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畊宏戳破了元宇宙的泡沫?

要说起本次疫情期间冉冉升起的新晋顶流,刘畊宏称第二怕是没人敢称第一。

这个五十岁的台湾过气歌手,以一曲《本草纲目》毽子操火遍全网,短短一个月抖音涨粉五千万。截止目前,其抖音粉丝数直冲七千万大关,超过1亿的观看人次创下抖音直播2022年最高记录。随着屏幕前跟着刘畊宏挥汗如雨的“刘畊宏女孩”成员日益壮大,居家健身这块大蛋糕浮出水面。刘畊宏火箭级的圈粉速度,也让该领域其他玩家望尘莫及。

刘畊宏戳破了元宇宙的泡沫?

疫情和科技的双重加持,让居家健身领域成为资本追捧的香饽饽,然而无论是健身App、健身环、健身镜,乃至VR届的救赎:VR健身,哪怕将沉浸感、娱乐性、交互性吹上了天,在“刘畊宏风暴”面前也都不堪一击。

01 VR行业岁岁元年,今又元年?

也许没有哪个行业能够像VR产业这样一直处在一种尴尬又奇特的形态:作为元宇宙的入口,潜力无限的VR行业每一年都好像是VR元年,可真正的VR元年似乎总在下一年,每当人们对VR寄予厚望,这一行业却总是差一口气提不上来。

早在2012年,一家名为 Oculus 的公司带领整个VR行业进入了一个新阶段,“VR元年”的概念就被提出。之后, HTC、Oculus 和索尼并称“虚拟现实三巨头”,在VR头显赛道上三分天下。

到了2016年,VR行业百花齐放,数百家企业、超过3000家VR相关的创业团队群雄逐鹿,暴风集团更是以暴风魔镜作为杀手锏一骑绝尘,连着涨了37个涨停板,”VR元年”再次被提出。可当资本和创业者带着巨大的热情一窝蜂涌入后,直面C端时却遭遇滑铁卢,大批创业公司倒闭、转行,市场一片哀鸿遍野,只有少数还有资本支持的公司继续蛰伏。

之后接连几年,VR市场都处于冰封状态,甚至包括三星、Google在内的头部企业也停止了迭代。遇冷的市场淘汰了一大批创业者,也筛选掉了绝大多数动机不纯的投机者。

VR在C端遇冷的原因,首先是硬件技术问题。设备太重、体积过大,用户戴上头显后的眩晕感都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头号玩家》里主人公带着头显自在驰骋在虚拟世界的体验只存在于电影中。其次,VR设备价格居高不下,让它注定只能是少数极客的玩具,无法走入寻常百姓家。再者,由于用户数量增长跟不上,市场规模无法打开,也无法吸引优质的内容生产力量。

直到2021年,沉寂了几年的VR市场又迎来拐点,全球VR头显出货量达到了1095万台,预计2022年将会达到1573万台。这其中除了有“元宇宙”概念的加持,更重要的原因是VR设备能力得到了升级:不仅VR一体机更轻巧,定位角度也从3DOF升级到6DOF,玩家从最早只能带着笨重的头显以站立的姿势前后左右移动,到现在不仅可以平移,还能歪头、前倾身体、走、跳甚至躺下来,接近真实的体验大幅提升。

刘畊宏戳破了元宇宙的泡沫?

技术的提升带来用户体验质的飞跃,无论从清晰度、佩戴舒适感还是交互性上,VR头显都刷新了大众以往对VR设备的认知,相当多的用户第一次接触VR都直呼惊艳。硬件闯关大大增加了VR出货量。2020年10月,收购了Oculus的Facebook(Meta)发布了「最强VR一体机」Oculus Quest 2,一年出货量已超过1000万台;2022年春节期间,被字节跳动收购的Pico,在抖音上大肆进行种草营销,并辅以线下地推,专柜遍地开花,在2021年的销量已经有50万台左右,预计2022年可达到180万台;爱奇艺旗下的奇遇VR也快速迭代,先后推出奇遇1、奇遇2、奇遇2S、奇遇Dream等多款VR一体机,也交出了不俗的成绩单。

根据IDC的数据显示,2021年第四季度,奇遇全渠道销售额同比增长475.9%,市场占有率达22.5%。此外HTC VIVE、NOLO Sonic、arpara、华为VR、千幻魔镜等也是销量较高的VR硬件品牌。然而当VR硬件这个元宇宙入口势如破竹般发力的同时,VR的内容层面却不太能满足玩家的期待。

02 元宇宙健身被刘畊宏截了胡

虽然硬件得到了提升,但是内容制作能力依然不足。

以Pico为例,目前,Pico应用商店里游戏只有139款,应用总共只有178个,大部分游戏倾向于休闲小游戏,大制作游戏则更多依赖于从国外引进。

从资本层面也能看出VR内容领域的清冷:2021年至今,VR内容领域的融资仅有40笔,其中专注做VR内容的更是只有三家,究其原因主要是投资回报不成正比,难以赚钱,内容领域资金的短缺又反过来拖了VR生态圈正向发展的后腿,形成一个恶性循环。好在截止目前,Pico、西瓜视频、爱奇艺、华为都开始从资金、工具、渠道等多方面帮扶内容生产者,只是孵化出更多优质的内容显然还需要时间。

要增加VR领域优质内容,就不能只聚焦于游戏娱乐领域,人们期待元宇宙渗透到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元宇宙音乐会、元宇宙办公、元宇宙医疗等场景的搭建都在持续发力,其中,VR健身一度被寄予厚望成为新的引爆点。

不可否认,相比在跑步机上气喘吁吁的数着步数,戴着VR头显漫步于星辰大海要有趣的多,沉浸在虚拟世界的美景里,肌肉的酸痛也可以忽略不计,而VR的交互性,让玩家的手臂、腿部、背部等多种部位都能得到锻炼。

刘畊宏戳破了元宇宙的泡沫?

后疫情时代,相比线下健身房的往返路程和高昂费用,VR健身无疑是更便捷、经济、又有趣的选择。2021年Meta以超4亿美元高价收购VR健身游戏《Supernatural》的开发商Within;Nike开放了元宇宙游戏Nikeland;奇遇VR等国内平台也接连推出《乐动未来·音计划》、《多合一运动VR》、《拳击传奇曼尼VR》等多款健身运动游戏。看起来VR健身迎来爆发之势,有望成为拉新的增长点,可谁知被横空出世的刘畊宏截了胡。

不到一个月,“刘畊宏女孩”席卷全网,轻飘飘就达到了VR行业梦寐以求的效果,戳破了元宇宙的泡沫。要知道,字节跳动为了推广Pico,在自家的抖音上进行了一场近乎疯狂的营销:将“2022年宝藏年货”捧上热搜、邀请众多明星和网红参与话题“玩VR选Pico”,还在热门综艺《王牌对王牌》中进行了大量植入,成为冬奥会央视频的唯一VR 客户端,在营销预算上一掷千金……可这些努力竟然抵不住刘畊宏夫妻的一曲《本草纲目》来得立竿见影。

除了直播健身门槛够低,人人都可参与,刘畊宏爆火更重要的因素其一,便是直播短视频内容平台的聚合效应,使内容供应方和内容需求方相互吸引,内容和用户都滚雪球般爆发,优质内容的出现顺理成章。而如前文所述,此前VR生态的优质内容和用户数量尚未能够互相刺激高速增长,形成正向循环。

其二则在于人的交互。VR强调交互感、沉浸感,但这种交互更多是人与机器的交互,而直播健身中,主播和用户可以在手机屏幕中进行交互,虽然形式简单,用户只能打字,但主播和用户的情绪在遥相呼应,主播和用户边健身边唠嗑,主播及时玩梗、回复网友也让用户有了被陪伴感,这种实时陪伴的沉浸感,虽然kan看似“简陋”但贵在富有温度,和VR的沉浸感不尽相同。前者是用户沉浸到了狂欢、热情的氛围中,后者则是沉浸在看似真实的场景里,而氛围比单纯的场景更能调动人的情绪起伏,谁拥有更强的用户粘度便不言而喻了。

就目前来看,VR设备依然还是个噱头,VR头显还只限于少数极客玩家体验新式游戏、电影的大玩具,很多跨场景的开发明显噱头大于实用性。为了鼓励研发,以Meta为代表的一些先行者更是激进,做出从售价中向开发者抽成高达47.5%的举措。

沉寂多年,VR确实急需一个带飞整个行业的引爆器,但这个引爆器的关键环节,或许更大可能来自优质内容制作。实际上,无论资本如何吹捧其市场规模,元宇宙目前还远未发展成为一项可以赚钱的业务,在抢占消费者心智,建立完善生态这条路上,元宇宙依然道阻且长。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ECO新势”(ID:ecoxinshi),作者:撰文:不二,编辑:站长

编辑:Coinyuppie,本文链接:https://crypto001.com/metaverse/18135.html

(0)
上一篇 3天前
下一篇 3天前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