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大举烧钱押注元宇宙,引发股东愤怒

近年来,扎克伯格个人对Meta的控制权正在引发投资者越来越强烈的失望情绪。

Facebook母公司Meta的一些大股东正在发泄他们对这家社交媒体公司管理层的愤怒。Meta此前宣布,计划继续推进亏损的元宇宙项目,令华尔街震惊。

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Meta股价下跌了74%。然而,投资者和董事会专家表示,外部人士几乎没有任何办法去阻止Meta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利用自己的多数控制权,继续推进一项已经失去华尔街信心的押注。

Meta股价上周四暴跌25%。此前该公司透露,负责元宇宙项目的Reality Labs部门今年前9个月亏损94亿美元,并且2023年亏损还将“大幅”增加。Meta表示,明年的资本支出将高达390亿美元,是2021年的两倍多,这令投资者感到震惊。

Meta股东AllianceBernstein负责美国业务增长的首席投资官吉姆·蒂尔尼(Jim Tierney)表示:“如果其他公司这么做,你会看到激进投资者开始致信公司,提出董事会成员的替换名单,并要求做出改变。我认为,扎克伯格很清楚地听到投资者想要什么。但他已经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投资者的愤怒已经蔓延至与管理层的会议中。自上周三Meta公布的计划震动华尔街以来,扎克伯格本人也参加了其中一些会议。

一名知情人士表示,看起来投资者确实对Meta不断膨胀的成本感到愤怒。

在上周三的财报电话会议之后,Meta与投资者进行了一系列的非正式电话交流。蒂尔尼表示:“当投资者接到公司的电话之后,他们变得更加反感。”

投资机构Carmignac管理着332亿欧元资产,持有亚马逊、微软和谷歌的股份,但并未持有Meta。该机构证券投资负责人大卫·奥尔德(David Older)表示:“扎克伯格对投资圈的声音充耳不闻,几乎在任何事情上都加倍下注。发展元宇宙的时间表非常紧张。我认为,你在5到10年内都不会知道,这是否是正确的举动。”

关于股东的不满将对公司计划造成何种影响,Meta回应称:“我们重视投资者的意见,并定期与他们沟通,以确保我们了解他们各自的观点。”

像许多公司一样,Meta在公布季度财报的几天内会举行一些投资者交流会,但扎克伯格个人对Meta的控制权意味着他可以无视其他股东的看法。作为Meta联合创始人的扎克伯格持有Meta的13%股份,但通过特殊类别股份控制了公司54.4%的投票权。

对于股东的不满是否会导致公司内部重新讨论支出规模的问题,Meta没有置评,但表示:“Meta的管理团队在董事会的监督下,专注于执行公司的关键优先事项,着眼于创造长期股东价值。”

近年来,扎克伯格个人对Meta的控制权正在引发投资者越来越强烈的失望情绪。在围绕错误信息和用户隐私保护的一系列争议中,Meta都是风暴中心,同时该公司大幅押注元宇宙。在Meta今年早些时候的年度股东大会上,一项废除超级投票权股份的股东提案获得了28%的投票支持,远高于2014年类似提案获得的17%支持率。

圣克拉拉大学法学院公司治理专家史蒂夫·戴蒙德(Steve Diamond)表示,从法律上来看,Meta的董事有责任代表所有股东,即便作为首席执行官的扎克伯格控制着董事会的人选。他说,如果董事会被发现“浪费”公司资源,法庭可以代表股东做出干预。不过这个问题的认定“有着非常高的标准”,几乎从未得到过支持。

戴蒙德说:“我很惊讶,他们已经在元宇宙项目上花了这么多钱,但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成果。如果这家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只持有1%的股份,那么他很可能早就走人了。”

由于缺乏正式的途径去改变Meta的发展方向,股东中潜在的激进投资者不得不采取相对缓和的方式。在上周Meta发布最新财报的不久前,Altimeter Capital的布拉德·格斯特纳(Brad Gerstner)在致Meta董事的一封公开信中,用恭维的方式试图引起扎克伯格的注意。他称赞了Meta的业务,但敦促该公司裁员至少20%,削减50亿美元的资本支出,并将每年对元宇宙的投资限制在50亿美元之内。

Carmignac的奥尔德说:“所有人都赞同布拉德·格斯特纳发给扎克伯格的公开信。你可以持有一只很棒的股票,同时每年向元宇宙项目投资50亿美元,但你必须严格控制成本,确保有纪律地去投资。”

在周三与分析师的电话会议上,Meta高管试图安抚分析师的不安情绪。他们指出,Meta最近一个季度的82%支出是用于当前的服务,而不是元宇宙。

一些科技行业投资者表示,考虑到Meta面临的风险,扎克伯格可能有理由表现得更激进。Firsthand Funds的凯文·兰蒂斯(Kevin Landis)指出,苹果出于保护用户隐私的目的而限制应用通过其设备收集数据,这将严重冲击Meta的广告收入。这件事似乎也让扎克伯格相信,他别无选择,只能全力以赴打造下一代重要的计算平台。

兰蒂斯说,数字世界以往的重大转型带来了价值的大规模转移,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扎克伯格无视不同意见并继续推进元宇宙项目。“如果是在典型的治理结构中,我们将由一个委员会来做决策,但将会出现无休止的争吵。”

蒂尔尼表示,投资者的不满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Meta未能给出任何时间表,明确指出当前的大举投资在什么时候能获得回报。“他们每年在元宇宙上花掉150亿美元,但没有给我们任何路标,只是在画大饼。”

本文来自“新浪科技”

编辑:Coinyuppie,本文链接:https://crypto001.com/metaverse/22551.html

(0)
上一篇 2022-11-01 下午10:20
下一篇 2022-11-01 下午10:26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