计算机的定律。Matrix最大的一个问题,当然也是它最大的亮点,就是“The One”也就是Neo会具有穿透这个体系,获得超越系统规则的能力。

我完全没有想过元宇宙里应该让人、或人的精神去具有这样的能力。因为如果人具有这样的能力,就会带来那个问题:谁是救世主?谁才可以有这样的能力?如果所有人都有这样的能力,那么整个体系就会被破坏殆尽,它就不再成为一个体系,就否定了自身。而如果限定某一个人或者某几个人有这样的能力,那么就回到Matrx最终的设定,也就是说总会有一个”救世主”,也不是不可以,但它的独特性在哪?那就只能回到:这个人的肉身脑细胞结构大概有某种特殊性,决定了他在虚拟世界当中具有突破规则的能力,一旦这种设定变成了初始设定,恐怕就像神创论一样——上帝才有这样的能力。

所以反思自己为什么会用以太坊来举例子,就是因为这样一套体系是非常明确遵守预先设定的规则,比如运行一段代码消耗掉多少“gas“,你没有私钥就不能转账等等。它是纯虚拟的,但是仍然明确遵守现实世界中物理学定律那样的一套定律。

33:33 刘院长:谁都想仗剑走天涯

我们对现实社会总会觉得有不美好的地方。我自己从小到大,包括现在老在想怎么能够更加所欲,仗剑走天涯。小的时候觉得离父母越远越好,后来发现不行,去年我父亲走了,我发现自己并不能仗剑走天,还是会想他。他的一个表情,我自然而然想到,然后才意识到他已经走了。

这不是说从现实出发,而是更关心人类社会今后是怎么样的一种生存状态,特别是在新的技术条件下,会给人类社会带来什么?

有一个我这两年感觉到的一个大问题:大家都在讲老龄化,我觉得老龄化只是一个表象,它实际上是人的生存方式在改变,而我们现在实际上还没有意识到,或者还没有适应这种改变——从原来比较自然状态下的一种生存方式,变成一种快节奏的、经常流动性的生活。老龄化、少子化、不生孩子——实际上就是人类生存方式变化的问题。

我们现在还在想人的传承,一个人的生命是按一条线来考虑的:从青年到中年到老年到晚年。但现在是到了“老年人养老年人”的时候了。以前退休人员基本上老人已经走掉了,但是你现在会发现你退休了,上面的人还在,然后你下面的人也年纪大了。这意味着人事无常,正因为无常是自己想象不到的,但不去观察这些“想象不到的变化”,你会发现实际上人类社会可能也没什么太大变化——所以元宇宙可能不是答案,人类社会本身的问题还是要靠我们人类自己的方式来解决。

40:15 小跑:大家越来越不开心

这两年来心灵的变化,我明显感觉到大家越来越不开心,对现实世界不满。

大家有时候会向我倾诉一些自己问题,我这一年来收到了很多非常负能量的私信,其实大家都很不开心:甚至有家暴的问题、妈妈甚至受到了生命的威胁、还有家人生病去世、失业、失意、失恋,失去目标,失去自我——各种问题,大家是越来越迷惘,也都对现实越来越不满。

精神世界遇到一个巨大的问题,大家的不满情绪越来越大,我觉得这是一个向往元宇宙的原动力。

我也有很多的“缺”,尤其是在这两年。缺少跟亲人和朋友们突破空间限制,更亲近的交流;另外在面对自己的时候,因为两年有大量的时间自己跟自己相处,突然发现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自己了,精神世界变得越来越“主导”也是个巨大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也许可以被元宇宙的技术解决,我买个小扎的眼镜可能就解决了。但是第二个问题,可能我想象中的元宇宙有可能会让情况变得更糟糕——因为在这样的世界里,我们可能会越来越觉得不安,或者孤独,因为一切都在迅速的变化,我们没有精神支柱,需要一些安抚心灵的东西来把自己从半空中拽下来。

48:30 王玮:有一个概念叫做安全感。

过去这几年里,我突然意识到“安全感”这个东西,其实在人从婴儿开始一直到成年,都占有一个绝对主要的地位,甚至可以说是第一性的地位。其实人是一个被安全感驱使而行为的动物。

刚才三位所说的虚拟世界、更美好的世界,其实是有一个明确的前提条件:就是你知道那个世界里是安全的。小跑看红楼梦,无论是把自己代入林黛玉还是王熙凤,前提是你不会受到像她们那样的伤害。你是在一个虚拟世界里,如果那个东西能回到现实世界里反伤你的话,这个虚拟世界就太不美好。

你为什么觉得在虚拟世界中被人骂,心理的伤害会比现实世界中被人骂要轻?如果觉得轻,那就是你有安全感。在虚拟世界中吵架完了,是不是回到现实世界?所以我觉得一个更美好的理想的虚拟世界的前提,其实是隐含假定那个世界里,你比在现实世界当中更安全。安全感是驱动人行为的第一要素。

3.脸书细思极恐的77分钟视频

52:35 小跑:越看越恐怖

回到小渣77分钟视频,我越看越细思极恐。

我看完之后先给自己一个灵魂拷问:我真的想把自己的未来载在小扎的服务器上吗?他的Meta太像赛博朋克2077里的荒坂公司。他的每一个产品,都有细思极恐的地方。

比如他会测试你的情绪,根据你的情绪,来设置你生活的环境。但仔细想,这首先需要你贡献大脑活动级别的数据,大脑看到什么引发了你欢喜还是恐惧,这些数据都要先给他,他才能够给你创造这么一个虚拟世界。这些数据可能连我妈都不会告诉,但我得告诉小扎,才能进入他的元宇宙。

还有,我们在虚拟世界会有虚拟身份,这个虚拟身份甚至真人是完全一样的形象,有真人的皮肤、头发,和现实是无法区分的——如果我们真的到了这么一个世界,会导致我们跟现实世界完全脱离;我不能够分辨是朋友在跟我说话,那是小扎的服务器在跟我说话。还有,如果我不喜欢流浪汉,在我的世界中就根本就看不到流浪汉,我可以完全屏蔽,我只看自己想看的世界。我觉得新冠就是大号流感,在我的世界它就是大号流感。

尤其如果将来的元宇宙真的变成像微信一样,我们的工作、生活、家人、朋友全都在上面,没有微信你就相当于从世界上消失了;如果将来元宇宙代替了微信,你就算不喜欢,也必须在里面,因为所有人都在里面。越想越恐怖,我不知道怎么才能获得安全感。

我们有没有另外一种选择?另外一种方法?比如说我分散风险,用一个去中心或者是web3.0的方法,起码有一定程度的自主权,至少元宇宙得是开源的,有可能用一种自下而上的方式去规避这种“不安全”吗?

01:07:42 王玮: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不管是头号玩家、还是西部世界,系统都是被某一个人控制的。小扎也是幕后的黑老大,所以我们就会觉得很恐怖。

区块链在这方面也许会起作用。你用小扎的metaverse,会担心一切都交给了小扎这个“黑老大”;你用以太坊的时候,就不担心是不是一切都交给了小V(Vitalik)吗?他有后门能看到我的私钥吗?

以太坊层面确实已经有这方面的特征。在这个领域内的人会感觉到:以太坊也好,比特币也好,它们虽然不受制于某一个人的暴政,但可能受到一个“群体”的暴政。比如比特币的核心成员大概就八九个人;以太坊的社区虽然人很多,但有一套特殊的治理结构,使得这个群体说白了就是“说一不二”。

归根结底人民是大多数,你进到一个元宇宙里,你就听这个元宇宙创造者的;到了下一个元宇宙里,就听下一个创造者的;但是现在没有人去构思那样一个场景——一个真的是自己从下自上建设、每一个程序员都去构造代码、而不是有一个“头号玩家”那幕后公司那样的元宇宙。

但如果是自己向上建设、每一个人都去构造代码,那要采用一个什么样的治理结构呢?是所有构造代码的人可以群体投票决定这个代码向哪里走?哪个版本能上线吗?如果这样的话,是不是就简单复刻了“一人一票”的最基础的民主制?在这种情况下,那些少数派投票每次都不成功的人们,是不是就想分叉一个新的系统,做自己的规则?就像清教徒当初从英国逃走,又去建立一个美国一样。

所以最后的答案还是悲观的: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但是区块链最大的好处就是硬分叉,大不了各玩各的——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blockchain是在一切悲观的答案中相对好一点的答案。

前一段时间Vitalik写了一篇文章,讨论区块链的正当性问题。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今天有很多人已经把现实世界的资产(也就是美元)通过一个中心化托管机制映射到了以太坊上,这个问题就来了——如果再发生当初那样的分叉,问题就严重了。当初分叉只有ETH,大家可以各玩各的;但当你把现实世界映射进来,现实世界只有一个“dollar”,你不能把它拆成两个网络,上面有各自的“USDC”——谁去银行换,银行就能给它现实世界当中美元,这个问题就大了。

所以实际上,如果我们想象的元宇宙要有任何现实世界的映射物映射进来的话,它骨子里还会受到现实世界的制约,不可能达到一个理想的状态。所以好像答案还是悲观的。

会不会出现阶级?元宇宙的尽头是什么?是不是铁岭?

01:15:59 小跑:一定会出现。

而且这个阶级已经分得很清楚了,王老师在阶级的最上层——他是写代码的。

《雪崩》那本书里也是这么写的。最后的结局是,主人公意识到:现代文明和古文明其实没有什么差异,都是大量文盲或半文盲劳动人口,完全依赖于“娱乐至死”;只有有极少数的精英人物,那些可以自由出入metaverse的人——这些人明白知识就是力量,他们有“神秘的力量”,会讲神奇的电脑语言——这和Matrix的结局是一样的,都是码农统治世界。

01:24:59 洪武:三个元宇宙,结局不同。

我们讨论过程里已经出现了三种不同的“元宇宙”。第一种:“此心安处即吾乡”,我自己的元宇宙。第二种:是大家通过自组织的方式构建的一个乌托邦式的元宇宙;第三种:商业巨子赛博朋克废土风元宇宙。

我觉得在当前的技术水平下,一个由商业巨子构建出来的特别让人沉迷、流连忘返的元宇宙是一个悖论,或者在短时间之内实现不了。几个原因:第一,基础技术不能支撑,难用一堆火柴棍去搭建一个高达,达不到沉浸满足感。

第二点悖论:一旦它达到临界点,就必然引来外部干预。如果他们是奔着搭建一个让所有人都把时间沉浸在里边的元宇宙,那么将面临一个实际问题——它们所争夺的人的肉身是唯一的,在那个世界里待的时间多,在现实世界里待的时间就少,会触动现有统治阶级的利益,一旦达到临界点,关掉它很简单,关电源、抓它的实际控制人,有很多种方法。

第三,世界是混沌的,进入有神论的角度,为什么这个世界这么美好这么缤纷,人在创造这个世界的时候是有边界的;如果人为刻意创造的成分很重,不可能让每一个人都满意,所以创建这么一个世界本身就是不现实的。

所以我觉得在很长一段时间,元宇宙给社会提供的,更多是情绪价值。其实就是望梅止渴,帮社会释放情绪压力。另一个功能,最难定义的东西往往是最容易拿来做文章的,大家都可以把资源灌进去,有可能会成为未来一个货币新的蓄水池。

本质上一个元宇宙如果只是为了复制宇宙而存在的话,它的生命力不会强。

01:30:59 小跑:我很悲观。

在《一九八四》中,人们受制于痛苦,而在《美丽新世界》中,人们由于享乐失去了自由。简而言之,奥威尔担心我们憎恨的东西会毁掉我们,而赫胥黎担心的是,我们将毁于我们热爱的东西。奥威尔害怕的是我们的文化成为“受制文化”;赫胥黎担心我们的文化成为充满感官刺激、欲望和无规则游戏的庸俗文化。那些随时准备反抗独裁的自由意志论者和唯理论者“完全忽视了人们对于娱乐的无尽欲望”。

元宇宙的规则如果不精心涉及,我们未来的精神世界可能会变成《雪崩》中所描述的:

“所谓信息,可以是流言蜚语,也可以是录像带、录音带、电脑磁盘上的片断资料,或是某份文件的影印本,甚至可能是个笑话,源自最近备受公众注意的某场灾难……大多数人连“国会”是什么意思都不太清楚,即便是“图书馆”这个词也会让他们一头雾水。从前那里堆满了书籍,大部分都是旧书,后来开始有了录像带、唱片和杂志。再后来,所有的信息都被转换成机读格式,也就是由“0”和“1”构成的文件。

所以今天的结论是:现实世界才是最真实的元宇宙。

元宇宙第二届峰会实录:元宇宙的尽头是什么

编辑:Coinyuppie,本文链接:https://crypto001.com/metaverse/9415.html

(0)
上一篇 2021-12-12 上午11:37
下一篇 2021-12-12 上午11:43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