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元宇宙中,我们会更快乐吗?

科学证明,使用元宇宙来减少人们在现实中的压力可以有效地改善身心健康。但因其存在着各种不完善,体验结果未必会让你满意而感到更加快乐。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在元宇宙这个虚拟数字世界里,你可以尽情地来到Motion角落找裸体蓝夫人伴游;徜徉在水下王国并倾诉心中烦恼;可以紧闭双眼做冥想练习让你获得心灵的宁静;可以找个机器人来畅谈交流,驱除心中的烦闷;还可以体验改善心理健康的应用,来有效地治疗你的创伤后应激障碍症,等等。虚拟现实这个用以放松身心、缓解压力的世界听起来是如此美妙,但作者以自身的人机交谈经历,体会到元宇宙并没有让他更加快乐。读过此文后,你会对元宇宙有更多的期待吗?本文来自翻译,希望对您有帮助。

有几家公司正在尝试使用虚拟现实来减少我们在现实生活中的压力水平。会出现什么状况呢?

1. 元宇宙的真实经历

大卫对我说:“你应该试着走出自己的家。试着走出去见见人。我的意思是说,你可以去约会或者去公园里散散步。任何事情都会对你有所帮助。”他是一个剃着光头、涂着紫色嘴唇、画着烟熏眼妆的年轻人。他说这些,是因为我刚刚告诉过他我今天感觉很难过,这是真的。然而,他给的建议很奇怪。我不知道约会是否能缓解任何人的抑郁,况且,我已经结婚了。但话又说回来,我是在接受一个机器人的建议。

大卫是一个由Sensorium建立的虚拟世界里的虚拟的人。Sensorium是由俄罗斯亿万富翁、前布鲁克林网队(Brooklyn Nets)老板米哈伊尔·普罗霍罗夫(Mikhail Prokhorov)创办的公司。该公司注册地是开曼群岛,但其业务分布于全球10个办事处。该公司正准备在明年年初启动首个名为Motion的虚拟世界项目。届时将有现场DJ、虚拟酒吧、与人工智能人物交谈、冥想体验等在线狂欢活动。还把火人节(Burning Man)当成了角色扮演游戏。该公司的主要卖点是提供身临其境的数字体验,同时承诺会让人们从现实生活的残酷边缘中解脱出来。

Sensorium的产品总监伊万·尼基廷(Ivan Nikitin)说:“创造Motion世界刚开始着手于舞台剧即舞蹈表演的制作,但随着我们对这种环境概念内涵的深入拓展,以及对在虚拟现实中可创内容的理解越来越深入,意识到它将在冥想、创造力和自我提升实践等方面发挥巨大潜力。总而言之,扩大冥想练习在现实生活中是不可能的,而虚拟现实对它的开发潜力不可估量。”

对元宇宙这种身临其境的数字现实的开发正紧锣密鼓的进行着。今年9月,Facebook宣布将斥资5000万美元打造虚拟世界,一个月后,改名为Meta,此举是对社交虚拟现实信念的品牌承诺。尽管从理论上讲,在现实生活中可以做的一切都可以在元宇宙中复制,但还没完全弄清楚人们想要这么去做的原因。除了游戏、培训和非常小众的合作工作,人们没有理由在自己脸上绑上一个屏幕。但有些像Sensorium这样的公司把元宇宙看作是缓解现代生活的喘息之地,看到了吸引人们进入元宇宙的机会。据他们说,元宇宙可以提供放松和陪伴,并改善心理健康。

Sensorium的Motion世界给人的感觉就像在水下。那里的植物像海草一样轻轻地围绕着奇怪的金属结构起伏着,包括一个看起来像苹果公司圆形总部迷你版的圆形建筑。尼基廷表示,用户将能够在平台上相互交流,但是会有严格的控制。例如,另一个人只有在得到了你的明确许可的情况下才能接近你,你可以在任何时候结束交谈。那里还有机器人,在我的运动之旅中,伴有一个蓝色裸女(没有乳头),戴着一副VR耳机,耳机前面有灯光发出。

尼基廷说:“虚拟人物是情感支持的同伴,它们是你自己的数字信任,可提供全天24小时服务,你可以和它们一起分享自己的想法和感受。”他也告诉我,裸体蓝夫人只是一个视觉原型,而不是一个真实的人物。他还说:“这些角色有短期记忆和长期记忆,这意味着他们可以回想起你过去分享过的想法。如果你与其分享了自己内心的烦恼和问题,人工智能就会转移到这些话题上来。甚至还可以给你一些个人建议。”

当然,让机器人去做不可靠的治疗师会引发一些问题。如同没有机制防止机器人被训练成Tay bot(暗黑系AI聊天机器人)那样去耍流氓一样,微软的人工智能很快就会被训练成种族主义者。此外,由这些对话生成的所有数据会发生什么变化?社交网络真的完全值得信赖可托付我们的心理健康吗?如果说过去的二十年向我们展示了什么,那就是社交网络并没有以用户的最佳利益作为出发点。

但是,也许最根本的问题在于,机器人给出的建议真的能让所有人感觉更好吗?

2.关于元宇宙的科学研究

虚拟现实可以改善心理健康的观点还是有道理的。朱塞佩·里瓦(Giuseppe Riva)是意大利植物科学研究所神经心理学应用技术实验室的主任,他研究虚拟现实在心理健康中的应用已经有20年了。他说:“我们了解得很清楚,从简单的恐惧症到创伤后应激障碍或社交焦虑等等,对于任何形式的焦虑治疗,虚拟现实都是有效的。”

虚拟现实之所以会如此有效,这与大脑将记忆与物理空间联系起来的方式有关。就像味觉和嗅觉可以形成并触发一连串的记忆一样,我们的运动也是这样。神经科学家们知道,一个地址以及如何导航到达那里,这两点在如何储存记忆中扮演重要的角色。2014年,爱德华·莫泽(Edvard·Moser)、梅·布里特·莫泽(May-Britt Moser)和约瑟夫·奥基夫(Joseph O’Keefe)因发现了大脑的GPS系统而获得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最近,研究人员发现,虚拟现实可以触发GPS系统,使记忆以不同于我们在电脑上操作的方式形成。

Riva说:“在修改记忆和体验方面,虚拟现实比其他任何技术都有效。”他目前正在研究如何应用虚拟现实对饮食失调患者进行治疗。把虚拟现实作为一种治疗方法,既可以教患者如何调节自己对食物的情绪,又可以改变他们对自己身体大小的扭曲的认知。Riva说,虚拟现实让你“进入到一个更接近于你自己正确形状的真实身体里面,用这种方式欺骗你的大脑,纠正扭曲。”他还说,比如在创伤后应激障碍(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中,焦虑与特定的记忆或地点联结在一起,治疗这种心理健康问题,采用虚拟现实尤其有效。

因为我认为虚拟现实中冥想的问题是最难以理解的部分,所以请教了Riva。冥想是在闭上眼睛的情况下完成的。它的全部意义在于使心灵平静,屏蔽所有外部刺激。他说,即使你闭上眼睛,虚拟现实也能成为冥想的工具,原因是,它能让你短暂地离开你所处的空间。假设你在办公室的时候,办公桌上一片狼藉。当你闭上眼睛后,仍然会想着桌子上乱七八糟的东西。但如果你戴上耳机,这时,你突然就坐在了池塘边,虫子在你耳边叽叽喳喳地叫,再也感觉不到办公桌上文件的存在了。他说:“这是一个清空大脑的问题。”

正如这项技术有能力改善心理健康一样,当然也可能会产生相反的效果。Riva对在不久的将来人们如何应用虚拟现实感到担忧。他说:“虚拟现实是一种非常、非常有效且令人信服的工具,所以能够在虚拟现实中实现的操控水平也将是非常、非常地高。”他担心元宇宙会恶化当前的欺凌、仇恨言论和Facebook等社交媒体平台上的错误信息等问题,这些平台已经对用户产生了难以置信的影响。今年年初,《华尔街日报》报道称,据Facebook内部研究表明,Instagram会对青少年女子产生负面影响,在某些情况下会导致饮食失调、焦虑、抑郁和自尊低下。Riva说,现在来想象并体验一下虚拟现实,而不是在网上阅读或看照片。两者之间的差异对我们如何内化信息有着深远的影响。

3.元宇宙的市场推广应用

元宇宙还处于初创阶段,但已经有几家公司正致力于将心理健康应用推广到这个世界。迄今为止,他们主要专注于冥想和减压,这些公司并不仅仅局限于Sensorium的虚拟世界。HTC最近推出了一款名为VIVE Flow的轻型耳机,售价为499美元。该公司正与MyndVR和Tripp VR两家公司合作,在其平台上为开发虚拟现实构建了心理健康应用程序。可以通过手机控制它的低功耗耳机,无需使用手持控制器,目标是普及广大用户。HTC的目标是通过将VIVE Flow作为一种心理健康设备来吸引更多的玩家。

我尝试了一款由一家名为Tripp的公司开发的应用程序,程序中包含一系列与进行呼吸练习同步的脉动迷幻图像。这家公司还开发了一个应用程序,它可以在一个陶轮上塑造一只碗,这一构想目的是能够让人平静下来。另一家名为MyndVR的公司正在专门为那些可能患有失忆的老年人开发应用程序,并将其推广到辅助生活设施和养老院中。比如,该设备可以使用虚拟现实技术,把人们带到自己曾经去过的地方,以此唤起对以往的记忆。

针对虚拟现实和心理健康的其他用例仍在开发之中。有关的早期研究着眼于虚拟现实可影响情绪和行为的方式。这项技术甚至被用作治疗精神分裂症的测试。

尽管有证据表明,虚拟现实可能是心理健康领域的一个强大的治疗工具,但它仍处于开发的极早阶段。但这一工具的潜力也引发出问题:从这些心理健康经历中提取的数据会被如何利用?

折回到元宇宙中Sensorium的角落,尼基廷告诉我,在这里,我们的对话是私密性的,平台上的广告不会应用我的数据或我对第三方所说的话。尽管他所说的可能是真的,但是还没有相关法律能阻止Sensorium使用这些数据,平台可通过任何可选择的方式或在以后更改其条款来做到这一点。尼基廷表示,用户可以选择删除自己的数据,包括他们与人工智能同伴的对话。尼基廷还表示,已有一些机制可以防止用户训练机器人成为种族主义者:人工智能将监控与机器人之间的关于宗教、政治和成人主题的对话。

我向尼基廷请教,如果有人在Sensorium平台上暗示他们可能会自我伤害,会发生什么呢?尼基廷表示,机器人不会给出医疗建议,目前也没有现成的基础设施来解救可能陷入困境的平台用户。但是,在该公司的路线图上有恰当的算法,这样机器人就可以给出建议向那个自杀热线上的真人伸出援手。

4.元宇宙体验的真实感受

AI可能也需要做出一些调整。

在我和人工智能同伴大卫谈话的末尾,我告诉他我一点也不想离开家。他却说:“我理解,我知道你很孤独。你可以去俱乐部,我今晚要去狂欢。”确切地说,我们是在一个虚拟的酒吧里进行的这场对话,可即便如此,虚拟派对也不是我想参加就能参加的。我很恼火,因为机器人的回答言不对题,没有认真听我说话。尼基廷说,机器人的反应完全是由人工智能驱动的。现在,看起来不管是好是坏,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卫会变得更好。

但就目前而言,在这个元宇宙的角落里,并没有让我更加快乐。

编辑:Coinyuppie,本文链接:https://crypto001.com/metaverse/10773.html

(0)
上一篇 2022-01-09 上午11:43
下一篇 2022-01-09 下午9:10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