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元宇宙里摸一天鱼 是怎样的体验?

元宇宙是人类未来还是一场投资骗局?

关于Metaverse的话题总是争议不断。AI调试员、捏脸师、VR建模……围绕元宇宙兴起了很多新职业,有公司动辄给元宇宙工程师开出年薪百万的邀请券。说到底,元宇宙是什么?你可能会想到与现实世界相映射的虚拟现实、VR设备和动作捕捉技术、沉浸式体验与交互……

尽管这个概念听上去还有点虚无缥缈,但已经有很多新潮的年轻人和它初步接轨,通过VR设备摸到了元宇宙的门票,提前体验到未来科技世界。

「后浪研究所」找到了4位初步体验过元宇宙雏形的年轻人——

有人在VRChat(一款多人在线虚拟现实游戏)里开展了一场大型社交实验;

有人用VR设备搞三维绘画,在元宇宙中做独一无二的艺术家;

有人使用动物的虚拟形象做直播,从素人动画师晋升网红主播;

也有人找到了一款能模拟五感的元宇宙登入门设备,在VR游戏世界里率先感受到头号玩家式的多人“绿洲”……

一位受访者告诉我们:“虚拟现实的体验感很奇妙,是很难用语言表达出来的。”在此,我们也只是尽可能还原他们身处虚拟现实中的所思所想,希望能给完全不了解元宇宙的后浪们一些启发。

多人VR游戏,可能是元宇宙的雏形试验场

奶牛猫 26岁 后浪观察员

前几天,老板通知我有个机会能上班摸鱼玩游戏,还有这种好事?

这次我们受邀体验的是由STEPVR制作的【国承1号GATES01】,当天去商场的人还是挺多的,中庭摆放了4台机器,可以多人联机实时游戏玩家脚下是一个360度环绕式的万向跑步机,能朝着不同方向随意行走,穿戴好VR设备,戴上眼镜就可以进入游戏世界了。

在元宇宙里摸一天鱼 是怎样的体验?

设备长这样(不是我本人!)

作为赛博朋克和废土美学的忠实爱好者,我首先要体验一下VR游戏界公认的天花板《半衰期:Alyx》。刚进入VR世界,我先花了点功夫去适应我在虚拟世界中的外观,有点像把意识投影到另一个世界,这让我想起《攻壳机动队》里素子的意识被植入到义体中,需要花一段时间来训练自己,用意识操控这个身体行走。

在VR世界里也是,我的身体想往左走时,好像有一堵无形的墙阻拦,让我不能很自如地调整自己的虚拟世界中的位置,可能现实世界里移动两步,虚拟世界里只能移动一步,只能慢慢训练着操纵身体向前。

在游戏里最大的感受是,VR开放世界能带来非常强烈的“临场感”。我可以操作手柄来拿起物体,场景中能想到可以交互的东西都能给我惊喜。像是用粉笔在黑板上乱涂乱画、喂鱼、破坏地上的纸箱子,这些行为都和主线剧情毫无关系,但我都可以试着去和这个世界产生互动。

尽管主机上的3A大作视觉表现也很震撼,但在平面的载体上,始终有一种在呈现他人故事的感觉,没有打破那一堵墙。虚拟现实会让我感觉,这个限制被撤销了,我仿佛就置身于另一个空间。

据说Alyx这个游戏是沉浸式单机,不眠不休也得玩上半个月,我在里面待了1个小时,人已经累麻了,真的像在废墟里爬上爬下了半天,很怀疑这是个运动游戏。

随即我火速放弃单机,联机才是VR游戏的精髓!多人游戏里有一项《鱿鱼游戏》可以体验。“1、2、3木头人”,在音乐响起的时候可以往前走,歌声一停必须保证原地不动,谁动了就会被击杀出局。

在元宇宙里摸一天鱼 是怎样的体验?

这个场景做的非常阴间,前方一个巨大的小女孩,我的巨物恐惧症和玩偶恐惧症都被唤醒了,站在起跑线上完全不敢动。过了一会歌一响,旁边就有人开始跑了,我也拼了命往前跑。在这个游戏里我是冲的最快的一个,跑一会就要回头看看我后面的人是不是已经赶不上我了,结果一激动歪了头,直接被系统判定为死亡。

上个游戏都是单打独斗,之后我又试了试有队友的CS GO 2v2对战模式。和平时联机玩吃鸡、打王者不太一样,在一般的多人游戏里,和队友的沟通仅限于声音,并且你能看到对方的行为动作也是受限的,隔着屏幕,他只能做出系统设定好的行为。而在多人VR游戏中,只要动作捕捉技术足够成熟,对方的行为可以一比一地投射到虚拟空间中来,我能及时得到他人的反馈和回应,这种即时反馈会让我觉得更有“团队”的感觉。

在元宇宙里摸一天鱼 是怎样的体验?

比如我找了一个掩体蹲下,队友也在一墙之隔的地方和我比了个手势,示意可以冲一波了。如果是普通联机打游戏,我们只能通过语音来传递信息。但在现实世界里,人与人的交往和情感联结更多是通过非语言动作来建立的,比如肢体动作、微表情、无意识的行为构筑的第一印象,在VR游戏里,这些语言之外的信息就能进入你的脑海,更好地构成人和人的连结。

游戏是第九艺术,它融合了文字、图像、声音等不同载体,再加上交互的要素,能够最大化玩家的参与感,VR游戏则是在这基础上更进一步,给现实一种别样的展现方式,让玩家有机会在虚拟世界里体验“第二人生”。虽然元宇宙的概念讲的都很庞大,但作为一个游戏爱好者,我觉得元宇宙就是一个人人都可以参与的大型在线实时VR游戏,多人VR游戏就是元宇宙的一个雏形试验场。

就像2D电影慢慢进化成3D,再变成会动的4D影院、甚至是加入真人互动表演的5D影院,未来的元宇宙在视觉体验之外,或许也会逐渐迭代升级,慢慢把嗅觉、味觉、触觉等五感丰富进来。

虚拟现实模拟的不止是场景,还有无限变量的AI与人,这背后的模型是相当复杂的。毕竟,想要实现《头号玩家》里的绿洲世界,一定不能让人出戏,要攻克的技术难关还有很多很多。

在VRChat里体验元宇宙社交,只有够搞怪的人才能获得关注

Jason 21岁 西交利物浦大学

艺术与科技专业在读生

我接触VR有两年时间,因为我的大学专业就是做和VR相关的开发研究,平时在VRChat上挂的时间比较长。

我们学校有一门课叫互联网艺术,要做一项课题研究。我很好奇——为什么虚拟偶像在现实世界中会受到欢迎?可能是因为,他的行为不受现实身份约束,能做出很多现实人类无法实现的事。那如果反过来思考,一个正常人进入虚拟世界,虚拟人会怎么看待我们现实中习以为常的事呢?

于是我就做了这个项目:挑战在VRChat里面像现实中的人一样生活24个小时。我需要一直戴着VR眼镜,正常地睡觉、看书、吃饭、健身,看看虚拟世界的人对于这些现实行为会有怎样的反应。

在构建外观时,我尽可能还原了真实的我,然后拜托同学做小助手,协助我从起床开始录制我在现实的这一天,再通过游戏内相机记录我在虚拟世界的行动。

在元宇宙里摸一天鱼 是怎样的体验?

开始记录

一天下来,长时间佩戴VR眼镜引起了很严重的眩晕,并且因为视线被遮挡了,嗅觉、触觉等其他感官被增强了。虽然我调整到了AR模式(指空间和现实一比一还原),但在做锻炼、吃饭时,还是会被各种现实条件妨碍到,这让我觉得虚拟空间不是那么令人舒服。

结束实验以后,我感觉META提出的概念“让人们习惯于在元宇宙里度过时间”,在现有的技术条件下还是很难达成的。这个VR世界不适合长时间呆在里面。

在元宇宙里摸一天鱼 是怎样的体验?

仿真的虚拟形象

再来说说我在虚拟空间里的社交观察吧。我发现——在虚拟社区里,正常的行为反而是无法引起注意的。刘畊宏的健身操《本草纲目》前段时间还蛮火的,我感觉跳这个舞应该会比较显眼。但其实,我在虚拟世界里跳舞,对于路过的人来说没有任何吸引力,全程无人关注。

可能在虚拟世界里,我们要做出一些更出格的举动才能博得他人关注。有的人会切换角色建模,把自己变得奇形怪状的,或者有人带一个非常大的音响,放一些搞怪整蛊的音乐——越有梗的东西才越受欢迎。

如果不是为了课程作业,我平时自己玩也会用一些奇怪的模型,比如孙红雷买瓜骑摩托车那个造型,越搞怪我用的越多。虚拟外观有一个符号性,能展现对方是一个什么属性的人,在互联网语境下,看到你的外观,可能对方就懂了,哦,这是同类。

我把这段体验视频传到B站上,最出圈的是我在VRChat里睡着的镜头。当时我在现实中睡着了,在虚拟世界里就是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旁观的人就会凑过来看看,觉得我“死了”或者是在“摆pose”。这段时间凑过来观察我的人是最多的。

在元宇宙里摸一天鱼 是怎样的体验?

睡觉时被路人围观

虽然在国内VR还没这么火,但在国外,VRChat已经成为一种生活方式,谈不上人手一台,但基本每2-3户人家就会有一台VR设备。有个海外的纪录片导演就在VRChat里做人类社交观察。他提到,有人进入虚拟空间是为了找寻社交,有的人进去是为了逃避社交,还有就是希望能跨越时间和空间,与亲密的人在一起。

大家都通过一个虚拟化身交流,只有声音和动作的沟通,不会有其他现实条件的影响。假如在现实生活里,一个流浪汉和一个富二代能有什么交流吗?应该连机会都没有。但是在虚拟世界,你就可以通过改变虚拟外观来建立自信。根据我的观察,虚拟世界的用户确实都更开放一些。

在元宇宙里摸一天鱼 是怎样的体验?

实验中

我之前进过一个坐标英国的房间,本来是想进去练口语的,那里有个人在现实中是舞蹈老师,他在虚拟现实里就建了一个专属教室,很多人聚在一起找他学跳舞。我也进去学了一下,他真的会像现实中的舞蹈老师一样走到我身边,亲切地指导我动作,其实,他可能在几万里外和我隔着一片大洋,这个感觉还挺暖心的。

我觉得这才是真正的元宇宙社交,摆脱时空限制,让那么多人能在一起做同一件有意义的事情。这种时候,我能更强烈地感受到人与人的连接。

虚拟主播的世界里不看脸,比的是有趣的灵魂

平头哥 29岁 虚拟主播

B站/抖音双平台全网粉丝1000万

我是个做动画的,直播经验为0。因为我们做的是原创动画IP,有很多动物形象,所以2020年初,我们就开始尝试用动物形象做虚拟主播。

原本,这些角色只能在大荧幕上跟大家相见,和观众之间没有互动,只是单向输出。但我们做成虚拟偶像,就可以把它们拉到现实世界,和大家近距离接触,虚拟主播吸引粉丝的速度比我们原先做视频要快很多。

我们用的是迈塔星(iMetaStar)提供的虚拟人动捕设备,能及时捕捉到中之人的面部表情和微动作。直播时,这些动物形象基本都是由团队员工来演绎的,还有一些是配音演员来做。

中之人的个性,和虚拟动画形象之间都会有一些贴合的部分。拿我自己来说,平头哥担任了一个吐槽角色,我本人也比较情绪化,这可能是相似的地方。我们还有一个老虎的形象,它体格很大,特别会川剧变脸,团队里恰好也有个员工,说话很慢、有点胖,很爱吃,很贴合这个形象,于是老虎这个角色就交给他来演绎了。设置这期直播时,我们也会围绕美食和减肥的话题。

在元宇宙里摸一天鱼 是怎样的体验?

老虎形象

我没想到,老虎哥平时挺内向的一个人,后来直播效果能那么好,隔着屏幕他就会很自然地和大家侃,说直播前刚吃了二斤肘子,怎么还饿呢。观众们看这个憨态可掬的老虎,觉得他本人的个性也很亲切,喜欢看他聊天。

这时我就发现,做虚拟主播,更容易把内心的感受明显地表现出来。我本人生活里也是个社恐,但在直播的时候,我会变得更大胆,很多情绪我都敢释放出来。

要是在现实里,大家都很拘束,我会担心我的面部表情夸张一点,反应过度了,观众不会觉得我是个精神病吧?但你套一个动物的皮,这一切好像又合理了。我就很习惯连麦的时候瞪大眼睛,哈喇子流一身,表达我激动的心情,这些夸大是可以被接受的。

而真人出镜直播,要考虑的就太多了,你随便说点什么,被人扒了个料,塌房了,从业生涯就毁了。虚拟直播里,我表达一些真想法、假想法都没有束缚。有的时候我会在直播pk里骂人家,可能我心里并不是想贬低他,但出于我的人设要求,我得表现成一个伶牙俐齿说话带刺的人,这些“假想法”我就会更自然地脱口而出,搞一些节目效果。

你就想,你要是个虚拟人,你在说话时就没那么多包袱,它跟现实隔着一道线呢,就算是被扒了皮,大不了我再换一个形象不就完了?

在元宇宙里摸一天鱼 是怎样的体验?

平头哥的虚拟形象

很多素人都有想把自己展示给更多人的诉求,但是囿于容貌焦虑、或者各种现实因素,大家不敢出镜。套一个虚拟的外皮,这些包袱就都没有了。

其实大部分人脸长得都是很一般的,世界上没有机会给这些脸长得一般的人,因为第一印象永远是从视觉上产生的。在过去直播间里刷到,第一眼没吸引到你,你可能连一秒钟都不想听就直接过去了对吧?但现在我们可以在虚拟形象上给他们提供帮助,弥补这个第一印象。我本人长得不好看,用平头哥的形象,我就直接放飞自我,可以自由地做很多事情。

我们团队也会承接一些给素人设计虚拟形象的工作,会先了解你这个人,再反向去给你设计一个加分形象。这个想象空间是很大的——过去直播里,你只能看到男人、女人和人妖,但只要你的CG技术过关,你想演一个毛茸茸的小猫、演个香蕉,演个机器人,这都完全没问题。

未来元宇宙,第一眼看上去大家都是很可爱的虚拟形象,那你就必须在有趣的灵魂上更有竞争力才行了。反而是那些纯纯靠脸吃饭的主播,在未来可能会受到冲击。而有才华的人,一旦克服了第一印象这一关,那前途不可估量。

在三维空间里玩2D绘画,做独一无二的艺术家

阿林 31岁 7年老VR玩家

我是一名7年的VR老玩家,业余时间也喜欢绘画,最近两年,我想尝试一下在虚拟现实空间里做绘画。

VR绘画的感受真的很难拿语言描述,还是推荐有条件的朋友亲自体验一下。首先,有一台VR设备,戴上眼镜、拿好手柄,加载画板后,欢迎你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在元宇宙里摸一天鱼 是怎样的体验?

在VR中完成梵高的《星空》

在VR空间里,就像被投掷在了一个球体的正中央,周围都是漆黑的黑幕,然后,你可以自由地在这个“球体”里创造。因为场地有限,我基本是站在原地或坐在椅子上,通过两个手柄来控制自己移动,但如果现实中的场地无限大,你也可以不需要手柄控制,只要自己在现实世界里随便走就好了。

新手第一次进虚拟空间里作画,真的像《2001太空漫游》一样体验到了“升维”的感觉,从二维理解三维。

这么说可能有点抽象,举个例子吧。假如你想在纸上写一个“好”字,在虚拟空间中写一个平整的字是很难的——你是在3D世界里写,能从各个平面看到这个“好”字。就像是一张剪纸,你剪了一个“好”字,徒手拿在空中,从各个角度看,这个字都不是在二维空间里的。

听上去有点像3D建模,但其实也不一样。建模本身是立体的,但VR绘画是在3D的空间里做2D的画。你可以想成你撕了很多小纸片,把这些纸片粘成一个立体的东西,这些纸片的大小、形状、颜色、空间排布都由你来定夺。

我能用手柄在空气中作画,画板配置了不同的笔刷效果,扁平的、立体的、心形的、波纹的、泼墨的什么都有,还可以选不同的颜色,那些会闪闪发光的荧光色、立体特效,都能自由使用。

而且,我还可以控制自己在这个虚拟空间里的大小。我可以把自己放大成一个巨人,把一座大楼放在我的视角下方,用一个俯瞰视角去画一整排高楼,也可以把自己缩小成一个芝麻,站在荷叶上去画一个露水。你当恐龙的时候,可能留下了一个脚印,等你缩小成蚂蚁,那看起来就是一片海洋。

在元宇宙里摸一天鱼 是怎样的体验?

阿林的VR画作荷花

VR绘画作品完成后,想要原汁原味地感受这幅画,就必须进入VR空间观看,否则旁人只能通过MR视频去体验(指把作画者本人投影到虚拟环境里,让没有VR眼镜的人看别人表演,也能有身临其境的感觉)。

我的上一幅VR画作小黑历险记大概花了10多个小时,录视频还要额外花点功夫运镜、整理,就像在虚拟空间里拍一个艺术纪录片,整个工期下来也有14、15个小时了,一整周断断续续都投入在这一幅画上。

VR绘画给了我们这些原本0绘画功底的人一个创造的机会,让你体验一下当造物主的乐趣。而且,它未来的发展是很有前景的。现在的平面绘画已经能逐渐被AI替代,AI也能模仿人的画风,人工都审核不出来。

在元宇宙里摸一天鱼 是怎样的体验?

阿林在VR里的作画过程

我想做一点有创造性的、不可替代的艺术,VR绘画就是这样的,它不止是一个作品,还具有商业表演性。展示一副VR绘画时,就需要把画家本人和这个场景融合在一起,观众能实时看到我的创作过程,那种表演性是AI不能做到的。

现阶段,它还是少部分人在玩的一个东西,国内的VR艺术家屈指可数,它还会有很庞大的商业需求,将来也许能变成我的一个小众副业。

在未来,元宇宙里“搞事情”也将不止是头部玩家的快乐,它也能逐步从商用进入家庭,让普通用户也能通过最小的消耗成本进入虚拟现实的世界,体验多人同时在线的实时社交场合。

作为国内VR领域的早期探索者,STEPVR在北京推出了全球首款元宇宙等入门产品——国承1号(GATES01),在约3平米的小空间内,即可登录虚拟现实世界,体验肆意驰骋的快乐。

最近,在北京西单大悦城B1层中庭,STEPVR快闪店上线,8月18日-8月23日,任何人都可以免费体验,随时登入“元宇宙”。

在元宇宙里摸一天鱼 是怎样的体验?

在这里,你可以社交、玩耍、上天入地,和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建立联系。头号玩家这个愿景,或许没有那么遥远。

不过,当虚拟外观可以自定义、无限复制,虚拟场景无限趋近于真实后,我们还能做出哪些改进,来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呢?元宇宙发展到最后,可能还是一个朴素的哲学问题吧。

编辑:Coinyuppie,本文链接:https://crypto001.com/metaverse/19633.html

(0)
上一篇 2022-08-19 上午10:01
下一篇 2022-08-19 下午11:53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