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Meta头显代工,致尚科技蹭“元宇宙”概念冲击A股

A股即将迎来“元宇宙”概念股!

近日,深圳市致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致尚科技”)成功过会,即将登陆创业板。致尚科技专注于精密电子零部件的研发和制造,其产品主要应用在游戏机、VR/AR设备等。

VR和AR设备向来被认为是通往元宇宙的钥匙,为VR、AR产品提供精密电子零部件,成为了致尚科技蹭上元宇宙风口的原因。

根据招股书显示,致尚科技目前正在为全球最大VR设备制造厂商歌尔股份代工,其终端用户为Meta(原Facebook)。2020年致尚科技通过 Facebook认证,其产品应用于 Facebook旗下 Oculus 品牌 VR/AR 产品的控制手柄,并于当年12月开始实现批量供货。

在国内市场,根据资料显示,致尚科技最近也拿到了目前国内最知名VR设备厂商–字节跳动旗下PICO的订单。

可以说VR、AR的普及和元宇宙概念的爆火,带动了这家上游制造商。2019-2021年,致尚科技的营收分别为4.62亿元、4.99亿元和6.15亿元,复合增长率为15.34%;净利润分别为3464.73 万元、6258.26 万元和 9190.27万元,复合增长率为62.87%。

为Meta头显代工,致尚科技蹭“元宇宙”概念冲击A股

来源:招股书截图

倘若翻开这家成立十三年公司的经营历程,不难发现致尚科技虽是对市场不太敏锐的上游供应商,但它总能抓住时代的风口。其产品主要应用场景从手机换到电子烟又换到如今的游戏机和AR、VR设备。

抓住风口虽然能起飞,但对应的也是根基不稳,以及主营业务转型势必会带来客户层面的阵痛期。以上两点已经在致尚科技身上体现。

追风口使得收入结构动荡

致尚科技是一个能敏锐捕捉下游行业变化的上游供应商,它能及时根据市场偏好,调转主营业务。这样的及时改变可以确保致尚科技的长久发展,但也注定会迎来转型阵痛。

翻开致尚科技的成长史便能发现,自2009年成立后,其主要为富士康及其供应链内企业相关业务提供精密加工及配套产品销售。但此时致尚科技并未对外界透露为富士康的哪条产品线代工。

直到2014年,致尚科技迎来第一个风口。

那时智能手机行业的崛起和爆发式增长,让致尚科技看到了未来的发展方向,于是致尚科技转身切入到富士康智能手机产品供应链中,其终端客户为苹果。先后为iPad mini 、iPad 、iPhone 5C 、iPhone6 、iPhone6 plus 等产品提供金属加工和音量键等生产。

成为苹果的二级供应商,自然为致尚科技打下了基础也提供了背书。但致尚科技并未止步于此,2017年,它转身奔向第二个风口,当年1月任天堂发布新一代游戏机Nintendo Switch。该款游戏机一经发布可谓是引起游戏圈的变革,目前也是最畅销的游戏机之一。于是致尚科技及时捕捉市场变化,通过收购春生电子的形式,进入任天堂的供应链,开始积极布局游戏机零部件业务。

2017 年以来,致尚科技开发出滑轨、Tact Switch、卡槽、精准定位控制器等多种精密零部件产品。随着下游游戏机行业的火热,致尚科技游戏机板块业务也迅速增长,成为营业收入的主要来源。

布局游戏业务一年后,致尚科技又转身拥抱第三个风口–电子烟。

2018年电子烟行业站上最高点,并呈现愈演愈烈的态势。致尚科技自然没有错过这一风口,开始为电子烟品牌代工。此时的业绩走向我们可以在招股书中窥见一二,2018年电子雾化设备的销售额贡献了致尚科技总销售额的20.08%,2019年,致尚科技对金致远、你我网络销售电子雾化设备收入占公司当期营业收入比例为34.45%,毛利占当期毛利总额的比例为13.75%。

但这一业务在2020年的销售额直接归0,短短一年,营收从1.6亿直接降为0,侧面展现出追风口后带来的收入不稳定。

为Meta头显代工,致尚科技蹭“元宇宙”概念冲击A股

来源:招股书截图

销售额归0主要系电子烟行业的监管,对此致尚科技表示2019年末便停止了电子烟业务。取而代之的是第四个风口–VR、AR行业。2021年,为Facebook、索尼等生产VR、AR设备的歌尔股份一跃成为致尚科技的第三大客户,贡献了2千万营业收入,占比当年总营业收入的3.73%。伴随未来VR、AR行业的火热,可以肯定的是致尚科技定会因此增加营收。

成立十三年的致尚科技,追过四个风口。

从整体营业额来看,追风口确实帮助致尚科技走上了盈利增收的道路。2019-2021年,致尚科技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4.6亿元、4.9亿元和6.1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3千5百万、6千五百万和9千1百万。

但从收入结构来看,由于电子雾化设备的停产和其他业务的收缩,精密制造及其他业务收入从2.25亿元下降至1千8百万元,收入占比也从2019年的49.45%下降到2021年的3.01%。2021年,游戏机零部件带来的收入由1.46亿元上升至4.13亿元,占比由32.11%上升至67.71%。

收入结构的动荡,一定程度上是给公司未来发展埋雷。一味的追风口,也会难以平衡公司的收入结构,造成有得必有失的局面。

过度依赖富士康且自身根基不稳

从招股书来看,致尚科技超六成的收入都来源于富士康。相比营收层面,致尚科技和富士康更多的绑定来源致尚科技创始人陈潮先,他曾就职于富士康,而且两次创业经历背后都有富士康的身影。

2002年,从东北大学毕业之后,陈潮先本可以进入公检法系统或当地银行工作,谋得一份“铁饭碗”。但对于陈潮先而言,稳定的工作不是他最终的导向,毕竟他大学时期就曾摸索学生公寓的创业项目,对于创业他一直抱有梦想。于是他选择南下深圳。

但起初到深圳之际,陈潮先并没有盲目创业,他选择进入一个大平台积攒经验。最后去往当时制造业行业排名第一的富士康科技集团,成为2002年新干班的一员,也就是如今的管培生。

离开富士康后,2008年2月陈潮先与合伙人共同创业成立鸿富瀚科技,其主要营收便来自富士康。根据2020年鸿富瀚科技递交的招股书来看,第一大客户富士康集团的销售收入分别为8926.55万元、1.37亿元、1.63亿元和8329.52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7.10%、39.63%、36.65%及39.84%。

但是陈潮先并未一直就职于鸿富瀚科技,一年后他便抽身鸿富瀚科技创办了致尚科技。致尚科技的最大特点和鸿富瀚科技相同,即过度依赖富士康。

为Meta头显代工,致尚科技蹭“元宇宙”概念冲击A股

来源:招股书截图

根据招股书显示,2019-2021年,致尚科技前五大客户合计销售额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82.00%、 78.38%和 82.48%,其中,富士康的销售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 42.18%、 67.52%和 64.40%。

换言之,走到A股这一刻致尚科技仍有六成的收入源自富士康。更深远的来看,由于致尚科技向富士康出售的主要产品为游戏机零部件,因此随着游戏机零部件业务的发展,其对富士康依赖度也越来越高。

抛开对富士康的依赖,将致尚科技自身的能力代入到行业来看,便会发现同行中致尚科技的体量较小,且自身根基不稳。

与同行其他公司相比,致尚科技的收入规模较小,自然在研发投入层面也低于同行。但其所属的又是技术革新快、产品迭代升级频繁等特性的消费电子产业,因此科研能力才是在行业夯实基础的重点。

2019-2021年,致尚科技的研发投入分别为2006.20万元、2246.52万元和2784.43万元,研发费用率分别为4.34%、4.51%和4.53%。低于同类可比公司,对此致尚科技表示,“由于公司目前经营规模正在快速发展阶段,以及现有研发人员、资金、设备及场地资源有限,因此公司研发费用略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水平。”

从团队来看,致尚科技的研发人员为145人,占公司总人数的14.15%。但硕士及以上学历仅有2人,本科以上学历也仅64人。致尚科技仅5项发明专利。根据同类可比公司胜蓝股份2021年年报显示,其拥有发明专利28项。由此来看,致尚科技在研发层面十分薄弱,也难和同行抗衡。

除了研发层面导致的根基不稳之外,致尚科技作为工厂还存在委托外协工厂加工的情形。

据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出于业务发展及成本考虑,公司产品电镀、组装及精密结构件的机加工等生产工序存在委托外协厂商加工的情形。此外,致尚科技为富士康提供的精密组装等加工服务,除自主提供服务外,也会通过外协厂商进行。

2019-2021年,致尚科技委托外协厂商和OEM厂商加工生产的金额分别为1.1亿元、1.8亿元和9千万元,占当期采购金额的比例分别为42.97%、60.23%和26.23%。值得注意的是,在冲击上市的前一年,2020年致尚科技仍有六成订单进行外发加工。这一情况虽然在2021年的比例有所下滑,但也超过了四分之一。

这一点十分值得推敲,富士康对于供应链的保守素来严格,作为富士康的供应链体系,主要收入又依赖于富士康,致尚科技通过外协生产产品,是否符合富士康的要求并未可知。

作为一家上游供应商,在研发层面不及同行生产层面又出现依赖外协厂商。致尚科技的根基不稳已显现。未来想要长久的发展,致尚科技似乎需要放弃追风口的脚步,来构建自身的制造护城河。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直通IPO”(ID:zhitongIPO),作者:吕鑫燚

编辑:Coinyuppie,本文链接:https://crypto001.com/metaverse/19462.html

(0)
上一篇 2022-08-12 下午11:22
下一篇 2022-08-12 下午11:26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