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省区块链协会曹元:元宇宙的最大意义是人类对待客观世界的范式可能会发生改变

即使板块指数经历了周四的大幅杀跌,但元宇宙相关概念股近一个月以来的涨幅仍十分可观。

据Datayes!数据,目前市场元宇宙概念股有58只,自10月28日Facebook改名触发行情以来,元宇宙指数最大涨幅高达44%;截至11月25日收盘,板块内多达37只概念股涨幅超过20%。其中,中文在线(300364.SZ)和佳创视讯(300264.SZ)均录得超过1倍的涨幅而排名前两位;此外,恒信东方(300081.SZ)、中青宝(300052.SZ)、大富科技(300134.SZ)、联合光电(300691.SZ)、天下秀(600556.SH)等8只概念股涨幅均超过50%。

对于元宇宙概念的突然崛起,市场却存在不同的声音:有人高呼是元宇宙元年的到来,有人则认为元宇宙过于玄幻纯泡沫炒作,而更有人直指元宇宙是“精神毒药”、人类没落。

那么,站在当下的时点,我们该如何理性看待元宇宙这项新技术的兴起?2021年真的是元宇宙的元年?抑或元宇宙只不过是2021年的过客?而对于元宇宙概念股,投资者是应该布局还是离场?

带着以上一系列问题,经济观察网记者于11月25日对海南省区块链协会副会长、探针集团联合创始人兼董事曹元先生进行了线上采访。曹元先生在元宇宙领域有多年的研究经验和心得,或许他的回答能为大家揭开元宇宙的神秘面纱。

一、元宇宙的争论:真正的元宇宙不会引发内卷,反而可助力人类进军宇宙

记者:曹总您好,当前关于元宇宙的争论声音是越来越多,比如科幻作家刘慈欣认为元宇宙是“精神毒药”,而360集团创始人周鸿祎亦表示Facebook式的元宇宙代表人类没落;对此,您是如何认为的呢?

曹元:我觉得关于元宇宙的争论,前提是首先要厘清什么是元宇宙;只有在一个共同的概念范畴内,才能进一步展开讨论。

应该说,目前而言元宇宙没有一个清晰的概念,或者说,元宇宙的概念仍在形成中。

元宇宙(Metaverse)的提法出自于1992年出版的科幻小说作家尼尔·斯蒂芬森的《雪崩》,但《雪崩》没有定义元宇宙的概念;而所谓元宇宙第一股Roblox给出了元宇宙具备8个关键特征,即Identity(身份)、Friends(朋友)、Immersiveness(沉浸感)、LowFriction(低延迟)、Variety(多样性)、Anywhere(随地)、Economy(经济)、Civility(文明)。注意,这仍只是特征,而非概念。并且,游戏出身的Roblox天然的是站在游戏视角。

但事实上,Roblox并不是首先研究元宇宙的,早在2018年,Meta公司(原先的Facebook)就在内部邮件中描述了元宇宙。邮件提到:“我们相信,打破消费者对VR的冷漠的正确方法是,从这个媒介中传递出他们期望和想要的东西:METAVERSE”。但Meta也是站在社交角度描述元宇宙,扎克伯格强调,元宇宙不仅仅是游戏,“我们相信它是移动互联网的继承者。你能够用所有不同的设备,从不同保真度水平去访问元宇宙。”在他看来,这会是一个永续的、实时的,且无准入限制(多终端)的环境。“把元宇宙想象为一个实体互联网,在那里,你不只是观看内容,你整个人就身在其中。”

记者:按照扎克伯格这个描述,未来的元宇宙实际上就是一个实体互联网,更多的体现为社交和游戏,而且没有准入限制,这确实很容易让年轻一代沉迷其中。

曹元:是的。如果就此打住,回过头来看刘慈欣认为元宇宙是“精神毒药”的观点,那么符合刘慈欣的一贯价值判断。刘慈欣曾说过,人类的未来世界有两种可能:一个是内向型的未来,人类沉迷于网络构筑的虚拟世界中,最终把自己的意识上载到网络中,完全生活在虚拟世界;另一个是外向型的未来,人类飞出地球摇篮,在太空中开拓新的生存空间,建立许多新的文明世界,我倾向于后一个未来。因为刘慈欣希望人类面向宇宙发展实现太空移民。

相对于Roblox和Meta,更“老”的微软由于和传统企业走得最近,它对于元宇宙的理解就不局限于游戏和社交,而是应用。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SatyaNadella)表示,微软打算通过一系列整合虚拟环境的新应用程序,让用户在相互连接的虚拟世界中生活、工作和娱乐,将数字世界和物理世界结合在一起。

事实上,无论是Roblox还是Meta,都触达到了元宇宙和虚拟世界不同的一面——它与物理世界有联系(Meta明确说,元宇宙是物理世界和虚拟世界的结合)。不过这两家公司的基因让它们更愿意把人和事件从物理世界带到数字世界,而非把数字世界的事件再带回物理世界。而微软对元宇宙的理解则认为二者是双向的,互动的。

但也正是无论谁,对元宇宙的理解,都包含物理世界和数字世界,这才迸发出巨大的能量。我接触的一些制造业业主也经常说“我们做的数字化转型,也是元宇宙”。在2021世界数字经济大会主论坛上,中国联通首席大数据科学家范济安介绍,早在2013年,德国人提出的工业4.0中,虚实融合仿真技术即Cyber Physical System(CPS 即信息物理系统)就被认为是智能制造的核心。工业领域也将实现与“元宇宙”的深度融合。通过将CPS(信息物理系统)、数字孪生与5G引发的AR、VR、AI计算机视觉、低时延远程控制等应用按照“元宇宙”的概念有机整合,便构建起了“工业元宇宙”。

于是“万物皆可元宇宙”。虽然在此之前,将“盲盒”、“NFT”、“区块链”等概念代替元宇宙,形成万物皆可系列;但客观来看,元宇宙的包容性最强,最能做到万物皆可。它不但统一了所有的数字技术,还把物理世界拉了进来(物理世界数字化形成数字孪生)。从中国的传统哲学来看,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所谓太极,就是我们现在这个世界,生出了物理世界(数字孪生)和数字世界,两者只有阴阳相交才能生出世界万物——即元宇宙。

记者:如此看来,刘慈欣们之所以担忧是因为错把扎克伯格的元宇宙设想当成了元宇宙的全部,而没弄清楚“万物皆可元宇宙”的真正含义?

曹元: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此时我们再回过头来看刘慈欣和周鸿祎的说法,就可以理解他们的担心,他们将元宇宙狭义的定义为“虚拟世界”,纯虚拟世界必然导致人类的衰败。用物理学的观点解释,根据热力学第二定律可知,孤立系统绝不会出现耗散结构,系统的熵将不断增加并达到极大值,使系统达到最无序的平衡态。因此,元宇宙如果只是个虚拟世界,那么就会区域熵值最大,从而出现刘慈欣担心的“内卷”。

而元宇宙是一个开放系统,面向整个物理宇宙作出开放,物理宇宙的能量以信息的方式持续注入元宇宙,帮助元宇宙成为耗散系统。从场景来看,元宇宙还有助于帮助人类实现进军宇宙的目标——满足刘慈欣和周鸿祎的想法。比如太空探索要招募一批能人,在好莱坞电影常用的桥段是一个大佬根据FBI的情报,一个一个面谈,威逼利诱让他们加入,最后出生入死完成任务。但在元宇宙,只需发布一个协议,明确招募需求,基于元宇宙的身份体系,进行筛选报名;基于合约化的经济机制悬赏奖励;基于MR设备及低延迟的网络远程控制执行任务的机器人。用更少的代价去完成了任务。

总之,虽然现在还不适合给元宇宙下一个定义,但是从主流参与者对于元宇宙的认知来看,数字世界和物理世界结合的才算元宇宙,纯虚拟世界——向黑客帝国描述的那样,不是元宇宙。

通过元宇宙的开放性网络,实现远程并且开放的协作只是元宇宙表现出的应用。我个人认为,元宇宙的最大意义是人类对待客观世界的范式可能会发生改变。

二、元宇宙崛起背后:NFT技术烧了一把大火

记者:其实很多投资者对于2021年突然冒出的元宇宙赛道还是比较模糊的,会简单的认为纯粹是元宇宙第一股Roblox的上市引爆的热潮。

曹元:其实,元宇宙不过是个名词或概念,如果Roblox不把元宇宙写入招股书,或许其他机构会推出另一种叫法。但是无论叫什么,其内涵会趋向一致。

当然,元宇宙并不是靠Roblox“一己之力”引爆的,而是技术发展的必然产物,技术发展到这个时点,它就会出现。

记者:那么,究竟是哪种技术点燃这把元宇宙之火?

曹元:观察元宇宙的技术,都不是今年出现,VR\AR、5G、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人工智能、物联网……

那么究竟是哪种技术,让元宇宙在2021年成为元年?很大程度是因为基于区块链的“NFT”(Non-Fungible Token)——成就元宇宙概念兴起的最后一把火焰。NFT从2020年开始火热,2021年达到了新的高度。它让元宇宙看到了解决“经济机制”问题的办法。

NFT不是简单的“数字藏品”,它的火爆证明了,数字资产是可以“自行”在数字世界交易、流转。注意这个“自行”,在过去,由于数据复制的成本可以忽略不计,很难在数字世界进行数字资产的交易。我们国家建设了很多大数据交易中心,数据的交易仍然需要第三方来确权。但NFT的交易不需要。

其次,NFT的火爆也让人们看到了数字世界组织协作的办法。人们在数字世界的劳动成果可以用NFT来封装,一群天南地北的人可以围绕一个项目创作,并且能够分得清权责利。

于是,数字世界的经济机制就诞生了。有了经济机制,元宇宙就有了想象的抓手,人们在元宇宙生产生活是可以有经济回报和经济消耗的,形成一套自行运转的系统。实际上,在很多人看来,NFT最常使用的以太坊是最接近元宇宙的。

技术的完善是元宇宙2021年火热的一面,另一方面,数字化的初期形态——信息化的天花板快看到了,主流的互联网产品都面临着用户增速放缓的情况。在中国相对封闭成熟的市场内,尤为明显,互联网巨头比如腾讯、百度、阿里巴巴三季度净利增长都出现调降,率先进入内卷时代。于是当元宇宙概念一出,跟进者云云,有了新的掘金地。

记者:怪不得元宇宙“登高振臂一呼而应者云集”,尤其是互联网巨头最为积极,原来是要寻找新的增长点。但回过头来再来细问:为何会有元宇宙?没有不行吗?它是人类文明必经之路吗?

曹元:元宇宙的出现及至火爆,这一切或许在距离现在84年前的1937年,当21岁的香农在麻省理工学院完成一篇论文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上世纪30年代,计算器的发展进入死胡同,当时的计算原理是使用差分机模拟计算,比如用简单的加法代替平方运算。但香农论文证明了数字设备的开关可以用真假两个符号表示。香农1948年发表的《数学通信理论》(A Mathematical Theory of Communication)更是一己之力,将人类对信息的处理带入到了0和1的两个数字范畴。几乎所有的信息都可以用0和1来表达。

随着软硬件的发展,计算成本不断降低,人类将物理世界越来越多的信息向数字世界迁移,在数字世界寻找更优的解决方案——这是目前人类发明的最低能量处理最多信息的办法。将大量的物理世界信息映射到数字世界,被称为数字孪生。在这个历程中,人类淘汰了大量模拟信号的设备,比如黑胶唱片、磁带、模拟信号电视、模拟信号电话等。

与此同时,人类在纯数字世界也在探索,从电子游戏到网络游戏,从虚拟社区到比特币,人类在数字世界基于算法构筑游戏规则,这便是虚拟世界。

但两个世界过去交集有限,映射过去的物理信息继续沿着物理世界的游戏规则来制定算法,数字世界也继续发展自己的算法规则。它们之间首先出现了技术交集——分布式计算。数字孪生对于分布式的需求来自物理世界的信息采集节点越来越多,数据保存越来越分布;虚拟世界对分布式计算的要求来自虚拟世界创造的算法需要更多节点认可。这为区块链的产生提供了软硬件环境。

物理世界的规则制定者对虚拟世界的规则一开始是不屑的,因为虚拟世界的算法纯属消耗能量。事实上在相当长时间中也确实如此,虚拟世界不怎么向物理世界创造价值,其消耗物理世界生产的算力,算力背后是稀缺的能量,对实体经济没有什么好处。比特币第一次打破了这种认知,接着就是DEFI,跟着的就是NFT。NFT将很多物理世界的资源带到了数字世界,即所谓破圈。

从技术发展的脉络上看,元宇宙的出现有其必然性,物理世界不允许虚拟世界占用太多资源;虚拟世界也要找到能为物理世界创造价值的方式,以表明存在的正当性。

当NFT背后携带一套崭新的算法规则,并带动大量物理资源卷入之后,元宇宙就诞生了。

三、元宇宙展望:中外元宇宙的发展可能走出不一样的路径,企业和资本的共识会让元宇宙反复炒作

记者:近日如火如荼的元宇宙行情在周四遭遇了断头杀,板块指数大跌4%,而板块内多达8只股票跌幅超过8%,其中包括了此前的明星品种如天下秀、中青宝和佳创视讯等。有人认为,元宇宙应用还是很遥远的事情,现在纯粹是泡沫炒作,而有人则认为是正常的回调,可逢低布局。对此,您如何看待?还有,2021年真的会是元宇宙的发展元年吗?

曹元:毫无疑问,现阶段元宇宙炒作存在巨大的泡沫成分,尤其是当前这批所谓的元宇宙概念股以及所谓的元宇宙产品,其实很难被元宇宙承认。当中天下秀的虹宇宙虽然相比其他国内元宇宙产品更符合元宇宙的特征,但其仍存在很大风险,尤其是路径风险。

在一个概念都没有明确的范畴中,在一个万物皆可元宇宙的体系中,谁真谁假,谁成谁败,存在极大风险。而且历史经验表面,第一批往往都是先烈。即便很多巨头,投入大量资源,都未必能在元宇宙上玩得转。

因为元宇宙是一种范式的改变。科幻或许能对技术做出预见,但是,对社会范式的改变很难做出预判,儒勒凡尔纳可以预见人类登月,却预见不到社会是在冷战的情况下登月的,更预见不了当时的意识形态、生活方式。在上一次人类范式的大调整中,英国代表的海洋、工业帝国崛起;中国代表的大陆、农业文明衰落。经济上,出现了公司制、全球贸易体系等一系列新型生产关系。

目前,还是沿着一些技术路线来看元宇宙的发展。

首先,元宇宙应当是一个开放性的体系,不由某个公司创造。2018年,Oculus高管Jason Rubin写了一份主题为“元宇宙”的50页邮件发送给了脸书的董事会成员。现在,Rubin是Meta元宇宙内容副总裁,信中一些观点值得大家注意。信中建议脸书独立建造元宇宙。“我们不要怀着帮助其他平台积累和留住消费者的计划来构建Metaverse;有一点一直很清楚:投资并打造消费者想要的产品才是成功的关键。”

但是在2021年,Rubin观点改变,认为脸书无法独自建造元宇宙,而是需要与开发人员、创作者和专家合作。元宇宙不会是一家公司一统天下,也不可能只有一种科技。元宇宙的构建会有不同机构进场,使用不同科技,由多元文化,商业,科技,多单位共同铸造。

事实上,从技术角度出发,当前的互联网为代表的技术走进了死胡同,各大互联网厂家形成了数据烟囱。而从数据使用的效能来看,相互的互联互通才能发挥其更大价值。

而互联互通的道路选择可能比较多,有自上而下的,比如基于行政立法,确定数据归属权;也有自下而上的,用算法定义数据归属权。

其次,硬件不是核心,算法更为重要。元宇宙面临的技术时代是一个矛盾的时间点。一方面,当今世界的数据,每三年就会翻一番,也就是说每3年新增的数据量就会超过历史数据量的总和;另一方面,摩尔定律已经失效,人们不能再通过增加算力,暴力计算来处理倍增的数据,这样算力芯片的堆积只能造成成本的大幅上涨。那么算法的优化就更为重要。

算法的优化不仅仅是梳理数据的效率,而且是将元宇宙的规则算法定义。这里面存在大量的商业机会,甚至超过硬件市场,跑在区块链的DEFI协议已经揭示了这一点。算法创业公司或者机构,会有比较大的商业空间。

最后,算法中,密码学是掌上明珠。2021年11月2日,受监管新政策和用户的影响,Meta公司旗下脸书将会关闭面部识别系统,删除超过10亿用户的数据。——这在很多中国公司看来,似乎不可理喻。但是如果脸书一开始就使用很好的加密技术,保护用户隐私,不但黑客盗不走,自己也没法在不授权的情况下使用,那么这些数据将可能给社会带来更多的价值。脸书,包括国内大多互联网公司,都是使用数据库来存储数据,将用户的数据视为私产,并且时常出现被盗的情况。但是元宇宙迫切需要加密的数据存储方式,从登陆元宇宙的第一步就开始。

2021年所谓元宇宙元年,实际上还是混沌期,盘古那一斧子还没有劈开天地,概念没有分明,元素没有生成,规则还在演化,但不妨碍人类的畅想和创造。

而元宇宙,则将会在泡沫的炒作中逐步成长。因为现在支撑元宇宙的技术大都已经出现,但大都没有成熟。而将这些技术进行整合更是一个复杂且漫长的过程。考虑到元宇宙的特性,虚拟世界和物理世界的融合更不是一蹴而就,尤其是物理世界的规则不是那么容易妥协。

此外,中、外元宇宙的发展也可能走出不一样的路径,意味着会有不同的机会风险。总之一切还早,但元宇宙提法已出,企业和资本的共识会让元宇宙的炒作一波接着一波;而相伴随的,就是泡沫破灭到吹起再到刺破的螺旋上升。

编辑:Coinyuppie,本文链接:https://crypto001.com/metaverse/8532.html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