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骗子公司」Magic Leap大批高管离职,仅剩首席设计师

Magic Leap2又跳票

红极一时的Magic Leap近几年总是风波不断,从元宇宙明星公司堕落到AR骗子,最近又宣布二代产品跳票到2022年。但创始人出走,大批高管离职,整个公司仅剩首席设计师,似乎二代产品依然停留在PPT阶段?

元宇宙可以说是当下科技界最热门的概念了,能够让人类畅游在一个全新的虚拟世界,听上去就很让人兴奋,所以不管是消费者还是投资人都对这张「大饼」特别买账。

但有一个元宇宙明星公司似乎在风口下依然过得不如意。

元宇宙「骗子公司」Magic Leap大批高管离职,仅剩首席设计师

Magic Leap今年来已经有多位高管出走,首席产品官Tracey Trewin、首席软件和云经理Anuj Gosalia、云产品负责人Randall Hand、软件和UI总监Yannick Pellet、技术总监Paul Greco、首席运营官Henk Vilestra和首席专利官David Lundmark统统离职。

离职的首席产品官Tracey Trewin曾在微软任职25年,3月跳槽到Magic Leap,主要负责指导Magic Leap AR产品和平台方向,研发AR协作、可视化等企业解决方案,以及探索在B端的目标场景。

元宇宙「骗子公司」Magic Leap大批高管离职,仅剩首席设计师

Anuj Gosalia也是在今年3月跳槽Magic Leap的高管,此前他曾就职于微软、Oculus和谷歌,在Oculus期间曾担任工程总监,负责开发Oculus Rift和GearVR的核心软件架构。而在谷歌期间,Gosalia曾担任高级工程总监,领导ARCore和Google Lens客户端应用、谷歌地图AR导航、搜索引擎AR预览、安卓端AR OEM生态等团队。

目前他们离职的原因还未可知,但外界猜测多半与今年8月创始人Rony Abovit离开公司有关。

元宇宙「骗子公司」Magic Leap大批高管离职,仅剩首席设计师

大票高管的离职,让Magic Leap陷入了一个尴尬的境地,直接导致当家产品Magic Leap2跳票。说好四季度发布,与微软HoloLens一决雌雄,如今又延期到了2022年。

元宇宙「骗子公司」Magic Leap大批高管离职,仅剩首席设计师

但2022年真能发布吗?

此时Magic Leap城池内部已然是十分空虚,除了首席设计师James Temple外,目前似乎没有任何专注于硬件或软件的负责人。

莫非又要利好VR派大佬Meta?

红极一时的Magic Leap

2015年,当时还名不见经传的Magic Leap凭借一手「鲸跃龙门」红透大江南北,戴着AR眼镜在篮球场观看鲸鱼从水底一跃而出,瞬间水花四溅,摸一摸身上还没湿透,那种虚拟和现实完美融合的感觉真是令人心潮澎湃。

元宇宙「骗子公司」Magic Leap大批高管离职,仅剩首席设计师

当时没有人能搞懂这家公司的产品原理,自此Magic Leap在大家心中的地位就是AR界的黑科技公司。

Magic Leap也借此成功吸引了投资者的目光,在一轮接一轮的融资之后,Magic Leap累积融资已经超过了13亿美元,背后站着高通、Google和阿里巴巴等科技大牛。Magic Leap 融资拿到的钱,甚至比一些上市科技公司市值都要高,成为了全球资金最充裕的创业公司。

当时的宣传视频着实是吊足了消费者的胃口,大家迫不及待地想尝试一下如此神奇的眼镜,谁成想,一等就等了三年,不过好菜不怕晚嘛!

2018年,售价2295美元的Magic Leap One实际发布后,大家终于恍然大悟了,原来Magic Leap的开发人员也没搞懂这个产品的原理。

元宇宙「骗子公司」Magic Leap大批高管离职,仅剩首席设计师

这鲸鱼看着怎么和宣传的不太一样呢,敢情是「视频仅供参考」,只是加了一点特效?

元宇宙「骗子公司」Magic Leap大批高管离职,仅剩首席设计师

Magic Leap的竞争对手看完这拉胯的产品可真是太开心了。

Meta旗下的Oculus联合创始人帕尔默·拉奇在体验完Magic Leap One之后,便在博客洋洋洒洒写了一篇言辞犀利的评测,直言Magic Leap就是一堆悲剧。

帕尔默从设备的手柄、处理器、显示体验以及操作系统等细分角度,对Magic Leap One进行了全面的分析,几乎没有什么好话:宣传与实际严重不符!

元宇宙「骗子公司」Magic Leap大批高管离职,仅剩首席设计师

Magic Leap此前提到的那些高科技概念,要么直接在产品中没有体现,要么就是将其他厂商使用了很久的技术进行的「重新定义」。甚至连宣称的全新操作系统LuminOS,也只是个换皮的Android系统而已。

昂贵的价格再加上没有什么实质内容的硬件产品,Magic Leap One发售之后Magic Leap的状况可想而知。再加上行业不景气,Rony Abovitz曾放出豪言,产品上市首年要卖出百万台设备,但实际情况只有寥寥数千台。

于是Magic Leap在2020年5月宣布辞掉1000名员工,而在一周之后,Magic Leap创始人Rony Abovitz宣布辞去CEO职位。

2020年7月,前微软商业开发执行副总裁Peggy Johnson接过接力棒,成为了Magic Leap新的首席执行官,本想断臂求生,新的一年迎来新发展。

元宇宙「骗子公司」Magic Leap大批高管离职,仅剩首席设计师

没想到,2021年越过越惨,高管几乎一个不剩了。

但也有一点好消息,今年10月11日,Magic Leap在官网宣布完成新一轮5亿美元的融资,投后估值约为20亿美元,但和自己的巅峰时刻2019年估值的64亿美元相比还是少了很多。

不过想想Magic Leap在2020年9月时估值都缩水到4.5亿美元了,跌幅达到93%,现在还真算是半个春天了。

元宇宙「骗子公司」Magic Leap大批高管离职,仅剩首席设计师

现在只能寄希望于2022年发布的Magic Leap 2了,它会是让Magic Leap起死回生的良药还是加速死亡的毒药,只能拭目以待。

Meta的新投资

和惨淡的Magic Leap相比,开源游戏引擎公司Godot似乎过得很不错。

Godot是一款多功能、跨平台2D/3D开源游戏引擎,SideQuest商店中的一些独立VR游戏也是利用该引擎开发,而据调查报告显示,超过5%开发者与Godot合作开展AR/VR项目。

元宇宙「骗子公司」Magic Leap大批高管离职,仅剩首席设计师

Godot的开发者近日宣布,该团队已经收到了Reality Labs的第二笔资助,而Reality Labs则是Meta Platforms旗下专注于AR/VR和元宇宙的部门。

但Meta公司与它的大牌引擎合作伙伴之间的关系似乎没有发生矛盾,那Meta为什么用两笔没有透露具体金额的投资来刺激Godot的发展?

其中有一些行业上的原因:支持开源代码的开发是一种相对便宜的方式激励其他开发者。而且VR的开发仍处于早期阶段,对Meta来说,掌握尽可能多的游戏创作者和工作室至关重要。

从长远来看,加速Godot的发展也能帮助Meta建立更多优势。

Godot的团队宣布将编辑体验(editing experience)引入XR的新计划,这也意味Godot将同时支持AR和VR。虽然Godot并不是第一个强调对头盔进行设计和迭代的公司,但由于Godot的开源团队规模并不大,所以Godot可以比其他更大的公司更快地实现这些目标。

元宇宙「骗子公司」Magic Leap大批高管离职,仅剩首席设计师

从Meta的角度来看,Godot越早有制作VR和AR内容的优秀工具,就越有利于Meta在这些媒介中发挥作用。

还有一种外界猜测的可能性,即Meta正在利用开发未来的VR和AR设备,从而推广到自研的芯片和操作系统。

元宇宙「骗子公司」Magic Leap大批高管离职,仅剩首席设计师

如果Meta继续发展AR/VR市场,大型游戏引擎Unity和Epic的虚幻引擎肯定会支持Meta采用或发布的任何新硬件或软件。不过因为这些引擎是由一些商业公司维护的,所以如果这些公司在商业上有其他的利益考虑,那Meta推出新设备后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开始适配开发。

所以,如果Godot在Quest 2这样的头显上使用得越好,效率越高,它就越容易成为Meta公司未来引擎开发工作的起点。

但是,Unity或者Epic可能已经开始把Meta视为竞争对手了,而非单纯的元宇宙合作者,这对于Meta来说是好是坏还未可知。

加入光荣的进化吧,Meta!

参考资料:

https://www.theinformation.com/articles/magic-leap-departures-a-look-at-meta-s-vr-open-source-support?rc=epv9gi

https://cloud.tencent.com/developer/article/1803151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智元”(ID:AI_era),作者:新智元,编辑:LRS

编辑:Coinyuppie,本文链接:https://crypto001.com/metaverse/10520.html

(0)
上一篇 2022-01-05 下午7:58
下一篇 2022-01-05 下午8:05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