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大学”就位:Meta和VictoryXR开放了10个虚拟校园

“我们以前从没存在过校园,但现在我们有了第一个(虚拟校园)。” UMGC信息技术系主任Daniel Mintz说。“这个校园里还有一个鸭子池塘。”

在《神奇校车》(Magic School Bus)这部动画片的其中一集里,古怪的红头发老师“卷毛小姐”(Miss Frizzle)把她的班级学生缩小到了一个红细胞大小,然后让后者在同学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穿梭于其肠道、静脉和神经系统中。

如今,莫尔豪斯学院(Morehouse College)的生物学学生也在做同样的事情:只要戴上虚拟现实头盔,这些学生就能走进人类的心脏,创建巨大的分子,还能足不出宿舍就能参观埃及金字塔。

“在元宇宙中教学,就像能够离开物理现实,将自己沉浸在一个完整的数字模拟环境中。它可以是在世界上的任何地方,任何时间线。”莫尔豪斯学院的元宇宙项目首席研究员Muhsinah Morris说。这所位于亚特兰大且历史悠久的黑人学院是十所通过虚拟现实头盔在虚拟教室里授课的“元宇宙大学”(Metaversity)之一。

多年来,许多学院和大学都一直在尝试把虚拟现实技术作为教学工具,但很少有机构会投资这项技术,因为其所需要的头盔体积庞大,价格昂贵,而且即使有硬件在手,创建引人入胜的、有效的虚拟教学空间也非常昂贵,需要有熟练的工程师来干这种事。然而就在今年秋天,有十所美国大学获得了一张免费入场券:作为其1.5亿美元沉浸式学习项目的一部分,Meta正在将大学带入元宇宙。

马里兰大学全球校区(UMGC)就是其中之一。这所只招收在线学生的学校没有任何实体教室或学生生活空间,但有45,000多名在读本科生。Meta已经向该校免费提供了几十个VR头盔,供选修生物学和天文学入门课程的学生使用,这些是今秋五门试点课程中的两门。

“我们以前从没存在过校园,但现在我们有了第一个(虚拟校园)。” UMGC信息技术系主任Daniel Mintz说。“这个校园里还有一个鸭子池塘。”在这个虚拟校园里,带有白色圆柱的格鲁吉亚风格建筑环绕着一片明亮的绿色草地,一对绿头鸭在中心池塘里互相追逐,旁边的树上还挂着一个绳索秋千,而设计它的就是位于爱荷华州达文波特的扩展现实教育软件公司VictoryXR。

“元宇宙大学”就位:Meta和VictoryXR开放了10个虚拟校园

南达科他州立大学副院长Greg Heiberger在虚拟现实课堂中观察一个巨大的DNA链。图源:GREG HEIBERGER/SDSU

尽管该公司的愿景是创造一个枝繁叶茂的大学校舍,但这个虚拟空间看起来仍然像是一个早期的PC游戏场景。这里空旷得令人不安——没有路人,没有玩迷你排球的学生,也没有午休时间的教授。另外,在这个空间里移动也相当费劲:当向前按压操纵杆时,你会感觉地面几乎是从你身下冒出来。好在用户可以绕过这种感觉——以及潜在的晕动症——做法是使用指向和点击功能瞬间传送到一个新位置。

Daniel Mintz将UMGC虚拟校园的一些功能比作其网站上网页的替代版本,之前用户可以在那里填写表格或与聊天机器人交流。在这个新的“Web3”校园里,学生可以戴上头盔,走进行政大楼,而行政官员的数字化身可能会在那里与学生见面并回答问题。

今年秋季,UMGC将提供五门虚拟现实课程。该大学计划将头盔借给学生,而且课程不会比UMGC的普通课程贵——今年本州学生每学分为312美元,州外学生每学分为499美元。Daniel Mintz承认,即便试运行取得了成功,扩大VR产品的规模可能也会很困难,他希望这些硬件最终可以被当作课程材料,并由财政援助来负担。

“我们不能开展头盔业务。” Daniel Mintz说。“我们招收了大约6万名学生。就算只有10%的人采用这种沉浸式上课的方式,我们也无法提供约6,000个头盔。”

Meta就是在这个时刻介入了进来,就像苹果公司在上世纪80年代开始向学校教室捐赠数千台PC那样。目前,前者已经通过VictoryXR向参与该计划的大学捐赠了数百个最新款的Quest 2头盔。除了莫尔豪斯学院和UMGC, Meta还将向其他8家学校发放VR头戴式设备,包括堪萨斯大学护理学院、新墨西哥州立大学、南达科他州立大学、佛罗里达农工大学、西弗吉尼亚大学、西南俄勒冈社区学院、加州州立大学多明桂山分校和阿拉巴马农工大学。所有参与的学校都将在今秋上线虚拟课程。

软件公司VictoryXR是Steve Grubbs的创意,他曾是一名政府官员,后来成为进入虚拟现实行业的企业家。20世纪90年代初,作为爱荷华州众议院教育委员会主席,Steve Grubbs通过了该州的第一项技术资助法案,让美国的基础教育学校将电脑、软件和视听设备引入教室。

“我的父亲是一名教师,我也试图通过州一级的政策制定来改善学校,而我得出的结论就是,除非学生喜欢学习,否则让他们学习永远是一场战斗。所以我开始创造一种产品,让学生热爱学习。” 57岁的Steve Grubbs说。

在为几次总统竞选提供建议——包括2000年的史蒂夫·福布斯(Steve Forbes)、2008年的汤米·汤普森(Tommy Thompson)和2012年赫尔曼·凯恩(Herman Cain)在爱荷华州的竞选——并领导了一家政治咨询公司之后, Steve Grubbs转向了扩展现实领域,并于2016年创立了VictoryXR。

当《福布斯》采访他时,他正在冰岛为VictoryXR教室拍摄360度虚拟体验的素材。这些教室包括一个能模拟实地考察的图书馆——你可以在里面参观美国大峡谷、爱荷华州的农场,甚至是中国的长城。这些教室基本上就是360度的全景照片,但用户可以进入其中。此外,VictoryXR还为大学和在家上学的学生创建了约100个动画虚拟空间,包括乘坐英国皇家海军贝格尔号(HMS Beagle)前往加拉帕戈斯群岛,或是漫步于美国参议院会议厅和地下铁路博物馆。

Steve Grubbs说:“他们戴上头盔就能看到冰川,甚至可以看到全世界——向上看,向下看,一切都在那里。”

在六年的时间里,VictoryXR从3名员工发展到35名全职员工,而且在德克萨斯州奥斯汀有一个办公室。该公司去年的收入超过100万美元,而Steve Grubbs预计今年的总收入将超过220万美元。“我们已经度过了虚拟现实早期漫长而艰难的发展阶段,现在终于有了一些起色。”

的确,已经有多所高校与VictoryXR签订了建设数字校园的合同。一个典型的有5-7栋楼的数字校园的成本约为5万美元,而Meta则为参与建设的大学提供了资金。为了打造这些数字校园,Steve Grubbs的团队综合使用了谷歌地球图像、机构照片和建筑平面图。在今年秋天,他们将推出12所数字大学校园,并希望明年能有100所投入运营。

“我们就是一家元宇宙中的建筑公司,我们的团队正在复制现实世界的每一扇窗户,每一块砖头。” Steve Grubbs说。“进度快的话,我们可以在8到12周内完成这项任务。”

除了支付初始建设费用,VictoryXR还向各学校收取每个学生每年200美元的虚拟空间使用费,而虚拟空间里的设施包括水下教室、环绕巨大质子运行的空间站内的化学实验室,以及富士山脚下一片开满樱花的空地。随着高校不断扩大其VR产品的规模,该公司将通过这些已经建成的虚拟空间赚取更多利润。

不过,Meta还没有向院校收费。该公司的一位发言人表示,目前“从这些合作伙伴中获取收入不是我们优先考虑的问题。教育是元宇宙的一个令人兴奋的用例,Meta的沉浸式学习体验将帮助世界各地的创造者们获得元宇宙技能,并为学习者创造沉浸式的体验。”

但Meta有一个宏大的计划:要把元宇宙——也就是数字校园的最终落脚地——变成一个赚钱的机器。扎克伯格表示,公司的目标是在元宇宙中推动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商业活动,并希望在未来十年拥有至少10亿用户。该公司目前在VR领域占据主导地位——International Data Corporation最近的一份报告显示,Meta已经占领了90%的VR头显市场

VictoryXR首席软件工程师Daniel Coyle则表示,第一款Quest头盔标志着虚拟现实的范式转变。在2019年首次亮相之前,像谷歌Cardboard这样的虚拟现实系统只使用了3个自由度,这意味着用户可以环顾虚拟空间,但不能在其中横向移动,而Quest头盔拥有6个自由度,用户可以在它提供的虚拟世界中四处走动和上下移动。此外,这款产品很袖珍,不需要外部摄像头来跟踪用户的行动。

“Quest在推出时的售价为300美元,相对来说不算贵。你不需要PC,也不需要游戏显卡就能使用它,(VR)不再只是爱好者的专利。”Daniel Coyle说。

相比之下,惠普Reverb头盔的零售价约为400美元,HTC Vive的头盔起价为750美元,Valve Index的售价超过1,000美元。Daniel Coyle称,Meta正在亏本销售硬件,Quest头盔的价格本应该在每副600或700美元左右。

“Meta能成功的唯一原因是,这家公司足够大,可以承受在硬件销售上的巨大损失,并把希望寄托在软件销售上,从而专注于让大众接受。”

市场研究公司Grand View Research的一项分析显示,2021年VR市场的价值为218.3亿美元,预计在2030年之前每年将增长15%。密歇根大学负责学术创新的副教务长James DeVaney认为,新冠疫情期间,各大院校争相开发在线课程的情况让许多大学重新考虑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的可能性,尤其是针对那些不能在教室里上课的学生。“我们知道,在危机中发展起来的在线学习与精心设计的虚拟学习是不一样的。”

《福布斯》采访过的所有试点机构——包括莫尔豪斯学院、UMGC、阿拉巴马农工大学、堪萨斯大学护理学院、南达科他州州立大学和加州州立大学多明桂山分校——都不会向参加该项目的学生收取额外费用,而且将在今年秋天的试用期间向学生发放头盔。堪萨斯大学护理学院的临床助理教授Kesa Herlihy说,VR头盔可能会成为学生课程材料的一部分。学生们不需要购买150美元的护理教科书或支付实验室费用,但可能需要购买虚拟现实头盔。

不过,大多数课程只会花一部分时间在虚拟教室里,而学生将在这段时间里开展实验活动、绘制3D图像或进行虚拟实地旅行,例如堪萨斯大学护理学院就计划使用虚拟现实技术来模拟与病人的互动。

“病人的体格大小、身体状态和肤色都不一样,虚拟现实提供了让学生看到各种各样患者的机会,这比一个人体模型所能提供的机会更多。”

Daniel Coyle则表示,VictoryXR确实提供了一个讲堂空间,但这并不是虚拟现实的最佳用途。随着学生和教师们对VR头盔趋于习惯,对其使用时间进行限制可能是最好的选择。虽然比过去的硬件有所改进,但在使用了大约一个小时后,Quest 2的头戴设备仍然会让人感觉沉重和不舒服。

另外,对于自己的数字校园,上述10所大学也有不同的计划。南达科他州立大学将在虚拟现实中开设有机化学和解剖学课程;加州州立大学多明桂山分校的教授Horace Crogman计划在虚拟教室中教授物理;莫尔豪斯学院则开始涉足STEM课程之外的领域,并计划在VR中提供世界历史和一些英语课程。James DeVaney说,数字校园令人兴奋,但大学不应局限于虚拟地再现其已经拥有的东西。

“为什么要把自己限制在我们已知的东西上?一个城市校园可能有某些限制,而农村校园可能有不同种类的适宜性,但我们没有理由不进一步扩展我们的环境。”James DeVaney说。“未来五年,这个领域将会发生很大的变化,但我认为它不会消失。有趣的是,我们要把那些天花乱坠的项目和那些遵循系统化研发方法的项目分开。”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福布斯”(ID:forbes_china),作者:Emma Whitford

编辑:Coinyuppie,本文链接:https://crypto001.com/metaverse/20187.html

(0)
上一篇 2022-09-05 下午10:41
下一篇 2022-09-05 下午10:45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