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港上市,主打元宇宙社交的Soul能避免前人“覆辙”吗?

陌生人社交产品难做的原因一是很难打造出一款爆款产品,二是即使你现在成功了,也不代表有多长久的生命力,陌陌就是最典型的案例。

很多创业者甚至是巨头、小巨头都想在社交领域有所作为,因为微信等产品所能创造的经济价值和所带来的想象空间实在太过诱人,但却少有人成功。就连曾经打造出陌生人社交领域王牌产品——陌陌的挚文集团,在连续推出瞧瞧、是他、对眼等10余款社交领域相关产品后,也没能有一款产品再创陌陌的辉煌。

然而,一位毫无社交领域工作和投资经验的女性创业者,成功了。在无数创业者折戟的社交赛道,Soul脱颖而出,并向港交所提交了招股说明书,一旦Soul上市成功,港交所将迎来社交元宇宙第一股。

Soul是一款根据图片、音乐等兴趣匹配的陌生人社交App。企查查显示,Soul隶属于上海任意门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5年6月,其创始人张璐,毕业于中山大学,曾任尼尔森数据分析师和Innext(管理咨询公司)中国区首席执行官。

目前Soul已经完成六轮融资,其背后的投资方阵容十分豪华,不仅有腾讯这样资源丰富的巨头,还有米哈游这样极富创新能力的科技公司。

赴港上市,主打元宇宙社交的Soul能避免前人“覆辙”吗?

投资机构选中Soul,与Soul所取得的成绩密不可分。公开资料显示,2020年,Soul平均日活数、平均月活数分别为590万、2080万,同比增速为78.8%、80.9%,2021年,Soul平均日活用户数变为930万,平均月活用户数变为3160万。其中,女性用户占70%,用户群体多为“Z”世代用户。

抓住了女性用户就等同于抓住了男性用户,抓住了Z世代用户,就等同于抓住了未来,元宇宙概念爆火后,Soul又搭上了元宇宙的列车,这是Soul最大的价值所在。

01一次偶然

没有长期的准备和调研,Soul的诞生仅来自张璐一次偶然的想法。

张璐是一个经常有创新想法的人,在从事上一份工作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有时候想说什么话,但是由于微信上都是熟人,是不可以发的,然后她就发到QQ空间,设置了仅被自己可见。那一刻,她感觉好像没有一个这样的产品,可以让用户随时发表自己真实的言论并且无压力的表达。

于是,她决心打造这个树洞,来降低人们的孤独感。

人在遇到自己真正想做事情的时候,往往能很快付诸实践。说干就干,张璐开始兼职打造Soul这款产品,由于资金并不充裕,一开始,Soul团队在很长时间里都只有张璐一个人。

她自己画了个原型,然后找一个兼职做了一套 UI,后来又去找外包公司做demo,由于不是互联网出身,张璐对包括前端、后端等许多概念都不清楚,只能靠谷歌、百度。但这没有影响张璐打造Soul的决心。

只是外包公司做出来的产品根本没办法使用,甚至连信息都发不出去。危机中总藏匿着转机。张璐惊喜的发现,发不了信息,用户宁愿截屏发图片也不想转移到微信上。“大家真的很需要这个产品”。

2016年初,张璐决定All in 这个项目。

张璐是个极富同理心的人。组建团队的时候,张璐怕自己干不成,耽误员工的前途,不敢去招有经验的人,Soul的第一个设计师只有18岁。团队没有经验的劣势在于,项目进度很慢,团队做了10个月,才做出第一个版本,直到2017年,Soul的服务器还经常崩。

但也正是因为团队年轻、没有经验,思维不易受过往积累的限制,Soul在一开始就击中了年轻人的“心”。在Soul上,用户们使用虚拟头像与大家交流、分享,大家因兴趣组建成一个个小圈子,所有的话只说给懂的人听。

张璐认为,只有年轻人占比高的产品才会持续增长,而兴趣肯定是一个很好的方向。

赴港上市,主打元宇宙社交的Soul能避免前人“覆辙”吗?

张璐的判断没有错。Soul迎来爆发式增长。2019年iOS市场中国约会交友APP下载量排名中,Soul位居第四,营收位居第五。到了2021年3月,Soul的日活达到910万,90后用户占比为73.9% 。

Soul的火爆带火了一个新职业——捏脸师。Soul捏脸师月入4.5万的新闻登上微博热搜。

赴港上市,主打元宇宙社交的Soul能避免前人“覆辙”吗?

2021年6月,Soul上线“个性商城”板块,捏脸师可自行创作虚拟形象在平台上销售。要成为Soul的捏脸师,最便捷的途径师先成为平台上的优质捏脸达人,截止2021年11月,Soul总计邀请了80位站内捏脸师入驻个性商城。

对于为什么上线个性商城,Soul产品负责人车斌给出的解释是,“上线个性商城是共创体系的一部分,这不仅是平台与用户共建‘社交元宇宙’生态的尝试,同时也满足了Z世代的需求。”

为了在元宇宙概念上持续发力,2021年6月,Soul母公司上海任意门科技有限公司申请了“年轻人的社交元宇宙”相关商标。公司的Slogan也从“跟随灵魂找到你”变为“年轻人的社交元宇宙”。

一个产品如果只拥有庞大的用户群体,但不能或者很难变现,那它的投资价值将大大缩水。目前,Soul的盈利方式主要是增值服务,包括虚拟礼物和会员订阅收入。此外,广告收入也是Soul的重要收入来源。

Soul对外的口径是,Soul SSR商业化早已开启,并在穿搭、美妆、美食、生活等多个SSR垂类,积累了包括欧莱雅、元气森林等品牌在内的大量合作案例,打通了内容、场景、流量、变现的闭环,并将在未来打造多样和丰富的商业化生态,实现双赢或是多赢。

2021年Soul收入为12.8亿元,毛利率85%。

为了保持高速增长,Soul似乎并不吝啬在营销方面的花销,2020年,Soul支出的广告费用为6.02亿元,同比增长206.2%;2021年Q1,Soul支出的广告费用为4.50亿元,同比增长777.6%。

如今,Soul已经把业务线延伸到影视行业,今年6月24日,由Soul投资,张璐担任出品人、制片人的公益电影《地瓜味的冰激凌》在全国上映。该片讲述了来自现代都市的台湾男孩biubiu,因家庭变故被送到内地农村的外婆家,初到陌生的环境,面临着“野孩子”的排斥,biubiu心中有着抵触、陌生、无奈,但又充满好奇,渴望被认同,biubiu最终选择了勇敢面对的故事。

在《地瓜味的冰激凌》导演王翀看来,电影和Soul App的共同点在于“干净和治愈”,“如果说电影中的树林里藏着小朋友们美好的记忆,那么Soul平台中就蕴藏着万千大朋友们真挚、多彩的小美好。”

02 激烈的竞争环境

虽然Soul在用户数据和营收方面表现较为出色,但其面临的竞争环境仍然不能令其有喘息的机会。

虽然老牌竞争对手陌陌、探探已经呈“明日黄花”之态,2020年第三季度——2021年第四季度,探探付费用户规模已经从410万降至250万人。尽管如此,陌陌和探探的体量仍然值得Soul重视。

挚文集团财报显示,用户数据方面,2021年12月挚文集团的MAU已达1.141亿,上年同期为1.138亿。同时,该季度其直播服务和增值服务的付费用户总数达1140万(不计入重复用户),其中包括250万探探APP的付费用户。

营收方面,2021年全年归属于挚文集团的净营收为145.757亿元(约22.872亿美元),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计量全年净利润为20.371亿元(约3.197亿美元)。

老牌竞争对手仍具实力,新选手迎来爆发式增长。

据媒体报道,投资了Soul的机构DST Global,将领投又一款社交产品——BeReal。Soul是为了用户提供了一个敢于表达真实自我的乐园,而BeReal则是鼓励用户做真实的自己。在BeReal上,用户只能在随机的时间里拍摄照片,并且在两分钟内拍照上传。为了保证照片真实性,用户在拍摄时必须同时打开前置和后置摄像头。

BeReal到底有多火爆?数据显示,2022年第一季度,BeReal在美国、英国、法国、西班牙等多个地区的AppStore里排名前十,累计下载量已经超过1000万。

与Soul类似,BeReal的用户群体同样主要为年轻用户,80%的用户年龄在16到24 岁之间。

赴港上市,主打元宇宙社交的Soul能避免前人“覆辙”吗?

最近,网易云音乐也推出了一款社交App——MUS(Music with US),其Slogan为“音乐连接你我”。

如果说BeReal和MUS因为目前还不能与Soul形成直接的竞争,可以暂时忽略。那么PoliQ绝对值得Soul关注。PoliQ是一家专注于二次元虚拟社交的创业公司,曾于2020年底推出一款虚拟社交产品“Vyou微你”。

前几日,字节跳动刚刚完成对PoliQ的并购。据悉,包括创始人马杰思在内的50余名团队成员整体并入到字节跳动Pico社交中心。PoliQ对Soul的威胁之处在于,其创始人在VR领域经验丰富,曾在HTC和小米公司分别担任VR行业应用负责人和VR、AR高级总监,两家或将在元宇宙社交领域,针锋相对。

陌生人社交产品难做的原因一是很难打造出一款爆款产品,二是即使你现在成功了,也不代表有多长久的生命力,陌陌就是最典型的案例。所以,我们对Soul的评价也只能是,凭借元宇宙的概念,在短期内,Soul是一个极具商业价值的项目,但往长远看,未来不可测,境遇不可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博望财经”(ID:BowangCaijing),作者:第七笔画

编辑:Coinyuppie,本文链接:https://crypto001.com/metaverse/18520.html

(0)
上一篇 2022-07-07 下午11:42
下一篇 2022-07-07 下午11:44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