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谷歌、亚马逊、微软角逐 Facebook 押注元宇宙之竞争及挑战分析

1、脸书大胆押注数字世界,战略部署数十亿美元

CEO马克·扎克伯格为Facebook设定了一个雄心勃勃的新目标:建设“下一代互联网”。

美东时间7月29日,在Facebook的季度盈利数据发布后,公司首席财务官花时间解读了Facebook的财务状况,而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则重点对公司的未来目标进行了细化阐述,尤其指出了他将把Facebook转变为“元宇宙”(下文Metaverse)公司的雄心。

在此之前的周末,扎克伯格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未来几年,预计人们将从把脸书从视为一家社交媒体公司转变为一家Metaverse公司。“

根据最新信息,该公司已经开始组建相关产品团队,该团队的负责人是前Instagram产品高管Vishal Shah,而来自Facebook游戏团队的Vivek Sharma将负责《Horizon》团队,同时前Oculus高管Jason Rubin也将从游戏团队回归,负责Metaverse的内容团队。

目前MetaVerse AI团队成员分别来自Facebook、Google、LinkedIn、哈佛、斯坦福、杜克大学等,他们还曾参与建造Facebook Social VR、Oculus Avatar、AR Games等千万级用户产品。

Metaverse还是一个模糊不清,但至少是虚拟现实(VR)和增强现实(AR)技术超强的体验感受,而除了Facebook之外,苹果(Apple)、谷歌(Google)、亚马逊(Amazon)、微软(Macrosoft)等很多国际巨头目前也都在开发VR/AR相关技术与服务。

Facebook表示,随着下一个计算平台的竞争日趋激烈,公司每年将在更广泛的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领域投入数十亿美元,这是Facebook对未来数字世界的大胆押注。

2、Facebook的VR及AR技术、产品、人员军备赛

有数据统计,Facebook将全公司五分之一的人力都投入在了AR/VR业务上。从2014年到去年年初,Facebook已经在VR这件事上投入了近50亿美元。

截至目前,根据金融时报最新报道,Facebook目前在全球拥有1万多名员工在虚拟增强现实领域从事各种项目。

  • 2014年,Facebook以20亿美元收购了Oculus VR,后者推出的虚拟现实头盔重新点燃了人们对VR未来前景的期待。
  • 2017年,扎克伯格曾在“Facebook未来10年的路线图”分享时表达公司雄心勃勃的、为期10年的游戏技术目标,其中包括人工智能(AI)、虚拟现实( VR)、增强现实(AR)以及新的连接产品。彼时,扎克伯格还表示,Facebook将会在10年内再投资30亿美元,力图把VR带向数以亿计的用户。

苹果、谷歌、亚马逊、微软角逐 Facebook 押注元宇宙之竞争及挑战分析

  • 2020年12月,随着5G、芯片等技术的不断提升,VR/AR头显设备的体验越来越好,出货量也在不断上升。Facebook推出了售价为299美元的Quest 2头盔销量领先,优势是不仅价格更便宜,而且还更简洁。

彼时,Oculus内容生态系统负责人克里斯·普鲁厄特(Chris Pruett)称,虚拟现实内容的开发还处于早期阶段,一种共同的语言正在围绕着这个平台形成。

截止发稿,Facebook的VR、AR产品包括:1)AR眼镜,预计今年晚些时候将推出其智能眼镜的第一个版本,该眼镜将物体和信息覆盖到真实世界;2)Facebook还开发了一款腕带,佩戴者可以通过细微的手指动作与现实世界互动,此外,3)其虚拟现实社交网络应用程序Horizon已经开发了两年,但尚未向外部用户开放。

扎克伯格表示,他相信AR系统将在未来十年内无处不在。

对于未来Metaverse确切的样子,Facebook还没有特别清晰的定性描述,但在财报电话会议中,扎克伯格描述了Metaverse是一个人们可以在一起闲逛、发送工作信息、玩游戏甚至跳舞的空间。

“你可以将元宇宙想象成一个具象化的互联网,在那里,你不只是观看内容,而是身在其中。你感觉和其他人待在一起,获得不同的体验。“

他还表达广告以及商业可能是Metaverse的一个有意义的组成部分。此外,他他还明确表示,他打算将虚拟世界的机会货币化。

3、来自科技巨头及游戏公司的竞争

Metaverse与VR、AR有很强的结合,而VR、Metaverse 概念的应用越来越广,在游戏和资本圈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和追捧。从投融资规模上看,2020年VR/AR投融资规模达到244亿元,投融资并购共发生219起,呈现连续三年上涨。

Orbis Research在最新发布的(2021年7月31日)的报告中预期,到2026年全球增强和虚拟现实(AR&VR)市场主要行业参与者:微软(Microsoft)、谷歌(Google)、Eon Reality、Aero Glass、Upskill等。

这条赛道的竞争从来都是火热的。

  • 早在2012年,谷歌推出了Google Glass的AR眼镜产品,其后, Oculus被Facebook以20亿美金收购,并推出VR头盔。之后微软进入VR/AR市场,包括Sony、三星、HTC等多家大厂开始推出相关的硬件产品。
  • 2016年VR/AR市场热度达到高点。目前,谷歌在VR方面的布局重点在软件和服务上,如Youtube VR。

苹果、谷歌、亚马逊、微软角逐 Facebook 押注元宇宙之竞争及挑战分析

  • 2020年疫情推动居家需求,以Facebook Oculus为代表的VR产品需求增长强劲,Oculus Quest2在2020年 10月发布之后仅2个多月的销量就达到了110万台,登上全球VR市场份额第一的宝座。
  • 而微软公司在VR和AR方面也有大进展:其飞行模拟VR版即将开启测试;东京奥运会可用AR设备微软HoloLens 2观看游泳比赛 ;5月份,微软声明了一项与VR边界防护系统相关的专利;今年3月份,微软更是直接拿下了美军一份价值219亿美元的大合同,将为美军提供12万套HoloLens AR头盔等。

如上,我们看到了脸书面临着激烈的竞争,因为谷歌、HTC、微软等公司也在赛道的前列中奔跑,特别是来自智能手机制造商公司头苹果的竞争。

2021年4月,苹果CEO库克接受了《纽约时报》的采访,他表示AR是苹果未来至关重要的一部分。2021年5月,苹果以1亿美元收购虚拟现实公司NextVR,以增强其在娱乐和体育领域的VR实力。截至目前,苹果已有330多项公开可查的VR/AR关键专利,18笔VR/AR相关并购,据传苹果最早也将在2021年推出虚拟现实耳机。

Facebook最近还与苹果发生了“冲突”,此前iPhone制造商Apple对其操作系统进行了修改,限制了Facebook收集针对用户的广告数据的能力。在本周接受外媒采访时,扎克伯格暗示这种竞争是他加强Metaverse战略的驱动力。

当然,市场上也有很多声音,Metaverse不只是VR、AR, Metaverse是一个革命性的产品,用户可以在里面自由创建、自由交互,产生无限的可能性。在这个空间里会需要很多底层技术的提供商、引擎,包括其中各种玩法的技术支持和内容内容。这些公司也有很多无限制可能。

例如,当前世界上最流行的视频游戏,如Fortnite、Minecraft和Roblox,这些游戏已成为构建沉浸式虚拟世界的早期领跑者,这些或也是Facebook Metaverse要面临的竞争或者合作对象等。

  • 游戏竞争对手Fortnite背后的公司Epic Games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蒂姆·斯威尼(Tim Sweeney)则将Metaverse描述为“一种超越游戏的现象”。Epic一直在稳步地向Fortnite添加社交网络功能,并收购3D建模公司Sketchfab等小型初创公司,以构建其游戏技术虚拟引擎,该引擎可以为其他虚拟世界提供图形基础。
  • Roblox似乎是当今metaverse最清晰的体现:用户可以在虚拟体验之间跳跃,同时在其中创造自己体验的社交世界,Roblox的愿景引起了投资者的共鸣,这家现在已经上市的公司市值超过450亿美元,几乎超过了西方任何其他游戏公司。

4、脸书能成为主导Metaverse的平台吗?有哪些现实挑战?

伦敦科技投资者卢克·阿尔瓦雷斯(Luke Alvarez)表示:“现在是Metaverse的探索阶段,就像1905年的汽车工业,成百上千的公司提供各种各样的解决方案。”

那么,拥有近30亿用户的Facebook能否成为一个主导的Metaverse公司?其发展会遇到什么挑战呢?这里或有几个因素要考虑:

  • 其现有主打产品的优势能否持续?

Facebook上周二宣布在北美召回约 400 万 Oculus Quest 2 虚拟头盔面部靠垫,而此前已陆续有媒体和用户反映其原版面罩对脸部有刺激作用。

此前6月份,Facebook的第一个Oculus耳机广告合作伙伴,射击游戏Blaton,在游戏社区的强烈反对下,在不到一周后退出了该计划。

事实是 ,Facebook其Oculus虚拟现实耳机的销售有所改善,但它缺少一款能够说服人们用一种新型数字娱乐的游戏来替代Instagram。

  • 来自现实技术环境的实践障碍

总部位于伦敦的初创公司Incobable的首席执行官赫尔曼·纳鲁拉(Herman Narula)表示,Maverse的效用与在任何时刻同时发生的事情数量是成正比的,而要将完全的Metaverse世界概念付诸实践还面临着巨大的技术挑战。

Metaverse最大的障碍是硬件限制。这样的场景,计算平台必须支持每秒数十亿次的操作,才能产生人们正在谈论的一些体验。目前,全球联网和计算能力尚不能支持数百万并发用户实时体验的持久数字世界。即使有这样的网络和计算能力,这种努力的能源消耗也会给国家电网和环境带来问题。

  • 消费者对Metaverse概念的接受偏好

此外,对于非游戏消费者是否准备好接受这种有点反乌托邦的科幻视觉,问题依然存在。

据Thrive Analytics and Cartles Intelligence的一份2020年报告显示,相对高质量的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技术已经可以为消费者提供,但只有不到20%的美国人曾将VR耳机作为一种娱乐。

  • 市场关注Facebook的侵入式广告骚扰、隐私担忧、反垄断审查

未来Facebook的Metaverse能否获得发展,也将部分取决于它能否解决在众多丑闻之后对其缓和侵入性方式发布广告的骚扰以及隐私的持续担忧。

此外,Facebook也面临着同样的审查,立法者们一直在制定反垄断法和第230条法案,这些法案或将对该公司造成沉重打击。

对于以上几方面挑战考虑,Metaverse是否是VR的杀手级应用,扎克伯格仍然毫不担忧,他表示”Metaverse将带来全新的体验和经济机会,我们将拥有更多的互动社交媒体,我们将拥有更多的移动设备,我们将拥有更多种类的媒体。”

无论如何,从当下看,

虽然不能过早下结论,但毕竟罗马不是一日建成的。

Metaverse很近,它好像就在身边,

Metaveres也好似很远,现在是一个过程,我们必须有耐心,因为这是必然。

资料参考:

http://www.ft.com/content/2b985dc5-3995-4ac3-a6f6-6ec0a0893c0b

http://www.techcrunch.com:zuckerberg is turning trillion dollar facebook into a metaverse

《中信建投:VR/AR产业链日趋成熟,行业爆发在即》报告

http://www.domestic-violence.org.uk: global augmented and virtual reality ar vr market 2026 theleading industry players

 

编辑:Coinyuppie,本文链接:https://crypto001.com/metaverse/4297.html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