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48系,终成元宇宙?

总之,先搞个虚拟偶像。

这年头谈公司规划而不沾点“元宇宙”,简直就像过年见面而未道吉祥话一样不懂事儿。前日(1月18日),微软687亿美元收购动视暴雪的消息刷屏整晚,被炸出来的Wower们老泪纵横。业内人士则一拍大腿:微软这是要搞元宇宙啊!

家大业大如微软尚且如此,国内企业更是争先恐后挤上元宇宙这班车。做影视的华策、写网文的中文在线、以及一众有名没名的游戏公司,先后宣布进军元宇宙。就连做偶像的丝芭传媒,都盯上了这个新概念。

十年48系,终成元宇宙?

2012年4月,AKS和久尚(丝芭前身)宣布AKB再添姐妹团SNH48成立。同年10月,SNH48一期生正式出道,“塞纳河演义”就此拉开大幕。

2022年,经历了偶像升堂、毕业、退团、出村选秀等一系列变动后的丝芭,试图再次更新偶像产业玩法。“偶像元宇宙”,倒也并不比如今五花八门的“元宇宙”更匪夷所思,只是其靠谱程度又有几分?

向元宇宙进军

1月8日,SNH48一年一度的金曲大赏演唱会准时在上海举办。金曲大赏又有“小总选”之称,除了小偶像上台劲歌热舞,丝芭也会在最后畅谈接下来的战略布局,简称“画饼时间”。

往年的“饼”,不过是又准备了多少大制作自制剧,新一期成员开启招募通道、有潜力的种子偶像将获得海外培训机会等。今年却不同。

对于丝芭,2022年是一个重要年份。2012年SNH48正式成军,虽说中间经历了与本部决裂自立山头的风波,可也实实在在走过了十年。丝芭除了表示将举办十周年演唱会,且暗示鞠婧祎、李艺彤等毕业成员也将到场参加外,还抛下一组重磅消息:

十年48系,终成元宇宙?

“以XR、区块链等和元宇宙为代表的下一代互联网正在蓬勃兴起,经过长时间的技术准备和市场研究,丝芭传媒即将重磅发布全新经营模式,拥抱下一代XR互联网技术,全面进军元宇宙沉浸式社交平台领域。”

不知当时现场正为小偶像疯狂打Call的聚聚们,听到NFT、元宇宙、XR之类新名词作何感想。依硬糖君看,就是丝芭要做元宇宙了。更实际一点,丝芭要搞自己的虚拟偶像了。

天眼查App显示,去年12月底,丝芭传媒旗下上海米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就在申请注册多个元宇宙相关商标。其中包括“48元宇宙”“META48”“四八元宇宙”等,国际分类包括啤酒饮料、教育娱乐等,目前商标状态均为申请中。

十年48系,终成元宇宙?

而去年8月,丝芭的虚拟偶像组合便借着SNH48总决选的舞台亮相。在总决选当晚,丝芭表示将以国潮彩妆品牌“花戎FAF”进军新消费领域,“FAF”同时也是丝芭旗下虚拟偶像女子CP组合的名字。

FAF由代表柔美气质的花妹和代表飒爽气质的戎哥组成,两人性别设定均为女性。大概是受到旗下小偶像们靠搞CP起飞的启发,花妹和戎哥本身就是一对CP,两人还有个合体模式叫做“花戎”(子杰殿下肯定热爱印度神话,这不是诃利诃罗嘛)。

不过,FAF组合的定位更像是“花戎”的代言人而非虚拟偶像。丝芭在其战略规划中也提到,将为虚拟偶像“花戎”和“FAF组合”打造音乐MV、动画片、创意短视频等一系列内容,并通过视频直播等多样化手段为同名彩妆品牌赋能。但如今“花戎”知者寥寥,除了一部概念片外,并无更多物料。

十年48系,终成元宇宙?

倒是2018年SNH48正春风得意时,丝芭搞得五月薇VIV更像虚拟偶像。这是个基于区块链和人工智能技术的虚拟偶像组合,当时的说法是,该组合将作为SNH48的虚拟偶像队伍Team VI,以拟人化形态参与星梦剧院演出,并参与SNH48 GROUP年度重大活动。

这可比韩国秀满叔的aespa概念足足提前了两年。可惜因为技术问题,五月薇VIV露脸次数少到连粉丝都快忘了还有这么个组合。

至于这一波元宇宙计划怎么搞,虽然丝芭方面还没有通过“重大发表”详述。但硬糖君猜测,结合丝芭目前的主营业务,起手肯定是虚拟偶像。

虽然这几年经历人事变动及行业寒冬,在团小偶像数量比全盛期有所下滑,但SNH48这块招牌每年还是能吸引到不少怀揣偶像梦的少女。其中那些人气不高,但又有点特长的小偶像,或许就会成为丝芭虚拟偶像的“套中人”。

见顶的偶像经济

金曲大赏忽闻丝芭要搞元宇宙,粉丝免不了大骂王总昏了头。然而偶像经济已然见顶,从2018年就没了融资动作的丝芭,确实需要讲点新故事了。

偶像经济进入瓶颈期,一方面与外部环境有关。选秀被叫停,集资打投这类游走在灰色地带的行为也引起了有关部门注意。虽然今年金曲大赏还是顺利举办,但谁知道花钱买资源的总选游戏还能再玩几轮。

加之疫情反复,线下剧场变“云公演”。没了台上台下的互动,偶像与粉丝之间的感情纽带也弱化不少。直白点说,下头变快了。

十年48系,终成元宇宙?

另一方面则与48系内部有关。去年我们已经说过,无论是总选还是日常资源,整个48系就突出一个“卷”字。从头部到边缘,每个偶像都被以不同的方式裹挟着,加入内卷战团。偶像与粉丝,都处于疲惫不堪的透支状态。

造成“卷”的根本原因,是小偶像的青黄不接。SNH48成军十年,也确实通过影剧综成功外扩了知名度,这条河甚至诞生了内娱小花鞠婧祎。但必须承认的是,外界对于48系的认知是建立在一期生与二期生的基础上。伴随着这两批入团最早的成员相继毕业,还在团的小偶像并不为多少路人所知。

直播、短视频的兴起,也对丝芭倡导的“面对面的偶像”理念造成了一定冲击。10年前,爱豆与粉丝之间交流是件困难的事,那时国内甚至连签售会都不多。48系的握手会、线下剧场、咖啡厅等近距离与偶像接触的玩法,确实吸引了不少想与偶像交流,直接感受其魅力的粉丝。

十年48系,终成元宇宙?

但现在面对面与偶像交流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国内几家娱乐公司旗下爱豆甚至还有每月直播KPI,48系的独有优势被大大削弱。

原本48系的闭环玩法有一套能够完全自洽的逻辑,即一切靠粉丝的票力说话。或许站在专业能力的角度,这种钞能力定乾坤的做法并不科学。但在粉丝看来,它起码足够公平。只是,伴随着丝芭的转型,这套能够自洽的闭环逻辑被无形中破坏了。

按照最初的规定,从小偶像变成独立艺人,拥有个人工作室,需要连续两年成为总选第一名。鞠婧祎、李艺彤以及去年的孙芮,都是遵照这一规定完成了蜕变过程。然而,去年从限定组合The 9毕业的许佳琪,却无视这条规定,直接拥有了自己的工作室,此举令不少粉丝愤愤。

十年48系,终成元宇宙?

如果不升入明星殿堂,另一条更常规的毕业途径就是履约到期满。而这条规定,也被去年提前毕业并成为丝芭影视签约艺人的林思意打破了。孙珍妮、宋昕冉、姜杉等其他几位走影视路的小偶像,均被猜测未来会如林思意一般跳过总选、提前毕业。

站在运营角度,丝芭为旗下小偶像提供第三条路并不算是“强捧皇族”,把“剧场偶像”与“非剧场偶像”区分开来不是坏事。因为“偶像力”这个东西就是因人而异,像李艺彤就是极适合初始48玩法的天生剧场偶像,而有些偶像则更适合在影视剧中发光发热。

但粉丝仍忠于48系,就是因为这里有钞能力决定一切的公平性。既然这条铁律被打破,总选不再是决定偶像未来的唯一标准,那为什么还要继续真金白银地砸钱呢?

内忧外患之下,丝芭确实要讲点新故事了。

“努力”的虚拟偶像?

在粉丝大字报中,总是把塞纳河缔造者王子杰描述成一个昏聩无能、挟偶像以令粉丝的无脑商人。但十几年前就能靠《劲舞团》掏空你我腰包的子杰殿下哪有那么不堪,人家早就看出偶像经济繁荣之下隐藏的种种问题,要不怎么2018年就开始搞虚拟偶像了。

画饼之夜说了这么多概念,其实真正有可能率先实现的就是虚拟偶像。丝芭做了10年偶像运营,有经验也有人才储备,也算给边缘偶像找了个再就业的办法,毕竟隔壁A-soul的皮下传说中也是公司练习生嘛。

当年阻碍五月薇VIV走下去的原因有很多,尤其是技术问题。而如今能否真正解决技术问题,也是考验丝芭这一次元宇宙计划能走多远的关键。

十年48系,终成元宇宙?

虚拟偶像是烧钱的,越是拟真度高的虚拟偶像越贵。别看丝芭每年靠总选和金曲大赏赚不少,可这点钱在虚拟偶像赛道还真不够看。

抖音爆红的虚拟人柳夜熙,其公司创壹科技CEO梁子康表示:“每一秒视频价格比1克黄金还贵,现在每一秒价格相当于2到3克的黄金制作水准和制作成本。”

虽然丝芭投资了动画公司七灵石,且七灵石这几年也在做虚拟偶像相关业务,但至少从FAF组合的建模看,丝芭很难靠走技术流突围成功。

不靠技术,咱就拼努力呢?A-soul就是虚拟偶像努力派的代表。在B站刚出道时,多少人因为她们的乐华出身,大骂这几个虚拟人是资本的傀儡,甚至在弹幕中恶语相向。

但大半年过去了,“我要做嘉然小姐的狗”时不时在弹幕飘过,就连硬糖君身边都隐藏着好几个嘉心糖。人家靠的,就是努力、元气、坚持。这也是未来48虚拟偶像最可能走通的一条路径。

十年48系,终成元宇宙?

但丝芭一贯是做闭环,希望把所有流量都放在自己的池子里,比如口袋48的出现。口袋48,兼具打赏、直播、聊天等功能,算是市面上几个知名社交平台的综合体。可这种粉丝专供产品,与大厂专业产品始终有差距。口袋48的用户体验并不好,留住现有粉丝都够呛,更别提吸引外部用户。

A-soul的成功,固然与小偶像的努力与坚持有关。她们选择的出道平台也是关键,B站可是有大量二次元用户。如果未来丝芭的虚拟偶像选择在口袋48出道,就冲着三不五时无法登陆,甚至闪退的体验,就可以直接宣判死亡。此外,口袋48的使用者几乎全是粉丝,而这些粉丝又都有自己的小偶像,本就对虚拟人“吸血”心怀怨念,又怎么可能去支持“对家”?

至于画饼之夜提到的XR技术,即扩展现实,倒是和剧场演出有不少可结合之处。在去年总选单曲《花戎》中,也暗示戴着头显看演出的可能性。但其实现几率有多少,以丝芭目前的产能效率,至少硬糖君自己不敢抱什么期待。

十年48系,终成元宇宙?

粉丝总说丝芭昏招频频,其实真是冤枉。无论是偶像卡牌手游、偶像音游、还是自制剧综、追星App,丝芭的不少战略规划都踩在了正确的方向。只是败在了执行力和完成度上,让旁观者觉得“做了还不如不做”。

这次的元宇宙计划,也不是没可能再次变成割韭菜的新招。比如把小偶像的形象虚拟化或者舞台视频照片音频上区块链做成nft卖给粉丝,价高者得等等。

伴随着八选的结束,最具知名度的一期生二期生悉数毕业,名气最高的鞠婧祎未来合约归属悬而未定,而“第二个鞠婧祎”迟迟没能从这条河诞生。搭上了元宇宙概念,能让这条河再流淌过下一个十年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娱乐硬糖”(ID:yuleyingtang),作者:毛丽娜

编辑:Coinyuppie,本文链接:https://crypto001.com/metaverse/11647.html

(0)
上一篇 2022-01-21 上午11:15
下一篇 2022-01-21 下午8:57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