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成“禁区”,却挖走Meta高管,苹果跟Meta杠上了

库克究竟在下什么棋?

元宇宙成“禁区”,却挖走Meta高管,苹果跟Meta杠上了

在元宇宙概念爆火的当下,苹果却表现得极为冷静。

近日,彭博社记者马可·古尔曼(Mark Gurman)在节目上透露,苹果或将在2022年发布首款MR(混合现实)设备,而这并非向元宇宙领域进军的信号,相反是在刻意避开元宇宙。

马可·古尔曼说道:“如果苹果在发布第一款头显时说出‘元宇宙’一词,我会感到非常震惊。有内部人士直接告诉我,一个用户可以逃亡的全虚拟世界,如同Meta的未来愿景所示,这对苹果而言属于禁区。”

此外报道还强调,苹果将这台MR设备的重点放在通过数字来增强现实,更像是升级版的AR设备,主打游戏、通信和内容消费三个方向。与元宇宙理念截然相反的是,苹果并不希望这台设备成为“全天候设备”,仅限于短时间的使用。

而另一边,据高通CEO Cristiano Amon透露,截至去年11月16日,Meta旗下Oculus Quest 2头显设备已经售出1000万台。Oculus VR App在去年圣诞节当天,成为苹果App Store人气最高的应用软件。Meta创始人扎克伯格曾表示,将投入至少100亿美元去建设元宇宙。

2021年,元宇宙的风刮向全世界,吸引众多互联网、科技领域公司纷纷入局。在万物都可元宇宙的潮流中,苹果却显得格格不入,不仅不提“元宇宙”概念,还挖来专门负责Meta AR领域的公关高管,苹果这是与Meta杠上了吗?

不认元宇宙,库克独爱AR

苹果对“元宇宙”一词的态度表现为敬而远之。

在《时代》杂志的采访中,苹果CEO库克首次提到他对于元宇宙的看法:“我们只叫它增强现实(AR)。”并表示将会远离这些流行词汇,认为AR设备会是下一个划时代产品。对于会孤立人们的虚拟现实,库克则持有谨慎态度。因此,有人推测在库克卸任CEO之前最后一个产品,可能是AR设备。

元宇宙成“禁区”,却挖走Meta高管,苹果跟Meta杠上了

事实上,苹果早在十几年前便已布局AR领域。

公开数据显示,自2010年起,苹果在AR领域申请的专利项目已超出2000项,投资、收购超过20家AR/VR领域相关公司,研发团队将近千人。而对于AR设备的定位,著名苹果分析师郭明錤表示,苹果未来十年将要让AR设备逐渐取代iPhone的地位,成为新的拳头产品。

自2017年起,有关苹果AR眼镜、头显等传言层出不穷,每当苹果发布会预告前,官方总是放出疑似AR设备的“烟雾弹”,但次次预测都被打脸。面对苹果的频繁“跳票”,观众们的期待值反而越来越高,苹果在憋大招准备一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AR产品。

将AR与元宇宙划分界限的另一个重大因素,与苹果自身的闭环式生态有关。

苹果为打造旗下手机产品线打造独立的iOS生态系统,为开发者制定了一套标准和规范,所有进入iOS系统的第三方软件都需要严格遵守苹果的规矩。此外开发的macOS、watchOS等操作系统,更让整个苹果生态变得丰富、便捷,让消费者愿意购买苹果“全家桶”。

而这恰恰与元宇宙的去中心化概念背道而驰。

元宇宙成“禁区”,却挖走Meta高管,苹果跟Meta杠上了

元宇宙被视为“去中心化”虚拟世界,需要开放与打通现实,这意味着开源、上链、隐私都缺一不可。目前,Meta已经开始尝试多家科技公司进行合作,其中最引入瞩目的是Meta与微软宣布打通Workplace与Microsoft Team两家壁垒,可以相互访问企业软件内容。

不仅仅是受限于苹果自身的生态系统,苹果对元宇宙的态度,还受到两家的关系影响。

苹果与Meta之争

推动元宇宙发展的道路上,相关领域的人才自然成为了“香饽饽”。

去年10月,在扎克伯格宣布投入100亿美元建设元宇宙之后,一场“硅谷抢人大战”在Meta与苹果之间爆发。

据彭博社报道,在两个月内,Meta从苹果“挖走”将近一百名工程师,包括增强现实、人工智能、软件和硬件工程部门等重要技术部门。而为挽留住人才,业内传出消息:苹果通过股权奖励形式发放5万-18万美元的奖金,授予将近10%-20%的工程师。

元宇宙成“禁区”,却挖走Meta高管,苹果跟Meta杠上了

不仅如此,苹果“礼尚往来”地请来了原Meta AR沟通和公关的主管。据古尔曼透露,苹果聘请该高管是专门负责AR硬件发布和营销的,并表示Meta和Oculus始终是AR市场的领先者,聘请这样的人才存在重大意义。

事实上,苹果与meta两家公司的矛盾并非起于元宇宙。

针对用户隐私的收集问题上,两家持有截然相反的态度。苹果一直以保护用户隐私安全的独立系统著称,对于第三方软件对于涉及隐私敏感采取禁止的行为。作为曾经的社交软件的Facebook则依靠收集用户信息,进行个性化的广告推送来赚取费用,这便违背了苹果的隐私保护原则。

为此,两家CEO也有过多次唇枪舌剑,库克曾在公开评价Facebook:“如果他们主要靠收集大量个人数据赚钱,我认为你有权感到担忧。”随后,扎克伯格则借苹果税开怼:“你认为你付钱给苹果,就在某种程度上与他们站在同一阵线吗?如果你与他们结盟,他们的产品应该会便宜得多。”

而时间来到去年4月,苹果推出新的隐私设置“应用程序跟踪透明度”(ATT)政策之后,大批社交软件偷偷收集数据的行为被披露。其中就包括Facebook,数据显示,苹果政策更新后,致使Facebook、Twitter、Snapchat和YouTube损失近98.5亿美元的收入。

距离此次事件仅过去四个月时间,原社交平台Facebook便宣布更名为Meta,并宣布正式进军元宇宙领域。如今两家战火似乎已经延伸到了元宇宙领域,在面对未来庞大的AR、VR(或元宇宙)市场面前,苹果与Meta孰胜孰负,还有待时间的检验。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锌财经”(ID:xincaijing),作者:胡语彤,编辑:安娜

编辑:Coinyuppie,本文链接:https://crypto001.com/metaverse/10920.html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