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元宇宙这个“吞金兽”,Meta不愿再为新闻付费

此前在2020年秋季,谷歌和Facebook与澳大利亚监管机构发生了一次全面对抗,起因是后者要求互联网巨头为新闻付费。在祭出了在Facebook上封锁澳大利亚新闻媒体产出的内容、谷歌搜索拟要求澳大利亚用户付费使用等反制措施,以及漫长的谈判后,Facebook、谷歌与澳大利亚监管机构就新闻付费问题最终“停战”。

有了元宇宙这个“吞金兽”,Meta不愿再为新闻付费

在澳大利亚方面掀开了互联网巨头是否应为新闻付费的“潘多拉之盒”后,从加拿大、欧盟,到美国,新闻媒体也都站在了同一战线。因此在过去的两年时间里,不断有谷歌、Facebook等互联网厂商与欧美出版商达成付费协议的消息出现。

但是,如今Meta(原Facebook)方面似乎变卦了。日前据The Verge公布的信息显示,Meta将停止向美国新闻出版商支付费用,而在过去三年的“实验期”里其为这笔交易支付近1.05亿美元,并且还有9000万美元的新闻视频内容支出。

据一位消息人士透露,Meta方面认为付费新闻推送是一场“最终没有得到回报的实验”。在过去数年间,欧美各国监管机构和新闻出版业站在了同一战壕里,共同让Meta、谷歌等相关企业改变了过去十余年来互联网平台与新闻出版业之间的利益格局,也使得后者不得不为新闻内容付出了更高的代价。

有了元宇宙这个“吞金兽”,Meta不愿再为新闻付费

从Meta的视角出发,其与新闻出版业的故事几乎就是“农夫与蛇”的翻版,其中Meta是农夫、而新闻出版业则是那条冻僵的蛇。从报业诞生开始,新闻行业一直是以内容带动流量,并通过贩卖影响力获得广告主的投入,以广告收入作为持续经营的引擎。可在进入互联网时代后,信息大爆炸带来了用户消费信息的门槛大幅度降低,也使得新闻媒体已不再是唯一选择。

这时候,搜索引擎、门户网站、社交网络等互联网平台向新闻媒体伸出了援手,新闻机构向谷歌、Meta等平台提供内容,互联网广告平台在新闻媒体的网站中插入广告,让后者分享广告收益。因此Meta、谷歌等平台获得了内容,新闻媒体增加了收入来源,这一模式也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被认为是双赢。

有了元宇宙这个“吞金兽”,Meta不愿再为新闻付费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新闻机构发现了问题,其自身通过互联网平台获得的收入与所面向的受众群体规模之间并不匹配,也就是用户越来越多、但收入却不见长。反观互联网平台借助新闻机构提供的内容不断拓展用户,一步步成长为市值成千上万亿的巨头。在意识到自己在为互联网平台“打工”的新闻出版业开始“觉醒”,也使得双方间蜜月期随之结束了。

不过在监管机构与新闻出版业联手之时,Meta方面为什么会一反常态,敢于在当下与《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等知名新闻机构“分手”?要知道现在Meta可谓是身处于反垄断的漩涡中,并且与之相反的是,谷歌却保持着合作的态度,就在两个月前还曾宣布向德国、法国等6个欧盟国家的300多家新闻出版商支付相关费用。

有了元宇宙这个“吞金兽”,Meta不愿再为新闻付费

归根结底,Meta不愿“花钱买平安”的原因,或许就是出在了“钱”上。日前,Meta方面发布了2022年第二季度财报。其中显示,其第二季度营收约288.2亿美元、同比下降1%,是该公司有史以来首次出现季度营收同比下滑,净利润约67亿美元、同比下滑36%,并且其同时还发布了远低于市场预期的下一季度业绩指引。在发布了比预期更糟糕的财报后,Meta的股价也当即下跌。

通过Meta的这份财报不难发现,其几乎各个业务线均未达到预期。受苹果更改iOS广告追踪政策以及经济环境的影响,该季度Meta的广告收入为281.5亿美元,而去年同期是285.8亿美元、同比下降1.5%。而在关键的日活用户数量上,强势崛起的TikTok已经从Meta手中夺走了大量用户,该季度Meta的每日活跃用户为19.7亿、同比仅增长3%。

有了元宇宙这个“吞金兽”,Meta不愿再为新闻付费

至于说被Meta寄予厚望的元宇宙业务,暂时则只能用“扶不起的阿斗”来形容。尽管在不久前,Meta发布的白皮书中为元宇宙画了一张价值80万亿美元的“超级大饼”,但其元宇宙业务如今不仅没有挣钱、反而还成为了“资金黑洞”,在2021年砸下了100亿美元后,该业务的收入不增反降、本季度亏损高达28.1亿美元。

面对元宇宙部门的持续亏损,扎克伯格在此次财报电话会议中表示,仍会将元宇宙作为关键优先的业务、会继续投资,并专注于其“长期增长”,而不是最大限度地从货币化中获得短期收入。

如今Meta所面临的局面,就是元宇宙作为未来依然还需要持续投入,但作为利润支柱的广告正在面临巨大考验。因此在开源遭遇阻力的情况下,节流也就变成了必然。

有了元宇宙这个“吞金兽”,Meta不愿再为新闻付费

按照Meta CFO戴维·韦纳的说法,该公司已决定将全年开支预期从此前的870-920亿美元,下调至850-870亿美元,并将2022年的招聘目标从最初约10000名工程师的计划,下调至约6000-7000名。在这种情况下,Meta似乎是将给美国新闻机构的钱,当作了非必要开支。

但问题就来了,不给新闻机构付费就不能在旗下应用中使用相关内容,但用户的内容消费需求却不会凭空消失。或许Meta的解决方案是学习TikTok,使用人工智能推荐用户在其平台中公开分享的所有内容,例如链接或照片。就是不知道,Meta的推荐算法能有TikTok的几成功力。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三易生活”(ID:IT-3eLife),作者:三易菌

编辑:Coinyuppie,本文链接:https://crypto001.com/metaverse/19151.html

(0)
上一篇 2022-08-02 上午12:00
下一篇 2022-08-02 上午12:01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