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杰伦在元宇宙卖盲盒

凭借一首《最伟大的作品》引爆华语乐坛一个多月后,周杰伦又上热搜了。

8月29日,#周杰伦纽约地铁#、#周杰伦隐藏新歌#两个话题登上微博热搜,截至8月30日晚10点,两个话题相关内容阅读量分别达到2.1亿、1301万。

周杰伦在元宇宙卖盲盒

周杰伦在元宇宙卖盲盒

事情源自29日杰威尔音乐发布的一段周杰伦访谈VCR。VCR中周杰伦回顾了《晴天》《爱在西元前》等四首经典作品背后的创作故事,还提到了一首18年前未发表的新歌《纽约地铁》,“隐藏新歌”指的就是这首未发布的《纽约地铁》。

值得注意的是,五首歌的DEMO并未选择在音乐平台上线。VCR中周杰伦宣布与数字藏品平台薄盒APP合作,制作了DEMO的元宇宙空间,以盲盒形式限时售卖。

29日晚,原定9月1日开放的“周杰伦限定珍藏DEMO空间”提前上线,截至发稿,已有近6万名用户购买了盲盒。

A

与此前新专辑引发全网热议不同,本次DEMO数字藏品发售的“人气”,基本局限于微博话题相关内容下,显得有些静悄悄。

一方面,相比新专辑从预热到正式发布前后历经一个月的营销造势,周杰伦的DEMO数字藏品还缺乏足够时间造势。另一方面,数字藏品圈子相对小众,且购买数字藏品又有一定门槛,多重因素叠加之下造就了目前主要是周杰伦死忠粉参与相关讨论的局面。

与其他元宇宙平台类似,用户下载APP并注册后,要创建虚拟人形象,再购买相应数字藏品。

本次“周杰伦限定珍藏DEMO空间”钥匙盲盒分为经典、稀有、传奇三种,对应不同级别的权益。盲盒分为限量10000个的499元限量盲盒和20元的精装盲盒。

周杰伦在元宇宙卖盲盒

其中499元价位盲盒包含两把钥匙,一把经典,一把稀有或传奇钥匙,每个用户限购2个。20元的精装盲盒有一把随机钥匙,每个账号限购30个。每一把钥匙都能随时无限次使用,盲盒可以赠送,但钥匙无法交易。

8月29日晚上盲盒开售后,簌簌第一时间下载了APP,花20元购买了盲盒。簌簌是周杰伦粉丝,同时也是盲盒爱好者,但这是她第一次购买数字藏品。簌簌表示,这次购买体验和在线上购买实体盲盒差不多。

购买并拆开盲盒后,就可以通过摇杆操控虚拟人进入元宇宙空间。虚拟人根据地面指示穿过一间赛博朋克风格的大厅,来到一部电梯前,电梯上印有“Jay 周”的字样。

进入电梯,缓缓下降,就来到了《纽约地铁DEMO》的场景,用户可以一边听歌一边在地铁站探索,还可以登上列车,前往下一首DEMO的场景。整个空间由5个3D场景构成,分别代表一首歌的DEMO,穿过5个场景会回到最初的大厅。“和玩游戏差不多,画质什么的也都不错。”簌簌表示。

周杰伦在元宇宙卖盲盒

周杰伦在元宇宙卖盲盒

周杰伦在元宇宙卖盲盒

APP数据显示,截至发稿,该盲盒售出59403个,以每个20元计算,销售额在百万左右。

周杰伦在元宇宙卖盲盒

此外,杰威尔音乐还透露,未来计划在数字藏品领域做一个特别的尝试,将“纽约地铁”这首未曝光的歌曲DEMO做成独一无二的数字藏品进行拍卖,并将所得捐出作为公益使用。

B

上线一天即销量5万,在小众数字藏品圈里,这样的成绩称得上可观,但与一个月前周杰伦新专辑预售超百万份的成绩相比,则相去甚远。单从售卖的商业回报角度考虑,发行数字藏品并非周杰伦最好的选择。

本次发行的五首DEMO中,《纽约地铁》完成度较高,其他四首已正式发行过单曲的DEMO更像草稿,部分段落甚至没有填词,用哼唱来代替。这些DEMO几乎未经加工,能够呈现周杰伦创作时脑海中最初的画面。

这或许也能部分解释周杰伦选择将其开发成数字藏品的原因。与其将这些略显粗糙的DEMO做成专辑在平台向大众售卖,不如做成数字藏品供粉丝欣赏。实际上,在这次发售数字藏品前,这些DEMO也只有经纪人杨峻荣、作词伙伴方文山等少部分人听过。

VCR中,方文山表示:“听过DEMO的人这么少,今天转化成数字艺术收藏品,这样的参与我觉得很周杰伦,他(周杰伦)的音乐变成了一个现象,你去收藏一个殿堂等级的现象的作品,那不只是参与了艺术事件,也是参与了音乐事件。”

新冠疫情以来,电影、体育赛事等聚集性的文娱行业受到严重打击,不少文娱企业迫切寻求转型,将原有线下场景搬到线上。

有些从业者选择直播,今年以来,五月天、崔健等歌手在视频号办演唱会,线上演唱会也给明星带来了比线下演唱会更高的关注度。

由于与数字艺术品高度融合的特性,NFT也获得不少企业的青睐。NFT受众本身就以年轻人为主,这部分群体也同时是流行文化、盲盒潮玩的主要消费者。

比如营收受疫情影响的NBA,早在2020年便授权NFT机构开发数字藏品盲盒,盲盒包含球星照片、介绍和球星高光集锦短视频。据评级机构TokenInsight统计,该产品2021年销售额达到6.6亿美金。虽然远不如NBA赛事营收,但未来潜力巨大。

今年3月,无聊猿这一NFT项目市值更是一度突破20亿美金,背后离不开体育界和音乐界巨星购买后带来的流量效应,比如周杰伦,就曾购买过无聊猿NFT。

周杰伦在元宇宙卖盲盒

今年上半年,中国的投资人和相关企业也加入了这一浪潮,包括美图董事长蔡文胜、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上市公司李宁、绿地集团等都买入了无聊猿NFT。

此外,国内也有互联网公司试水NFT领域。去年6月,支付宝曾发行4款NFT付款码皮肤,同年7月,网易旗下游戏《永劫无间》也发行了NFT盲盒。

C

明星挟粉丝经济进入NFT领域,自己获利的同时,也相当于给NFT背书。但看似欣欣向荣的NFT,其实一直伴随着争议。

购买周杰伦DEMO数字藏品时,簌簌曾犹豫是否要购买499元的限量盲盒。根据介绍,限量盲盒中必定包含稀有钥匙或传奇钥匙,可以等同于所有未来杰威尔音乐在平台上开放空间的钥匙。

但思忖再三,簌簌仍然选择了20元的精装盲盒。“要是哪天平台关停了怎么办呢?”簌簌的疑虑在于,平台承诺的“永久有效”的永久面临极大的不确定性。。

这种担忧正在被现实案例佐证。今年8月16日,腾讯旗下NFT交易平台幻核宣布停售,并向用户给出两种解决方案:一是继续保留数字藏品,二是申请退款。

幻核的善后相对体面,但其他没有大公司背书的平台一旦关停,是否能做到这样的善后就是未知数了。

另外,粉丝也关心藏品的价值问题。虽然本次发行的数字藏品在3D空间场景上下了一番功夫,但用户本质上是冲着音乐本身,或者说冲着周杰伦购买的。

在杰威尔音乐和薄盒APP官方微博下,不少粉丝在抱怨音源泄露问题。在宣布发售以前,《纽约地铁》的DEMO就在微信、B站等平台上传播开来,相关视频播放量远超数字藏品购买量。

因此在一些用户眼中,NFT藏品那段代表唯一性的编号不再是社交货币,而更像是“智商税”的象征。

值得注意的是,这并不是周杰伦在NFT领域第一次引起争议。今年元旦,周杰伦曾在社交媒体上帮自家潮牌PHANTACI与NFT平台Ezek联合推出的NFT项目做宣传。在其光环加持下,总量10000个的NFT藏品不到一小时被抢购一空。周杰伦的带货操作引起了部分网民的质疑,认为其“收割”粉丝。

在被质疑“收割”粉丝后三个月,周杰伦自己也在NFT上吃了亏,4月1日,周杰伦发文称,自己购买的无聊猿NFT藏品被盗,经过多次转手最终卖出300万元的天价。而由于NFT的去中心化属性以及相关法律缺位等因素,对于NFT被盗,损失惨重的周杰伦也维权无门。

周杰伦在元宇宙卖盲盒

此外,在体验本次售卖的“周杰伦限定珍藏DEMO空间”数字藏品过程中,簌簌发现平台本身也有不少问题,如页面偶尔卡顿,人物动作略显僵硬,有时歌曲声音会突然消失,需要退出后重新进入才能恢复正常等等。

短时间内,外界对数字藏品的担忧不会消失,数字藏品本身的种种不足也有待改进,周杰伦的歌迷想要在元宇宙里获得能和现实宇宙演唱会媲美的体验,恐怕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参考资料:

《周杰伦“猴子”被盗的背后,是盯上NFT的名人和黑客》锌刻度

《从致敬KAWS系列盲盒大火,看“NFT+盲盒”玩法的想象空间》螳螂观察

《价格暴跌之后,数十只无聊猿NFT面临清算危机》界面新闻

《抢占周杰伦》深燃

《幻核为何停售?大公司创新,不缺位更要做到位》盒饭财经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字母榜”(ID:wujicaijing),作者:刘星志

编辑:Coinyuppie,本文链接:https://crypto001.com/metaverse/19954.html

(0)
上一篇 2022-08-31 上午11:42
下一篇 2022-08-31 上午11:49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