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了上百亿美元,扎克伯格的元宇宙居然像恐怖片

在8月平凡的一天,尴尬的妈妈给尴尬打开门,小札的元宇宙自拍就站在门口,尴尬到家了。

事情发生在本周二,Meta的VR社交平台Horizon World(下称地平线)在西班牙和法国上线,马克·扎克伯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自己的虚拟形象在元宇宙中自拍的图片,以示庆祝。

花了上百亿美元,扎克伯格的元宇宙居然像恐怖片

扎克伯格发布的元宇宙自拍

短短几天后,昨天小札又发布了一条消息,包含两张图片,一张是小札升级后的虚拟形象,另一张是一张街景:“地平线和虚拟形象图形的大更新即将到来。

花了上百亿美元,扎克伯格的元宇宙居然像恐怖片

花了上百亿美元,扎克伯格的元宇宙居然像恐怖片

“我知道我之前发布的照片很初级——为了庆祝登陆(法国和西班牙),那照片拍得很快。”

照理说,小札没什么必要主动说自己发的照片不行,也没必要急嗖嗖宣布会有大的图像升级,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短短几天的时间里,小札的元宇宙自拍成功戳了网友嗨点,成功成为全网群嘲对象。

众所周知,有时候被嘲比被骂被声讨还糟糕——网友的嘴巴真的是太毒了。

A

对那张站在埃菲尔铁塔前的元宇宙自拍,网友最统一的评价就是:诡异(creepy)。

“灵魂另外售卖。”

苍白的脸,浑圆的绿色眼睛,木偶般僵硬的姿势,微微倾侧的脑袋,光影效果缺位,“恐怖谷效应”满满。而且要知道,在《地平线世界》里,小人们是没有下肢的。

花了上百亿美元,扎克伯格的元宇宙居然像恐怖片

《地平线世界》游戏截图

CEO发布的产品截图,并没能成为很好的宣传,反而让人越想越害怕、想着想着就“饱”了,丧失尝试的兴趣:“据我所知,元宇宙其实就是动森,只不过你在其中被马克·扎克伯格追杀。”一位网友在推特打趣道。

花了上百亿美元,扎克伯格的元宇宙居然像恐怖片

此刻,比喻是表达感受的最佳方式:“充气人”、“机器人小孩”、“他看起来就像是鬼娃恰奇(Chucky doll),我都能想象他在VR走廊里说:‘来和我玩,永远永远。’”

花了上百亿美元,扎克伯格的元宇宙居然像恐怖片

鬼娃恰奇长这样。当然,我们选了很“良善”的图

很多本来就看小札不顺眼的网友倒是反向吐槽起来:其实也不算差,比现实中的小札本人有生机的多,不那么像AI。

花了上百亿美元,扎克伯格的元宇宙居然像恐怖片

就连大名鼎鼎的“洋葱新闻”都来凑热闹,发布了一条假消息称“马克·扎克伯格表示他的元宇宙形象没有很好地捕捉自己有多不像人类。”

许多过往的经典游戏在“鬼娃小札”的冲击下被想起,人们惊讶于小札倾注百亿美元的元宇宙端出的汤,居然没有十数年前的游戏画面香。

比如被很多人提及的《第二人生(second life》,这款游戏推出于2003年,是一个网络虚拟平台,只提供土地,玩家可以在其中做很多现实生活中的事情:跳舞、唱K、开车、购物、旅游等,玩家之间也可以相互交流。(是不是听起来很耳熟?)

这款游戏曾深受全球玩家欢迎,2007年全球用户数就突破了400万。在网友眼里,如今Meta的地平线定义和《第二人生》大差不差,画面可以和后者2007年的版本“比肩”。

花了上百亿美元,扎克伯格的元宇宙居然像恐怖片

网友PO出的2007年与2014年《第二人生》虚拟形象的变化

不过《第二人生》毕竟是用键鼠操作的PC游戏,人们又想起了任天堂wii。这款家用游戏主机在2006年推出,其一大亮点就是“体感游戏”,在当时是一种游戏机和玩家之间崭新的交互方式。手柄前后左右,游戏里的小人也可以和你同步(怎么又有点耳熟)。

震惊!任天堂的wii sports(一款运动类体感游戏)从扎克伯格那里偷了人物形象!”网友毒舌道。这句话显然是反着说的,wii sports都是17年前推出的了,而小札的元宇宙画风看起来的确和新代wii sports很相似。

而让这一切更糟糕的,要数Meta在元宇宙大量真金白银的投入,这也在网友的吐槽中反复被提及:“花费了上百亿美元,恭喜你,终于造出了wii sports。”

早在2021年10月发布去年第三季度财报的时候,扎克伯格就表示预计其2021年在XR的投资将超过100亿美元,而且提醒投资者,未来几年的投入还会增多。

B

一个不可以忽略的事实是,至少目前来说,Meta的《地平线世界》只能通过VR设备进入。而有媒体指出,Meta的头显设备售价不过400美金,要想实现和主机或PC游戏的效果(注入照明、纹理、透明度等)很难。

而且,目前的元宇宙产品想要吸引人们,也不一定非得要“完美”的视觉显示。如被成为“元宇宙第一股”的Roblox,其虚拟形象长得像乐高小人,控件闪闪发光,画面简单且厚重,但这并不妨碍其拥有5200万日活用户(2022第二季度数据)。

对于《地平线世界》令人失望的图像,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数字文化研究员提供了两种可能的原因:一是不少用户晕VR,简单的图像对他们更友好;二是这样似乎更能吸引一些不怎么用其他社交应用的用户。

其实扎克伯格早就诚实地表示过,“为元宇宙构建基础平台将是一条漫长的道路。”而地平线已经内测了两年:“不论我们如何称呼它,在未来1到3年,它依然会是beta版本。”

要是往回看的话,不难发现扎克伯格的元宇宙布局早就开始。早在2014年,改名前的Facebook就花20亿美元收购头显设备Oculus VR,其后也不断收购小规模的VR工作室至Oculus旗下,从2019年开始已经有5例VR游戏开放商的收购。

花了上百亿美元,扎克伯格的元宇宙居然像恐怖片

在2021年10月,Facebook Connect 2021线上大会举办,扎克伯格一身黑色装扮出境,不仅宣布进军元宇宙,还比所有人都想得彻底,干脆把公司名改为了英文元宇宙(Metaverse)的前缀Meta。

是时,扎克伯格许下愿望,在希望用五年左右的时间,将Meta打造成一家元宇宙公司。

到了2022年初,扎克伯格再次许愿未来十年,元宇宙覆盖全球10亿人群。就目前来看,这个目标还有很远的路要走:今年2月,Meta公布《地平线世界》已经拥有30万用户,其后并没有进一步透露用户数。

这是什么水平呢?18年前,2004年3月,小札的社交产品Facebook走出哈佛大学,到了年底,用户数量突破100万。相比之下,《地平线世界》的吸引力就算不能说太差,也能说一般。

虽然嘴上说着未来几年都要加大投入,摆出了不赚钱也要做好元宇宙的架势,但实际上Meta的种种动作经常给人以“心急”的感觉。

《地平线世界》视觉效果不佳之外,其使用体验也经常被吐槽。

除了内含的小游戏简陋无聊以外,在商店页面,给《地平线世界》的低星评论多有反馈“嘈杂”问题。这个元宇宙似乎被小孩子包了场,甚至有刚上小学的六七岁的孩子在游戏里跑来跑去、大声尖叫,再加上不绝于耳大的脏话,让用户觉得“闹得慌”。这显然达不到“视觉效果不够,游玩体验来凑”的效果。

在西班牙的上线也是另一个心急的注脚,西班牙的用户进入《地平线世界》却发现,产品内要么是全英文的注释,要么是蹩脚的西班牙文。

一位评论员称:“起初我以为Meta是不是用了谷歌翻译(机翻),但当我在谷歌翻译上尝试后发现,我这么想是对谷歌翻译的侮辱。它显然比Meta更懂西班牙文。”

在遭到用户投诉后,Meta发言人对媒体解释称:“我们希望让用户在《地平线世界》里更多的与他人建立联系,这意味着我们首先以英文向多地区开放。”其后,《地平线世界》官网也更新了相关的声明。

但这不能解释产品内蹩脚的西班牙文,也不能让西班牙的尝鲜用户平息怒火:“Meta的聪明脑袋瓜们,Meta月入几千美元的管理层们,你们知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语言?你们知不知道很多人不但希望、而且需要产品用母语向他们解释(功能等)?”一位尝试了《地平线世界》的油管博主在视频中质问。

强烈建议小札的虚拟人直接在《地平线世界》里和西班牙用户对线,兴许他们一害怕,就不投诉了。

元宇宙的未来,被人们津津乐道,但元宇宙的当下,尚且连“初代”都算不上,更像是元宇宙大门上的那个小猫眼。不仅还没踏进去,望一眼,也都是变形的画面。

参考:

1.Gizmodo:Meta Didnt Even Bother to Translate Horizon Worlds Into Spanish When It Launched the Game in Spain

2.Bussiness Insider:Mark Zuckerberg unveils new, boyish metaverse avatar after getting mocked for creepy, dead-eyed version

3.Slate:Why the Metaverse Has to Look So Stupid

4.砍柴网:《扎克伯格花掉 100 亿美元的元宇宙游戏正在遭到群嘲》

5.另镜:《Meta元宇宙,易守难攻》

6.新浪科技:《Facebook十大里程碑事件:全球用户突破5亿》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字母榜”(ID:wujicaijing),作者:毕安娣

编辑:Coinyuppie,本文链接:https://crypto001.com/metaverse/19676.html

(0)
上一篇 2022-08-22 上午11:30
下一篇 2022-08-22 上午11:35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