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价暴跌、市值腰斩,Meta在元宇宙迷失了方向

Meta如今所面临的困局,还有解吗?

最近这段时间又到了美股的“财报季”,各大科技企业陆续公布的财报已经在告诉大家,互联网行业的寒冬俨然是冰冷彻骨了。其中,苹果告别两位数的高速增长已是难得的高光表现,而亚马逊营收远逊预期、微软净利润创下两年多以来最大降幅,以及谷歌自2013年以来最低收入增幅,则俨然上演了“黯然失色”。但Meta此次的财报则告诉大家,什么才叫“没有最惨,只有更惨”。

股价暴跌、市值腰斩,Meta在元宇宙迷失了方向

当地时间本周三,Meta方面发布了截至9月30日的2022年第三季度财报。在这份被外界形容为“灾难性”的财报中,Meta给出了这样的数据,营收277亿美元、同比下滑4%,净利润44亿美元、同比下滑52%,摊薄后每股收益1.64美元、同比下滑49%,总成本和支出220.5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186亿美元相比增长19%。

几乎所有关键指标都表现糟糕所带来的结果,就是Meta的股价在当地时间本周四开盘前暴跌近25%,市值蒸发了800多亿美元,股价更是自2016年2月以来首次跌破100美元。事实上,Meta此次的财报难看几乎是必然,支撑其营收的广告业务不仅受到了全球数字广告大盘下滑的负面影响,更有来自苹果iOS限制广告追踪的“DEBUFF”。

股价暴跌、市值腰斩,Meta在元宇宙迷失了方向

更别提被Meta寄予厚望的元宇宙业务Reality Labs,已经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无底洞”。这一吞金怪兽在耗费了上百亿美元的投入后,2022年第三季度的营收为2.85亿美元、同比下降近49%,亏损则从去年同期的2.63亿美元扩大至37亿美元。以至于有海外媒体表示,扎克伯格“与现实的脱节”对股东和投资者来说是一个风险,但扎克伯格给外界传递的态度,则是“他不在乎外界的批评”。

为什么“All in元宇宙”在被外界一致看衰的情况下,扎克伯格还要继续“死鸭子嘴硬”呢?其实想要回答这个问题,就需要解释为什么Meta会在2021年改名,并将元宇宙视为“下一个重大的计算平台”。

在这一轮的元宇宙热潮中,Meta无疑是全球科技巨头中最上心、热情最为高涨的一家。但其实原因无它,因为在一众科技巨头中,Meta的护城河可以说是最浅的。

股价暴跌、市值腰斩,Meta在元宇宙迷失了方向

作为全球性的社交霸主,Meta本身更是“社交网络”一词的代表。按常理来说,在所有的互联网行业赛道中,社交应该是最难以被撼动的,并且这个领域的先发优势和马太效应都表现得极为强大,其中典型例子就是国内市场的腾讯以及日本的Line。然而Meta的情况却完全不同,它的问题是在发展壮大过程中选错了路。

Meta尽管名为社交巨头,但是对于社交的理解与腾讯可谓是云泥之别,更准确的说,腾讯或许才是社交巨头的标准模板。

那么什么是社交?社交其实就是人与人的交互。它可以分为两大步骤,第一步是人和人建立联系,第二步是建立联系的个体更进一步的交流、互动。换句话来说,就是通信是社交的骨骼、娱乐是社交的血肉。

股价暴跌、市值腰斩,Meta在元宇宙迷失了方向

换而言之,合格的社交巨头要做的是试图垄断全网用户的通信,同时持续为用户提供丰富的娱乐方式。腾讯的社交帝国之所以难以撼动,QQ与微信在即时通讯领域的表现确保几乎每一位国内网民想要联系彼此,腾讯的产品都是最优解。与此同时,腾讯还是全球最大的游戏厂商,以及国内视频流媒体、音乐流媒体的一线大厂,几乎能想到的所有娱乐他都有。

反过来,Meta却忽视了即时通讯,尽管收购Whatsapp,却仅仅只是亡羊补牢之举,也掩盖不了苹果的iMessage、阅后即焚(snapchat)已经实现了三分天下有其二。同时Meta对于娱乐的关注也不够,Facebook当初对于网页游戏的资源投入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到来无疾而终,结果就是TikTok凭借着强刺激的娱乐,直接挖断了Meta的根基。

股价暴跌、市值腰斩,Meta在元宇宙迷失了方向

TikTok如同旋风般席卷海外市场所导致的结果,无疑Meta最受影响。当年沉迷Facebook的年轻用户在已为人父母后,就像国内的00后不愿与父辈共用微信、而转向“老古董”QQ一样,美国的青少年也不喜欢与家长待在同一个社交平台上。根据路透社公布的相关数据显示,在美国市场TikTok的月活为2650万,其中约60%是16至24岁的年轻人。

尽管2012年收购的Instagram解决了一次危机,但7年时间过去后,Instagram如今也“老了”。所以Meta已经迫切的需要新鲜血液(用户),结果环顾四周,新鲜血液都跑到TikTok上了。并且遗憾的是,Meta推出的短视频应用Lasso,完全就不是TikTok的一合之敌。

股价暴跌、市值腰斩,Meta在元宇宙迷失了方向

在四面楚歌之际,Meta显然意识到问题真实存在,只可惜给自己开错了药方。如今只能说元宇宙描绘的宏大前景,不仅能解决即时通讯、社交、娱乐,甚至于还可以包罗万象,但可惜的是在现有的技术条件下,元宇宙还只是镜花水月。

Meta的困局其实是有解的,而破局的方式一位姓马的大咖已经给出了答案,那就是刚刚成为推特老板的马斯克,毫无疑问,复制微信可能是Meta当下最好的“解药”。不过已经在元宇宙业务中投入了如此巨大的沉没成本后,Meta真的还能大象转身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三易生活”(ID:IT-3eLife),作者:三易菌

编辑:Coinyuppie,本文链接:https://crypto001.com/metaverse/22513.html

(0)
上一篇 2022-10-30 下午11:39
下一篇 2022-10-31 上午11:27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