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元宇宙翻车,可翻车的又何止这一个?

元宇宙浪潮来袭后,各行各业都在畅想如何跨界进入这个“新世界”,不少公司都希望能够通过“游戏+社交+营销+硬件+……”的方式,占领元宇宙的制高点。

然而,现实却是残酷的,近期,Meta旗下元宇宙平台“Horizon Worlds”就遭遇了翻车事件。

日前,Meta公司CEO扎克伯格宣布,Meta公司旗下的VR平台“Horizon Worlds”(地平线世界)正式在法国和西班牙上线,并晒了自己的截图:虚拟形象的他在“简陋的”埃菲尔铁塔和圣家族大教堂建模前自拍。不料,这张图片遭到了网友嘲讽。

Meta元宇宙翻车,可翻车的又何止这一个?

facebook

“这看起来像是一个非常诡异的恐怖木偶。”

“这个虚拟人毫无灵魂,令人担忧我们的元宇宙未来。”

据悉,Meta这款元宇宙平台耗资高达100亿美元,目的是 ” 将社交从二维转向三维 “,让玩家在虚拟数字空间体验互联网文化,但从目前结果来看显然是翻车了。有分析人士表示,从效果来看,这款元宇宙平台的画面比较粗糙,难怪会引来“不满”。

Meta元宇宙翻车,可翻车的又何止这一个?

twitter

网友嘲笑:还是ps1的天线宝宝游戏更好些。

为了挽回颜面,事后扎克伯格又分别于脸书和Ins上传虚拟形象照片,称上一张照片是“随手拍的”,以回应网友的嘲讽。

Meta元宇宙翻车,可翻车的又何止这一个?

改良后的游戏人物和场景图片

不过,据该平台用户反馈,“Horizon Worlds”不仅仅是建模不够好,场景内太过嘈杂、环境太差、很多人飙脏话,而且出现了很多系统漏洞,导致一些玩家可以注册VIP拥有特权,扰乱平台秩序。

翻车的“地平线”被誉为Meta核心业务

“Horizon Worlds”是Meta旗下虚拟游戏社交平台,扎克伯格曾称其为“元宇宙愿景的核心”。

早在脸书正式更名为Meta、全力押注元宇宙之前,“Horizon Worlds”就已经初现雏形。其前身为Facebook Horizon,2019年9月的Oculus Connect 6大会上,这家科技巨头就曾表示,该平台将成为新的社交虚拟世界。

Meta元宇宙翻车,可翻车的又何止这一个?

Horizon Worlds

若想登录“Horizon Worlds”,用户需要购买Meta旗下的Quest头显,并创建自己的虚拟形象。在这里用户可以实现现实世界中大部分活动,利用虚拟形象与世界各地的用户展开社交、拜访朋友、参加演唱会以及周游世界等。

2020年8月,“Horizon Worlds”进入测试阶段,仅受邀者可获得访问权限。2021年12月该平台正式向美国和加拿大18岁以上成年用户开放。

今年2月,Meta首席产品官克里斯·考克斯表示,“Horizon Worlds”登陆美国和加拿大以来,用户量每月增长10倍,截至当时已达到30万人。

Meta元宇宙翻车,可翻车的又何止这一个?

Horizon Worlds

此外,Meta还宣布,截至今年2月,“Horizon Worlds”已经建立1万个独立世界,其面向创作者的私人脸书群组已拥有超2万名成员。

目前“Horizon Worlds”还在不断扩张,今年6月,该平台登陆英国,7月在爱尔兰和冰岛上线。

扎克伯格曾称,今年晚些时候将发布手机版“Horizon Worlds”,目的是“让VR平台之外的用户也能体验元宇宙。”

尽管Meta倾力投资“Horizon Worlds”,但这一平台能否为Meta带来盈利仍然是未知数。Meta并未披露过该平台的营收情况,也从未透露配套设备Quest头显的销量。

但值得注意的是,此前4月,Meta宣布将对“Horizon Worlds”上的每笔虚拟资产交易进行抽成,抽成比例高达47.5%。这一收费计划遭到不少开发者反对。

7月,Meta宣布旗下产品Quest 2头显将于8月开始涨价,128GB和256GB版本售价分别上调100美元至399.99美元和499.99美元。

Meta元宇宙翻车,可翻车的又何止这一个?

Quest 2

种种措施似乎暗示着“Horizon Worlds”的盈利情况并不如人意。

事实上,Meta的元宇宙业务一直处于烧钱状态。2022年上半年,元宇宙部门现实实验室(Reality Labs)亏损近58亿美元,2021年全年亏损近102亿美元。

尽管该部门持续亏损,扎克伯格仍然表示将元宇宙当做“优先事件”,专注于元宇宙相关业务的长期投资与发展。

Meta此前宣布,今年计划投资约100亿美元研发元宇宙相关技术,这一数据是其2014年收购Oculus VR花费金额的5倍左右,2012年收购Instagram花费金额的10倍。

在 Meta 的愿景中,全球用户可以通过“Horizon Worlds”跨越空间、地域和时间的限制,尽情与朋友在这些虚拟空间中互动,娱乐,乃至延伸向办公、会议用途,甚至在应用内的进行需要的消费。虽然目前为止,Meta 看起来已经成功跨出了第一步,但离实现这些目标还有不小的距离。

Meta元宇宙翻车,可翻车的又何止这一个?

其实不仅仅是Meta,许多自诩元宇宙平台的产品都有这种“宏大”的愿景。

Bug不断的所谓元宇宙平台和游戏

百度旗下“希壤”也是一款类似“Horizon Worlds”的元宇宙平台。百度官方介绍“希壤”时明确指出,“在线教育”、“在线展会”、“在线论坛”,将是“希壤”未来承接最核心的一些内容体现。

不过,“希壤”一经开放,就收获了不少吐槽。

Meta元宇宙翻车,可翻车的又何止这一个?

“希壤”在苹果应用商店评分仅为2.2分

无论是“希壤”的人物形象设计还是交互、布局的精细度等,都尚未到到成熟阶段,仍处于初级。

先来看两张官网海报。上图是Meta的用户生成内容工具Crayta,早于2020年在Google Stadia上线,2021年6月正式成为Meta旗下一员。而下图则是2021年12月27日上线的百度希壤。

Meta元宇宙翻车,可翻车的又何止这一个?

Umm……就,百度的美术同学有点偷懒啊。

Meta元宇宙翻车,可翻车的又何止这一个?

“希壤”中虚拟角色出现错位bug

无论怎么看,百度“希壤”与大家期待中的元宇宙都还相去甚远。

Meta元宇宙翻车,可翻车的又何止这一个?

“希壤”虚拟角色穿越汽车的Bug

除了“希壤”,较有争议的还有“酿酒大师”这款游戏。

“酿酒大师”这款游戏,可以说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制作方深圳中青宝互动网络股份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中青宝”),是国内首家A股上市游戏公司。公司此前高调宣称,“酿酒大师是一款进军元宇宙的游戏”,“可以把虚拟映射到现实”。

Meta元宇宙翻车,可翻车的又何止这一个?

酿酒大师

然而,“酿酒大师”游戏刚刚上线,就频繁出现卡顿、Bug、UI错误等问题,在短暂上线35小时后进行了首次停服维护,并在20分钟后再次上线。客服回应称“我们会记录玩家发现的Bug进行调整完善”。

除了Bug,“酿酒大师”游戏界面中类似电商平台的页面,也劝退了很多玩家。

Meta元宇宙翻车,可翻车的又何止这一个?

酿酒大师

而玩家“社交”界面中,虽然有消息通知、分享、添加好友等功能,但有玩家在游戏过程中发送加好友申请后从未有网友通过,也从未收到好友申请。

元宇宙平台和游戏还需练好基本功

历史上每种新概念刚出现时都有类似的经历,用户首先要在具体的场景中经过训练,建立行为习惯,才能让变革一步步发生。

比如Windows平台自带的几个小游戏,在当年都有自己的历史使命,扫雷是为了训练用户对局域网的认识,红心大战、蜘蛛纸牌是为了训练用户如何使用鼠标。

Meta元宇宙翻车,可翻车的又何止这一个?

扫雷

微信游戏刚刚发布时,自带了一款“打飞机”游戏,训练用户如何使用手机操作游戏。

Meta元宇宙翻车,可翻车的又何止这一个?

微信游戏“打飞机”

神庙逃亡,训练了用户的滑动操作。

Meta元宇宙翻车,可翻车的又何止这一个?

神庙逃亡

近期VR设备开始走进市场,一款光剑游戏成为这个设备的标配。实际上也是为了让用户感受到具体的操作,以熟悉一整套模式在未来带来的改变。

Meta元宇宙翻车,可翻车的又何止这一个?

VR游戏“节奏光剑”

从目前情况来看,尽管市场炒作很热,但基本功还没练好的元宇宙平台和游戏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MetaPost”(ID:MetaPost23),作者:MetaPostOfficial

编辑:Coinyuppie,本文链接:https://crypto001.com/metaverse/19778.html

(0)
上一篇 2022-08-24 下午10:04
下一篇 2022-08-25 上午10:37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