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宇宙里的《浪姐》

两集划三个重点:两宫临朝,公主归来,皇族定龄。

多元宇宙突然流行起来,一跃成为好莱坞电影圈的前沿概念。一边是杨紫琼身兼N种技能与女儿和解,另一边是奇异博士穿梭N个空间对抗猩红女巫。真应该让两人也碰个头,看看是杨妈妈的Kongfu厉害还是卷福的法术牛掰!

多元宇宙里的《浪姐》

与此同时,《乘风破浪》第三季归来似乎也开启了“浪姐多元宇宙”。宁静和那英作为前两届的冠军坐镇,有点两宫太后临朝训政的意思。王心凌甜妹回巢,在短视频撩拨起不少80后男人的青春记忆。他们结婚时看老婆的眼神,怕都没有看王心凌唱《爱你》时深情坚定。

至于瘦出直角肩的张天爱,在被徐梦桃问到年龄的时候终于破功了:“用叫姐吗?我90的。”这是啥精准打击啊,小桃桃是不是不知道张姐的百度百科生日一栏,只有月份没有年份的!

整日居家看片已经看到串戏的硬糖君不禁畅想:假设多元宇宙存在,会对《乘风破浪》的格局产生何种影响?当年的田震那英之争,胜者如果是田震,与宁静协理六宫的人会不会就不是那英了。而如果没有遭遇感情危机,王心凌会不会是又一个转型成功的蔡依林?还有张天爱,在多元宇宙里会是85花还是90花亦或95花?

多元宇宙里的《浪姐》

种种变数,皆因关键节点的一念之差。好比杨紫琼在有的宇宙成了大明星,有的宇宙却只能开洗衣房,《乘风破浪》里的姐姐如果重新组合人生际遇,必然会衍生出另一种结局。世上没有后悔药,但如果能像《瞬息全宇宙》一样和其他宇宙互联,姐姐们将如何抉择?

太后训政

同治年间,两宫垂帘。八位顾命大臣拟旨,若无“同道堂”与“御赏”两枚印章加盖,不可颁布执行。其中东宫慈安太后手握“御赏”,西宫慈禧代年幼的同治皇帝保管“同道堂”。看似繁复,实则形成了前朝与后宫、东宫与西宫的双重制约体系。

本季《乘风破浪》,把宁静和那英两座大菩萨请来,看似为卡司加码,实则暗中划定了节目的话语权力体系。在演戏圈和歌唱圈地位相当的宁静、那英,宛如垂帘听政的两宫太后。珠玉在前,冠军已得,难怪其他姐姐看了她俩就像见了教导主任。

多元宇宙里的《浪姐》

芒果台也很懂宫斗剧套路,上来就安排俩人明枪暗箭的一顿攻防。那英说不喜欢拐弯抹角,宁静说我最会。那英说看过宁静的小视频,但没有专门研究比赛视频,宁静干脆说自己连小视频都没看过。宁静说自己儿子比那英儿子年纪大,那英来了个你比我早婚早育。

好一顿夹枪带棒,说没有剧本很难相信。我们既可以解读两人没有把对方当成假想敌,也可以说两人都各行其是,在各自赛道里唯我独尊。选人环节,更是将虚与委蛇的表面功夫做到十足。关于吴莫愁就是你推我辞,都想要却不好意思明抢。到了于文文就是明爱实恐,嘴上说喜欢人家但又担心不好管教,显见是块烫手山芋了。

多元宇宙里的《浪姐》

虽然队长和宁静、那英一张桌子吃饭,但明眼人绝对能感受到,其余姐姐就是听人安排的资源。倒不至于任人鱼肉那么惨烈,但你要完全忤逆两位太后的意思也千难万难。本身两人都是直来直去的性子,节目再刻意安排,整得像俩帮会女大佬谈生意。

遥想2001年,那英坐在“中国流行歌曲榜”颁奖晚会的现场时,她委屈的遭遇和今天的霸气形成鲜明对比。早在90年代那英和田震就有宿怨,1992年那英在春晚演唱《好大一棵树》,随后1993年田震便把这首歌拍成了MV。

2001年颁奖,投票田震第一,那英第二,组委会通知田震领奖。但是田震前一天恰好有演出,面对出席的不确定,组委会便准备把奖项颁给那英。结果田震推掉演出来到现场,发现奖项早已旁落,上台时说出幕后真相,愤怒摔麦。面对这样的难堪,那英只好委婉的说:“也是我是最幸运的,但我不是最好的。”

多元宇宙里的《浪姐》

真要说当年这件事影响了田震的发展,倒也未必。但实际情况确是两位歌后“气运”的分水岭,田震逐渐落寞而那英蒸蒸日上。要是当年田震没那么冲动,今天和宁静嘴炮的会不会是她呢?毕竟震震子脾气更加火爆,观感足够drama。而2022年的那英穿越回21年前,会不会怒斥田震:“妈的,最烦装逼的人!”

甜妹归来

刘畊宏女孩,王心凌男孩,陈奕迅小孩,是短视频当下最真实的生态。女孩在刘畊宏直播间跳毽子操,小学生走火入魔地迷上《孤勇者》,而王心凌把80后老公粉们一夜唤醒。他们不顾老婆的死亡凝视,对电视上的《爱你》狂发花痴。

多元宇宙里的《浪姐》

老实说,目前播出的《乘风破浪》里王心凌的镜头着实少得可怜,表演后都没有剪其他姐姐的评价。这样的安排,不知是节目组嫌她糊还是帮她虐粉,此处代入安陵容的“我原是不配”。

论资历,王心凌出道早于本届80%的姐姐。论走红程度,《天国的嫁衣》《微笑Pasta》可是在80后、90后观众心里封神的爆剧。

于是,在《浪姐》里王心凌是一闪而过的糊咖姐姐,但在社交媒体她掀起的怀旧潮约等于“熹妃回宫”。虽然显然有团队计划性营销推波助澜,可是相比陈乔恩、杨丞琳在内地的频繁露面,王心凌此次的“甜妹回归”实在称得上暌违已久。加上“魔天伦”重映,2022的“考古热”、文艺复兴感更强了。

也有路人好奇,王心凌真有那么多男粉吗?抖音上的王心凌男孩是跟风还是真情实感?照硬糖君说,太年轻的肯定跟风,25岁往上绝对真实,30岁以上你别质疑。拜托,王心凌的粉丝是老了,又不是死了。对应日本宅男的恐怖应援,王心凌男孩还算纯情的吧!

“要是80岁还在跳舞还可以被叫甜心奶奶,也还不错!”王心凌在《乘风破浪》里这么说,显示她早已对“甜心教主”这个标签和解。而在粉丝旧事重提的扼腕叹息中,我们完全能看到另一个宇宙中的王心凌——

多元宇宙里的《浪姐》

在那里,她可以甜美地唱《爱你》《睫毛弯弯》,也可以成熟地唱《大眠》《劈你的雷正在路上》。在那里,她没有遇到渣男范植伟和姚元浩,不必为自己的感情生活耗费无谓精力。在那里,她没有因为拍摄《爱上查美乐》时过度劳累患上急性蜂窝组织炎,被人嘲整容和脸崩。

短视频有句戏言:“有钱华晨宇,没钱胡叶新。”我们是不是也可以说,转型成功蔡依林,转型失败王心凌。2011年,姚元浩和隋棠分分合合,导致王心凌“被小三”。4年后,王心凌与姚元浩分手,私密照被流出。就此,王心凌虽然赶上了台娱2000-2010的黄金十年,也错过了2010-2020转战内地的良机。

多元宇宙里的《浪姐》

相比以《笑傲江湖》成功打入内地剧集市场的陈乔恩,在音综里以个性化翻唱积攒好评的杨丞琳,王心凌遥远地像一个20年前的传说。那会儿的粉丝,只能买磁带、CD和VCD,在Walkman里听《爱你》,没法儿给她做数据。如今靠着《浪姐》爆发,其实都是在各自怀念青春而已。

“老公”定龄

阿雅和薛凯琪、刘恋、于文文聊天,谈到自己的好朋友周迅和范晓萱。薛凯琪连忙说:“首先,我不是。”于文文困惑脸:“为什么会不是呢?”刘恋说:“嗯,那说不定呢,我是。”张俪偷偷打开小红书:“如何21天成为真拉拉”,发现笔记作者是张天爱。

多元宇宙里的《浪姐》

如果你问这是哪里看到的,硬糖君毫不犹豫地告诉你,这不是《浪姐3》VVVIP纯享内容,而是网友编的。不管真实取向如何,“老公”一度是女演员非常爱往上靠的人设。张天爱在《太子妃升职记》火了之后的2016年,频繁在微博里自称“老公”,是真拉拉看了会皱眉的程度。

“老公在剧组挣钱养家”、“老公就想拍打戏”、“欢迎来找老公理发”……后来张天爱又迷上了身材管理,变成像张柏芝一样地综艺谎话精。剧组都在吃炸鸡,她最后只吃了指甲盖大小的肉。

跟杨迪说自己没喝过可乐,被发现家里有可乐瓶子。在《哎呀好身材》里说自己从小被富养,家徒四壁了家里人还送她上贵族学校,导致一家人挤在一张床上。都凑出高额学费了,就不能咬牙多买一张床?

结果网上爆出她小时候家里养鳄鱼的照片,高中时期还去日本留学。好家伙,明星嘴里的“穷”,可能与我们普通人概念不同。张天爱又说自己上学期间经常被欺负排挤。然而到了另一档节目上,她又说自己很厉害,经常欺负男同桌,指使别人干事。怎么着,原来这就是自己也变成了曾经最讨厌的人啊。

多元宇宙里的《浪姐》

同样让人感到膈应的是她在综艺节目里和男嘉宾的互动。这边才和王大陆贴身演示防身术,那边就和徐开骋打得火热。王大陆给她脱鞋子,她居然说:“在东北脱袜子和鞋,是结婚的仪式。”我们不主张给女明星上女德课,可这实在太像硬糖君老家酒桌上油腻中年男会说的话了。

张天爱用嘻哈圈的话术来说,就是太fake。她自己搞身材卷生卷死倒与人无尤,关键是那种空洞的矜持和虚假的单纯,让人感到奇怪。《浪姐》里的采访,那一段几乎可以说是刘浩存模仿秀了。装傻显娇嫩,你如今几岁了?

相比之下,“年龄梗”只能算是最轻微的黑料。永远不到30岁的张天爱,这次参加《浪姐》看来是默认年龄了,毕竟再小就没法参加《浪姐》了。而若真有一天改成05后,那不得小学就演《太子妃升职记》了。不过,于正老师此时不偏不倚地出来力挺女星改年龄,看来是和天爱结过仇。大家本来都忘了,一提醒又开始嘲。

这届《浪姐》,看似拿了皇族剧本的张天爱,似乎并不讨喜。明明大家都是录唱,观众却专门挑出张天爱说她唱得假。拿了血包剧本的于文文,似乎也并不讨恨。毕竟她说张天爱瘦成骷髅,这也是硬糖君的心里话。姐咱多吃两口,就两口不行吗?

多元宇宙里的《浪姐》

愿多元宇宙里的张天爱,不会被讨论“假胯宽”。愿走到第三季的《浪姐》,少些宫斗雌竞。也愿节目真如其愿景,让更多荧幕前的姐姐们身处现实生活亦如闯荡多元宇宙,相信并充满无限可能。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娱乐硬糖”(ID:yuleyingtang),作者|谢明宏 ,编辑|李春晖

编辑:Coinyuppie,本文链接:https://crypto001.com/metaverse/17253.html

(0)
上一篇 2022-05-24 上午11:54
下一篇 2022-05-24 下午9:44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