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布局数字化和元宇宙?凯联资本投资者大会圆桌论坛嘉宾这样给出了答案

3月15日,凯联资本2022年度投资者大会于海口顺利举行。本次会议的主题是“致远大而尽精微——2022年复杂局面下把握转瞬之机”。会上,来自政府、产业、金融机构的领导、专家及学者,与凯联资本的投资人齐聚一堂,共同在海口这个历史悠久、美丽富饶的海滨城市,探讨2022年的新机遇。

如何布局数字化和元宇宙?凯联资本投资者大会圆桌论坛嘉宾这样给出了答案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多次提及“数字化”,数字化是一场革命,是不可逆转的时代潮流,加快数字化变革,是催生新动能、增创新优势的关键之举。同时,在过去的一年,元宇宙行业迎来爆发式增长,行业巨头纷纷高举“元宇宙概念”。那么在数字化和元宇宙时代会诞生哪些投资机会?

为此,凯联资本专门设置了数字化与元宇宙圆桌论坛,本次论坛的参与嘉宾有富士康科技集团首席数字官史喆、HTC Vive软件产品高级总监&亚太开发者负责人袁东、树根互联副总裁修斌,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北斗应用分会秘书长朱伟华,由凯联资本产业研究院院长由天宇先生主持。

Q:数字化在发展过程中出现了哪些变化?

朱伟华:对于汽车制造业,数字化改革实际上是从营销端开始的。90年代的时候,我们是不需要做营销的,那时候老三样需要批条子才能拿得到,到了2005年以后,中国汽车制造业开始放开,允许申请自己的制造资质,我们才能够去大量的大家不用排队再去买到车。

到现在来说汽车产业显然产能是过剩的,现在全国每年大概有五六千万辆的实际的产能,但是每年只有两千万到三千万的汽车销量,意味着大量的产能是富裕的。这种情况下,企业会愈发重视营销手段数字化改革,比如疫情期间不能去4s店,那么可以用虚拟现实来体验看车或者试驾。

Q:请几位嘉宾谈一谈数字化如何运用到具体实践当中?

修斌:在08年的时候,国内企业比如三一重工是无法和卡特彼勒这样的国际巨头抗衡的。但是在08年的时候,三一重工开始在挖掘机上安装大量的传感器,尝试读取传感器的数据,试图凭借数字化加持在销售端赢得客户信任。结果就是,国际巨头卡特彼勒挖掘机出现故障时工程师需要两天才能到现场,而三一重工的工程师仅用两个小时便可到达现场,这便是国内企业凭借数字化实现弯道超车的缩影。

袁东:首先我是一个虚拟现实主义的信仰者。

当时在2015年开始做虚拟现实行业的时候,我们看到了真正先进的一些企业,他们在做的事情是可以实时地把在场各位嘉宾的模型全部建出来,并且没有太大的延迟,然后还能够适时的去进行不同位置360度的回放。

当时或许大多数人看不到它的应用点,而后来这个技术慢慢的应用在了体育行业以及现代工业中,比如宝马汽车的生产过程中,每一个机械臂的动作,都可以在后台完全能够用数字化视角进行360度回放。之后在生产过程中让虚拟与现实相互照应,机械臂在生产时便会进行相应的调整。

由天宇:我来简单介绍一下凯联资本在数字化产业布局的情况。在智能化汽车领域,凯联资本布局了HUD抬头显示龙头企业泽景,在工业互联网行业,凯联资本布局了卡奥斯、浪潮云、航天云网。在消费领域,凯联资本投资了贝壳、洪九果品等企业。凯联资本也在紧密关注数字化行业的动态,及时捕捉好的投资机遇。

Q:企业在数字化改革当中需要解决哪些难题?

史喆:为了实现规模化生产,以及降低成本,数字化对于企业来讲十分重要。

我们现在希望用我们的力量在产业端与客户达成更多的共识,让大家一起变革。这样来说效率能更高,同时对整个制造业生态也是一个保护,最终目的还是希望给客户带来更好的产品,更低的价格。

袁东:我们VR这个行业是全新的,之前没有人做过,所以没有方向可循。这让我们所有的创新都是在多次推翻基础上建立的。

2015年的时候我们推出第一台可自由移动虚拟现实产品,对于体验产品的人来说会是畅想未来,但对我们的工程师来讲是无数个问题,比如芯片、镜片、成像和交互上存在种种技术难题,回想苹果在手机的交互问题上,也有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血泪史,最终他呈现出一个成熟的解决方案。

但直到今天,移动虚拟现实对于交互还是没有一个成熟的定义,手势、控制器、脑电波,或者是用眼球去控制,都是一个可探索的方向。

目前真正深入到这个行业的公司全球不超过4到5家,其他都是看到机会才进来试试的。我们希望未来更强大的公司可以进入赛道,因为虚拟现实会是下一代的计算平台,这个过程是需要大量的资金和研发投入的,如果没有大公司的进入,发展会慢很多。

目前我们HTC几乎是All in在虚拟现实这一件事情上,因为我们不像大公司一样可以投几百亿当一个事业部来做,我们的企业风格就是投入最好的资源在未来方向上,就像1997年我们做出全世界第一台PDA,2000年做出世界上第一台智能手机。

修斌:我们所谈的数字化转型或者是工业互联网,主要是去解决公司内部系统性的问题,从概念普及到应用落地,需要一整套的总解决方案。

事后复盘来看,无论是龙头企业还是中小制造型企业,想要享受到数字化红利,最终面临的问题都是连接的问题。怎样能以最低成本实现设备连接,对于实体企业来说至关重要。

朱伟华:中汽协作为行业组织,在推动本土自主可控技术落实到国产汽车上面临很大困难。在推广过程中,消费者不愿意为此买单,以车联网为例,目前对于消费者来说车有没有联网其实没有太大区别,用手机导航的效果远好于车载导航,毕竟我们刚好处于一个人和机器交互极致阶段,而机器和机器交互又没有出现。但车联网等到技术都准备好了再去做就来不及了,在这个过程中靠企业自觉或者是消费者购买都不能推动技术应用的广泛落地,这个时候我们行业组织就得去带头把这件事搞起来。

Q:如何看待国产化问题?

史喆:随着中国代工与生产制造能力的提升,逐步实现全产业链的布局,除了个别的核心环节,比如芯片,剩下的中国基本都可以做。国产手机、电动车我们做的很好,也得益于中国供应链的日益完善。

现在,我们在墨西哥、越南、印度等地方的工厂中,除了最核心的某几个装备以外,其他设备都是国产厂商提供的。这也说明随着技术的不断发展,国产装备的能力持续升级。未来,基于这些国产能力,我们下一步就是自己创造。

Q:如何看待元宇宙问题?

袁东:元宇宙和虚拟现实也与全世界共同努力的“碳中和”大方向相吻合。比如去年7月,中国部分地区出现拉闸限电这种比较极端的现象,但实际上为什么提出“碳中和”,这是因为整个地球上的资源都非常有限了,按照全人类每年7万吨以上的速度消耗,不到50年地球的资源将会被耗尽,这也是历史、现在、未来都会因为争夺资源而产生的战争的根本原因。在这个过程中,要不断减少对能源的消耗,比如运输桌子需要消耗的碳非常高,但实际上可以被3D打印解决,甚至会被Virtual reality解决。

同样的,手机已经替代了PC,未来包括手机、电视等大屏幕和硬件会越来越少,会变成越来越小的屏幕,这可能就是虚拟现实、VR眼镜可以解决的,可以用最少的碳产生更多的应用。其他方面,实现工业的数字孪生替代、城市的数字化管控等等,这些是我们认为元宇宙和虚拟现实创造与发挥价值的地方。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凯联资本”(ID:Capitallink_KLZB)

编辑:Coinyuppie,本文链接:https://crypto001.com/metaverse/18292.html

(0)
上一篇 2022-06-29 下午10:34
下一篇 2022-06-29 下午10:41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