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走红的元宇宙是在割韭菜吗?

首席观点:从数据上看,元宇宙的走红助推了经济发展,但关于元宇宙的概念,市场上众说纷纭,看似有一堆唬人的学术名词,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为此首席娱乐官采访了投资人曹海涛。他认为:“元宇宙的风险点在于概念炒作,概念炒作之后,对应的结果往往是一盘散沙,在二级市场,股票市场、投融资市场的炒作之后,结果也一样,都会是一地鸡毛,很多概念都在逼着大家往前走,但这个过程会有很多不确定性。”

“戴上耳机和目镜,找到连接终端,就能够以虚拟分身的方式进入由计算机模拟、与真实世界平行的虚拟空间。”美国科幻作家尼尔·斯蒂芬森在1992年首版的科幻小说《雪崩》里,这样描写元宇宙塑造的世界。

去年3月,罗布乐思(Roblox)打着“元宇宙第一股”的旗号在纽交所成功上市。10月底,脸书CEO扎克伯格又宣布将Facebook更名为Meta-verse,元宇宙概念因此一炮而红。随后,与元宇宙相关的公司股价迅速出现大幅波动,中青宝累计上涨43%,宝通科技上涨20.01%,当虹科技上涨20%、佳创视讯上涨18%。

从数据上看,元宇宙的走红助推了经济发展,但关于元宇宙的概念,市场上众说纷纭,看似有一堆唬人的学术名词,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关于元宇宙的概念,投资人曹海涛告诉首席娱乐官:“多年来,互联网由最初的PC端,升级为移动端,又逐渐演变为平台端,元宇宙则是互联网在视觉感官上的进一步升级。”

元宇宙兴起后,众多头部公司纷纷投资参战,衍生的韭菜经济亦紧随其后。强势来袭,蹿红的元宇宙究竟有哪些魔力,令诸多玩家沦陷其中?

元宇宙究竟是什么?

《雪崩》小说中的主人公Hiro进入元宇宙后,看见了这样的景象:

“这条大街与真实世界唯一的差别就是,它并不真正存在。它只是一份电脑绘图协议,写在一张纸上,放在某个地方。大街,连同这些东西,没有一样被真正赋予物质形态。”

根据斯蒂芬森的描述,元宇宙是一种超现实的虚拟空间,但与现实体验感没有差别。不过,倘若现实与虚拟融合在一起,处于虚拟地带的人类将面临退化境地。

在斯皮尔伯格导演的电影《头号玩家》中,2045年的世界就是一个处于崩溃边缘的混乱世界,人们戴上VR就能立刻逃脱,转而进入高度逼真的虚拟世界,也就是类似元宇宙的虚拟空间,但现实世界不会出现任何改变,VR只是暂时逃离的工具。

突然走红的元宇宙是在割韭菜吗?

尽管当今世界的5G、3D、VR、AR等技术尽管能呈现出虚拟场景,却没办法做到与现实毫无差别,沉浸式的VR有时甚至还会导致受众出现眩晕感,体验较差。

科幻作家刘慈欣对这种虚拟空间的态度也并不乐观,他曾在演讲时称,“人类的未来要么是走向星际文明,要么就是常年沉迷在VR的虚拟世界中。如果人类在走向太空文明以前就实现了高度逼真的VR世界,这将是一场灾难。”

突然走红的元宇宙是在割韭菜吗?

如今,元宇宙虽然走红,但相应技术并不能给受众呈现出小说里的元宇宙世界,很多公司的元宇宙产品都是借助于3D技术生成的虚拟空间,与现实世界泾渭分明。

曹海涛认为,元宇宙的走红离不开疫情的触动,元宇宙在很大程度上与5G、VR、AR等新技术类似,契合了人们的精神追求。无论从疫情政策、办公场景,还是人们的生活方式来看,大家都已经习惯于在家办公,习惯于online,这种情景倒逼了很多技术更迭,再加上5G,带宽等基础设施的配合,人们顺理成章地转入到了虚拟世界当中,并带动了相关经济的发展。

曹海涛表示:“其实,我们看不看好元宇宙这门经济意义不大,毋庸置疑,这是科技的再一次进步。”不过,元宇宙所呈现的虚拟世界具有极高的不确定性,作为刚刚走入大众视野的新兴概念,元宇宙这门经济尚属蓝海地带。

蓝海经济的潜在可能性

元宇宙概念兴起后,很多大厂都看中了这片蓝海经济,诸多投资公司也开始参战布局,数据显示,2020年的元宇宙市场规模在500万美金左右,预计2030年达15000亿美金,未来10年复合增长率253%。

腾讯在 2020年初就参投了罗布乐思1.5亿美元G轮融资,并成为了罗布乐思中国区产品发行的独家代理,还在软件方面注册了QQ元宇宙商标。

今年1月,网易为3D虚拟社交平台IMVU投资3500万美元,Meta APP则在今年3月获得了SIG海纳亚洲资本领投的1亿美金融资。字节跳动在今年4月和6月分别投资了元宇宙概念公司“代码乾坤”。

突然走红的元宇宙是在割韭菜吗?

今年6月,专注于打造全真互联网的创业公司“元象唯思”获得了由腾讯、高瓴创投、五源资本、高榕资本参投4000万美元天使轮融资。达摩院还在在2021阿里云栖大会上,宣布搭建操作系统实验室和XR实验室。

突然走红的元宇宙是在割韭菜吗?

11月8日,百度在苹果应用商店上线了希壤App,百度方面声称:“将通过希壤 ,打造一个身份认同、跨越虚拟与现实、永久续存的多人互动虚拟世界”,就连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都在双十一那天成立了元宇宙产业委员会。

诸多头部玩家参战,蓝海经济能否翻红?

曹海涛表示:“元宇宙的风险点在于概念炒作,概念炒作之后,对应的结果往往是一盘散沙,在二级市场,股票市场、投融资市场的炒作之后,结果也一样,都会是一地鸡毛,很多概念都在逼着大家往前走,但这个过程会有很多不确定性。”

几年前兴起的VR、AR时就有很多炒作,元宇宙极易步它们的后尘,任何概念或产品的走红,必然会带动相应领域的经济发展,当然,也会催生相应的畸形经济。

元宇宙催生韭菜经济?

去年9月,红人新经济公司天下秀推出了自己的元宇宙平台“虹宇宙”。这是一款3D版虚拟社交产品,以Z时代的3D虚拟星球为背景,模拟用户的日常生活,房间里有床,沙发,桌子,钢琴等家具,用户起床后,照镜子,听音乐,吃饭,看电视等动作与现实世界同步,玩家在屏幕前,能切实感受到乌托邦的居家生活。

突然走红的元宇宙是在割韭菜吗?

天下秀预计在虚拟空间发行35万套房屋,房型共有13种,等级分别为SSS、SS、S、A、B级,价格区间为8.8元至88元。据悉,预约抢号活动首日上线时,用户已突破了5万人次,目前预约人数超过15万。但在数量有限的情况下,二手平台便开始对其进行炒作,一套海岛别墅居然被炒到了53万,就连邀请码都被炒到了5万。

不久前,天下秀还推出了一位虚拟人物“鱼太闲”,它是一个拥有500万粉丝的动漫IP,相关作品播放量超过了10亿。

除此之外,元宇宙网课、带货等相关产业也应运而生。网上有人发布了一则帖子声称:“元宇宙赚不赚钱我不知道,反正做元宇宙培训课的人已经赚钱了。”该网友累计付费用户2673人,累计收入159.6万元,一天的收入就已经达到了9.1万元。

突然走红的元宇宙是在割韭菜吗?

罗振宇也在得到App推出了《元宇宙6讲》的网课,这门网课价格为24.9元,截至去年11月28日,学习人数已经超过6万人,这门课程的收入超过了100万,B站、抖音等平台也有大量视频通过解读元宇宙收割流量,播放量也达到了百万级别。

更令人讶异的是,元宇宙在小红书上直接演变成了“媛宇宙”。有的博主就装扮成了虚拟人的形象,一头粉色短发,仿佛二次元人物,搭配上粉色珍珠衫,并将背景滤镜成粉色,给观众呈现出了虚拟下的浪漫。

博主剃刀与美学写道:“未来,虚拟博主只会越来越真实”。

突然走红的元宇宙是在割韭菜吗?

曹海涛认为,从事情的发展规律来看,大环境鼓励创新,但创新也意味着风险,任何创新都会有负面的情况,比如元宇宙就出现了很多虚假经济、泡沫经济,因此,更重要事情的是,要实现高质量发展。

突然走红的元宇宙是在割韭菜吗?

提起小红书上的媛宇宙,曹海涛表示:“经济的高质量发展强调的是把重点是放在核心制造上,而不应放在所谓的虚拟经济。对概念炒作其实最容易上当受骗的,最容易被忽悠的也是年轻人,但概念火起来一定是硬性和软性相结合。”

曹海涛记得,多年前VR、AR兴起时,很多留学归国的年轻人都在这个领域参战,这些年轻人融了很多资金后,却落得一地鸡毛,如今的元宇宙与当年的VR、AR等技术似乎异曲同工。

他说:“吸引年轻人的东西,也是风险最大的东西,但稳健成长的硬核内容一定是制造力,而不是虚拟概念。”

编辑:Coinyuppie,本文链接:https://crypto001.com/metaverse/11267.html

(0)
上一篇 2022-01-16 下午9:05
下一篇 2022-01-16 下午9:09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