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巨头 或许是进入元宇宙时代最大的阻碍

什么是元宇宙?这一问题在近期已被诸多媒体反复设问,而他们的回答也大多相差无几:

“Roblox 给出的定义,包含八大要素:身份、朋友、沉浸感、低延迟、多元化、随时随地、文明和经济系统”

这一定义频繁见诸于元宇宙相关的报道,被多家媒体引述,也被收录进百度百科的”元宇宙”词条。在搜索引擎上搜索这一段繁长的文字,其搜索结果数量可达约 543,000 个。尽管目前元宇宙尚未成型,但人们对这一定义似乎已初具共识。但这一共识本身即是对现行元宇宙产品的挑战:元宇宙的经济系统,我们真的可以实现吗?

"经济系统",这一要素被 Roblox 列为元宇宙八要素中的最后一项。但它却可能是八要素中最为重要的一项,同时也是最易被大多数人所忽略的一项。毕竟,当我们都沉浸于对华丽的视觉效果所带来的美好未来的想象之时,谁会对无聊的数字游戏感兴趣呢?

最酷炫的用户体验,可能没那么重要

试想这样一个场景:在若干年后的某一天,你回到家带上最新款的 VR 头显,脚踏万向跑步机,沉浸在比次时代更次一个时代的精妙视听效果中,漫步在虚拟世界的街头。

互联网巨头 或许是进入元宇宙时代最大的阻碍

(Omni 产品宣传视频截图)

在这里你可以沉浸式的玩游戏、追剧、看展,更可以借助 VR 技术试穿喜欢的衣服、逛街购物。辅之以我们现在就习以为常的外卖、快递等新的消费方式,你完全可以许久都不迈出房门。但正当你沉浸在新时代的喜悦中宅家一个月之后,问题出现了:当你支付房租时,「银行卡余额不足」的提示跃然眼前。

没错,在这个虚拟世界的一个月中,你的各项活动,都只是消费。

这足以说明完整的经济系统对元宇宙有多重要。如果元宇宙只是一个更「酷炫」的互联网,那么它远不能承载资产和生产活动,那么无论硬件技术如何的先进,它始终只是一个「游乐场所」,远不能称之为一个「宇宙」。

正如著名分析师 Matthew Ball 所指出的那样,「元宇宙不等同于虚拟空间、虚拟经济,它将有完整运行的经济系统,且跨越实体和数字世界。」把视线回到国内,清华大学新媒体研究中心也有类似的表述,由该机构发布的《2020-2021 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指出,「元宇宙是整合多种新技术而产生的新型虚实相融的互联网应用和社会形态……将虚拟界与现实世界在经济系统、社交系统、身份系统上密切融合。」

元宇宙的经济系统,与当前互联网上所运行的经济系统,其最大的区别即赛博世界和真实世界的融合。

正如你在电影《头号玩家》中所看到的那样,你完全可以在元宇宙中打工赚取财产,并用该财产在现实世界购买生活物质。反之亦然,真实世界的货币也可在元宇宙中流通,购买虚拟的道具和资产。

这种赛博经济和真实世界相融合的经济系统,恐怕才是元宇宙中最难以实现的部分。

元宇宙经济的雏形,远早于「元宇宙」

通常来说,经济系统指的是一个组织生产、分配、流通、消费活动和关系的系统,该系统通常以货币为媒介,以商品或服务为结果。

而着眼于游戏世界,我们不难发现任何一款 MMORPG,其内部都拥有一个纯赛博的、较完备的经济系统。MMORPG 的游戏世界拥有什么?有流通货币(游戏币)、商品(游戏道具、装备)、独立货币政策(由运营商制定)、大量的经济活动参与者(玩家)、商品生产、商品交易、货币流通与分配……

遗憾的是,这是一个孤立市场。游戏内稀有道具如何身价飞涨,也不会影响到法币购买力分毫;美联储的无限 QE,也不会引发游戏内货币的通货膨胀。它几乎不受到外部市场的影响,更不会对我们真实世界的经济系统产生任何影响。这一系统无法与现实世界融合,是完全独立运转的。

人们在游戏设计师精巧构造的庞大世界之中战斗、游玩、社交,组建公会或军团、建立身份认同,许多玩家还结为了真实世界中的朋友。

以 Roblox 的元宇宙八要素标准来判断,此类 MMORPG 已拥有其中的五种,仅缺乏「多元化」、「随时随地」和「经济系统」。「多元化」和「随时随地」随着技术进步,在更为现代的游戏中已经不是问题,而经济系统——尤其是一个融合了赛博世界和真实世界的经济系统——至今我们仍然很难从现有的元宇宙中发现这一构想实现的端倪。

在未来的元宇宙时代,一个跨越赛博世界和真实世界的经济系统如何融合?

把视线放回到前元宇宙时代,在「元宇宙」这一概念尚未普及时,诸如《魔兽世界》、《EVE》此类广为流行的 MMORPG 可能是最接近元宇宙的非元宇宙产品了。在那个 MMORPG 还占据着网络游戏市场主宰地位的年代,元宇宙的构想却以一种略带讽刺色彩的形式小规模的在前元宇宙时代推进着。

RMT 即现实金钱交易 (Real-Money Trading),这一行为在 MMORPG 中广泛出现,指的是以真实世界货币交易虚拟道具及游戏币的行为。围绕着这一行为,甚至诞生了庞大的打金工作室产业链,由专业人员批量建号、运营,大量生产游戏中的货币或物品,再以真实世界的法定货币卖出。

由于这种行为会极大的破坏游戏的沉浸感,RMT 变成了一件令玩家深恶痛绝的事情。并且由于这种行为会干扰仅为游戏内部运转所设计的纯赛博经济系统,也被大多数的游戏运营商所禁止。即便只是玩家和玩家之间直接的真实货币交换,也会在某种程度上破坏游戏内「角色扮演」的临场感。

互联网巨头 或许是进入元宇宙时代最大的阻碍

(早在 2004 年,《成都商报》就已关注到虚拟财产在真实世界的价值)

在前元宇宙时代,通过 RMT 这一广泛存在的行为,赛博经济与真实经济的确在一定程度上融合了:通过赛博世界的活动,赚取真实世界的货币,同时真实世界货币也可购买游戏内资产——正如电影《头号玩家》所描绘的那样。

尽管这并不是设计者的初衷,甚至还迎来了他们的反对。但当我们站在元宇宙的大门前回望那一时代,却发现一个颇为讽刺的现实:那个时代或许比我们现在更为接近元宇宙。

大厂们是如何杀掉元宇宙的?

据网易报道,2015 年 2 月上旬,DNF 项目组发现黑龙江存在一个规模巨大的打金工作室,DNF 项目组通过腾讯互娱刑事安全联合团队与警方进行合作。4 月,经过详细的前期勘察和周密的部署,大庆警方调动三个分局警力组成多个抓捕小组采取统一行动,当场抓获工作室负责人 4 人、工作室核心人员 5 人以及外挂作者郭某,缴获用于打金的计算机上万台,扣押涉案车辆 2 台、现金 7 万余元、手机 10 余部以及大量涉案账本、银行卡等物证。

互联网巨头 或许是进入元宇宙时代最大的阻碍

(被查处的计算机)

该团伙累计涉案金额四百余万元,团伙成员 10 人因涉嫌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被警方刑事拘留。法律规定,该罪可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后果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在前元宇宙时代,类元宇宙的赛博经济系统为参与者带来了法律风险:游戏是游戏公司所有,用户并不能未经许可在游戏的赛博经济系统内获取真实世界的经济收益。这种由运营商统治一切的经济系统,像极了现行的平台经济。外卖、网购、看房、做直播、找工作,在这之中你几乎可以干任何事情——在足额缴纳了「平台税」的情况下。

通过对经济系统进行管制以此来收「税」,这正是当今的巨头们所热衷的。它破坏了赛博经济和真实世界融合的雏形,但这可能只是它们对元宇宙产生的阻碍中最微不足道的一部分。更严峻的考验在于,在大厂的框架下,你永远无法真正拥有你的元宇宙资产。

曾经,我们在腾讯框架下无比接近元宇宙的愿景:QQ 号是我们的唯一数字身份、QQ 秀就像如今被热炒的 NFT 形象、QQ 空间是我们的社交平台,甚至还拥有了元宇宙内通用货币——Q 币,可用于任何腾讯生态内的产品。但这并不是真正的元宇宙。

这一切身份、道具、形象、虚拟币,都只是数据而已,而这些数据的所有权,并不属于你。

在赛博世界,每一项数据背后都对应着巨大的商业价值,甚至于,某些数据的存在本身就是价值——现在是一件稀有的 Dota2 饰品,十年前可能是一款稀有的 QQ 秀。

值得注意的是,大公司的用户协议早已有完善的法律应对,你的互联网账号大多并不真的属于你,而是大公司所有、授权你使用。

互联网巨头 或许是进入元宇宙时代最大的阻碍

(图源:腾讯《QQ 号码规则》)

以 QQ 号为例,在使用条款中明确指出 QQ 号「所有权属于腾讯」,用户仅拥有「使用授权」。且未经腾讯许可,初始申请注册人不得赠与、借用、租用、转让、售卖给他人,其他人也不得通过包括继承在内的任何方式使用该 QQ 号码。若有违反,腾讯保留追究上述行为人法律责任的权利。

而这并非是腾讯一家的「霸王条款」,其他互联网平台也多有此类条款规定。例如,Steam 使用条款明确指出,用户所购买的游戏仅为无限期的使用权,并不拥有这一游戏的所有权,Steam 可随时收回玩家游戏库中的游戏。

在互联网时代,一款「娱乐工具」的所有权归属,或许普通用户对此并不敏感:「大不了我换个地方玩。」但在元宇宙时代,这一切就变得至关重要了。元宇宙的所承载的,是你的身份、社交、数字资产,这是一个和真实世界相融合的「宇宙」。

你愿意将你的银行账户和身份证交给一家公司所有吗?若用户不掌握数据的所有权,未来的元宇宙就将是这样的版本:离开运营平台,你将一无所有。

格式化使用条款、用户不掌握数据、公司拥有所有权,在这种天然劣势的框架下,这真的是一个元「宇宙」,而不是元陷阱吗?

正如前文所述,一个没有资产和经济系统的元宇宙只是一个「游乐场所」。而在现行账户体系与互联网经济的主导下,我们又无法在元宇宙中真正拥有自己的资产。元宇宙的未来,是否会黯淡无光?

Blockchain 如何让元宇宙更公平

游戏巨头 Epic 的 CEO Tim Sweeney 认为,元宇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大规模参与式媒介,并带有公平的经济系统。

「公平的经济系统」,这一机制尤其重要。正如资本总会流向资金回报率最高的地方一样,(在没有信息壁垒的理想情况下)人的劳动也总会流向劳动回报率最高的地方。如果元宇宙经济仍然像垄断巨头的平台经济一样,由平台商坐收渔利,那么人们没有理由拥抱并投入到元宇宙之中。

数字文艺复兴基金会董事总经理曹寅认为,「腾讯等互联网公司,其实是想把自己所有的产品线在元宇宙里打通,就是把原来的门户网站变成是一个门户元宇宙。进入他们的元宇宙之后,用户肯定可以通过 3D/VR/AR 等技术实现感官增强,有真实的沉浸感,但是用户还是只在它控制的世界里,这是非常中心化的。」

而 Blockchain 的广泛应用,则给了我们对抗大公司的途径:Blockchain、DAO、Token。

数据和存储基于去中心化的 Blockchain,这确保了个人的数据主权。没有任何人可以肆意删改你账户的内容,除了你自己。

由全新的组织形式 DAO 取代大公司对产品的统治,股东和董事会不再是产品的最终服务对象,由生态贡献者组成的社区将真正控制生态。

由 Token 取代游戏币以此来为每个人的资产平权,运营方不再统治小型赛博经济系统。赛博经济和真实世界可以自由的融合,你的虚拟资产真正的属于你,并可在现实世界产生价值。

去中心化的数据存储、用户对自身数据的完全掌握、真正的赛博资产拥有权……当赛博经济和真实世界相融合,我们才能真正步入元宇宙的世界。而当现在元宇宙的大门已经向我们微微开启一道缝隙之时,由大公司所主导的「元宇宙」愿景,并不能改善普通用户在现在的互联网世界中不公正的地位。

如果未来我们终将进入元宇宙,你愿意把你的「宇宙」交给传统互联网大厂吗?

编辑:Coinyuppie,本文链接:https://crypto001.com/metaverse/6462.html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