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lolens简史和微软元宇宙

HoloLens七年之痒。

2022年5月24日,在微软Build 2022开幕式上,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花45分钟介绍了十项技术,其中,排在最后一项的正是这两年在各种场合屡被提及的元宇宙。

微软愿意将元宇宙这一概念作为关键技术进行布局并不奇怪。

微软有自己的办公软件Teams,有自己的计算平台HoloLens,再加上它在云端、AI领域的技术布局,某种意义上而言,微软比Facebook更有机会构建出Metaverse。

十五年前,Kipman就相信,HoloLens将是下一个时代的PC。

彼时,微软内部还在大量投资不以商业化为目的的科研项目,HoloLens看上去就是这样一个项目,甚至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也没能为微软赚到什么钱。

如今的HoloLens却成了微软布局元宇宙的核武器。

01 技术狂人Kipman

微软的HoloLens项目要从技术狂人Alex Kipman说起。

Alex Kipman出生于巴西的一个外交官家庭,和所有天才一样,Kipman从小就精力充沛又不安分。

小时候由于过分着迷于父亲买回来的Atari 2600游戏机(类似小霸王学习机),曾经两次拆机研究,好在Kipman家境还算不错,父亲又颇为开明,后来父亲又为他买来了第三台Atari 2600。

觉少不知道算不算是天才们另一个独特之处。

高中毕业后,Kipman顺利考入罗彻斯特理工学院,Kipman的大学生涯自此开始。

大学期间,Kipman边工边读的经历可谓是相当疯狂,在大四期间,他为自己安排了分别位于不同城市的三份工作,每天仅有的三个小时睡眠时间也都是在赶往另一个城市的飞机上挤出来的。

Kipman当时一天的时间安排是这样的:

5:00-13:00:在纽约帮摩根大通搞他们的数字化银行系统;

13:00-20:00:搭乘飞往波士顿的飞机到RSA Security工作;

20:00-次日4:00:搭乘飞往罗彻斯特的飞机回到那里搞自己的研究项目;

凌晨4:00飞往纽约继续第二天的工作。

Hololens简史和微软元宇宙

这是Kipman大学生活的一个缩影,和多数大学生的日常生活有那么亿点点不同。

如果将这样的工作安排放在正常人身上,恐怕都会出现不知道今天是哪一天的错觉,不过,Kipman并没有感到有什么不适,甚至希望毕业后也能保持这样饱满的工作状态,直到收到来自微软的“招安”。

2001年,Kipman从罗彻斯特理工学院毕业后,带着神童光环入职了微软,不知当时的Kipman有没有从微软拿到什么百万年薪,但他的微软生涯就此开启。

进入微软的前七年里,Kipman主要精力在搞Windows,当时微软想要将Windows企业版与消费版进行融合,也就是后来的Windows Vista,Kipman那七年主要在做的就是这个项目。

这时的Kipman在微软实际上还没有真正找到自己的价值所在,真正影响Kipman后来做HoloLens项目的Kinect要到2007年才被提上日程。

Hololens简史和微软元宇宙

2007年,微软明星项目Xbox 360面临着一个不大不小的问题——如何从根本上重构互动方式。Xbox 360是微软2005年11月推出的家庭游戏主机,也是当年这一品类中的当红产品。

只是,这款设备到2007年已经显得不够微软。

当时微软互娱业务部副总裁Don Mattrick是希望可以通过加入运动追踪、面部识别、语音控制等技术,提升这套产品的交互性,这项任务最终交到了彼时已经在微软内部崭露头角、手握16项发明专利的Kipman手中。

Kipman接手这一项目后,拉起了一个15人的研发团队,Project Natal也就这样在微软内部立项了。

整个项目研发过程持续了三年之久,最终在2010年的洛杉矶E3展上对外公布,这时Kipman也为Project Natal换了个更为正式的名字,Kinect。

Kinect简单来说是微软Xbox 360一个外接配件,通过这一配件,用户无需手柄,只用肢体动作和语音就可以控制设备,甚至玩游戏。

Hololens简史和微软元宇宙

这样的技术在当时还很超前,要知道仅仅是将语音控制和传统音箱结合起来的亚马逊初代智能音箱,还要再等四年才会面世。

Kinect在2010年11月作为Xbox 360的配件正式发售,到2012年2月时,全球销量已经达到1800万套,火爆程度丝毫不逊于当时任何一款家庭消费硬件。

对于技术狂人Kipman而言,Kinect是他在微软职业生涯中的一个转折点,从Kinect开始,Kipman开始思考「什么是下一代交互设备」,甚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发表过“手机已死”的言论。

在Kipman想象中,手机太弱鸡,禁锢了人类的交互模式,HoloLens才是下一代交互设备该有的样子。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Kipman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了HoloLens上,四年推出两代产品,还将这款产品卖给了NASA、美军。

后来也是这款产品,将他推到了时代洪流的最前端,代表微软与谷歌、Facebook等一众互联网巨头正面PK,共同抢夺一张通往另一个“宇宙”的船票。

02 让人类重回三维世界

就在Kinect大卖的2012年,媒体上开始流传一份从微软内部泄露出的文件,该文件指出,微软正在研发一款类似谷歌Project Glass的AR眼镜——Kinect Glasses。

之后几年里,关于这款眼镜的各种猜想众说纷纭,有人说它就是Xbox的下一代产品,也有人说它其实是微软内部又一个不以商业化为目的的研发项目、未必会对外发布,在微软AR眼镜正式面世之前,这样的传闻一直未断。

2015年4月29日,在这一年的Build大会上,沉寂许久的Kipman终于可以站在演讲台上向全世界展示这款MR眼镜了,不过这款眼镜不叫Kinect Glasses,而是一个全新的名字——HoloLens。

Kipman说,“现在是唯一一段人类生活被局限于二维空间中的历史,这一百年里,人类的交流、娱乐、生活都来自一块屏幕,我们将大部分时间花在了注视这块屏幕上……这些屏幕让我倍感束缚。”

Hololens简史和微软元宇宙

总有一些天才用尽毕生精力都在忙着改变世界,将这个世界变成他们认为原本应该成为的样子。

Kipman就是一个这样的天才,他不喜欢二维世界,他要让这个世界重回三维。

于是,HoloLens就这样出现了。

2015年,当Kipman带着HoloLens在世界各地巡回演讲时,这时的HoloLens实际上还停留在开发者版本,它有很多应用场景,例如医疗、工业、航空航天,也有不少缺陷,例如可视范围小、色彩还原度低、发热严重、价格昂贵。

Hololens简史和微软元宇宙

不过,这并没能影响它最初几年的火热程度。

实际上,也是在HoloLens发布之前,刚好赶上微软一个不小的人事变动,这个人事变动在一定程度上也决定了HoloLens之后的命运。

2014年2月,纳德拉接棒鲍尔默成为微软历史上第三任CEO。就比尔·盖茨之后微软这两任CEO来看,鲍尔默擅守,纳德拉擅攻。

Hololens简史和微软元宇宙

纳德拉执掌微软之后,开始推出一系列改革措施挽救当时水深火热的微软。纳德拉开始推动微软对外开放合作,对内跨部门协同工作,HoloLens正是在这时成为纳德拉颇为重视的一个项目。

HoloLens是一个既需要有Windows系统支撑(HoloLens最早用的是定制版Windows 10系统),又需要在视觉技术、硬件设计上有跨越性创新的项目,这一项目的负责人Kipman又是既操盘过Windows Vista这样软件项目,也搞出过Kinect这样红极一时的交互性超强的硬件项目的全能选手。

无论是HoloLens,还是Kipman,自然得到了纳德拉的青睐。

纳德拉力挺HoloLenss还有另一个原因——他也相信,HoloLens是下一代计算平台。

不过,美国《连线》杂志当年评论称,HoloLens是纳德拉时代最大胆且风险最大的一项举措。

03 微软作不作恶?

2017年,HoloLens进入中国市场。

面向中国市场,HoloLens同样发布了两个版本——39188元的商用版,23488元的开发者版。

这样的价格,再加上一代产品在技术上的局限性,显然也只能在商用领域寻找一些机会,微软在商用领域确实也找到了一些不少愿意为HoloLens付账的人。

2017年,福特汽车引入HoloLens,用来做汽车工业设计。

在传统汽车企业中,设计团队和工程团队之间往往有着不小的信息差,例如设计团队通过仿真软件设计了一个汽车零部件后,需要根据工程团队提出的建议来回修改,这有点类似现在产品经理和程序员之间的矛盾。

引入HoloLens后,理论上,福特的设计团队就可以直接通过HoloLens展示自己的想法,然后根据工程团队的意见实时调整,工作效率便因此倍增。

Hololens简史和微软元宇宙

不仅仅是福特,后来诸如空客、波音、大众,以及纳德拉在Build 2022上着重介绍的日本机器人制造商川崎重工都有引入HoloLens。

实际上,微软HoloLens的客户远不止这些高级企业用户,这款高科技产品还有一个更特殊的客户群,美国军方。

2019年2月,微软第二代HoloLens在MWC 2019上对外发布,相较于一代产品,HoloLens 2有了不小的提升,包括加入了眼球追踪、升级了HPU、换用了高通骁龙850处理器(上一代为Intel Atom X5)。

更重要的是微软官方当时还宣布,自此推出HoloLens定制服务。

后来,美军正是这项定制服务的最重要的主顾。

2018年11月,路透社报道称,微软已经拿下美国陆军一份4.8亿美元的合同,其中包括为美国陆军提供2500个AR设备;2021年4月,美国陆军又追加了一个218.8亿美元的合同,这份合同则更明确地指出了微软在10年内要为美国陆军生产12万套HoloLens。

战争对于新技术的推动作用向来不容小觑。

1946年2月14日,世界上第一台通用计算机ENIAC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研制成功,这台计算机使用了18000个电子管,占地面积170平方米,造价高达48万美元。

ENIAC的诞生意味着电子计算机时代的到来,然而,这台计算机最早是由莫奇利在1943年提出,由美国军械部拨款支持,目的是为了在二战期间进行弹道计算和弹道分析。

然而,也正是这台计算机,成了世界上第一台通用计算机。

HoloLens会否因为和美军的磨合在技术上有一个快速提升,彼时仍是一个未知数,但从后续媒体关于这一事件的报道细节中可以看到,这款产品确实在军用场景中找到了自己的价值所在。

军用版HoloLens 2(IVAS)不仅加入了夜视仪功能,可以显示地图、位置,还可以收集士兵的训练数据并实时显示士兵身体特征。

Hololens简史和微软元宇宙

然而,微软在承接这个项目前后还是遇到了一些阻碍。

在美国,不少科技公司将“不作恶”作为公司的行事准则,其中最出名的就是谷歌,谷歌此前就因为员工抗议不得不放弃与美国军方的合作项目Maven项目(一个通过AI分析军用无人机图像的项目)。

微软当时在拿到美国军方HoloLens订单时,同样遭到了员工抗议,只不过微软坚持了下来,毕竟微软HoloLens现在一年的销量也卖不到12万套,更何况这对于HoloLens也是一个机会。

另一个阻碍来自于HoloLens自身,今年3月,有外媒报道称,由于HoloLens难以达到美军实际预期,例如微软对该设备存在的低光与热成像性能问题解决缓慢,美军开始对这款产品失去信心。

为此,微软不得不展开对这款军用HoloLens的负面测试。

作为顶流的HoloLens尚且如此,也可见当下这波元宇宙热潮接下来的发展并不会如大多数人想象得那般顺利。

04 微软元宇宙

距HoloLens初次面世已经有七年之久,回看这款神级产品,最初立项其实与微软在云计算领域的布局不无关系。

纳德拉执掌微软后进行了一系列改革措施,其中最主要的是推行“移动为先,云为先”,这对于当时的微软来说颇具颠覆性。

然而,当时移动互联网领域的Android、苹果两大阵营已经颇具规模,微软后来并没能赶上移动互联网的末班车,倒是Azure云服务成了继Windows业务之后一条新的增长曲线。

最初拍板做HoloLens,其实一定程度上也是微软云业务的延伸。

2019年,全球互联网巨头都在讲“云边协同”、“云边一体”,这一年,在HoloLens 2发布会上,纳德拉同样在强调这样的概念。

Hololens简史和微软元宇宙

在纳德拉执掌微软期间,微软云业务已经很成功,据Gartner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21年全球云计算IaaS市场,微软以21.07%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二,与第一名亚马逊一并占去了60%的全球份额,把其他云巨头远远甩在了身后。

边缘侧布局来看,微软目前主要精力仍在HoloLens上。

不过,随着微软云业务和HoloLens业务发展的两极分化,能够维系HoloLens继续大手笔投入的将是另一个各大互联网巨头争抢的高地——元宇宙。

就在外媒不断曝出微软停更HoloLens 3,转而与三星联合研发AR眼镜的消息时,纳德拉在今年Build 2022大会上又将HoloLens拿出来秀了一把肌肉。

2022年5月24日,在微软Build 2020开幕式上,微软CEO纳德拉花了45分钟介绍了十项技术,其中,排在第十的正是元宇宙。

在微软的元宇宙框架体系中,用户可以在微软办公软件Teams中用虚拟形象远程开会,可以通过MR解决方案Mesh建设自己的元宇宙,而HoloLens则成了进入微软元宇宙的一道大门。

就在前不久,谷歌在今年I/O大会上也再次拿出AR眼镜,尽管这个AR眼镜主打的是看似不那么炫酷的翻译功能,但仍是让人眼前一亮。

接下来,在元宇宙号角之下,微软Hololens、Facebook(Meta) Oculus、谷歌AR眼镜,以及即将面世的苹果AR眼镜,将再次同台竞争下一代计算平台。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锌产业”(ID:xinchanye2021),作者:金旺

编辑:Coinyuppie,本文链接:https://crypto001.com/metaverse/17437.html

(0)
上一篇 2022-05-30 上午11:24
下一篇 2022-05-31 上午11:22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