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元宇宙形象遭群嘲, 元宇宙是人类的白日梦吗?

扎克伯格All in的”元宇宙”梦想能实现吗?

01被群嘲的扎克伯格

扎克伯格被群嘲了。

8月16日,扎克伯格在脸书上传了一张虚拟自拍,以庆祝元宇宙虚拟社交平台Horizon Worlds(地平线世界)在法国和西班牙上线,这也是该平台在美国、加拿大和英国等市场之外的又一次拓展。

照片中,扎克伯格手持摄像机进行自拍,他的背后是两座著名的地标性建筑——法国的埃菲尔铁塔与西班牙的巴塞罗那大教堂,而且配文称,期待用户能够在Horizon Worlds里共同探索交流,创造使人”身临其境”的虚拟世界。

扎克伯格元宇宙形象遭群嘲, 元宇宙是人类的白日梦吗?

但网友显然并不买账,他们不仅没有送上扎克伯格想要的祝福,还嘲讽起了这张照片。

毕竟,这张照片里,人物形象干瘪、建模简陋,网友直言,扎克伯格的元宇宙还不如上个世纪的动画产物,有人评论,”就连PS1(1994年发布的游戏机)上的天线宝宝游戏,都比扎克伯格的元宇宙做得好。

有人把它和 2007 年发布的模拟现实类游戏《第二人生》、以及90年代的PS游戏放到一起对比,扎克伯格这张图片都有明显的差距。

扎克伯格元宇宙形象遭群嘲, 元宇宙是人类的白日梦吗?

网友PO出的2007年与2014年《第二人生》虚拟形象的变化

不过扎克伯格并未被网友嘲讽击退。8月19日和20日,Meta 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分别在社交媒体脸书(Facebook)和Instagram再次上传虚拟形象照片,称上一张照片是”随手拍的”,算是对网友嘲讽的回应。

扎克伯格元宇宙形象遭群嘲, 元宇宙是人类的白日梦吗?

他发出的新照片里,虚拟人物形象自然了不少,头发有了层次,眼睛也有了闪光。

扎克伯格配文解释道,”我知道之前上传的照片非常简陋,因为那是为了庆祝Horizon在法国和西班牙上线随手拍的。”扎克伯格称,Horizon的图像功能远比图片展示出来的强大,在配套头显(headset)中也是如此。此外,Horizon的改进速度非常快。

他还透露,Horizon和avatar图像将迎来重大更新,他会在即将到来的Connect开发者大会上分享更多细节。

严重怀疑扎克伯格这是走黑红营销路线,毕竟如果不是扎克伯格这一整套操作,很多人恐怕从未听说过Horizon Worlds,也知道了它原来是Meta旗下虚拟社交平台,是扎克伯格口中的”元宇宙愿景的核心(core to our Metaverse vision)”。

这家平台成立3年了。早在脸书正式更名为Meta、全力押注元宇宙之前,Horizon Worlds就已经初现雏形。其前身为Facebook Horizon,2019年9月的Oculus Connect 6大会上,这家科技巨头就曾表示,该平台将成为新的社交虚拟世界。

2020年8月,Horizon Worlds进入测试阶段,仅受邀者可获得访问权限。2021年12月该平台正式向美国和加拿大18岁以上成年用户开放。

扎克伯格元宇宙形象遭群嘲, 元宇宙是人类的白日梦吗?

成立三年的应用,如今成长为多大的体量了呢?今年2月,Meta的首席产品官克里斯·考克斯(ChrisCox)给出了答案:Horizon Worlds登陆美国和加拿大以来,用户量每月增长10倍,截至当时已达到30万人。

30万人,实际上并不是一个可观的数字,这说明Horizon Worlds还依然是个小众平台,完全没有破圈。

实际上,这还是Horizon Worlds不停在全球扩张的结果,今年6月,该平台登陆英国,7月在爱尔兰和冰岛上线,接下来还要上线更多国家。

如果不是扎克伯格的卖力宣传,就这款app,恐怕早已凉凉,不会撑到2022年。

02扎克伯格的元宇宙梦,全靠烧钱?

尽管Meta倾力投资Horizon Worlds,但这一平台很难给Meta带来什么明显回报,就像”扶不起来的阿斗”。Meta并未披露过该平台的营收情况,也从未透露配套设备Quest头显的销量。

扎克伯格早在多年前就开始布局元宇宙。

早在2014年,改名前的Facebook就花20亿美元收购头显设备Oculus VR,其后也不断收购小规模的VR工作室至Oculus旗下,从2019年开始已经有5例VR游戏开放商的收购。

2021年10月,扎克伯格发表了一封《创始人的信:2021》(Founder’s Letter2021),宣布脸书公司更名为”Meta”,展示其向元宇宙进发的决心,在一场以扎克伯格为主角的视频宣讲中,将近90分钟的时间里,”元宇宙”一词出现了80次以上,旨在向观众们解释究竟何为元宇宙。

在扎克伯格的设想里,在那个美好的元宇宙世界里,人们不再受到肉体的束缚,时空的限制也已经不是问题,在这里用户可以实现现实世界中大部分活动,利用虚拟形象与世界各地的用户展开社交、拜访朋友、参加演唱会以及周游世界等。

简言之,就是人们想去哪就去哪,穿什么衣服、与什么人相聚,都可以随意选择,过上现实无法实现的日子。

大众动不动心很难说,反正扎克伯格肯定动心了。从研发费用上,能看出扎克伯格对这一业务的重视程度。然而Meta的元宇宙业务一直处于”烧钱”状态。2022年上半年,元宇宙部门现实实验室(RealityLabs)亏损近58亿美元,2021年全年亏损近102亿美元。

过去一年半的时间 Meta 在元宇宙上花掉了近 200 亿美元。Oculus 前 CTO 约翰·卡马克已经多次公开质疑:Meta 巨资投入到虚拟现实实验室(Reality Labs),回报率远低于预期。

尽管该部门持续亏损,扎克伯格却表现出了惊人的意志力,依然表示看好这个赛道,”专注于元宇宙相关业务的长期投资与发展。”

扎克伯格元宇宙形象遭群嘲, 元宇宙是人类的白日梦吗?

元宇宙是个”烧钱黑洞”,目前还极难看到可观的回报。有业内人士称其中渲染人眼的一个虚拟空间所需的图形计算量,远大于手机的2D屏幕,这也是Meta们尽管花重金投入,体验效果依然不理想的原因。

但Meta此前宣布,今年计划投资约100亿美元研发元宇宙相关技术。

扎克伯格早就坦言,”为元宇宙构建基础平台将是一条漫长的道路。”而地平线已经内测了两年:”不论我们如何称呼它,在未来1到3年,它依然会是beta版本。”

对于用户来说,过了几年,应用还是初级版。这也就算了,不仅如此,Meta的不少产品也要涨价,成了劝退网友的导火索。前不久,Meta宣布将对Horizon Worlds上的每笔虚拟资产交易进行抽成,抽成比例高达47.5%。这一收费计划遭到不少开发者反对。

若想登录Horizon Worlds,用户需要购买Meta旗下的Quest头显,然而在7月,Meta又宣布旗下产品Quest 2头显将于8月开始涨价,128GB和256GB版本售价分别上调100美元至399.99美元和499.99美元,有国外网友吐槽,体验没升级,价格倒是先升级了。

03元宇宙,只是听起来很美

元宇宙这个概念最初是出现在科幻小说中。

美国科幻作家尼尔·斯蒂芬森(Neal Stephenson)在他1992年发表的科幻小说《雪崩》(Snow Crash)中首次创造了”元宇宙”一词。

看好元宇宙的人,觉得元宇宙的发展主线很清晰,就是创造高质量的沉浸式内容,给用户带来无与伦比的时空拓展体验。

近年来随着元宇宙概念的火热,国内不少互联网大厂也在入局,罗永浩干脆连直播都不做了,全身投入元宇宙中细分的AR事业里。

去年,百度上线了元宇宙社交app”希壤”的苹果和安卓商店版本,字节跳动也收购了VR设备Pico,有数据显示,在被字节跳动收购后的第一个春节,Pico全渠道销售量同比增长32倍,成交额比去年春节增长29倍。

然而,就体验来说,头戴VR设备还处于比较初级的阶段。

首先是画面体验不够流畅,用户小阮表示,他用Pico设备体验过希壤,他发现画面中的虚拟人物动作经常会有延迟,甚至还有人物穿模情况,想去其他场景需要自己用手柄移动,但他在前进时画面经常有卡顿,光用手柄很难操作,甚至还经常会出现手柄按键失灵的情况,小阮盯一会屏幕就感到头昏脑涨,”平时不晕3D,但戴上VR设备只觉得恶心难受”,很影响游玩体验。

扎克伯格元宇宙形象遭群嘲, 元宇宙是人类的白日梦吗?

其次,是内容的匮乏。Pico的体验者金子表示,自己”曾经在商场的Pico展示区玩过”,被吸引后购买了一台Pico设备,然而买完后感到有些后悔,因为目前Pico可玩的游戏还比较少,一些大型的3D游戏很容易眩晕,只有一些拼图类、治愈类轻度游戏还可以,”买完一个月后就吃灰了”。

当然,Pico还是有亮点的,比如与虚拟人的近距离接触、虚拟空间的沉浸感、允许佩戴近视镜等,但这些跟Pico的缺点比起来,还是不足以吸引大众掏出真金白银,这也是Pico至今还没出现出圈话题或火爆销量的原因。

正如百度副总裁马杰所说,”元宇宙相关的基础设施链很长。”现在看来,在元宇宙这个领域,大厂和小厂、国内和国外的进度都差不多,面临的困境也都类似,那就是凭现在的技术和手段,人类离想象中的元宇宙依然有点遥远。

参考资料:

《扎克伯格 100 亿美元烧出来的元宇宙,被欧美网友群嘲》,极客公园;

《人人都在说的”元宇宙”,究竟是什么?》,三联生活周刊;

《盘点互联网大厂的元宇宙布局》,大数据DT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首席商业评论”(ID:CHReview),作者:七月

编辑:Coinyuppie,本文链接:https://crypto001.com/metaverse/19869.html

(0)
上一篇 2022-08-28 下午9:58
下一篇 2022-08-29 上午11:10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