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玩家被“性侵”,扎克伯格太着急

用户来了,问题也来了,扎克伯格的元宇宙故事开始变味。

2022年5月20日,是Facebook上市十周年的日子。十年前,扎克伯格收获了美国科技公司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上市活动。

十年后,Facebook改名Meta,押注元宇宙。

元宇宙玩家被“性侵”,扎克伯格太着急

图源Meta官网

去年10月,Meta曾表示,将在未来一年投资约100亿美元开发各种技术,以构建“元宇宙”,即消费者可以通过头显设备来访问虚拟工作和娱乐世界。

和当年押注移动设备一样,扎克伯格此时选择的元宇宙,仍没有清晰的商业模式和盈利路径。这不禁引起了外界对Meta未来发展的担心。

投资公司YCG Investments首席投资官(CIO)布莱恩·亚克特曼(Brian Yacktman)称:“我对‘元宇宙’的担忧是,这笔投资更像是钻探油井,你可能会两手空空,也可能会发财。我的疑问是,它的规模会有多大,以及谁会成为赢家。”

扎克伯格此次押注能否成功,如今还是个未知数。但现实的情况是,未知并没有阻挡扎克伯格跑进元宇宙的脚步。

当外界还处于对元宇宙初级的认知中时,Meta已经率先出手。推出元宇宙游戏、投资相关公司、开发VR设备,Meta的第一家线下店也已经问世。

“我希望未来我们不再只是一个社交平台,而是被视为一家元宇宙公司。”扎克伯格在去年Facebook Connect大会这样说。

随着Meta跑步入场元宇宙,后遗症也迅速凸显,一些问题随之出现。玩家被性侵、设备专利侵权等问题频频发生。

回看社交巨头Facebook近几年发展缓慢的业绩,尤其是受到Tik Tok的狙击后,快速押注元宇宙是扎克伯格不得不做的选择。如果抓住元宇宙风口,并抢到第一块蛋糕,是对公司其他业务的纾困,也是抢占下一个时代的机会。

只是,在元宇宙商业模式还未清晰时,现在的扎克伯格有些过于着急了。

1、玩家遭“性侵”,元宇宙故事怎么讲?

当“性侵”从现实世界蔓延到虚拟世界,元宇宙似乎变了味。

近日,据外媒报道,一位21岁女性在体验Meta制作的元宇宙游戏《地平线世界》时,被一位男性虚拟人物“性骚扰”。

报道援引SumOfUs方面的说法,一名男性虚拟形象“几乎强奸了”她的虚拟形象,而另一个化身男性虚拟形象在一旁“看着”。

显然,这是一个很糟糕的元宇宙体验。在这个游戏中,虚拟人物的接触能使玩家手中的控制器产生振动,一旦发生类似侵犯时,即便是在虚拟世界中,受害者也会产生不适感。

这种体验,与《地平线世界》的初衷无疑是相悖的。根据官方介绍,这是一个有趣温馨的虚拟现实世界,多达20个角色可以在其中创建自己的社区、探索、休闲娱乐。

元宇宙玩家被“性侵”,扎克伯格太着急

游戏《地平线世界》,图源Meta官网

对此,Meta官方发言人回应称,受害人很遗憾地没有开启《地平线世界》的多项安全功能,其中“个人边界”功能会在玩家周围形成半径大约一米的“防护罩”,使得其他虚拟人物无法触碰,以此杜绝骚扰。并提到,“我们不建议对不认识的人关闭安全功能。”

从Meta的回应可以看到,此次玩家受到侵害是因为没有开启“个人边界”安全功能,似乎与平台本身无关。

但事实上,这类事件并不是第一次发生。

去年12月,在《地平线世界》测试期间,一位女性玩家也有相同的遭遇。彼时,这名测试者称,有一个陌生人试图在广场上“摸”她的虚拟角色。“这种(不适的)感觉比在互联网上被骚扰更为强烈”,她写道。

一个共同点是,上述受害者均表示,在虚拟世界遭遇性侵事件的感受和冲击和现实世界没什么两样,不适感甚至更为强烈。也就是说,这种看似是没有肢体接触的侵犯,实际上给受害者带来了情感伤害。

“在普通的互联网上,性骚扰也不是个玩笑话。但置身于虚拟现实中又增加了另一层感受,使得感觉更强烈。我不仅被骚扰了,而且还有其他人支持这种行为,这让我在广场上感到孤立无援。”一位受害者曾这样描述自己在元宇宙中被侵犯的感受。

更早之前,2018年,一项针对600名每月至少使用2次VR玩家的调查显示,49%的女性和36%的男性都报告称曾在虚拟世界中遭遇过“性骚扰”。

这其中,引发外界广泛讨论的是,如果受害者身体没有被真实触碰,这样算不算得上是性侵行为?

对此,研究虚拟现实社会影响的俄亥俄州立大学副教授杰西·福克斯指出:“人们应该记住,性骚扰从来都不仅仅是身体上的事情。它可以是口头的,也可以是虚拟的。”

专门研究网络骚扰的华盛顿大学研究院凯瑟琳也表示,发生在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的性侵并无太大区别,会令人们产生相同的心理和神经系统反应。

更重要的是,元宇宙讲究的本身就是用户的沉浸感和体验感,在这种环境中发生的行为也同样具有真实性。在特定的元宇宙中,如果此类事件频频发生,势必会对玩家造成身体和心理的伤害。

元宇宙玩家被“性侵”,扎克伯格太着急

图源Meta官网

从Meta的回应来看,平台目前开放了安全功能,可以帮助玩家在游戏中保护自己。但并没有提供相关的监管甚至是处罚政策,这无疑埋下了隐患。

具体而言,当玩家实施上述行为时,不会受到任何的处罚和警告,这或许会助长这类事件的发生。只要有人认为,虚拟世界可以没有法律约束,他们便有可能为所欲为,这种事就会一直发生。

当前来看,元宇宙平台还需要在长远时间内,探索平衡用户的体验感和真实性与对某些不轨行为进行监管和处罚的规则。

现在Meta的元宇宙游戏,显然由于太过着急吸引用户,没有做好这种平衡。但扎克伯格不想也不愿意等待太久,他急于讲述一个新故事。

2、扎克伯格急于跑进元宇宙

去年十月,Facebook Connect大会的第二天,Facebook曾经的大拇指logo被撤下,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新logo和一个新名字“Meta”。

彼时,扎克伯格表示,“Meta”一词来自希腊语,意味着超越。但在元宇宙风口之下,Meta的意义似乎更接近元宇宙英文“Metaverse”。

扎克伯格着急抢占元宇宙先机,这让其成为追赶元宇宙风口最积极的科技公司创始人。

而将成立18年的公司Facebook改名为Meta,只是扎克伯格押注元宇宙的第一步。在那之后,Meta关于元宇宙的动作越来越频繁。

首先,游戏作为进入元宇宙的方式之一,是最容易和VR产生关联的部分,这自然成为Meta发力的重点。

在 Meta Quest Gaming Showcase 2022上,扎克伯格展示了十几款游戏,类型包括射击游戏、动作冒险游戏等,其中不乏根据影视作品《捉鬼敢死队》《行尸走肉》改编的VR游戏。

但用户想要体验元宇宙,首要需要解决的问题是获取一个进入元宇宙的途径。这时候,硬件设备便成为了一切的基础。

很早就意识到硬件重要性的扎克伯格,在2014年第一波VR风口兴起时,便花30亿美元收购VR头盔厂商Oculus。扎克伯格对外解释收购原因时曾提到:错过智能手机及其操作系统的设计,很多公司只能沦为谷歌和苹果的附庸。未来,只有拥有自己的硬件平台及系统,才能掌控命运。

如今,重押元宇宙后,扎克伯格又赶忙宣称将推出更多VR/AR设备,似乎想将Meta打造为元宇宙的“代名词”。

扎克伯格在今年一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中提到,“今年晚些时候,我们将发布一款更高端的耳机,代号为Project Cambria,它将更加专注于工作场景,并最终取代你的笔记本电脑或工作设置。”

而对于Project Nazare来说,想要达到发售标准,还有很长一段时间。目前来看,这两个设备还处于研发阶段,究竟何时能与市场见面,以及发售,都是未知数。

扎克伯格等不了那么久,着急布局元宇宙的他,想迅速将现有的VR/AR硬件设备推向更多用户。

于是在本月初,Meta全球首家元宇宙实体店正式开业。线下店中,Meta 硬件部门的两大核心产品VR头显Quest 2和视频电话设备Portal被摆在了最为显眼的位置,还有Meta和雷朋合作开发的智能眼镜Stories。

元宇宙玩家被“性侵”,扎克伯格太着急

Meta实体店,图源Meta官网

不可否认的是,高频率地推出元宇宙相关产品、开设线下店,让Meta花费不少资金。Meta报告称,该公司2021年在现实实验室(Reality Labs)投入/减值损失101.9亿美元。

正如Meta在2021财年第四季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打造元宇宙是一场昂贵的赌博。”

与此同时,给原有平台增设VR等软件功能,也是扎克伯格元宇宙版图中的一部分。

去年Facebook Connect大会上,公司旗下Horizon平台添加了VR新功能——Horizon Home,用户可以在元宇宙中设计自己的家;Facebook还更新了Quest上的Messenger功能,用户可以在虚拟世界中与现实世界中的朋友对话。

可以说,为了这个十年的元宇宙赌注,扎克伯格正在急于布局。但太心急也更容易出错,尤其是Meta想要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出错的几率无疑会更大。

近日,触觉技术开发公司Immersion对Facebook母公司Meta提起诉讼,指控后者通过侵犯其专利的方式打造了业界领先的虚拟现实(VR)头戴设备。

Immersion在周四提交给得克萨斯州韦科联邦法院的一份起诉书中称,主导市场的Meta Quest 2侵犯了六项涉及触觉技术的专利。在视频游戏系统和控制器中,触觉让用户体验模拟现实生活力量的振动,例如在虚拟拳击游戏中阻挡一拳。

元宇宙玩家被“性侵”,扎克伯格太着急

Meta Quest 2,图源Meta官网

侵犯专利只是扎克伯格激进道路上的冰山一角,上文提到的游戏中玩家受侵害、隐私泄露等问题也时有发生。

毫不夸张地说,为了讲出元宇宙的新故事,让公司改名,即使耗资巨大也坚持软硬件并走,扎克伯格几乎使出了浑身解数。

3、扎克伯格为什么这么着急?

2010年,大卫·芬奇的电影《社交网络》以扎克伯格为原型,在某种程度上直接展现了当时Facebook的辉煌。

仅用六年时间就聚集了超4亿用户,成为最年轻的亿万富翁,天才少年扎克伯格和社交巨头Facebook一度成为互联网的奇迹。

但在风云变幻的互联网,长久屹立山头的公司并不多,尤其是在大环境下行的情况下。Meta如今正面临着市场的考验。

在更名后不久,承载扎克伯格元宇宙野心的Meta交上了一份不及预期的财报。

2021年第四季度,是Meta推出元宇宙概念的首份财报。财报显示,Meta去年第四季度营收337亿美元,净收入103亿美元,每股收益3.67美元;月活跃用户29亿,不及预期。

更重要的是,Meta“元宇宙”开发部门Reality Labs 2021年亏损达到102亿美元,收入却仅不到23亿美元,两者相差近五倍。

反映到资本市场,Meta财报公布后,市值蒸发2300多亿美元,成为了美股史上单日最大跌幅。换句话说,扎克伯格的元宇宙故事,并没有换来资本市场的信心。

业绩不佳、用户流失的背后,是Meta不得不提的对手——Tik Tok。2017年上线后,Tik Tok仅用了4年时间就在全球积累了10亿用户,并连续2年全球下载量超过Facebook,位居世界第一。

最直观的冲击是,Meta的用户数和营收增速都在下降。

去年四季度,Meta的DAU为19.3亿人,首次出现环比下降。在北美、欧洲等高地区的MAU增长已陷入停滞,甚至出现了下滑。

元宇宙玩家被“性侵”,扎克伯格太着急

到了今年一季度,Meta的总营收为279.08亿美元,低于华尔街分析师预测,同时营收增速为7%,达到了十年来的最低增速。

对此,Facebook方面解释主要源于数字广告的收入低于预期,还体现了疫情期间通胀上升、供应链危机、经济动荡以及地缘局势对线上广告业的影响。

而在Tik Tok强烈的冲击下,Meta决定将向全球所有Facebook用户开放短视频功能Reels,对垒Tik Tok。

但刚推出不久的Reels想要看到成效并不容易。扎克伯格不仅要与Tik Tok争抢创作者,还要面临平台商业化的问题。扎克伯格称,Reels的商业广告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需要客户花时间做内容上的调整,优化其创造能力。

唯一的好消息是,2022年一季度,Meta的DAU为19.6亿人,同比增长4%。虽然本季度恢复增长,但个别季度的用户增长难以改变Meta用户增速整体下滑的趋势。

可以看到,无论是用户数还是商业化,Meta的Reels并不能和Tik Tok相提并论。

Meta面临的业绩疲软,让创始人扎克伯格站在了十字路口上。当传统业务失去动力时,在新风口元宇宙中占领一席之地,或许可以为整个公司纾困。

元宇宙玩家被“性侵”,扎克伯格太着急

图源Meta官网

在近期的公司年度股东大会上,扎克伯格表示,随着人们逐渐建立起销售虚拟商品和服务的业务,元宇宙这种沉浸式的数字世界最终将从创作者经济中赚钱。“我们希望让每个人都尽可能买得起硬件,并确保数字经济增长。”扎克伯格表示。

以元宇宙项目《地平线世界》为例,其已经有了盈利计划。通过推出虚拟商品交易工具,让部分创作者能够在他们各自的世界中出售虚拟道具,Meta则对销售的数字资产进行抽成,抽成比例高达47.5%。

但这种模式遭到了很多外界声音的抵制,扎克伯格能否顺利摸索出元宇宙的商业化路径也还是未知。

古罗马帝国开国皇帝奥古斯都是扎克伯格认为最迷人的角色,他打败了政治对手,统一罗马帝国,用严酷的统治换来了两百年的世界和平。

过去十年,扎克伯格在社交领域开疆辟土,让Facebook成为全球最大的社交公司,而未来十年,让Meta超越Facebook,再造新的巅峰,是扎克伯格的重点,这个过程中,意味着他要继续打败无数竞争对手,尽早进入元宇宙世界“占地为王”,也正是扎克伯格这么激进的原因。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连线Insight”(ID:lxinsight),作者:王慧莹,编辑:周晓奇

编辑:Coinyuppie,本文链接:https://crypto001.com/metaverse/17514.html

(0)
上一篇 2022-05-31 下午11:26
下一篇 2022-06-01 下午11:56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