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局元宇宙 华谊兄弟要干什么?

2021年,Facebook宣布改名为“Meta”(来源于“元宇宙”Metaverse),并将元宇宙开发作为公司未来的发展重心。这一举动推动“元宇宙”成为了2021年以来的热门词汇之一。

行业加码元宇宙的步伐愈发急切,一直以来与科技紧密结合的影视产业自然也不甘落后。芒果超媒、奥飞娱乐等虽已加入其中,考虑到元宇宙尚处于竞争不充分的市场中,此时加入仍有机会拿到先手。

华谊兄弟以对内容的创新探索为出发点,开始了对元宇宙的布局。5月23日,华谊兄弟与提供一站式创新融合的数字化集成服务商华胜天成达成战略合作。

双方将共同探讨打造国内影视虚拟世界(云内容)开发运营的第一品牌,并将该技术应用在公共事业中。这一合作也标志着在国内上市公司层面,针对“文化+科技”融合展开的首次落地探索。

抢滩元宇宙

建设数字中国与发展文化产业,已经成为共识。而作为文化变迁主要表现形式之一的影视作品,一直都是逐媒介形式而生,随技术革新而变。如今轮到影视作品背后的影视公司,来适应元宇宙带来的变化了。

“元宇宙”可以看作一个虚拟现实系统,涵盖了网络、硬件终端和用户,可以提供海量的、可供开展虚拟创造活动的数字资源。这就要求华谊兄弟等影视公司,能在数字资源上做出“好文章”,以链接用户需求。

此前影视公司衡量作品的标准是“票房”及作品IP本身能产生的广告、版权、衍生等收入。这些指标的背后则是对于用户消费时长的一种争取。影视作品本身内容如果质量够硬,就容易吸引用户买单。

进入元宇宙时代,除作品本身的质量之外,影视公司还得改变影视作品的创作模式。有专业人士认为,以沉浸式界面、互动式行为和自组织社会架构为基本特征的元宇宙环境,更像是游戏或社交的基因移植。

影视作品也要在内容中融入游戏或社交的基因。这样一来,用户就能通过虚拟形象,在元宇宙空间中娱乐社交,甚至合拍影视剧。

从前,影视作品是导演的艺术,是导演的自我中心化表达,观众只负责看。融入元宇宙的影视作品,用户也能以创作者的身份参与其中。只有这样,影视作品在未来才能有出路。

而华谊兄弟这一次与华胜天成的战略合作,便是基于此产生。

根据合作计划,本次合作期限为5年。一方面,双方将共同架构数字化的虚拟世界,并满足人们与现实世界中对应的各种场景需要。

比如,联合开发可应用于AR/VR设备终端的IP内容创造和数字衍生品输出,打造经典IP数字世界联动、经典IP的二次创作,同时在数字世界中提供诸如电商、社交娱乐、地产等可与现实世界相对应的资产和功能。

鉴于数字形象新IP有利于赋能其他数字孪生项目,可为客户提供新的宣传、营销、商业交易、资产配置等场景,这也成了双方未来共同探索的重点。

另一方面,数字化科技还将被应用于华谊兄弟的影视制作、实景文旅项目等既有业务中,以达到革新内容创作前端技术,降低成本,同时研发销售后端数字化产品,提升实景文旅项目的场景化体验,丰富产品类型的目的。

值得注意的是,双方还将聚焦于公共安全事业发展与各行业的升级,比如把AR/VR技术等应用于安全中心场馆、文旅项目互动式改造、企业历史街区等领域,达到数字互动应用升级的效果。

华谊兄弟的底气

元宇宙给影视公司打开了新的发展空间,但正如易凯资本王冉所说,用户前往元宇宙的意愿和冲动首先要来自内容,而不是介质。

所以,影视公司布局元宇宙,其实是围绕内容做的一次创新探索,既能寻找新的业务增长点,又有利于内容产业升级。

而内容,恰好是作为老牌影视公司的华谊兄弟所见长的。

自电影被纳入“文化产业”概念范畴以来,华谊兄弟作为最早一批民营专业影视公司之一,参与并见证了中国影视行业的发展。除创作了《唐山大地震》《天下无贼》《集结号》等影视作品外,华谊兄弟还在多个重要时刻发挥了关键作用。

华谊兄弟投资,并在1997年底上映的《甲方乙方》创造了“贺岁档影片”概念,在此之前从未有过为特定档期所拍摄的电影。

该影片从投资开始就完全按商业模式运作,就连作为导演的冯小刚都采用了参与分成的薪酬方式。这种风险共担的模式,让影片的商业元素更加浓厚。

这一时期刚好是电影行业体制启动全面改革,与市场经济全面转轨的时期。《甲方乙方》最终票房超3600万元,位列当年内地票房第九。影片开创的商业模式也为中国电影的商业化之路起到了助推作用。

华谊兄弟是首家登陆A股的电影公司,被称为“中国影视娱乐第一股”,2009年10月30日,即上市首日股价大涨148%。

彼时,文化产业已被提升到国家战略的高度,而由于电影产业是资金密集型产业,要想推动其进一步发展,最直接有效的方式非上市莫属。华谊兄弟为上市采用的多种投融资方式配置资源,也为其他影视公司所借鉴。

可以说,华谊兄弟的成功上市,成为了行业证券化标杆。在华谊兄弟之后,华策影视、光线传媒纷纷借鉴,陆续走上了上市之路。

除此以外,华谊兄弟还是最早探索电影国际合作的影视公司,从1999年开始就曾尝试让中国电影产业走向国际,并在此后与美国的哥伦比亚公司合拍了《大腕》《可可西里》《天地英雄》等多部影片。

在这个过程中,华谊兄弟看到了电影工业体系的魅力,并尝试收购好莱坞的公司。此外,华谊兄弟还瞄准了版权,通过在美国设立的子公司与好莱坞的一些电影公司开展多部影片合作,坚持“出海”。

而在实景娱乐上,华谊兄弟更是坚定的拥趸者。实景娱乐对于影视公司实现“中国迪士尼”梦想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作为深耕影视行业的亲历者,华谊兄弟在内容和形式上的创新探索很多。凭借这20多年来积累的数百部经过验证的成熟影视IP和可持续生产内容的能力,华谊兄弟有机会成为元宇宙时代具备领先优势的内容架构者。

而在一路的改革与变化中练就的创新探索能力,将为其进入新赛道续航。

数字商业未来

从本质上来说,华谊兄弟入局元宇宙是围绕着内容的一次技术上的创新探索,而在双上市公司的资源加持下,“文化+科技”可达到的创新高度和经济效益值得期待。

首先,这次合作对于华谊兄弟本身的创新发展和商业逻辑是一次突破。

数据显示,现阶段华谊兄弟的收入构成包括互联网娱乐、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影视娱乐。根据2021年年报,影视娱乐仍旧是其主要收入来源,营收占比达到88%。

影视娱乐指的是电影片收入、电视剧收入、艺人经纪及相关服务收入、电影院放映收入等,也是国内多数影视公司最传统的收入来源。换句话说,影视公司的营收和股价一般取决于影视作品是否“叫座”。这也是整个行业的“通病”,影视行业尚处于头部作品“马太效应”阶段,依赖爆品。

而入局元宇宙或许是改变这种极具风险的商业模式的一个契机。华谊兄弟的既有IP资产和未来IP,将有机会同步供给现实世界观影需要和数字世界数字资产需要,相应获得数字技术带来的多元产品收益。

其次,元宇宙归根到底是一种对于技术的探索,这也就意味着,未来,不仅华谊兄弟的影视IP将进入数字化再开发链条,数字技术和云计算也将前置融入影视制作流程,提升制作效率的同时,为后续的数字化开发延展做好准备。

也就是说,元宇宙能带来电影拍摄成本降解,以及收入结构的多元化

此外,近年来发展公共安全事业的必要性愈发凸显,同时意味着公共安全产业市场前景广阔。而双方在该领域的合作也为增厚上市公司的业绩开辟了增长点。

近年来影视公司一直在煎熬中挣扎求生。显然,此次合作给中国民营专业影视公司在逆境中的自救和寻求破局提供了方向。

华鑫证券数据显示,元宇宙市场规模有望2020年的879亿美元增加至2030年6.39万亿美元(复合增速达55%)。Meta、腾讯、字节跳动等科技巨头以及迪士尼这样的影视巨头也加入到了元宇宙行列。

元宇宙未来不可避免,只是目前还处于探索初期。也正因此,在一个不充分竞争的市场中,率先落子的人,才更容易在获得利润的同时成为规则制定者。

参考资料:

元宇宙时代:影视业的机会与彷徨,包

中国电影产业资本化进程研究,周子钧

作者丨杨立民

编辑丨刘肖迎

编辑:Coinyuppie,本文链接:https://crypto001.com/metaverse/17263.html

(0)
上一篇 2022-05-24 下午9:50
下一篇 2022-05-24 下午9:55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