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厂争夺元宇宙的本质:重构虚拟世界的“注意力征税权”

字节、腾讯、网易鏖战元宇宙背后,大厂究竟在争夺什么?

正当互联网商业踌躇不前,互联网大厂为了在存量中的增长挤破头皮之时,元宇宙的概念被资本点燃。

先是Facebook更名Meta正式进军元宇宙,然后字节跳动收购了一家VR硬件公司Pico,随后腾讯、百度、网易等一票互联网大厂跟进,布局、VR、元宇宙赛道。

毫无疑问的是,在资本市场上,元宇宙成为了最为吸金的招牌,以元宇宙为口号的游戏公司Roblox从40亿美元冲至600亿美元,成为了新的融资神话。

资本为何对元宇宙如此疯狂?大厂们为何如此着急下场?值得深究。

元宇宙“大饼”背后的内在逻辑:web3.0时代的可能性

当下的市场环境中,资本对增长的需求是非常饥渴的。

从宏观经济的角度来看,随着美联储量化宽松政策的延续,资本市场流动性过剩,需不断寻找优质标的。这两年有投资价值的赛道无非就那么几个:5G、物联网、云计算、智能汽车……而传统意义上的互联网领域中其实并没有特别好的标的。

短期来看无论是5G应用还是物联网、无论是在B端还是在消费端,应用并未达到预期,从这个角度来看,元宇宙概念火爆的背后,更像是资本对于互联网迭代的高期望。

资本对于技术革新的需求,不亚于对于企业扩张对于新市场的需求。每一次技术的迭代总是能引发新的商业迭代,并促进新的增长。

从web1.0时代到web2.0时代,资本市场已经尝到了互联网技术迭代引发商业迭代的胜利果实:1.0时代诞生了微软、谷歌,国内诞生了百度、网易,2.0时代诞生了Facebook、优步,国内则诞生了字节、美团、滴滴等企业。

那么,未来的元宇宙生态下,会不会诞生另一个微软,另一个Facebook,在国内会不会有另一个字节,另一个滴滴?

从这个角度来看,资本愿意为元宇宙的“大饼”买单,更多可能是看到了web3.0背后的深层商业迭代。之所以受到如此多的关注,还是因为它的出现可能颠覆现有的移动互联网商业模式。

从本质上来看,Web2.0时代的互联网商业,其实基于三大分发体系:

以内容、社交为核心的流量分发;以平台交易、物流配送为核心的货物分发;以服务履约、上门配送为核心的服务分发。

从移动互联网到web3.0时代的元宇宙,意味着互联网商业的赛道从二维交互升级到三维交互,由此三大分发底层的分发逻辑变了。

首先,基于现有内容生态、社交网络的注意力分发逻辑变了。

三维的元宇宙中会有新的社交方式,自然就可能会诞生新的社交关系网,那么基于如今的社交关系分发就会被颠覆。首先是社交行为的去中心化,元宇宙中的社交更多基于互动而不是某个APP,这意味着一次重新构建网络社交链条的机会。

由此不难理解为什么在提出全真互联网之后,腾讯对于元宇宙始终热情不减。例如。在去年2月份的G轮融资中,腾讯就参投1.5亿美元。此外,腾讯还投资Epic Games、Snap 占据VR/AR 生态。

其次,商品和服务的分发逻辑会改变。

基于中心化的流量分发,互联网商品交易和服务交易才有了生长的土壤,而元宇宙更强调个体的参与感,去中心化趋势明显,这使得中心化的商品和服务的分发逻辑会变,电商平台,服务平台可能会隐居幕后,从而成为元宇宙的供应链的一环。

试想这样一个场景:当你处在一个三维化的虚拟世界中,在虚拟超市中下单,现实世界的物流服务会把真实商品送到你的手中。在这个过程中,电商平台不再走向前台,很可能将逐步失去互联网的流量话语权。

最后,商业底层逻辑改变之后,商业结构也会改变。

互联网怪盗团曾经在一篇文章中分析过,互联网平台的本质其实是“规则制订权 + 征税权”。

未来元宇宙时代,基于平台经济的互联网商业模式失效后,资本需要寻找新的“流量征税权”。

平台经济依靠对供需双方的规模化整合,深入到实物与服务的交易链条中去,并通过平台规则获益,向交易的双方征收“流量税”。

在互联网江湖看来,元宇宙本质上是一个三维化内容和消费的巨型承载平台,也同样能建立起一套新的“注意力征税”体系。这可能也是字节、腾讯、网易等企业如此着急布局元宇宙的根源之一。

由此观之,对于腾讯、阿里、字节等移动互联网的巨头来讲,布局元宇宙是一场不能输的“防守战”。元宇宙布局的成败,不是一个商业上的发展问题,更像是一个未来的生存问题。而对于像网易、百度、这样的企业来说,元宇宙的浪潮则像是一场“突袭战”,是一次重构互联网行业格局的历史机遇。

换言之,在布局元宇宙这件事上,作为后来者的网易、百度可能更有求变的欲望,这可能会在接下来的竞争使其获得更多的主动权。

互联网互通的底层逻辑是基础,搭建元宇宙需要一场彻底的“自我革命”

对于元宇宙赛道的火热,不喜欢跟风的网易不再像以前那么佛系。

一方面,网易先是注册了“网易元宇宙”“雷火元宇宙”“伏羲元宇宙”等商标,另一方面,根据天眼查显示,北京世悦星承科技有限公司发生多项工商变更,其中一项为:“股东新增北京网易传媒有限公司”。

大厂争夺元宇宙的本质:重构虚拟世界的“注意力征税权”

有相关媒体报道,该公司为虚拟数字人及虚拟时尚研发商,专注于元宇宙时尚潮流细分赛道的数字内容研发及运营。

除此之外,在VR领域,网易先后投资了9家公司,其中包括流媒体直播公司NextVR、VR设备厂商AxonVR、虚拟形象以及人工智能建模的Genies。可以说,网易是国内互联网企业中离元宇宙比较近的企业。

从现实来看,引发资本热潮的Roblox,其实是一家游戏公司,此外开放世界类型的游戏与元宇宙也有诸多相似之处。

从这角度来看,布局元宇宙对于网易来说一方面可能是出于已有业务的延伸,另一方面,对于游戏本身的理解可能也会深度影响未来网易元宇宙发展的方向。

在互联网江湖来看,这样的影响有时是正向的,有时可能也会带来新的问题。

好的一点是,在技术方面,深耕游戏行业多年的网易在技术上对虚拟世界的构建可能更加熟悉,在场景搭建,以及本土化方面有深刻的理解。

新的问题在于,进一步来看,要想构建起真正的元宇宙,并不容易,可能更需要互联互通的底层逻辑以及一场彻底的“自我颠覆式革命”。

这其实不仅是网易需要面临的问题,也是所有做元宇宙的企业都需要面临的问题。

事实上,真正的元宇宙不是某一家的元宇宙,而是整个互联网居民的元宇宙。

真正的元宇宙、首先需要统一的世界观,并且是能够形成大规模群体共识的世界观背景,这就要求真正的互联互通,开源开放。

在移动互联网中,人们的公共ID不具有唯一性。

比如,在微信中我是熟人关系网链条中的A,在微博中我是舆论场中的B。这就导致了在不同的平台生态中,我的个人身份特征是不延续的,因此我在微博中的影响力以及身份特征并不能在微信中延续。

这样的结果就是身份认知差异带来的不真实感。而元宇宙中,人的公共ID需要唯一性,个人的影响力也能在不同的元宇宙中延续。

比如我既能以自身的身份和朋友交流,也能以同样的身份在虚拟公共的商场里购物,还能在虚拟的咖啡厅中消磨时光,这样就能营造出真实感。背后需要的是底层技术、数据生态的互联互通,而这样的互联网互通是先天的。

元宇宙在底层逻辑上的互联互通,可能从一开始就需要放弃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一些核心资产,比如流量资产、数据资产。也就是说,面对元宇宙,移动互联网厂商们,可能需要一场深度的“自我革命”。

这就好比在移动互联网还未普及的2005年,人们普遍需要给三大运营商付费来购买短信次数,等到微信普及之后,三大运营商始终不能理解为什么微信可以免费。事实上,移动互联网的崛起,抛弃了作为通讯商的核心资产:付费服务,并找到了增值服务的盈利方式。

元宇宙也是如此。开放开源的底层要求下,封闭的流量资产和封闭的数据资产,可能并不能支撑未来元宇宙的构建、发展以及商业化,对于移动互联网企业来说,如何开放开源并且盈利,是一个重要的问题。

事实上,元宇宙不是空中楼阁,需要有现实的商品、服务作为支撑。完全脱离于现实的“元宇宙”不叫元宇宙,只是一款游戏。

在互联网江湖看来,真正的元宇宙不是一种娱乐方式,而是数字三维空间的生产生活方式,人们在元宇宙中必须要真正创造、生产价值。

因为无论是从人类历史的进程来看,还是从政策引导的方向来看,脱离了创造、生产本质的事物是难以长久存在的。因此,完全娱乐化的元宇宙生命力是有限的。而能够创造价值、生产价值就意味着有商业化的机会。

写在最后:

元宇宙离现实还远吗?扎克伯格预计,今后10年内将有10亿人接触元宇宙。换言之,互联网距离真正的巨变还有十年。

对普通人来说,10年很长,但对于商业的历史来说10年也许很短。如今的互联网大厂来说,的确需要在现在的时间节点上,做好充足的准备。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互联网江湖”(ID:VIPIT1),作者:互联网江湖

编辑:Coinyuppie,本文链接:https://crypto001.com/metaverse/10367.html

(0)
上一篇 2021-12-31 下午9:37
下一篇 2021-12-31 下午9:43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