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科技向善和旅游业发展

作为21世纪的新生事物,元宇宙的基本价值诉求应该是促进人类、社会与自然的可持续发展。元宇宙与旅游的结合如何正确地跨出第一步,进而实现从0到1再到的发展,是旅游行业亟待深思的问题。

从英伟达宣布推出为元宇宙提供基础的模拟和协作平台,到日本社交游戏巨头GREE公司开展元宇宙业务;从微软努力打造“企业元宇宙”,到Facebook改名为元宇宙(Meta)“元宇宙”一词,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而元宇宙的爆火,一方面承载了“科技向善”的使命与责任,另一方面也产生了各种赶时髦蹭热点的概念泛滥现象。

元宇宙给旅游业带来的变化

元宇宙作为一个平行于现实世界又独立于现实世界的虚拟空间,是映射现实世界的在线虚拟世界。事实上,元宇宙并不是某一技术的单一兴起,这一概念“出圈”的背后,有着相应的技术支撑和社会生活因素的支持。一方面,人工智能、5G、区块链、虚拟现实(VR)、增强现实(AR)等新兴技术的快速渗透,催生出了元宇宙形态;另一方面,由于疫情等原因,线上办公、线上会议逐渐普及,网络直播、短视频、云看展、云旅游等各种各样的数字化旅游形态兴起,推动了社会生活的数字化转型。

从时空来看,元宇宙是一个空间维度上虚拟而时间维度上真实的数字世界。元宇宙的构建可以更好地实现数字旅游和数字展览。数字孪生技术和交互技术的发展能够进一步帮助用户突破时间、空间等因素的限制,自由游览世界各地的景点,获得身临其境的体验。元宇宙所强调的“临场感”“沉浸式体验”,正好契合了数字化时代旅游行业所追求的新模式。同时,元宇宙所带动的虚拟世界的创新,能够进一步推动旅游、游戏、社区、教育、商品交易等产业链各环节的共生发展,进而带来新的增量。

人们在虚拟空间的停留时间更长,线上应用在生活中所占的比例越来越高,一定程度上打破了虚拟与现实的界限。但是元宇宙仍无法替代真宇宙。真宇宙是充满逻辑性的,有规律且自洽的,从牛顿定律到量子力学,再到进化论、经济学和社会学,真宇宙的复杂性远远大于元宇宙。要想达到全产业覆盖、生态开放、经济自洽、虚实互通的理想状态,元宇宙在技术、法律、道德伦理等层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沉浸的目的是体验,最终是为了抽离,而不是沉迷。如果元宇宙的目的仅仅是为了沉浸其中或是全心短时的参与,那可能就意味着人类在人工智能营造的信息茧房中无力自拔,丧失自主决定的能力,是值得警惕的。我们应当理性看待“元宇宙”热潮,警惕无厘头跟风“蹭热点”等现象,要加强元宇宙与旅游结合方面的研究,尤其是关注通过元宇宙技术让旅游成为更高维度和更有价值的社交方式

2021年11月,张家界成为全国首个设立元宇宙研究中心的景区;西安大唐不夜城景区宣布正在打造全球首个基于唐朝历史文化背景的元宇宙项目——《大唐·开元》,通过数字化技术,让中国传统建筑能够在数字空间生动复原和呈现,游客不管置身何处都能够在“大唐不夜城”游览娱乐;苏州寒山美术馆举办了名为“分身:我宇宙”的艺术展,这也是国内首个美术馆级别的、元宇宙生态下的数字艺术探索展;上海海昌海洋公园也在节庆活动中打出了元宇宙概念……通过线上线下联动,元宇宙能够催生出很多新型旅游消费场景,但就目前而言,旅游设备的科技含量还相对较低,在技术应用领域并不占据优势。除了技术的制约,元宇宙要想大规模赋能旅游产业发展,还有赖于成熟的商业模式和整个产业生态的力量。

对元宇宙与旅游业未来发展的思考

(一)元宇宙的基本价值诉求

人类一直处于由技术构建的世界中。当前,数据正在替代信息成为新的技术世界的“基础设施”,而数据作为记录人类行为的工具,在元宇宙的构建中能否对其进行无时无刻、无处不在的监测,还有待进一步明晰。事实上,在哲学探讨中,“虚拟世界”始终是被警惕和防范的对象。当沉浸感足够强的时候,人类有可能脱实向虚,失去对现实世界的关注和乐趣,从而冲击真实社会的交往和运行规则

如果单纯地把元宇宙作为“一夜暴富”的财富风口,以贩卖焦虑的方式借机敛财,就无法实现科技突破,让世界变得更加美好。对新鲜事物保持好奇和探索的同时,更要保留一份审慎和理性。并非万物皆可元宇宙,与其挖空心思从元宇宙概念中分得一杯“流量羹”,不如拒绝伪命题,遵循科技发展的规律,脚踏实地地打好基础。

需要明确的是,元宇宙不是对现实世界的逃避,而是线上线下的结合。不论元宇宙以何种技术路径实现,都是发生在自然、人类本体之上的,元宇宙的主体是人,而非简单运用VR营造的虚拟世界。元宇宙的基本价值诉求应该是促进人类、社会与自然的可持续发展。

(二)旅游业的重点任务是提升旅游体验

元宇宙作为真实宇宙的模拟和预览,可以用来促进对真实世界的探索,而旅游作为一种对远方真实世界的探索方式是不可替代的。随着5G、人工智能、AR、VR等技术的运用,旅游场景不再单一,旅游产业的数字化转型已是大势所趋,自我代入和沉浸式、无延迟的社交体验正成为游客的新型消费选择。元宇宙的“临场感”特性在数字化时代可以更好地在旅游业发展中得到应用。一方面,可以利用元宇宙、虚拟现实技术推广和营销旅游目的地,提升旅游的交互性、沉浸感和趣味性,从而优化旅游目的地的营销效果;另一方面,通过元宇宙技术,旅游企业可以让消费者更加逼真地预览式体验,激发其旅游的需求和欲望。例如,Matterport公司通过VR技术能够使用户体验到埃及的五大遗迹;迪士尼充分利用元宇宙技术,将现实与虚拟世界紧密连接,跨越边界,打造了丰富的IP故事;国内旅游业先后在盲盒、剧本杀等市场掀起消费热潮,各大旅游景区也在实景演艺领域开始沉浸式的体验升级尝试。这些都可以作为未来旅游业在元宇宙战略中的升级蓝本。旅游业应当通过增加更具趣味性和交互性的旅游方式,提升用户黏性,延长旅游产品的生命周期,将元宇宙概念和技术变成激发用户探索真宇宙的灵感来源,而不是让虚拟世界的体验替代了真实世界的旅游

(三)技术发展的必然选择是科技向善

技术的发展可能为人类社会带来巨大福祉,但使用不当也可能阻碍人类社会进步,甚至造成破坏。元宇宙作为各种新兴技术产生的新形态,若盲目发展必然会造成负面影响,比如人们在数字虚拟世界里的“过度沉浸”、元宇宙社会场景实验的错误应用、人工智能的“偏见”导致的种族歧视、利用区块链技术逃离法律约束、导致现实世界金融秩序的混乱等。我们不应拒绝科技进步,但也要看到,对于人们是否能够真正驾驭未来科技,又或者超级智能可否与人类共生,仍未有定论,如何防止技术作恶,是人类在推动技术进步过程中面临的永恒课题。

从百度的“AI寻人”到阿里的“团圆”系统,从Facebook的“防自杀干预分析”到快手的“无障碍功能适配”,从“微信捐步”到美团的“青山计划”,从腾讯的“健康约定”到抖音“防沉迷”系统,近年来,多家企业践行着“科技向善”的使命,不断证明企业追求经济利益与履行社会责任并不矛盾。

科技向善应作为科技创新的价值导向,也应作为科技发展的必然选择。对于元宇宙,需要从工具理性、价值理性和人文理性的维度深入思考,即工具理性需要人文价值理性的比较和匡正,要在重视和强化人文关怀的基础上,推动元宇宙的科技进步,建立科学与人文平衡的整体发展观。

元宇宙作为数字化空间与现实物理空间交融后的新空间,必将在未来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视频会议、线上办公等数字化工具的兴起,已经逐渐减少了商务旅游的需求,而随着科技向善背景下元宇宙技术的发展,我们无需打开会议软件、输入会议号反复确认后才能开始交流,而是能够打破现在的“工具”思路,“真实”地走到同事身边,与他互动沟通。元宇宙技术的发展,也会使城市交通系统变得更加智能化和自动化,利用元宇宙场景,人们能够在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中自由穿梭。对于娱乐社交而言,元宇宙技术能够为用户提供更广阔的自由度和活跃度,包括游戏、电影等在内的文化娱乐产业,将从二维变三维,平面变立体,演化出新的娱乐模式和业态。此外,科技向善助力元宇宙技术发展还为文化遗产的数字化保护打开了新的想象空间。腾讯与敦煌研究院发布的首款公益NFT(非同质化通证),借助区块链技术,将传统文化内容的分享演变成为由官方记录的、可收藏、可追踪的数字资产,兼具了文化传播与保护的功能,同时因为NFT艺术品具有加密、存证、确权、不可篡改、永久保存等特点,克服了传统艺术品在流通中存在的诸多弊端,将成为文旅行业发展的新方向。互联网的经验证明,科技并不会进化伦理,故前置“科技向善”于元宇宙,才能真正有利于国计民生。

编辑:Coinyuppie,本文链接:https://crypto001.com/metaverse/17620.html

(0)
上一篇 2022-06-05 下午10:05
下一篇 2022-06-06 下午9:59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