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Meta说起,新闻媒体如何充分利用元宇宙

Web3.0来了,新闻业会因此更新换代吗?

2018年的一场听证会,导致全世界网友热衷于讨论“扎克伯格”是不是一个机器人。认为他是机器人的理由非常有说服力,包括毫无情绪可言的“假笑”、坐了一整天的“充电”坐垫、以及疯狂喝水的举动,最著名的是上面经典的“过去时”。

到了2021年,“机器人”扎克伯格要让自己的公司进入元宇宙,那里虽然没有机器人,却是虚拟人的天下。

01 Meta挥舞旗帜

扎克伯格对于元宇宙的向往由来已久,2014年Facebook收购虚拟现实(VR)设备制造商Oculus在今天看来是他尝试元宇宙概念的第一步,毕竟VR眼镜被公认是元宇宙的入口,就像电影《头号玩家》里演的一样。

今年被业界称为元宇宙元年,扎克伯格在一次电话会议中16次提及“元宇宙”,并计划在5年内擦除Facebook的社交媒体基因,彻底转变为一家元宇宙公司。联想到该公司的内忧外患,社交媒体的确不是扎克伯格想要的未来了。

最终,他和Meta(原Facebook公司的新品牌)一道,作为元宇宙最忠实的拥趸,扛起了这枚大旗。

从Meta说起,新闻媒体如何充分利用元宇宙

02 元什么宙?

虽然全球媒体反复提及“元宇宙(Metaverse)”,但它仍然不是一个为人理解的概念,这或许和业界的观点碰撞有关。在Meta看来,元宇宙是一组虚拟空间,用户可以在其中与不同物理空间的人创建和探索世界,例如与朋友一起出去玩、工作、学习、购物和创作等。

别看Meta闹得欢腾,其实早就有多家公司通过自身业务进入元宇宙,或者说触碰到了元宇宙的大门。

从Meta说起,新闻媒体如何充分利用元宇宙

图片来源:清华大学《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

  •  
  • 首当其冲的是带火元宇宙概念的游戏平台Roblox。刚刚发布的三季报显示,Roblox在第三季度的营收同比大涨102%。甚至Netflix开播以来收视率最高的电视剧《鱿鱼游戏》也被制作成游戏在Roblox上火得一塌糊涂;
  • 其次是虚拟人,作为人类在元宇宙中的数字分身,虚拟人更早地进入我们的视野。国内虚拟主播和虚拟偶像早已为人所知,海外更是虚拟网红们的天下,如今他们在社交平台上动辄拥有千万粉丝;
  • 不得不提的是屡战屡败的VR/AR,乘着元宇宙的东风再次站上风口。看过元宇宙前沿文章的朋友肯定都知道,海内外多家创业公司都凭借自家的硬件设备获得大量投融资;
  • 最后便是艺术家、公司和机构全都蜂蛹而入的NFT(姑且可以理解为有价值的数字藏品)产业,今年第三季度以令人乍舌的110亿美元成交额继续刷新历史新高。

这就是元宇宙,以及它给我们带来的未来:线上与线下打通,人类的现实生活开始大规模地向虚拟世界迁移,人类成为现实与数字的两栖物种。

03 行业发展进程

都说扎克伯格苦于没有有竞争力的硬件产品已久,当时的Facebook无法摆脱苹果和谷歌在手机行业的枷锁,所以想通过被称作“元宇宙入口”的VR设备获取用户,成为行业龙头。

如果我们把视线推向远方,从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再到社交媒体的发展进程来看,硅谷大佬们确实需要新兴技术去创造和畅想一个新的时代。

科幻作家刘慈欣曾经有一个非常著名的论断:人类的面前有两条路,一条向外,通往星辰大海;一条对内,通往虚拟现实。苹果没有了乔布斯,马斯克已经去到“星辰大海”,摆在扎克伯格面前的,正是元宇宙这条适合Meta的虚拟现实之路。

从Meta说起,新闻媒体如何充分利用元宇宙

图片来源:清华大学《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

我们再来纵向对比、参照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历程,元宇宙时代将由VR/AR终端开启,由虚拟社交推向繁荣。

用户将对虚拟社交抱有更高期待,对娱乐体验提出更高要求,因此游戏才成为最先落地的消费级应用。可以预见的是,提升个人效率乃至社会效率的应用将会相继流行。如果一切都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元宇宙不仅是下一代互联网,它将深刻地改变人类社会。

04 媒体的作用

让我们把时间拉回到2003年,美国林登实验室(Linden Lab)发布虚拟游戏《Second Life》(中文名:第二人生),那时候Twitter还没有诞生,BBC、CNN和路透社便将其作为网络平台发布新闻。作为世界上第一款现象级的虚拟世界,第二人生拥有发达的虚拟经济系统,营造了一个与现实社会平行的虚拟社会,甚至有国家、政党在游戏中进行辩论和演讲。

18年后,我国新媒体行业发展如火如荼,进入融合发展新阶段。10月20日,广电总局发布《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十四五”科技发展规划》,明确提出:加快推进制播体系技术升级,推动虚拟主播、动画手语广泛应用于新闻播报、天气预报、综艺科教等节目生产,创新节目形态,提高制播效率和智能化水平。

显然,虚拟人已经成为走在元宇宙概念前列的先锋,自用的数字分身和商用的虚拟偶像在社交媒体大行其道。随着3D建模、AI、动作捕捉、全息投影等技术进步,虚拟主播是媒体行业“看得见、摸得着”的发展方向。但是借用一句网络用语——“元宇宙是一盘大棋”,国际融媒体传播要做到全球化、区域化、分众化表达还要考虑更多方面。

  • 根据中国信通院《虚拟(强)现实白皮书(2021年)》,我国虚拟现实产业步入快速发展窗口期。Meta与苹果公司看重的VR/AR硬件设备作为元宇宙入口与当今的手机拥有同等重要的基础地位,虽然现阶段它们还没有在用户中普及,但是新媒体在传播媒介的尝试不能停
  • 元宇宙绝不仅仅是游戏,但游戏是最接近元宇宙的地方。媒体品牌也要在元宇宙游戏中露出,比如近期与Roblox合作建立虚拟滑板公园的Vans,比如赫斯特集团打造的虚拟飞艇用来进行广告宣传,用户在游戏时感受品牌文化是获取年轻用户好感的关键一环。
  • 元宇宙经济系统无疑会吸引更多人的目光,区块链技术支撑的NFT在全行业都是可以打磨的“璞玉”,全球媒体同仁已经借助NFT吸了一波流量,正所谓“所有数字内容皆可NFT”,媒体要拿出最优秀的作品尽早进驻元宇宙

现在,我们已经把元宇宙的理念像套用公式一样套在了媒体行业,可见媒体在元宇宙生态版图的任何一环都有比较大的想象空间。

从Meta说起,新闻媒体如何充分利用元宇宙

图片来源:清华大学《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

05 结语

巨头入场,市场信心高涨,但元宇宙带来的经济风险、隐私风险、法律与道德风险都是这个高度自由、开放、包容的“乌托邦”世界需要明确定义和规范的问题。机器人与虚拟人,宇宙与元宇宙究竟哪一个是人类命运的“星辰大海”只能留给时间来解答。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元宇宙前沿”(ID:MetaverseBIG),作者:春水植树

编辑:Coinyuppie,本文链接:https://crypto001.com/metaverse/9261.html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